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分享​最難忘性經驗

「買點東西再過去吧!」我對N說。 『好哦!』N牽起我的手。 五月北台灣的天氣很快的使我們香汗淋漓,微微汗濕的貼身T恤不難看出N的C奶 好身材,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心想,是否女人的奶摸起來都一樣?還是觸感不 同?我搖了搖頭,在想什麼呢我…我明明就喜歡有雞雞的,想這些有事嗎? 買了點下酒菜、兩手啤酒,我們步行到了O的租屋處。今天是O的生日,大家約好 了要過去他那邊喝點小酒一起慶祝。說是慶祝其實也只是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喝 點酒,打打大老二之類的沒什麼特別的目的。 「嗯?X呢?還沒到嗎?」我說。 『是阿,他說有點事情耽擱了,會晚點過來。』O說。 O長的還算乾淨,體型粗壯小有身材,五官端正,再加上一嘴口燦蓮花,所以基 本上身邊從來不曾缺過女人。至於X呢外表就是人家說的斯文型,但是嘴巴賤, 很愛講一些有的沒的,不過對我跟N這種大剌剌的女生來說剛剛好。比較神奇 的是他認真的喜歡電愛打手槍大於跟女人做愛,這點讓我覺得很驚訝,原來真的 有這種人! 會跟他們認識是因為鄰板的不能說謊團,我們幾個湊在一起在MSN聊到天亮也 是家常便飯,見面之後更是一拍即合,一見如故,好像認識很久似的;私底下N 跟O及X也還蠻常約出去,倒是我,只跟X私約過,N常常跟我推薦O有多好用我 也只是喔喔嗯嗯的敷衍她,不知道為什麼對O就是提不起性趣,反正當一般朋友 也沒什麼不好嘛~ 我們把採買來的食物亂中有序的放在桌上之後,席地而坐開始一如往常的閒聊, 話題不外乎就是最近認識哪個女生/男生,技巧如何之類的。 『唉,我上禮拜在某APP交友軟體搖到的女生,她叫聲我實在是無法,又不太會口 交牙齒一直刮到我,只好把她封鎖了。』O說。 「哈哈哈哈,叫聲難聽又不會口交是哪招啦~~其實根本就是不夠正對吧?」我 說,N在一旁噗嗤的笑了出來。 『欸…長相是一般啦…』O一臉尷尬的說。 「我就知道!是不是連開房間的錢又省下來了?」我笑著說。我大概知道這男人如 果女人不ok或是不是自己的菜大概就會對開房間興致缺缺,也暗暗慶幸自己沒有這 樣被敷衍過,至少都是在有一定質感的MT或HT。 『哈哈哈,被發現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專業!!大概是一個在車上或樓梯間就 可以解決的等級。』O說。 在ptt上面認識的朋友其中的一個好處就是你可以盡情的使用鄉民梗也不用怕對 方聽不懂,就這樣說說笑笑又過了一段時間。 『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學校拿點東西,你們先聊,我馬上回來。如果需要什麼再 打給我順便帶回來。』O說著就出門去了。 過沒多久,電話鈴聲響了,X到了。還帶著小小的生日蛋糕,當然,這是驚喜, O不知道有這段,因為他們現在才在討論。N跟X兩人很熱絡的在討論要給O 什麼驚喜,我倒是自顧自的在一旁滑手機沒有參與。 『等一下他回來的時候把燈全關然後妳去幫他口交好了!』X說。 「什麼!?你說誰???」