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老公找不到我G點 我們差點離婚

性愛技巧:那時我剛參加工作,還在試用期,沒條件生育,只得去做了人流手術。第一次做這種手術,疼痛似乎被緊張誇張了很多倍,覺得難以忍受。丈夫不但不體諒我,還半開玩笑說:「在農村人流不算什麼事,女人照樣要下地乾活。你太嬌氣了。」我不由得心生怨氣,對性愛越來越無興趣。

性愛技巧:很多個夜晚,當我沈浸在愛情小說里難以自拔時,他卻在一旁親吻和撫弄我,還自說自語地研究:「書上說女人有很多敏感區,你的敏感區到底在哪兒呢?」他邊觸邊問:「這兒有感覺嗎?這兒呢?」我羞得無地自容,十分反感。

那天我很累,早早地便睡下了。迷迷糊糊中感覺丈夫又在笨手笨腳地研究我,不勝其煩的我怒道:「別煩我。我是你老婆,不是你發洩慾望的工具。」丈夫沈默了,低頭走進衛生間,半天沒出來。

我們性生活的頻率越來越低。那種乾澀而無趣的伸縮就像牙刷在嘴裡刷來蕩去,毫無快感。有一次,丈夫正做得不亦樂乎時,我忍不住說:「什麼時候完啊?快點!」這話如同拉下了電閘,他的身體立刻疲軟了。很多次我從睡夢中醒來,看到丈夫在電視機前沈醉著,影碟中那些眼花繚亂的激情場面令人反感,便不時惡語相加:「難道性在你的生活中就那麼重要?」丈夫反唇相譏:「你知道我的需要嗎?你關心過我嗎?」我們彼此都感到失望,都有一種日暮途窮般的悲愴。我甚至有種預感,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要分手。

那天丈夫晚上11點才回家,匆匆拿了一件棉衣,邊下樓邊說:「你先睡,我出去有點事。」看著他有些慌亂的神情,我悄然跟著他下了樓。在大院門口,我看見丈夫把棉衣披在一個苗條的女孩身上,頓時頭暈目眩……

老公找不到我G點 我們差點離婚

我失控地跑進寒夜裡。在一個霓虹耀眼的酒吧,我喝著扎啤,伴著震耳欲聾的音樂,禁不住伏案痛哭。手機響了,我拒不接聽。片刻,他發來了短信息:「你在哪兒?快回家。我一直在街上找你,告訴我你的位置。」我淚雨滂沱,心如刀絞。沒有什麼比愛人的背叛更讓人絕望的了。丈夫又在呼我:「你誤會了,剛才那個女孩是我的同事,她被解聘了,又剛失戀……」「我愛你,沒有你的夜晚,我寒冷刺骨。」我意外地看著這些溫暖柔情的文字,漸漸有些平靜了。

過了一會兒,丈夫又呼我,他似乎有些急不擇詞:「親愛的,沒有你,我今夜無眠一生無眠!」我心靈的體溫在回升,他的留言又出現了:「當你在我身邊時,因為生活賜與我幸福,我沈默而快樂;當你離開我時,我祈求上天讓我的愛快快回來。」

我撥通電話,大聲質問丈夫:「你為什麼平時不對我說這些話?你知道女人需要的是什麼嗎?」丈夫無語凝咽,最終擠出一句:「我愛你。」

半個小時後,當丈夫把凍得瑟瑟發抖的我抱進家門時,我們來不及寬衣解帶,便倒臥在床上親吻起來。丈夫用他溫熱的唇一點點擦拭著我眼角的淚痕,並在我的耳旁細語呢喃著。那綿綿情話像一條溫暖的小溪,慢慢滲透到我的心靈,再流淌至全身,讓全身每一個毛孔都滋生著愛的激情和渴望。

丈夫的情話越來越令人心旌激蕩了:「親愛的,我用生命在愛著你,但我是個笨男人,還不會用你喜歡的方式愛你,讓你失望了。」我們緊緊擁抱著,每一根神經都在彼此遙望和探尋。我忘情地說:「我愛你,想要你。」丈夫驚異地反問:「現在?」是的,現在!我有一種急不可待要融為一體的衝動,對性愛有著空前的渴望……

那一次的性愛給了我從來沒有過的高潮體驗。丈夫動情地摟抱著我說:「我的嘴巴太懶了,我是那麼愛你,但我從來不肯把它說出來,差點葬送了我們的幸福。現在,我終於知道你的‘敏感點’在哪兒了。」我羞紅了臉,抱著他不肯放手。

編者後語:

丈夫們都很介意自己的性能力,因而有些事情就顯得異常重要:妻子的敏感點在哪裡啊,有沒有性高潮啊,自己能否讓她滿足啊,等等。而女人卻是另一種動物:你千辛萬苦殫精竭力的時候她並不領情,甚至反感你對肉體的貪婪;當你自然流露情感的時候她反而激情勃發——女人到底要的是什麼樣的「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