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神劍飛魔》〔節選一〕

《神劍飛魔》〔節選一〕

       
 …………〔前略〕

“你…………”她頭一轉,恰巧玉唇和少年嘴唇相接。

少年順勢一摟,便在她嘴上吻著,吻封了一陣少女才喘過氣,說道:“壞死了
!”

話一落,便向前跑,少年也就跟在后,忽地少女叫了起來“礙………”

少年一看馬上飛躍過,抱著少女往草地上一滾,平躺在草地上,輕聲問道:“
英妹!怎么了?”

少女喘道:“我好象被什么…………東西絆到。”

“東西絆倒?”

回首一望,什么東西也沒有,連一根樹枝也沒有,微微一怔之下,立時回過意
來。

一個虎跳,扑了過去,立刻抱了個滿懷,嘴像雞啄米似的在她臉上不住的吻著。

良久,才停了下來道:“我看看扭傷了沒有?”

少年一面說,一面撩起她的褲管,在她那大腿撫摸起來。

“嗯!不要這樣,我沒受傷。“

在月光下,只見少女更是出落得像一朵水仙花,因為是穿了一身勁裝,凸凹分
明,曲線玲瓏,惹得少年欲火高升,情不自禁在她臉上狂吻著。

“嗯!喔…………礙………呀!”只見少女嬌哼著。

“英妹!你實在真美,我…………”

少年再度狂吻著,同時右手攀登玉峰,在那里揉捏搓摸,雖然隔著一層衣服,

但已夠她受了,渾身酸軟,發不出絲毫力氣。

就在此刻,少年一邊搓揉,一邊解開了勁裝胸前一排鈕扣,最后連肚兜也飛走
了。這時,半截玉雕裸露眼前,少年對這種事,可能也不是外行,并不急攻雙
峰,摸到腰間,不用尋覓已直攻褲帶。

三兩下,長褲離腿而去,一雙玉腿呈現眼前,啊!維納尸雕像,白而不亮,軟
而不硬。

少女縮成一團,不停呻吟,蜷伏在少年懷里抽動著…………

可見她春心蕩漾,氣息短促地倒在地上,滿臉通紅,一雙微紅美目,痴視著少
年。

那眼神深含著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雙峰一高一低的顫動
著。少年一見,更是深情激動的倒在她身上,給她一個甜蜜的長吻。

少女由于被剛才一陣挑逗,現今熱情如火,雙手抱著少年的脖子,伸出舌頭來

她的火熱舌頭,干燥欲裂,一碰到少年的舌頭,就像干柴碰列火,更是猛烈無
比。兩人就這樣擁抱,一邊熱吻,一面互相撫摸起來。

“嗯!翼哥,我好難過哦!”

她一面晃動身子,一邊嬌媚的說。

潔白而透紅細膩的肌膚,無一點瑕庇可尋。

結實而玲瓏的玉乳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線的身材,滑平平的小腹,修長渾
園的大腿,更是上天的杰作。

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帶,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跽,清幽的很。

又綠又濃又細的牧草,托住整個花朵,分片花蕾,紅嘟嘟地,純是“在室女”
的表征。

只見展翅兒,一張一合,中間一粒花蕾,煞是好看,淺溝清泉,從山坡上面滑
過,亮晶晶的,一閃一閃,更是蔚為奇景。

看的少年眼睛冒火,直射向迷人的地帶。

“翼哥!把你的衣服也脫了吧!”少女有氣無力的說。

少年幌然大悟,急忙脫掉自己的衣服,瘋狂摟住她那曲線玲瓏的嬌軀,吮吸著
她那鮮紅的葡萄,右手便逕往神秘的…………撫摸。

這時,她那淺溝的泉水,象洪水般的流個不完。

于是,他伸出中指,順著流泉,侵向淺溝,慢慢往里面鑽,鑽入沒多深時,少
女縐著眉叫道:“啊-………痛…………翼哥哥…………慢點兒…………”

少女略感疼痛,輕聲說著,同時雙手觸到少年那“活兒”,猛然一驚,道:“
哦!阿哥!這么大!-………”

“沒關系,我輕輕的就是”

少年一邊狂吻,一邊用手大力摸揉著雙乳。

同時,試探著將手指再往里探,又不時將手指…………,在那粒“珍珠”……
……。

這一來,淺溝的水,更是越來越多了。

“阿哥哥…………嗯…………嗯…………嗯…………”

說著,把手伸出來,往那“活兒”一抓,此刻已通貨膨脹,原本像死蛇般,剎
時變得耀武揚威。

獨眼蛇頭一動一動,使她縮手不迭。

少年笑道:“英妹!怎么樣,夠大吧!”