滑手機滑到一半突然聽到這句話的我驚訝的蹦出這句 話。 『誰搭腔就誰囉~~~反正你們不是還沒有做過嗎?這才叫驚喜嘛!』 「…」看著他們兩個奸笑淫淫的表情我知道這是逃不掉了,反正只是口交而已, 沒什麼,我心想。 『欸,你們有沒有要買什麼東西?O說他要回來了。』 「沒有吧~」 過沒多久,大家聽到樓下摩托車熄火的聲音,急急忙忙的把燈給關了,也把蠟燭 點著,由X拿著。 O開了門,大家唱起了生日快樂歌,我也以爬跪姿慢慢靠近門口那雙腿,唱完O 吹熄了蠟燭,伸手就要去把燈打開,『欸欸欸~等一下!』被X制止。 N也把我向O所在的方向推,「好啦…我知道啦不要推~~」我困難的將他的褲 頭釦子打開,拉鍊拉下,在漆黑之中還是隱約能看到沒受到什麼刺激,還不太有 精神的肉棒,我含了進去,嗯…鹹鹹的。就這樣不到一秒鐘…O把燈給打開,我 也瞬間離開他的胯下。 『靠北~~你們在幹嘛是智障嗎~~』 N跟X兩人笑得開懷,而我則是一臉尷尬。但因為酒精的關係,這點小插曲很 快的就被大家遺忘,又談天說地了起來。 「我想去洗澡了,明天一大早學校還有事不能太晚睡。」N說。 就這樣,我們四個人輪流洗完了澡,穿著也比較輕鬆,我跟N甚至沒有穿胸罩, 畢竟穿胸罩睡覺簡直是虐待自己。 套房內只有一張雙人床,當然塞不下四個人,我睡在床上靠牆的位子,旁邊是X, 床下是N最外側是O。 我背對著X側睡,但因為我會認床所以有點睡不著,突然X拍拍我的肩在我耳 邊用氣音說,『睡了嗎?』 「還沒,幹嘛?」在耳邊說話的氣息讓我不禁一陣酥麻。 『你看…』他指著床下那雙交纏的身影。 「…」 我突然有點緊張,雖然在不能說謊團的問答中知道他們對多p不反感甚至有興 趣,但我沒想過會是今天,畢竟剛剛聊天都很正常不是嗎?而且才喝啤酒而已沒 道理會醉呀? 在我一陣胡思亂想中,X一把讓我把身子面向了他並且吻了過來, X將靈活的舌頭 強勢的深入我口中與我的交纏挑逗夾雜著淡淡的酒味及菸草味,我也不甘示弱的 回應著他,這是個熟悉的吻,畢竟在這幾個月中X已經是我很固定的床伴了。我偷 偷的將眼睛睜開,看了看X身後的一雙黑影,他們飢渴的探索這對方的肌膚及溫度 ,讓我也難耐了起來,我將眼睛閉上,吻的更深更激情,X像是感受到我的反應一 般更熱烈的吻著我,一個轉身將我壓在他的身下,溫熱的手掌也覆上了我因為躺下 變成荷包蛋的D奶,輕柔的搓弄起來,不時的吸吮使乳頭變的尖挺,也不時的將臉 埋入雙乳間用力吸取我屬於女人的香氛。 N知道我們還沒睡也呻吟了起來,第一次現場聽到女人呻吟的我突然懂了為什麼男 人喜歡會叫的女人的想法,原來女人叫床這麼悅耳,為什麼A片的我都覺得吵呢? 像是知道我又分心了一樣,X突然輕咬我的乳頭。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聲。 『幫我。』X輕聲對我說。 X仰躺在床上,而我慢慢且輕柔的將他的四角褲褪下,像孩子舔棒棒糖似的舔弄 他的龜頭,不時故意發出嘖嘖的聲響,因為我知道這聲音會讓男人異常的亢奮, 突然,我把頭向下壓,將整支肉棒含入口中,龜頭也頂到了我的喉嚨深處,就這 樣上下抽弄了起來,我也不時的用眼角餘光觀察X一臉爽到不行的表情,這讓我很 有成就感,另一邊則是N也在幫O口交,不同的是O站姿而N跪姿,而O不時的將手壓 在N的後腦杓,感覺也是爽到不行,這畫面看起來…很淫靡。 『等等。』