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墜落在那段深藍的歲月中§

 §墜落在那段深藍的歲月中§
翁佳賢(緒藍) 

§墜落在那段深藍的歲月中§

民國九十五年的九月八日,是我生命的第三十五個生日,也是我生命中最特別、最值得紀念的一段日子……。
就讀輔仁大學宗教系及宗教學研究所的我,似乎生來就跟宗教有不解之緣……
曾經參加過第二屆(臨濟寺/佛教主辦)與第五屆(輔仁大學/天主教主辦)的宗教與和平生活營,這是第三次的參與了。在營隊開始的幾個月前,徐段琴(月段)同奮的通知和邀請,我只知道這次是由天帝教承辦且在鐳力阿道場舉行,因工作上的繁忙與情緒低潮的桎梏,再看看自己已步入壯年的行列(青年團中的老伙子),是否還適合參加屬於青年的營隊呢?當時的我,心想不會去參加了吧!
後來得知營隊舉辦的時間─唉,真巧!就從我生日之後連續三天,心理開始起了一點化學變化……。在月段的熱情邀約下,我答應戴上這把老寶刀,重操舊業,再幹一次小隊輔吧!營隊開始前一週,我開始認真的思考著:這麼特別的因緣際會,發生在屬於我的日子裏,我能為大家做什麼?我能為營隊的工作人員和學員付出、貢獻出什麼呢?什麼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呢?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影響他們一輩子的呢?於是我跟 上帝還有師尊碎碎念,做了一次真誠的祈禱……
我心中默默地盤算著,將近兩百人的營隊,要分享什麼給大家呢?買貴重的禮物需要一筆龐大的開銷,買太便宜的東西又無法代表我的心意,買些食物大伙兒吃完就忘了,哈!就讓 上帝跟師尊去傷腦筋吧!我先睡飽再說……
隔天一早到公司,看到前座的同事桌上放著一本書(書名我現在已經忘記了),當時只覺得那一定是一本很好玩的書,於是跟她借來看一下……怎知打開一看,哇!最好看的竟然是夾在書中的那張書籤,看看標價─五塊錢,嗯…可以考慮考慮喔!或許是天意吧,我就問同事這張可愛的卡片在哪買的,她跟我說在大書局都有賣。
回家的路上,順道逛了一家文具大賣場,直奔卡片專區,目光銳利的掃射著……,咦!怎麼會有這麼精緻的書卡啊!手工立體的雕飾,溫馨、激勵、發人深省的辭句,這就是我要的!喜新厭舊的我,將原來要找的版本遠遠拋在腦後,將架上的書籤搜括一空,揚長而去……,原本打算殺到他們台中經銷處去下訂單,卻因已無庫存而作罷!所以連跑了三家大書局,大手筆的給他包了下來,才心滿意足的回家……。
原本計劃在我生日當天(營隊第一天),利用三十分鐘的時間跟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並將卡片一一發送到各位的手上。最後為了因應課程的安排,所以在第二天的晚上,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藉由小隊輔將卡片轉交到每個人的手中。還記得卡片後面的小貼紙嗎?上面留著我的姓名和電話,那是我“別有居心”的安排……
我要坦承、公開、大聲的告訴在座的每個人─我是一個憂鬱症患者!我是一個從死神身旁爬過來,舉步維艱、墜落在無底深谷中痛苦不堪的憂鬱症患者,曾經我在中華天帝教總會擔任秘書的一年間,透過醫生藥物的治療把我從死神的身邊拉回來,透過每週一次專業心理治療師的諮商而痊癒。只是我太大意了,沒有去意識到……經過三個月後,牠就開始萌芽了!專注在身心靈成長跟潛能開發課程的我,忽視了牠的嚴重性跟徹底毀滅個人的破壞性,讓牠悄悄的吞噬了我的心靈、偷偷地攫取了我生命的能量,我,又再度的癱瘓了!
就在營隊期間,就在我書寫的今天,我仍按時服用著百憂解並接受心理師的治療。
我是天帝教的信徒,二十年前(民國七十五年)在父母的帶領下,我們全家皈依了天帝教。我是一個天生樂觀、外向、活潑又開朗的人,從十六歲(高一)那年,我開始參加祈禱 (個人跪拜式祈誦皇誥)與靜坐,大學時參加一百天的中國正宗靜坐班(先修第十二期),在學期間利用暑假參加過兩次五十五天的閉關(高級教職訓練教班第五期、傳道使者班第三期),因為醉心於宗教的學術與自我探索、折服於哲學的邏輯思辨與分析,並追求心理學的深度自剖與家族溯源,十餘年來我從未曾放棄過自己,不斷的在諮商輔導的路上悲喜交加的匍匐前進。喜的是我一再的挖出內心深處與生命底層的黑暗面、悲的是我發現自己身上似乎永遠有挖不完的垃圾,當我挖掘、丟掉越多的缺點,我將發現更多、更大的缺憾!我在身上看到兩個截然不同的自己─在團體、人際互動中,我很自然的散發著陽光、熱情與幽默,有時候還喜歡搞笑,但是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自然地轉換─完全無法相信自己、徹底的否定自己、嚴厲的批判自己、無情的鞭打自己,就算我不斷地從過去的付出、成果和別人的讚賞中得到肯定,但是被藍色憂鬱壟罩的我,完全看不到自己、找不到自己!墜落在深藍幽谷中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從一個谷底跌到另外一個谷底、永無止境…深不見底……,我親身體驗到時間每分每秒的延續,就是痛苦永無止境的延伸……當我身處生命中最輕鬆、自在、怡然自得的狀態下,竟被憂鬱症全然的附身,痛苦極致的唯一衝動─只求上吊一途!腦中不斷浮現我吊在樹上的畫面、那是我的渴望…那是我唯一的解脫啊!……第一次…我被自己求死意志之堅定所鎮懾、我被自己尋死能量之龐大所震撼,我不得不屈服在藍色魔掌的淫威下,我終於面對現實─我必須尋求醫療專業的協助,否則我必定成為憂鬱巨獸的美食而屍骨無存……
為何死神強大的力道逼迫催促著我,我卻沒有付諸行動去了結自己?只因為,當下浮現了一個念頭─如果我吊死在樹上,我一定會嚇死清晨上山敲鐘第一個看到我屍體的同奮!我不能……這樣做……
我要跟所有有著信仰的朋友分享的是─沒有人能夠逃離憂鬱的魔掌!不管你是什麼宗教、種族、地位、年齡、性別…,牠不在乎你是誰?就像癌症一樣,只要是人…都是牠眼中的獵物…牠虎視眈眈地”眷顧”著每一個人,伺機發動毀滅性的攻擊……!我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每當我身在藍色風暴中,我就會更加勤勞的祈禱、靜坐、省懺,我會認為─是不是我不夠精進?是不是我罪業太深重?我還能多做些什麼??十餘年來,我不為自己的解脫而奮鬥,到頭來,卻須自裁、自了以求解脫,是宗教出了問題嗎?是我罪孽深重嗎??都不是─我以自己十餘年來親身體驗的實證告訴你───這一切,都是”憂鬱症”搞的鬼!!
這是我在九月九日晚上,來不及跟各位分享的一段話……
這是我在卡片背後,留下我的手機號碼真正的原因……
常常有朋友會問我:怎麼樣才能幫助你?支持到你?
從前的我,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支持自己,那要如何尋求別人的幫助呢?
現在的我,可以大聲的告訴你─唯有真正的了解憂鬱症,才是對患者最大的支持!
當你不暸解憂鬱症時,你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的立場為出發點的關懷,總是給憂鬱症患者最嚴厲的打擊,你無知(對憂鬱症的不了解)的善意可以摧毀他的求生意志、你出於無知(對憂鬱症的不了解)的真誠關懷,可能就是將他推向死神的臨門一腳。這不是危言聳聽!這一切,都是我用生命換來的親身體驗……。
世界上唯一能夠體會憂鬱之痛的人,就是那些有著相同生命歷程的人!
離開營隊後的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第一次完整的分享我的心路歷程……,現在的我,勇敢的做自己,義無反顧的活出我的生命跟潛能,生活感覺很自在、很充實、很喜悅!醫生跟心理治療師都告訴我,憂鬱症是可以痊癒的,我相信!因為我曾經成功過,現在我更有信心用我的生命來實證。醫生和藥物給我生存下來的平台,心理治療師則一再的帶領我的生命不斷地提升、穿越、超越,如今,我很感謝 上帝的看顧與師尊的指引,引領我走過陰暗的幽谷,”憂鬱症”對我而言不再是書本上的文字,而是生命中深刻的體驗!
願我的分享,能為更多的世人帶來心靈的平安與喜樂……。

