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我的越南情人

12 月 29, 2017 | 壯陽持久

只因當時太緊張
像紅芳,僅23歲,就已經是有兩個小孩的媽了。她在飲料店上班。我第一次見到她,馬上被她白晰的美背所吸引。她喜歡穿台灣少女流行的小可愛,看起來一點也不唐突,沒人會相信她是個媽媽。女老闆介紹她是越南來的,我想說她們年輕一代應該不會說法文了,就講了一句破破的「Est-que vous parlez Française(妳說法文嗎)」?結果大出我意料之外,紅芳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法文,程度遠勝於我。原來她在越南讀大學時修過法文。大學生?那麼優秀的越南美女,就這樣畢業一兩年後嫁來台灣了。聽女老闆說,先生也是個粗人,工作忙卻收益不大,索性放懶不管,逼得紅芳得出門工作貼補家用。

一看到越南新娘或是相關的人事物,我總會想起紅芳(HONG PHUONG)。她是我少數心疼的不倫之戀。
說實在的,我在某方面很羨慕那些娶外籍新娘的人。在台灣男人中,他們多半是弱勢底層,或是務農的莊稼漢,多屬不擅交女朋友型。有的年紀撐到很大才花錢透過仲介買個20歲甚至18歲的外籍處女新娘。一想到她們青春的肉體被丈夫們當作是洩慾或是生育的工具來宣洩,我就禁不住升起一絲絲怨羨之情。這些男人們往往壓抑已久,一旦有了個合法享用,甚至是合法剝削的女子身體,哪還會客氣甚麼?

她工作非常努力認真,把工作環境打理得乾乾淨淨的。稍有空閒,便坐著玩玩手機,跟台灣女學生沒甚麼兩樣。我就這麼趁她玩手機時跟她搭訕起來。有一次我很狡猾地問:「妳手機鈴聲聽起來怎樣?」她單純地說:「你撥來就聽得到啦」。我就說:「嗯,那妳的號碼是…?」就這樣很自然地要到她的手機號碼了。

紅芳人親切又漂亮,我於是沒事就去喝飲料跟她聊天,真的會情不自禁多望她幾眼。越來越熟之後,發現她對我的神情也不太一樣了。有一天,我看著報紙,她坐在另外一桌默默看著我,我砰然發現那種眼神是錯不了的。水汪汪的大眼裡有火燒著。那是一對快要滾沸的水眼。還有那抹微笑,好像也流出了甚麼心緒。我膽子大了起來,就跟她對望著,感覺被一道漩渦捲了進去。

那天,女老闆不在,紅芳一個人在廚房煮紅茶,我不知道哪來的色膽,竟然從背後抱住她,吻她的頸部耳朵。她做了幾下應付式的抗拒,就屈服了,轉過頭來啣住我的嘴。廚房地板潮濕,我們不小心打滑,順勢靠在牆壁,就這麼熱吻了起來。那天之後,我們總趁著女老闆不在時,戰戰兢兢地在廚房做短暫的激吻。

紅芳的國語已經說得極好了,但晚上還是去國中上國語課。有次我跟她說很想下課時去看她。她明白我意思,隔天的國語課就翹掉了,我們直接上汽車旅館做愛。她身材纖細,完全看不出是生過小孩的,加上皮膚雪白,使得我一進房間還沒洗澡前就忍不住跟她做了一回。接著一起沖澡時,我們互相口交,在浴缸裡又做了一次。擦完身子回到床上又來一發。可能一邊想像著她的丈夫是如何在她身上恣意宣洩吧?我進入紅芳時總夾帶著一種莫名的妒火,使得我更激狂。可是狂幹之後卻心生幾分憐惜,覺得她這樣嫁來台灣太委屈。

就這樣,那段時日我們偷情了起來。我享受著夢寐以求的越南姑娘的身體。而且說來奇怪,我們的內疚感並不深。可惜美好的日子並不長久。紅芳的老公嫌飲料店薪水不夠高,要她去小吃店工作,還要兼差賣檳榔。而她的手機號碼也改了,從此音訊杳然。

後來我聽女老闆說,有紅芳工作的場合,生意都不錯,因為有很多男性捧場,分明就是去看她養眼的。結果這又惹得她先生不高興,好像有幾次起了衝突。我也知道,一些越南小吃店其實暗藏春色。那些廉價的越南新娘們被台灣男人剝削著,摸個奶兩百塊,拔根陰毛兩百塊,口爆五百塊…,就這麼累積她們孩子的營養午餐費、補習費。我都會好奇,紅芳的尺度到哪裡?每想到此,我都一陣心揪。

我有時甚至會想,是不是也來娶個越南姑娘,好好愛她?有這種念頭,可能是有次跟紅芳做愛時,她激動得哭了。不用多說,我感受到她是愛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