“啊!翼哥哥,你的這么大,我恐怕…………”

“英妹妹!你放心,哥哥會慢慢施工的。”

在她玉手撥弄下,少年更是欲火沖天,渾身火熱,便撥開她的…………,用一
只手托在她的…………,使她的花蕾更為凸出。

另一只手扶著“活兒”,在蛇洞口一探一探的,單眼蛇頭慢慢擠入窄門里去。

少年怕她一時適應不了,便按兵不動。

但是,蛇頭被寶蛤那兩片貝肉緊緊夾住,四壁軟綿綿的,舒服得很。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少女感到…………里痒,麻,非常難過,只聽她輕聲道:
“阿哥哥!我里面很痒。”

說完,…………往上挺了一挺。

看來,她欲火已高升,已忍受不了,希望獨眼蛇再深入,繼續向里深鑽。

于是,少年慢慢推進,就像大軍入山洞一般的小心。

蛇頭一點一點地推進,只見少女皺著眉,痛苦之狀,溢于言表,不由把心一橫
,暗道:“長痛不如短痛。”

便用力一挺,七寸蛇身,已鑽進去了一半。

只聽得少女痛叫道:“痛死我了…………痛…………痛…………”

她一面叫道,一面雙手緊握著尚未鑽進去的蛇身,不讓它繼續朝里深入。

此時蛇頭已抵閘口,只要通過這道閘口,便達玉門深處,花蕾垂手可摘。

但看了少女眼緊閉,眼角擠出淚水,面色發青痛苦狀,便按兵不動,停在攻擊
發起線。不再往前推進。

兵家有句話:“兵貴神速”,但對新開張剪彩這檔事,可神速不得,否則,以
後想再探玉門之趣,可就難了。

于是,少年提著“活兒”,在閘門口進進出出,以減輕其痛苦,及增加其情欲
,同時右手仍按在乳尖上揉,捏。

盞茶時刻后,

“英妹,現在覺得怎么樣?還痛的歷害嗎?”

“現在不像剛才那樣痛,但還有點漲,里面卻更是痒,怎么辦?”

她嬌羞無力地說著。

“英妹!俗語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必須忍著痛,讓我再……
……,給你止痛才行!”

“好吧!我忍住痛,為了止痛,再痛也得忍耐,翼哥哥,你…………只管用力
…………進出。”

只見她咬緊牙關,准備迎接即將來臨的大風暴。

少年也不客氣,猛吸一口氣,…………一沉,獨眼蛇朝濕潤的陰洞,猛然鑽入

“差!”的一聲,沖破了閘口,七寸長的獨眼蛇,已全根盡入,脹硬的已塞滿
了整個寶蛤!

少女這一下,痛得熱淚雙流,圈身顫抖,張嘴剛要叫出聲來,馬上被少年用嘴
唇封住,哭叫不得!

想是真的很痛,只見她雙手猛烈的推拒,全身也左右不停的動,少年忙用力一
抱,使她動彈不得。

“英妹!忍耐一點,這痛苦已經過去了,再也不會痛了,而且樂趣還在后頭。

“不!不!我痛得很,快…………快快出來…………我的那里快裂開了………
…快……快…………”

既入寶山,豈能空手回來,要是現在抽出來,那就前功盡棄了,而且少年這時
候正是“活兒”脹痛的時候!

他可不管這些,便伏在她身上不動,盡情的逗她。

不知過了多久,少女首先說道:“翼哥哥!我里面不痛了,但是痒得很………
你可輕輕地…………否則我…………我怕受不了…………”“英妹!我會的!”

說完,立刻把獨眼蛇頭緩緩抽出,又緩緩插入,如此有一刻時辰之久,少女已
是浪水如泉涌。

嬌喘微微,顯得她苦盡甘來,同時粉臀猛往上抬迎合著翼哥…………。

翼哥見她春情如潮,媚態嬌艷,猶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漲,緊抱嬌軀,擺動著
大屁股,如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進行。

猛的不可言諭,狠的比流氓還狠,重的比千斤錘還重,深得比鑽井油田還深!

就這樣瘋狂的抽送,只插得少女英妹嬌喘連連,媚眼如絲,浪語不絕!!

“真…………舒服…………太…………好了…………翼哥哥…………你………
…真…………會做…………美…………太美了…………礙………哦…………
嗯…………太爽了…………太美了…………”

只見她一面浪叫,一面雙手緊抱著翼哥,雙腿翹上勾住他的腰,粉臀極力更湊!

