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自暴與丈夫的性愛情史

在網上,她的網名是一枝獨秀,她在網上用這個ID講述自己真實的換偶經歷,甚至和丈夫一起開設了一個夫妻交友網站。
  在網下,她是一個姓蘇的美女警官,今年29歲,結婚6年了,有個5歲的孩子。
  2006年10月,她主動接受了一個網上視頻節目的採訪,讓網上的她和網下的她聯繫了起來。在節目中她公開了自己的換偶經歷,隨即在當地引發巨大震動,最後被公安局辭退。
  現在,她和丈夫開辦的那個據說註冊用戶近7萬的夫妻吧網站已經無法訪問,而女警官也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謝謝大家,本站正在更新中,請稍後再瀏覽一句平靜的描述顯示夫妻吧網站暫時不能訪問了,而網站的創辦者、網民一枝獨秀已經在網絡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據報道,一枝獨秀現實中的身份是陝西省禮泉縣一位女警官蘇某,今年29歲,結婚6年了,有個5歲的孩子。因為換偶風波,已經被禮泉縣公安局辭退。
  性情解碼,自爆換偶
  據《華商報》報道,去年10月,蘇某接受一家網站專訪,她將這一信息告訴了眾多同事。在網上視頻播出的當天,同事們紛紛上網,等待蘇某帶給大家的驚喜,結果看到的卻是她自爆換偶經歷。
  採訪蘇某的是鳳凰網的《性情解碼》欄目,這是一檔未成年人不宜的視頻節目。2006年10月24日,蘇某接受了這個節目的採訪,主題是換偶。節目中她談到了自己的夫妻交友經歷以及內心掙扎,還談到了此前創辦的一個以夫妻交友為內容的專業網站。蘇某不認同換偶的概念,而用夫妻交友替代,節目中她說從目的上來說,夫妻交友在於提升家庭生活質量,然後增進夫妻感情。換偶主要是以性交換為目的。
  兩篇帖子記述換偶經歷
  《性情解碼》欄目在網站上介紹了蘇某成為其嘉賓的過程。去年10月,該欄目向外界徵集換偶話題的嘉賓,蘇某給《性情解碼》欄目主持人發了兩封郵件,闡述了自己的觀點,夫妻交友是提高夫妻生活質量的一種可供選擇的方式,這不是唯一的、必需的方式,也不是其最終目的。她同時表示,自己是換偶活動的參與者,有著真實經歷並有《艱難陳述》、《經歷是流經裙邊的水》兩篇帖子記述,願意拿出來和大家討論,讓大家對這個群體有一個客觀的看法,不要憑著臆想來謾罵或者指責。多謝瞭解,不苛求理解。

  兩篇帖子中,蘇某描述了自己和丈夫兩次夫妻交友經歷及內心掙扎過程,文中還有她和丈夫在交友之前、之中和之後均十分恩愛的細節描述。
  被辭退後從人們視線中消失
  蘇某這個視頻播出後,整個禮泉縣公安局震動了,並且很快成了全縣的爆炸性新聞。她也一枝獨秀成了同事和朋友眼中的異類。據當地媒體報道,一位在禮泉縣公安局工作的人士說,那一段時間,只要蘇某出現在公安局,後面就是一片罵聲,甚至有人對著她吐口水,不少同事都覺得她丟了公安局的臉,丟了禮泉縣的臉。而網上更是磚頭無數,有人尖酸地諷刺她兩眼水汪汪,一副偷人相,還有網民聯名發帖,向全縣46萬廣大人民群眾提此倡議書,將蘇某趕出禮泉縣而快之!
