持久液

已婚女總想和別人 3P、被人強暴

已婚婦女總幻想著和別人 3P、被人強暴、一夜情等,是不是不道德?作者:張林
首先女性有這種幻想其實是很普遍的現象。
在美國最新的幾項研究中,超過90%的受訪女性承認他們會有性幻想(sexual fantasies)。在不同的研究中,有大約1/3到2/3的女性承認,她們偶爾會幻想自己被強迫發生性行為。
看著這樣的資料,你是否也好奇,為什麼會有神志健全的女性幻想自己被強暴呢?性侵難道不是女性心中夢魘般的存在嗎?

一項來自Notre Dame and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 的研究中,研究者 給355名大學在校女生進行了標準化的心理測試。研究者根據美國年輕女性的整體人口學結構而組建了樣本,然後具體研究了她們日常生活中的性幻想頻率和類型。她們被問到了是否存在以下幻想:
被男性強迫著發生性行為(be forced)
被女性強迫著發生性行為
在因為藥物、酒精等原因導致的不清醒狀態下被迫發生性行為
被男性強迫著給予口交
被女性強迫著給予口交
被強迫著發生肛交
被男性強暴(be raped)
被女性強暴

研究結果進一步證實了強暴幻想在年輕女性群體中的普遍性。62%的受訪者承認至少幻想過下列8種情形中的一種。結果如下:
被男性強迫:52% 
被男性強暴:32%
被男性強迫口交:28%
被女性強迫:17% 
被女性強暴:9%
被女性強迫口交:9%
所謂的迷奸:24%
被強迫肛交:16%

注:強迫和強暴不同,強暴更多涉及暴力和傷害性的元素。資料中也可以看到其實大多數所謂的強暴幻想只是“被強迫”而已。真正喜歡幻想一些暴力性、重口味橋段的女性其實會比較少。
她們真實的心情可能是,“來點刺激的,但別弄疼本王。”

人們這些強暴幻想和現實的被強暴經歷有關係嗎?

沒有關係。
和一些其他的平行研究相一致,研究中15%的受訪者報告稱她們是真實性侵行為的受害者,但研究沒有發現強暴經歷和強暴幻想之間存在任何的關聯。
既沒有正相關,也沒有負相關,看起來好像這一部分女性在強暴幻想之時,並沒受到創傷回憶的太大影響。

她們也許會這樣向你解釋:
“現實很殘酷,但我依然有幻想的自由。”
幻想的時候,“有些故事就不要拆穿”。

她們幻想的頻率一般是怎樣的?

強暴幻想的頻率有較大的個體差異,例如,在曾幻想被男性強迫發生性行為的一部分人中:
33% :一年一次或更少
26%:一年數次
20%:每月一次
11%:每週一次
9% :至少一週四次

研究還有一個令人震精的發現,
在71名曾幻想被女性強迫發生性行為的人中,50%稱她們是異性戀。
也就是說,地球上還存在著這樣一種神奇的生物,
“我只喜歡男人,但我也會幻想被某個女人強暴。”

這或許可以進一步佐證幻想和現實某種情況下的無關性(detachment)。

過去人們怎麼看待幻想?

關於強暴幻想之類的念頭,在二十年前,人們曾經傾向于聽那些傳統精神分析理論的闡釋。
人們相信所有的夜間的夢境和白天的幻想,都是潛意識之中的“願望”。

“她渴望這個,只是她的意識不承認而已。”
按照這樣的解讀,那麼那些幻想被強暴的人,是打心底裡期待一場狂風驟雨般的性侵。
比如當現實真的給他一個英俊的暴徒,她會口嫌心直地接受他殘忍而激情的侵略。

然而,這樣的解釋很可能只是男人們一廂情願的誤讀。
在我們真正展開對女性強暴幻想的共情式分析之前,可以先來看看那些錯誤的定勢解讀,是如何佔領雄性大腦的。

自作多情的陷阱:男性的強暴幻想

很多研究發現,其實在男性的頭腦中,也存在一種強暴幻想。
什麼?男性也有強暴幻想?洗澡的時候幻想著肥皂掉落嗎?
並不是。
男性的強暴幻想,是對女性強暴幻想的一種幻想。
這種幻想的一個具體體現是,
男性總是幻想著他們強迫性的、侵犯性的求偶行為,是被喜歡和悅納的,只是對方害羞不承認而已。

“嘴上說著不喜歡,身體倒是很誠實的嘛。”

這恐怕是大多數人類雄性至今堅信不疑的真理。
這種思維定勢使得男性在和女性相處時,傾向于得出過於樂觀的估計。
他們選擇性地解讀女性釋放給他們的資訊:
“啊,她喜歡我。即便是她體現出來的拒絕,那也只是因為害羞和矜持。”

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狀之一是妄想(delusion),其中有一種,叫做鍾情妄想(delusion of being loved)。它體現為病人堅信某人喜歡自己,即使對方明確給了否定的回答,TA依然認為這是一種矜持或者只是對TA的考驗。