有人說,女人最美的時候,就是在辦那件事兒即將高潮時,春情洋溢,滿臉通
紅,吐氣如絲,星眼微張,那種美,是不能輕易看到的。

這樣的英妹,正是處于這種狀態,那種美,更令翼哥瘋狂,更令翼哥不顧一切
的…………

“翼哥哥…………太美了…………我…………太…………我愿就…………就這
樣…………死掉…………也甘心…………我太舒服了…………在大力…………
用力…………快…………快…………礙………喔…………”

只見她嬌哼著,同時雙手緊抱著翼哥,寶蛤一陣急速收縮,一股火熱熱的津液
直射而出。

翼哥為了讓她享受生命史上第一章樂事,又狠插几下,一陣火熱的甘露亦噴射
而出,就像三○機關槍連續放似的,彈無須發,全部擊中花蕾!!

直刺激得她身心俱顫,口中直呼美,不愿放松他。

兩人就這樣擁抱著,享受這美好的一刻。

           《神劍飛魔》〔節選二〕

夜深,人靜。

月黑,風高。

時序八旬,深夜。

李驀然他小住在“平安客棧”,分居兩間,原是小杏,小桃合住一間,但現在
卻是小桃跟李驀然一間。

那不是李驀然的主意,是小桃自己偷偷溜進去的。

睡夢中的李驀然突然聽道一陣輕微的啟門聲音,他奔能的睜開眼睛注視。

門啟,進來一個女人,竟然是小桃,不由暗想:“小桃這時候進來干嗎?”

接著,就看到小桃寬衣解帶,脫得光溜溜,像一條泥鰍似鑽進了他的被子。

“小桃,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爺,你早就應該明白,婢子跟小杏的心意你難道還不了解?”

“小桃!人飛草木,孰能無情?李驀然不是木頭人,只是這么太辱沒你二人了
!”

小桃跟小杏跟著李驀然已是三年了,她們已女婢自居,但是,她們都愿意自荐
枕席,李驀然卻是君子,不愿挾恩而得到她們,這就是她們的遺憾!

現在,小桃來了,輕微的呼吸聲響,輕淡的肉體芳香。

小桃的肉體,充滿誘惑,就連那呼吸聲現在聽來,也分外撩人。

李驀然是人,是一個正常人,他不是柳下惠,就算他是,處在這種情形下也會
忍不住的。

他的手從被子下伸過去,就碰到了小桃的手。

小桃的手滑如凝脂,卻沒有凝脂那樣清冷,卻是熱乎乎的,小桃體內的血液在
沸騰,澎湃!

這對于李驀然來說是一種刺激!

強烈的刺激!他的咽喉變的干燥,氣息卻變的急促起來。

他仰起身子,手順臂而上,到了小桃的肩膀就轉往下移,移向小桃的胸脯。

小桃的胸脯正在微妙地上下起伏。

雖然看的不大清楚,李驀然已心蕩神漾。

他的氣息更急促,手伸的更下,輕輕的揉拙小桃的雙乳。

接著,猛的張口向小桃櫻唇上印去。

這一陣急吻,吻得小桃透不過氣來,嬌喘連連,李驀然由上而下,從小桃的玉
頸吻到胸前的乳溝。

他趴下去對著小桃的奶頭上,用舌尖舔了几下,又吮了几口,吮吸得小桃的奶
頭鼓了起來。

小桃喘息著,口中只會說“哎喲!”二字。

但是,她的玉手卻伸向李驀然胯下,這一觸及,心里不由一驚,暗道:“嚇死
人了,那有這么大的嗎?”

李驀然身高八尺多,魁梧強壯,想不倒他這根東西也這么雄偉。

“爺,小桃自從跟了你,可說是三年不知肉味,你的東西如此雄偉,可得憐惜
一點小桃!”

李驀然把她大腿叉得開開的,溪溝向上挺著,一看她牧草長得很多,連肚皮上
也是黑黑的。

陰戶鼓得和一個面包是的,兩片貝肉,跟蘋果一樣的顏色,唇肉很厚。

溪溝里,已開始冒水。

用手將淺溝一分,貝肉就翻開了,上面就有一粒紅紅的珍珠,非常艷麗。

李驀然在吻摸她的紅唇和乳房一陣后,伏在水果盤的中間,含住那粒…………
般大的葡萄,用雙唇去擠壓,吸吮,再用舌尖頭舔,牙齒輕咬的逗弄著。

小桃被李驀然舔弄的心花怒放,魂兒飄飄,混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她太久沒有接觸男人的愛撫了,那里經得起如此的挑逗呢?一股浪潮直涌而出。

“哇!爺…………別再…………我泄了…………哎喲…………喔…………喔…
………”

李驀然忙將泄出來的泉液…………抬頭來問道:“小桃!你怎麼這麼快就泄身
了,而且還泄得那么多哩!”