  蘇某沒有被趕走,卻也因此丟了工作。報道中說,為了平息事端,禮泉縣公安局對她做出停職檢查的決定。而蘇某也在11月提出辭職申請,禮泉縣公安局黨組認為她在職期間,創辦夫妻吧影響極為惡劣,做出了辭退決定。從那時起,她就徹底從同事和朋友的視線中消失了。據說,她目前正與丈夫居住在外地。
  據說網站收益頗豐
  當地媒體記者採訪時,夫妻吧網站還能訪問,發現該網站顯示註冊會員達67955名,而在新手入門專區有會員收費的介紹,該網站以捐助的名義向會員收取半年30元、全年60元的會費。報道中說,有人透露,蘇某和丈夫在網站上收穫頗豐,在禮泉、咸陽等地均購置房產,並且購買了一輛現代小轎車,外界流傳其總資產超過百萬。

  此前報道採訪的陝西尚文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麗婷認為,蘇某違反了《婚姻法》夫妻雙方應該遵循一夫一妻的原則,對於情節嚴重、社會危害大的還可根據《刑法》擾亂公共秩序罪中有關聚眾淫亂行為的法律規定,追究其法律責任。
  附:這位女民警的兩篇帖子《艱難陳述》和《經歷是流經裙邊的水》
  《艱難陳述》
  作者:一枝獨秀
  十點半回宿舍時一口氣就上到了六樓,門牌上的619那三個數字冷漠地對著我笑,似乎還在打量我的突然造訪我無奈地搖了搖頭,返身下樓我的宿舍在四樓。

  我知道自己有點心事重重。
  現在我已經對著電腦發了兩個小時呆了,大腦滿滿的都是呼之欲出的愧疚,我沒事可乾,就加餐,喝可樂,食物使我簡單,潦草,並無法言說但繼續下去也許還只是發呆,或者是毫無意義的寫了刪,刪了寫郁積在胸中的感覺沒有一點勇氣坦坦蕩蕩地走出來我不會矯飾,不會揶揄,也不想做一個充滿希望的講述者,給每個故事都添加一個美好的結局或者動人的情節,我只是在想,怎麼樣的陳述才不至於傷害到善良的人們。
  我在深夜裡發出過求救,朋友說:隨你自己的心真實的事情總會有遺憾
  自己的心?我連自己都不瞭解,我想還是平淡地做一個陳述,艱難的陳述吧。
  今天愛人生日,十二點快半了我才發信息祝他生日快樂,因為我一直在想該怎樣把這兩天記錄下來,或者輕描淡寫,或者避重就輕,但無論如何得給自己留下一個可供審視的機會。
  很多朋友都輾轉知道了我們這兩天的行蹤,也有朋友很期待我的講述,我知道。但是,也許我會使大家失望,因為,你們看到的將不是快樂,或者說是不純粹的快樂,又或者說只能算是一種幸運,因為,我們只是遇到了一對很好的夫妻,很純樸很善良很熱情很恩愛的一對。
  見到他們(下文我將以C稱呼先生,以Q稱呼他愛人)是在天津的一家飯店,得知我們喜辛辣,他們很費心地請我們吃火鍋。
  看見他們招手,我們面對面地坐下去,開始談天氣,談天津與北京的氣候差異,後來男人們的話題又轉到兩岸關係上,我和Q則比較沈默。
  我不敢看C,我覺得我會洩露自己的表情或意願,一時間我像是從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墜感使我思想清晰。
  不隱瞞地說,我覺得我們更適合做朋友,而不適合做性遊戲。
  果然,吃完飯一起去唱歌時大家都輕鬆得忘記了自己其實是要做什麼的。丈夫很開心,喝著啤酒,唱著記憶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他一手拿麥克,一手指著我,嘴裡唱著最愛是你迷離的眼神讓我感動。他們很親暱地對唱,也很開心。我們都這樣坦然地打發著時間,昏暗的燈光產生不出一點點感覺,唱在嘴裡的情歌也只是一種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
  十一點半的樣子我們一起坐出租去他們家裡。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內簡潔溫馨,從客廳走出去,外面有一個大大的涼台,我擁擠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鬆,夜風很溫良。C在走上涼台時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暫停留,我突然變得緊張。
  坐了會,我去洗澡,Q給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一再叮嚀丈夫我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後出來時,我還是發現了自己漏出的小半個胸和清晰可見的乳暈我雙手掩著胸,坐在丈夫旁邊。大家也都輪流著洗澡,其餘的人都較沈默,那時有個台在播射雕英雄傳。
  完了之後我們都本分地坐在客廳看電視,一直到次日凌晨一點多。
  燈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沒有一絲曖昧,於是女主人關了客廳的燈。
  大家開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實有些勉強,因為C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很抱歉)。
  可是燈滅了,視覺上的壓力小了很多,所以,我們就開始營造一種曖昧。
  大家坐一張沙發時,C摟住我的肩,右手攬住了我的胸我沒有拒絕,那時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見丈夫很規矩地坐著,我突然覺得對不起Q,就用眼神鼓勵丈夫。那時我是輕鬆的,也許是身體的短暫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寬容與接納
