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註定是美女的八字格局

中國自古以來,美人的定義裡,講究皮膚白皙。古代富貴人家子女,養在深閨,不出大門,不做粗活,自然肌膚白嫩。隨後,白嫩的膚色,象徵富貴之氣,在中國,審美的標準裡,少不了皮膚白皙這一項。女人愛美自然愛白,八字金重與木多之人,皮膚白皙。但在五行論命裡,美女仍然有一定的格局。美麗的容顏,美麗的體態,都註定在命局裡。五行之中,以木命春生者,易有美姿容。春來木發,春花最嬌,木命春生,若木氣不過旺.則骨骼修長,骨肉均勻,皮膚白皙,手足纖細,已達到美麗的標準。至於火命夏生,金命秋生,土命季月生,水命冬生,都不若木命春生,可以登上命局的美相。水命冬生不能排上美女榜,但是水命秋生卻有靈秀之美。因秋天之水有金來相生,金生麗水則金白水清.亦屬美相。五行論美醜,有所謂“雕琢之美”與“淺秀之美”。雕琢之美論男性,淺秀之美論女性。何雕琢之美?命局以克我為官,即命有正官來克。克乃管制約束之意,克謂雕琢,男命有正官則英俊瀟灑。 
 
何謂淺秀之美,命局以我生為食傷,即命局有我生之物。譬如金命見水,水命見木,木命見火,火命見土,土命見金。食傷有流通之氣,通則清.清則秀,不通則塞,塞則鈍。故食傷亦為美相。食神、傷官都具流通之美,然而兩者之美,仍然不盡相同。食神之產生是為陰生陰,陽生陽,是自然而生,有情而生。故食神之淺亦屬自然流露。食神之美,秀氣盡發,柔順而媚。傷官之產生是為陰生陽,陽生陰,非自然而生,是以生而無情。故傷官之淺屬不得不淺,傷官之美,性帶無情,雖也是秀氣盡發,卻剛毅而俊。 
 
食傷之美,每一命局都可能得之。如:金生水則金白水清謂清秀。水生木則俊秀。木生火則通明。土生金則毓秀。火生土則涵秀。但是這五秀之中,以金水之命最上美格。金水之命又分兩種,一為“食傷之美”.即金命生水。一為“印綬之美”,相生之美,即水命金生,不論是金命生水之淺秀,還是水命逢金之生而麗,都屬金水之命。水性流動屬靈活,得金生則麗,因有金相生,是有源頭,謂之活水。活水自比死水清澈而明淨。 
 
女命金水,活潑、靈秀、聰明、懂事,實為男命的最愛。春花之美,金水之美與食傷之美,均是上格之美,另外還有“桃花之美”。桃花嬌,桃花豔,桃花星若居命局亦屬美相,只是桃花之美,美略邪而藏淫態,易起男女糾紛。桃花星在子平四柱論命裡有咸池、紅豔、紅鶯。但如金生麗水是有條件的,倘若金多水濁,美女是輪不上的… 
 