~全文完~

2006.11.02補述
【附錄一】頂級跑車篇:就像是一台性能超強的跑車,他的極速可以達到每小時三百公里,
從他過去獲得無數的獎盃可以印證他的性能。現在的他軟硬體依舊,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油箱沒有汽油,他的電瓶沒有電力,現在的他,跟一堆廢鐵沒有兩樣!對他自己而言,他就只是一堆廢物,看到過去無數的獎盃並不能給他任何的激勵,只能更佳證明他是一堆廢鐵罷了!

【附錄二】武林高手篇:憂鬱症患者就像是一個武功高強的武林高手,曾經打敗天下無敵手,他的武藝高強,內力深厚,從他過去彪炳的功績跟滿坑的獎盃都能證明這是事實。但是現在的他,從外表看來跟以前完全沒有任何差別,只有他自己知道─現在的他已內功盡失,武功被廢,武器被奪,每個人都不相信他已經手無縛雞之力,連抓住一隻飛奔的雞對他而言都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當他的表現大不如前的時候,他自己也很納悶、很絕望、很痛苦、不知所措,身旁的親朋好友更無法理解他的表現、不相信他描述自我的現況,他們非常真誠、熱情、充滿信心的激勵他,不斷地告訴他”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啊!””你可以的!我們相信你可以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想像的,其實你沒有問題的!””加油!我們都會支持你的!!”試著轉換一下角色,如果你是這個武林高手,你會有什麼想法跟感受呢?告訴你,我當下的體驗是─沒有人了解我!沒有人試著了解我!每個人都站在他的立場了解我、詮釋我,宗教徒會以他的信仰、信念解釋我,我身在地球上,卻感覺自己是外星人!─沒有人了解我所說的話,更沒有人嘗試去了解我的語言跟我要表達的內容,我只有一個想法:讓我死了吧!我只有一個動力:唯有死亡可以讓我離開著這令人心碎的地球!所有的親朋好友現在都跟我沒有交集,我活著只是折磨自己,生命已經沒有任何、任何、任何的意義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