  後來我們分別在兩個房間做了,感覺是陌生的。因為習慣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沒有如約而至在我們做的過程中,C一直惦念著他的愛人,我頭偏向一邊,理解地笑。後來Q過來看我們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Q出去以後就哭了
  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沒有一滴眼淚,甚至找不出悲傷的影子我和丈夫還有C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淚使這個遊戲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覺得真實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沈醉於純粹的身體上的快樂那會使我們覺得更悲哀,甚至我們會開始懷疑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
  女人總是有些敏感,我很愛憐她,就像憐愛自己。
  於是我讓丈夫抱著她,我則在身後抱著丈夫,其實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沒說出來而已。
  我頭貼在他的背上,感覺他胸部的溫度。
  這個我熟悉的溫暖的懷抱我不忍離開。
  很長時間她情緒才穩定下來,我覺得那是因為兩個男人的同時安慰。
  我和Q都認為在這個遊戲里男人得到的快樂多於女人,那時我們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
  分別衝完澡,我們又重新坐回客廳。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麼睡。
  其實在洗澡時我就對丈夫明確說了:我不想和C整個晚上都在一起。這是真的,當時並沒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著別的女人過夜。我只是從我自身出發而強烈要求的。
  所以大家在討論時都盡量遮掩自己的態度。當然,明確地表達出來肯定或多或少地傷害到某個脆弱的靈魂。
  我笑著說:我還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睡。,如果開著燈,大家會看到我坦誠的絲毫不加掩飾的微笑。
  大家其實並不很贊同我,因為他們還在討論。你們決定,我隨便。他們三個都這樣說。我突然有一種悲哀情緒很低落,但又很執拗。
  也許他們都期待一種新的睡眠的感覺。
  我堅持:還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習慣。
  他們同意了。因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回到房間,當然地發生了一絲不快。
  我是個自私任性而又刁蠻的女人,我責怪丈夫不顧及我的感受,責怪他不疼惜我,責怪他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愛我,責怪他的種種我刁鑽古怪的問題常常詰問得他有口難辯,我打他,掐他,擰他,我讓他發誓說愛我我背過身去,雙手抱肩,頭髮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淚流滿面,鼻息沈重不堪,我覺得性使一切變得脆弱,我悲傷,我恐懼,我孤獨
  我想著任何一個值得我懷念的男人:我想到Z,就非常想在凌晨三點鐘發短信告訴他我想他,想他純潔到單調的情感,我知道他會說世界還是純淨的好,於是我就非常懷念以往純淨的生活想到小唐,想到WXY,想到WY,想到陌生的心情那時隨便任何一個向我表示過關心的人,都可能成為我的傾訴對象我的淚已經打濕了鬢角的頭髮正在這時,C推門進來了,對丈夫說他們換一下睡吧,我一聽非常非常不高興,但是沒說一句話,我的鼻息聲讓他覺出了異樣,於是他問我丈夫我怎麼了?丈夫說哭了,他問為什麼,丈夫說不知道。於是他說那你們睡吧
  C走後我故作平靜地說:失望了吧?要不你過去?我一個人睡挺好我不會生氣的,真的。
  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勁抱,我再躲,他再抱
  終於,我很委屈地鑽進他懷裡,數說著他種種的不是,並且哭得一塌糊塗
  他開始吻我的耳垂我們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但又隨即沈沈睡去,我還是依舊的姿勢,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以前總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懷孕以來,丈夫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壓,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睡姿,所以,這個姿勢就變成了我們現在最佳的入睡姿勢。
  早上起來時已經十點多了,我親吻丈夫,他有點興奮,我就勸他去隔壁房間,他說不去,我知道是說給我聽的,但還是挺高興女人就這一點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為什麼莫名其妙地就好了起來。
  他過去了,C過來了。
  C又是很牽掛妻子,問我:你說他們完了沒?