O說著將肉棒抽離N的嘴,拿出一盒大概是24入或是12入的保險套,畢竟 O女人很多,有一兩盒家庭號的保險套也是很正常的事。O將保險套戴上之後就跟N修 幹了起來。 X也戴起了套子,『趴好』。我聽話的像狗一樣的趴在床上,很快的他堅硬的肉棒 毫不留情的直接插入我早已氾濫成災的小穴之中,大概是因為旁邊還有一對的關 係,我的叫聲比平常還要投入,此時參雜N的叫聲,房間內的呻吟聲此起彼落 像是較勁般的越來越淫蕩越來越激烈,就這樣抽插了一段時間,突然X將肉棒 抽離我的小穴,露出邪惡的笑容對O說『交換』。 於是我爬下了床、N上了床,X跟O也利用這個空檔換了個套子,我躺在被褥 上有點緊張,畢竟我跟O沒有過。 『可以嗎?』O禮貌的問。 「嗯。」我輕輕點了點頭。 大概是因為第一次的關係O的動作非常輕柔,但是我的身體還是感受到他的巨 大,一下子被撐了開來。 「嘶…」我的表情顯得有點痛苦。 『怎麼了?痛嗎?』 「有一點。」我尷尬的說。 說完,O靜止不再動作。 過了一會「可以了。」我說。 雖然我沒帶尺上床,但我覺得這個寬度大概有4.5CM甚至以上,想到這不由得 覺得難怪N會讚不絕口,待身體習慣了他的巨大之後,我的眼神又飄到旁邊, 剛好X不小心射了…。 『幹,真的假的啦也太快了吧?』N說,然後一個巴掌往他的背巴下去。 我噗嗤的笑了,O雖然也笑了但卻沒有停止腰間的律動。 「靠背,我哪知道今天會這樣,昨天我尻了兩槍耶」X邊說邊走到窗邊點了菸。 『N,來』O說。 想也知道N還沒吃飽,O將肉棒從我的小穴抽出,我的下體不由得一陣空虛, 他把套子拿掉,把肉棒往N嘴邊嘟了過去,N也乖乖的將O的肉棒含住,而我 則是看著N的C奶想到今天下午腦中的疑惑,忍不住摸了下去,我腦中一震驚 嘆,原來別人的奶摸起來這麼軟Q,難怪男人會很愛,自己摸自己倒是摸不出這 種感覺,讓我忍不住又摸又抓了一把,喔…是好幾把。 他們換成了女上的姿勢,N的好身材在我眼前一覽無遺,我又把雙手伸過去她的 雙峰時而捧時而抓,進而把嘴湊過去吸吮她的乳頭,她忍不住一陣呻吟,讓我覺 得有趣,而我又吻上她的雙唇,原來女人的嘴唇這麼柔軟!我的內心又是一陣讚 嘆,但是我還是喜歡有雞雞的,這點倒是不用懷疑。 玩夠了女人的奶之後我突然覺得有點累,跑去浴室清洗了自己,溜到一旁去跟X 聊起天來,也不顧O跟N還幹得很起勁,夾雜著N的淫叫聲我跟X聊天聊的倒 是很自然;過沒多久O也繳械了,他們各自清洗自己之後四個人就呼呼大睡了 起來。 「我要去學校囉。」N拍拍我的肩跟我說。 『嗯…』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什麼又昏昏睡去。 不知又過了多久,覺得下體一陣酥麻緊繃,我困難的微微瞇著睜開眼睛,X竟已 經又在抽插著我的小穴,幹…這些人都不累嗎?我心想。 發現我已經漸漸醒了的X反而幹得更加激烈,一把將我的屁股抬起,讓我屁股 翹的高高的背後式,又是一陣猛烈的衝刺。我真的拿這個姿勢沒轍,每每對方抓 著我的屁股撞擊著我的陰戶,總是會頂到非常敏感的點。不禁,我又是一陣浪叫。 當我比較習慣衝刺的節奏回過神來O腫脹的巨大肉棒已經在我眼前。 「唔!」我還來不及提出抗議,O就已經把他直挺挺的4.5cm放進我的嘴裡。 