桃花坐命的女人,自有妖嬈之態,紅鶯之美較為端正,咸池與紅豔則為不上格之美相。沐浴一詞原屬地支之氣,地支之氣從胎、養、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而來。沐浴表示一個人成長以後進人加冠之前,應先行沐浴。沐浴有淨身之意,故地支之帶有沐浴亦屬美麗、長生之氣,美的正,沐浴之氣美的帶桃花。有人愛健康美,取春花,有人愛智慧美,取食神,有人愛個性美,取傷官,有人愛清秀美,取金水,有人愛妖豔美.取桃花。美麗的女人與世間任何美麗的東西一樣讓人喜愛,只是美麗亦屆註定,誠如長恨歌中贊楊貴妃:“天生麗質難自棄”。 下頁翻頁
第 2 頁
地支藏幹與羊刃辯正
廣西陳世深
地支藏幹與羊刃是命理學上兩個非常重要的概念,筆者研究發現:現行命理書中關於地支藏幹的理論是不夠全面的,且今人誤以寅巳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實與古法規定相悖。對這兩個問題若無清醒的認識,定會影響命理學研究的進展,由於二者互有關聯,故放在一起進行辯正。
查古今命理書可知,有的書以辰未戌醜為五陰乾之羊刃,如《河洛理數》、《淵海子平》、《三命通會》、《神峰通考》、《星平會海》、《卜筮正宗》、《方術大辭典》等;而有的書以寅巳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如《乾元秘旨》、《千里命稿》、《四柱預測學》等;由於某些命理書的一錘定音,令人遂錯以寅已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造成這一分歧的原因,是由於對地支藏幹概念不夠明確,以及受“五陰乾逆行”謬論之干擾(參看筆者的《論五陰乾逆行之謬》一文)。在此為說明問題,我們應首先弄清楚地支藏幹之確切意義,以及古人對羊刃的定義。
查閱古書,古人對地支藏幹有不同的說法和看法,有一首古歌訣雲“子宮癸水在其中,醜癸辛金已土同,寅宮甲木兼丙戊,卯宮乙木獨相逢,辰藏乙戊三分癸,已中庚金丙戊叢;午宮丁火拼已土,未宮乙已丁共宗,申位庚金壬水戊,酉宮辛字獨豐隆;戌宮辛金及丁戊,亥藏壬甲是真蹤。”該歌訣認為:在十二地支中,卯、酉、子三支分別僅有本氣乙、辛、癸,午中有丁火和己土,亥中只有壬、甲。而從《三命通會》、《子平真詮評注》等書有關論述十二月令人元司令中,認為卯月中有甲木十日、乙木二十日;午月中有丙火十日、已土九日、丁火十一日;酉月中有庚金十日、辛金二十日;亥月中有戊土七日,甲木五日、壬水十八日;子月中有壬水十日、癸水二十日(其餘地支藏幹沒有分歧)。這裡的地支藏幹是否相當於人元司令呢?我們不妨將此兩種說法繪成一個圓圖進行研究(篇幅所限此圖略)。圖中內層為十二地支,中層為地支藏幹,外層為人元司令。由圖可見:地支藏幹與人元司令的區別是卯、午、酉、亥、子五支。
我們再來看古人對羊刃的說法,《三命通會》在論羊刃一文中說:“三車雲:羊言剛也,刃者取宰割之義。祿過則刃生,功成當退,不退則過越其分,如羊之在刃言有傷也,故羊刃常居祿前一辰。希尹曰:陰陽萬物之理皆惡極盛,當其極處,火則焦滅,水則湧竭,金則折缺,土則崩裂,木則摧折,故既成而未極則為福,已極將反則為凶,極盛之地十幹中正處是也。卯者:甲之正位,為陽木之極;辰者,乙之正位,為陰木之極;午者,丙之正位,為陽火之極;未者,丁之正位,為陰火之極;酉者,庚之正位,為陽金之極;戌者,辛之正位,為陰金之極;子者,壬之正位,為陽水之極;醜者,癸之正位,為陰水之極。當其極處,其氣剛烈暴戾不和,所以祿前一辰為羊刃,對沖為飛刃。既盛而未極,則溫柔和暢,故刃後一辰為祿也。”此段論述明確指出了辰、未、戌、醜分別為五陰乾乙、丁(含己)、辛、癸之正位,即羊刃之位;卯、午、酉、子四支是甲、丙(含戊)、庚、壬五陽幹之正位,即羊之位。既為“正位”,自然此卯、午、酉、子四支中理應分別藏有甲、丙、庚、壬四個人元才對,所以上述地支藏幹的說法顯然是不全面的,古歌的硬性規定不符合陽幹之羊的原則的。故地支藏幹的理論應以人元司令的概念為准,即子中應藏壬、癸;卯中應藏甲、乙;午中應藏丙、已、丁;酉中應藏有庚、辛;亥中應藏有戊、甲、壬。因此對古歌應修訂為“子宮壬癸在其中,醜癸辛金己土同;寅宮甲木兼丙戊,卯宮甲乙木相逢;辰藏乙戊三分癸,巳中庚金丙戊叢;午宮丙丁火己土;未宮乙己丁共宗;申位庚金壬水戊,酉宮庚辛劍豐隆;戌宮辛金及丁戊,亥藏壬甲戊真蹤。”經筆者修訂的這首地支藏幹新歌,望能得到命理學界的認可。