  我說你去看看吧。
  他說你去不去,我說我沒有那個勇氣。
  他就過去了,一會就過來了。我問:完了沒他們?
  他說:完了好像。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裡一陣發緊,但還是勇敢地說:我也去看看。
  丈夫坐在床邊,Q也坐著,兩人有一定的距離。
  看見我過來,他們笑。我說怎麼樣?
  丈夫說:不行了,有壓力。
  我問為什麼,他說:老擔心有人過來
  我說:我可不是有意要過來的,是他說你們完了我才過來的。
  我的解釋是正確的,但是正確的解釋恰恰為我的真實想法作了很好的掩護我還是很自私。
  於是,大家一起起床,洗漱。然後男人們下樓買菜,我在客廳看電視,她在上網。
  後來男人們做飯,她幫忙打下手,我則在裡間上網。
  看見TT 和心情在線,就像是遇見了親人,無法言說的委屈一下子湧了上來他們安慰我,開導我,甚至責怪我,但無論怎樣他們都是為我好。那是那一天里我得到的最好的禮物心情甚至打電話過來要安慰我,要聽我的傾訴
  丈夫看見我聊天很寬容地笑笑,他知道我在尋找安慰,那是他所不能給的。
  吃飯的時候C很細心地為妻子盛飯,夾菜,倒飲料,以至於後來的收拾碗筷

  網友說很刺激,我想任何人看了都會這樣說的。感官上的東西,往往會掩蓋住很多不易察覺的細節。我給每個網友都投去羞澀地一笑,他們只會聯想到嫵媚,就是這樣,不怪誰,怪不得誰。
  晚上我和丈夫睡,我們非常完美地做了一次,我高潮迭起,像一個長了翅膀的天使,始終飛翔在天堂的上空丈夫說我又哭又笑的,聲音還極大但真的我是很釋放很釋放,我要愛死他了我們睡得很晚。
  中午才起床,吃了午飯,Q因為有事要出去,我和她握手告別,丈夫在我的提議下和她擁抱告別兩點,我和丈夫向C辭別。
  美麗的天津,我們在午後的陰涼中離開了
  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我們就經歷了婚姻中最具挑戰性的的一件事情。腦子里還是天津不熟悉的街景,還是陌生而溫馨的那個家,還是一幕幕清晰的畫面我已經又坐在自習室里,依偎著微弱的電腦的光亮,用回憶來催醒自己。
  記得我對TT說:看見丈夫背上的抓痕我很難過。
  那時我真的是很在意,但現在我又將一切寬容過去了
  記得臨走時我對C說,其實我們都沒有做到最完美,那就是那兩天我們應該像換一個伴侶一樣對陌生一方好,但是我們太在乎自己的另一半了,所以才很拘束C說:其實這就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樣反而大家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總是理論上的巨人,其實整個過程最反復無常的就數我了,又不懂掩飾,還隨心所欲
  走出他們家門,我才開始後悔沒有和Q好好聊聊,她是個很有包容性的女人,性格上比我成熟多了,我很喜歡她。我永遠記得我穿了她的睡衣,睡了她的婚床我們其實應該是很親密的朋友。
  天空中有一輪半遮面的月亮,體貼地從窗外探進頭來,在這個清涼的凌晨,我像看到了一雙注視我的眼睛,清澈極了,我被深深地感染
  我想,我的文字也會消失一段時間,因為,很明顯,我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很枯竭,從身體到思想。我希望背後給過我注視的男人們會依然憐愛我,給我依靠的臂膀和容納眼淚的胸膛
  我還希望,在每個夜裡或者世人沈睡的時候,我會看見一輪只屬於我的,只注視我的清亮的眼睛遠遠地遙望我,並給我有限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