下體不斷猛烈的撞擊和塞滿我整張嘴的肉棒持續的抽插,不得不說一邊被幹一邊 口交真的是挺辛苦的, 4.5cm的粗度已經佔滿了我的口腔,不但想叫叫不出聲 連口水都不受控制的滴下來;O不時的擺動他的腰,雙手捧住我的頭緩緩的向下 壓,又緩緩的抽出,那輕柔的動作跟下體猛烈的抽插是最完美的反比。雖然這裡 沒有鏡子但不難想像我現在的模樣有多淫穢,想到這裡我的雙頰又忍不住一陣 熱。 說也奇怪,我自從有性經驗以來也有將近十年了,性版、女性性版文章看了也不 算少,但高潮是怎麼回事,我倒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不過我很熱愛被肉棒激烈抽 插的過程,那是非常享受舒服的。常常覺得自己的性慾是無底洞,交手過的男人 也不泛體力好的,但我怎麼被幹就是不太累,時間的長短可以完全配合對方,我 要求的不多,只要讓我盡興就可以了。結論大概是我很耐幹。 「我要射了。」X說著彎下身來緊抓著我的D奶,伴隨著他的衝刺也越來越猛烈, 因為口中的肉棒我依然叫不出聲。 不久,X射了,我感受到半軟的肉棒抽離了我濕潤的小穴,O也把硬挺的肉棒從 我口中拔出,口水又沒辦法控制的滴了下來,額,好噁心,我雖然這樣想,畫面 卻是非常淫蕩。O拿起身旁的保險套戴了起來,我也趁機倒在床上偷個小懶,畢 竟跪趴的姿勢讓我的膝蓋有點痛痛的。 O將我的雙腿架在他雄厚的肩膀上,肉棒緩緩的插入我體內最深處。好粗,我內 心不禁一陣讚嘆。O停止腰間的動作,我知道那是要讓我習慣他的巨大。他輕啄 著我因為口交稍微紅腫的嘴唇,這是我們第一個吻,淡淡菸草的味道,奇怪的是, 有點排斥菸味的我竟然很喜歡這個味道;我居然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與他交纏, 加深這個吻。 他開始前後擺動他的腰,腫脹而巨大的肉棒在我陰道進出,這就是性契合嗎?我 心想。O無論怎麼抽插,總是會頂到陰道內最敏感的點。漸漸他熟練的加重律動 的幅度,也加快了衝刺的速度,我淫穢的浪叫也越來越不能自己的充滿整個套 房,也不時伴隨著小穴流出的潮水因為肉體互相撞擊所發出的啪啪啪聲響,我眼 角餘光瞄到X在窗邊似笑非笑的抽著菸像是在欣賞這個畫面,我不禁咬緊雙唇 不想讓自己再發出任何聲音,但根本是徒勞無功,與O契合的抽插,我根本無 法控制的淫叫出聲。 我的小穴完全包覆著他的巨大,隨著律動越來越猛烈,感受到他的肉棒一陣一陣 的抖動,不難想像他即將達到高峰,突地他停下所有動作將我緊緊抱住,他射了。 結束這場戰役後我下床不禁有點腿軟,稍稍緩緩身子之後走進浴室清洗,突然覺 得很難踏出這個浴室的門去面對外面兩個男人。 我深深嘆了一口氣,唉,算了,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於是我低著頭硬著頭皮走 了出去。看著O跟X兩個人抽著菸聊天倒是很自然,好像剛剛發生的事情跟吃 飯一樣正常似的,我竟然也覺得多P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回想著稍早前的自己,竟然一口氣體驗了同房互換,也體驗了二王一后,還有一 王二后,以前只在A片裡看到過的場景,如今卻深深烙印在我的心理,算是甜 蜜的饗宴? 我想,這是這輩子難以忘懷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