既然古人定義羊刃為“祿前一辰”,按順行來看:乙祿在卯,卯前一位是辰,所以辰為乙之羊刃。以此類推,故陰乾丁、辛、癸之羊刃為未、戌、醜。造成誤以寅巳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的原因,是由於認為五陰乾是逆行的,故以乙祿的卯逆行至寅定為羊刃(餘類推)。而羊刃的實質意義是指該幹所處在地支中的“極盛之地”,而在人元司令中,寅宮中連乙木的鬼影也不見,何以稱得上寅為乙木的“極盛之地”?在寅宮中,連大哥甲木也還未達到極盛,何以輪到稚氣未脫的乙妹說話?乙妹何以有資格行使主宰(羊刃)之權?乙木是須到辰月方能到達極盛之地,方能主宰萬事,行使司令之權,所以說辰為乙木的羊刃是不容致疑的。可見說寅為乙之羊刃是謬不可言的!由此可證實五陰乾逆行的理論的確是謬不可言的。同理,丁火須到未月才能達到極盛之地,故未為丁之羊刃;辛金須到戌月才能達到極盛之地,故戌為辛之羊刃;癸水須到醜月才能達到極盛之地,故醜為癸之羊刃。
造成誤以寅巳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的原因,還有一個荒唐的說法,即清時一位南山老人認為五行中,只有土不殺人,其認為由於辰未戌醜五行屬土,故不能稱之為羊刃,所以他就認定寅巳申亥為五陰乾之羊刃,還嘲笑算命不准是“一些命書竟然錯以辰未戌醜來取代(羊刃)”。對此謬論,民國命理大師袁樹早已駁斥過“寅巳申亥是五行長生之地,是謙遜受益的時侯,當然沒有羊刃;卯午酉子是五行帝旺之地,是自滿受損的時侯,當然是五行陽幹的羊刃;辰未戌醜是五行的墓地,由旺而至於墓,更加是自滿受損的時候,並且年歲上感暮氣而近于陰,所以是五陰乾的羊刃。”(見《命理探源》卷五羊刃辯)
至於所謂五行土不會殺人,更是不值一駁的。眾所周知:地震、火山、泥石流、山崩、地陷、牆塌等均能殺死人,怎能說土不殺人呢?該南山老人何以連此點常識都不知呢?
其實,羊刃之真義是指羊刃位的地支藏幹中與該幹相同的那一點藏幹,如辰中所藏之乙為乙幹之羊刃,而並非是指辰的本氣土為乙之羊刃,這是微妙之處,故羊刃是該幹藏於羊刃位地支中的那些比肩,是該幹的帝旺之氣,而多數學者稱之為余氣是不妥的。所以羊刃並非是劫財,不能與劫財相混而論,在此對沒有清楚意識的命理學家們予以提醒。下面我們通過對毛澤東命造的研究,以證實辰未戌未醜為五陰乾之羊刃的正確性。
乾造:癸已甲子丁酉甲辰
命書雲“殺無刃不顯,刃無殺不威,殺刃兩全,複動劫殺羊刃運,主立功建業,彪炳千古。”此命殺旺,有印化殺生身,1939~1949年行己未羊刃運,羊刃未扶助日主得身旺,正是殺刃兩全,建功立業之時,正是行羊刃宰割之權的時候,故毛澤東在此運中能指揮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得心應手,真正是“橫掃千軍如卷席。”又命書有“武庫掩而干戈寧”之語,武庫指五行金之庫醜。在己未運中,羊刃未衝開武庫醜,故干戈不寧,雙方大戰。未為西南方,醜為東北方,東北方之醜被沖,故解放戰爭中的三大戰役遼沈戰役等基本是在中國的醜方進行。至1949年末行完未運,不再沖醜,於是“武庫掩而干戈寧”,而能建國,可見毛澤東能成就大事業是得益於行羊刃運,是天意使得毛澤東恰到好處地運用了羊刃之權。而1959~1969年毛澤東行丁巳運,巳為日主之劫財和空亡,而非羊刃,所以當時因國家搞文化大革命而受到劫財和空忙(亡)之禍。從毛澤東的命造來看,羊刃並非是兇惡之神,我們大可不必談刃色變。只要能達到身殺兩停,可以建功立業。所以我們不妨好好利用羊刃之權,化凶為吉。
附:十六字令四首-羊刃 
刃,不是劫財是比神。急轉念,方得命理真。 
刃,大權在手不是臣。行宰割,可把敵國吞。 
刃,帝旺時期權謀真,喜與殺,帷幄定乾坤。 
刃,身強刃多害自身。慎審辨,請把吉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