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十年》 寫給小雨。

我在08年接觸雜談,曾經註冊個ID,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給封了。就又重新註冊了楓雲楓雨,和瘋花濺淚這兩個號。也是在08和09年,認識了很多人,那時候的輝煌只能說一去不再複返了。也是在那個時候接觸了心雨夢寒,跟了他幾個扯淡的連載,學著他的樣子,裝逼的寫了一個幾萬字連載,居然點擊率也過了百萬,從此也有了自己的粉絲,有了自己的朋友。而這時候小雨卻騎著單車,拖曳著孤傲的身影,獨自去看夕陽。從此被雜談吹捧的四大才子,不知所云。
 
十年,很難得。作為兄弟,只能說你是論壇中最***最可愛的人。雖然你的一對小酒窩迷倒了無數少女,但至今你依舊守身如玉,孑然一身。這才是兄弟我最佩服的,這點你卻比誰都精明。最後,祝小雨兄弟社區生日快樂,祝小雨兄弟現實生意興隆,連鎖做到東北,也分一勺羹嘗嘗。
 
忘記說了,王二狗現在脫胎換骨,居然回村裡做起了眼鏡框的生意,兜裡很有錢,吹牛逼的說要睡遍村裡所有的人。
 
最近在練散打,這種充滿力量的碰撞總能集中你的精神,並激發你的***。揮汗如雨的休息的時候,手機上顯示著心雨夢寒的資訊“hi,瘋子,你回來了。明天我社區十周年了。”看到這個的時候,我想我和小雨同樣有著意味深長的思緒。十年,我想起很多,小雨也想起很多。十年前,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十年中,我們一起在事業的拼搏。十年後,我們依然在這裡,多的是一份人生感悟。當然,腦海裡一晃而過的還有雜談這些年,這些事。
 
其實我認識的有十年的版友還真有幾個關係不錯的,看著他們的註冊時間,感覺有些遙遠。能讓我感動的是他們居然還能留著社區,雖然有些人的ID早已不是當初本人,但的確有些人一直都在,比如心雨夢寒。對於社區來說,這只是一個消遣的平臺。沒有人能傻到完全撲在這裡,也是進進出出的幾次。小雨也是一樣的,我記得09年左右吧,他就很少來雜談了,甚至可以說不見了。大概在2011年的時候,我當斑竹時候,才發現他申請了雜談的掃水員,慢慢的他也開始出來。可以說在雜談最輝煌的時候,他離開了。而在雜談最沒落的時候,他又出現了。很難理解,我想可能是一個情感的緣分而已,並不是誰刻意而為。當對於十年的老版友來說,這已經實屬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