明白了男性有這種“強暴幻想”的傾向,你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在很多強姦案的庭審過程中,男犯人總是強調他當時以為對方是同意或者說默認發生關係的。
很多男性在真正實施強姦的時候,並不意識到這是強姦。

大量的社會心理學研究和媒介研究證明:
媒體報導和一些色情文學和影視的渲染,加劇了男性的這種錯誤思維。

正如這些研究中的女性受訪者所說,“什麼?讓我對一個強暴我的人有感覺?下輩子吧。”

三種假說:女性強暴幻想的心理功能

為什麼女性會有這種幻想?今天的心理學家提出了三種可能的解釋:

避免恥感(sexual blame avoidance)
這是民眾中最流行的解釋。它認識到了女性的情欲性念頭可能會引起她們的焦慮感、罪惡感和羞恥感。那麼如何才能,既繞開這些情感又完成一次情欲性的想像呢?幻想被強暴。被迫的行為,可以減少人們對所發生事實的責任感,因此也就可以減少因該行為帶來的負面體驗。
“我是被迫的,這真的不是我的錯”。

研究結果:很可惜,雖然這是大多數人能想到和認可的解釋,但卻是科學研究方面最站不住腳的一個。因為實證資料顯示,在性方面感動最焦慮、最羞恥、最被壓抑的那部分人,有著最低頻率的強抱幻想。這兩個變數之間沒有體現出任何的關聯和規律。資料完全是離散的。

感知自身性魅力(sexual desirability)
這種解釋考慮到了浪漫小說(romance fiction)對女性的影響。在很多小說和電影中,經常出現一個有力量的、帶點危險氣息的男性,為女主人公神魂顛倒,以至於他必須得到她,不惜使用暴力和強迫的手段。而最終,女主人公馴服(tame)了他,然後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這種解釋發現了強暴幻想有“感知和確認女性自身性魅力”的功能。
“我是如此性感,我使他瘋狂。”

研究結果:這種解釋得到了一定的研究支援。在強暴幻想和性魅力自我意識之間,的確存在正相關關係。那些覺得自己很性感的女性,也有著更頻繁的強暴幻想。她們有時還會幻想自己是一名脫衣舞娘。

開放程度(sexual openness)
這種解釋認為,越是在性方面持開放態度的,越容易展開脫離現實的純粹的性幻想,包括強暴幻想。這些人本身就在提到性有關的話題是感知到較少的羞恥感和焦慮感。所以即便這些情境他們現實中並不接受,但他們覺得有完全的幻想的自由。這些女性也更認同“幻想和現實無關”的理念。
“本王愛想什麼想什麼,你管的著麼。”

研究結果:這一解釋得到了最多的研究支持。那些在性方面持開放態度的,並且自我接納(self-accepting)程度高的女性,有著最多的強暴幻想。他們同時也有著更多的“雙方共意型”的性幻想。她們在性幻想中獲得的性喚起(sexual arousal)也是最高的。

幻想等於願望嗎?[Does fantasy always reflect desire?]

讓我們回顧一下,
我們剛剛批判了自我感覺良好的一批男性對女性“口嫌心直”的想像,
我們也從實證研究的角度入手,檢視了強暴幻想對於女性可能存在的心理意義,
最後,我還想安利一個觀點:

“幻想並不總是等於願望(Fantasies don’t necessarily reflect wishes)”

的確,人類的有些幻想代表了他們真實的渴望。比如,幻想一夜暴富和一夜暴瘦,當他們幻想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們是真的渴望這樣。但這不是所有幻想的共性。
比如,研究表明,那些有著強暴幻想的女性,很多都有著特別優質的親密關係,她們並不真的希望被強暴。

有些幻想之所以能成為幻想,就是因為它只是幻想。
這句話過於哲學,換個形象但囉嗦一點的說法:
有些念頭之所以我們允許它存在,是因為它老老實實地呆在它的位置上。
它並不和現實有任何關係,所以我們才樂意時不時地拜訪它。

幻想本身就是它存在的所有價值和全部功能,它並不主張要把自己付諸實踐。
我們接納這些念頭,就是因為它只幻想。
如果哪天,它不那麼幻想了,那我們很可能就不喜歡它了。

遺憾的是,這和一些人的執念相反,
他們堅信“實現(realization)比幻想(fantasy)總是更為我們所渴望”。

我們有時候並不真的想要那樣。
我們只是想像那樣。

在想像和想要之間,是有巨大的差距的。
這種差距並不比思想本身和行為之間的距離來得小。
光是想想人類文明花了多長時間從“思想問罪”(比如文字獄)發展到講究“犯罪事實”和“無罪推定”,你就能明白要認識類似這樣的區別,對人類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認知挑戰。

幻想就是幻想,但人們老把它和願望扯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