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召男妓經驗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召男妓

找性服務前,她去過性商店買最貴質料最好的按摩捧,打算DIY解決性需要,結果發現性玩具對自己沒有太大用處。既然沒有伴侶,用不了性玩具,想到付錢買性服務,召男妓,直接而無後顧之憂。那時她不敢,但半年之間她在交友fb認識一個溫文爾雅的日本男人,志趣相投,拍拖也上床,這次經驗有點推她一把,半年後敢約男妓交易。

阿嵐在wechat由3500元講價講到2200元,包所有服務,原來嘴對嘴接吻要另外付錢,她是付錢那個,有權要求或命令對方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包括戴套,包括不要濕吻。他的職業不是寫什麼性工作者,而寫男按摩師,阿嵐後來發現他按摩沒有料到,一個不懂按摩的「男按摩師」。訊息好多甜言蜜語,說什麼令你欲仙欲死。見面時看來身材樣子不錯,但不是自己杯茶,阿嵐有點介意他手的膚質粗糙,猜測對方是大陸人,因常說自己回大陸傾生意。來港三數天做性交易,二人相約在酒店。

那不是一次愉快的性交易,未完事阿嵐就叫停,試過才知道有感覺有感情基礎才做到愛,有錢可買性服務但買不了合符心意的性。那天阿嵐在酒店的浴室沖洗了四五次身,邊狂哭了一場,她清楚那種哭不是道德自責,而覺得自己骯髒,怕他有病,一下子最差的感覺湧出來。

試過糟糕的一次,阿嵐說糟糕的事到底有價值,釋懷於她知道到底想要怎樣的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