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慾女傾述第一次一夜情

一夜情不需要給彼此許下那所謂的承諾,不用對彼此說永遠,不需要任何一方主動,更不需要誰對誰負責。一切都那麼順其自然。眸間的溫柔,手心的溫度,混合在一起,安慰彼此的或寂寞或孤獨或不安或疼痛的心。
喜歡在尋找目標前喝酒,讓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經。可笑的事,在第一次一夜情的早上,自己竟然淚留滿面。原因好簡單,自己的身體不在屬於他一個人,自己不會在挖空心思想做他的女人。
夜太長,我又太寂寞。所以習慣了這種方式來安慰自己。今天你寂寞嗎?寂寞了?那去PUB吧,還好還有那麼幾分姿色。一夜情的次數多了,不禁笑自己,原來每個男人懷抱的溫度都是37.5,都可以溫暖我不堪的心。
每天,都問自己什麼時候結束這種重複的生活,停止了一個星期,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上了癮,一個人的夜太漫長,常常瞪大了雙眼,常常搖遍了所有頻道,一夜情,給了彼此什麼,除了那賴以生存的溫度,除了早上醒來更加的恐慌,一夜情中所謂的情是什麼?是他在那一夜給我和他的愛情,還是什麼?早上醒來,那一床的狼籍,更加疲倦的心情。
又是一夜,自己無聊的不知道幹什麼好,就在網上聊聊天。好多男人加我,說要求和我一夜情,但都不符合我的要求。都被我拒絕了。
在那天晚上我在街上遇見了他,他看我的眼神,給了我的暗示,我們不謀而合,已經在咖啡吧裡耗了2個小時了,我的頭腦已經不在清醒,他帶我去了賓館,溫柔的虛偽的提醒我,去洗下吧,我進去再出來之後.他進去再出來,我的臉上已經只有紅彤彤的表情,我只要求他把燈關上,他微笑著說親愛的我喜歡開著燈,我說我不大喜歡……
關上燈,我看不著他的臉,只是憑著他不均勻的呼吸,他任憑去感覺侵略我。使勁的親吻我的頸。他不停的對我說,寶貝,我愛你好愛你,他的這句話也許是真的但是絕對不是對我說的,相信床上的諾言,不如相信世界上有鬼。
看著他霸佔我的嘴,他的雙手又使了使勁,那種所謂的融合讓人的心更疼,我不是體味一夜情中的快樂,我在加深自己心上的傷痕,每一夜,我的身體都在別人的床上,我不喜歡一個人睡雙人床。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停下來溫柔的說寶貝抱的我好緊,我微笑,我補充到:你這樣的男人是不是過分需要用****來溫暖自己,他不語,他也不想否認他自己的孤獨,他說你呢,是不是也一樣。
接下來,我躺在他的懷抱裡睡去或者不等天亮,穿衣離去;沒有下一次聯繫的可能,彼此都是成年人,都明白遊戲的規則。
早上在次醒來,看著更加無神的眼睛,不斷的問鏡子中的自己,昨夜是不是一場夢,目光落在鎖骨上,那道若隱若現的吻痕,我明白那一夜真實的存在,轉身,淚落。
一夜情,我不記得那個人的模樣,不記得我對他說過怎樣的話語,只記得他懷抱的溫度,只記得昨夜我不孤獨。
一夜情,留給我的,只有凸現的鎖骨上的那道吻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