“爺!小桃已經有三年不曾被男人親近愛撫過了,誰知你一開始就接觸女人最
敏感的珠珠,這樣我那受得了。

當然就像山洪暴發一般的,一發不可收拾了,爺!你真有一套整女人的本事啊
!”小桃嬌聲細語的說道。

李驀然微微一笑,道:“小桃!我不是有意整你,是因為我本錢太雄厚要不事
前增加一點情調,你會很難適應的。

我之所以不接近女人,也拒絕你們姐妹的一番好意,就是因為這根東西我不想
把自己的快樂建筑在別人身上。”

“爺!你心地真好,但是,爺您不知道那是因噎廢食,其實你這顧慮是多余的
,女人這個洞洞,就像一根松緊帶一樣,可大可小。

再說,女人是要生孩子的,一個孩子的質與量,它都能容納得下,還怕承受不
了你這根東西嗎?”

“小桃!你這么一說,我就泰然了,不然的話,我真不感去沾惹女人,以往我
總認為那是一種罪孽!”

說完,一挺胯下的…………。

小桃嘴里這么說,一種是給李驀然安慰,消除他內心陰影,其實,她看到這根
八寸(一尺=16寸:))左右,又翹又硬,真像一根菜瓜似的東西,還真怕
受不了哩!

“爺!小桃好久沒有和男人玩過了,你的也實在是超級棒,等下玩的時候,先
輕一點,慢一點…………好,別急攻好進!”

“我知道,小桃,我會的,我會加倍憐惜的!”

說完,握住大肉棒,對准她那淺溝,先用………………研磨了一會,才挺力一
送。

“滋!!!”的一聲,插入半截,李驀然頓時感到她的…………緊小狹窄,包
裹的大菇頭緊緊的,舒暢極了。

“哎喲!好痛…………又好脹…………”

小桃低聲叫痛,頭上卻冒出冷汗來。

李驀然知道她的表情,她是一個比較內向而含蓄的那一種類型的女人,顯然很
痛,也不愿大吼大叫。

他也知道自己本錢的雄厚,急忙停止前進,在戰領區嚴陣以待。

小桃的粉臀扭動了几下,全身顫抖,嬌喘喘的。

兩片貝肉一夾一夾的,吸綴著他的菜瓜,淫水緩緩流出。

李驀然再加力一頂,…………直插到底!

”啊!哎喲!爺!你頂死我了!!”

小桃哼哼著叫道。

她閉著眼輕輕地吟著,不像以前所玩過的女人那樣又喊又叫,就像殺豬似的拼
命掙扎,推拒。

只是安靜靜地享受著性愛的樂趣。

李驀然感到她騷幽里的水越來越多,增加了潤滑的作用,便開始慢慢的抽插,
等待她能試應了,再加快速度也不遲。

小桃的淫性也暴發出來了,她雙手雙腳把李驀然握得緊緊的,肥翹的粉臀也越
搖越快起來。

嘴里“哎喲!咿呀!”的哼聲,也高了起來。

“咿,噗哧,噗!”的水聲,越來越高,越來越響,涵洞也越來越暢通了,李
驀然也就加快了行動。

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的變化著抽插,時而改為一淺一深,二淺一深
,左沖右突,輕揉慢擦!

一搗到底,再旋動…………,使杵頭研磨她的花蕾一陣。

小桃是女殺手,但不是淫蕩女人,又是三年不知肉味,處于飢可邊緣,現在被
李驀然插得欲仙欲死,哪心有一種說不出口的舒暢!

但是,就是叫不出口來,盡在她的喉管里“喔喔呀呀”的哼著。

李驀然看在眼里,忙停止抽插,柔聲道:“小桃!你若是痛,或者不舒服就直
管叫了出來好了,不要顧忌那么多!

愛的洗禮就是為了享受,不要怕難為情和害羞。放松心情,大膽的玩樂,這樣
我倆才能夠盡興與舒暢,也不辜負這花月良宵嘛!”

“爺!我怕你笑我淫蕩風騷嘛!”

說完,把粉臉埋在他的胸膛上。

“小桃,我們已是夫妻了,等這次替永年解決了這場糾紛,我要大發請貼好好
籌備我們的這場婚事”

“爺!還有小杏!”

“怎么?你不吃醋呀?”

“爺!我跟小杏情如親姐妹,二人能夠共伺一夫,是我姐妹最大幸福,還有什
么醋好來找到了對手,再來今后就不再寂寞了。

小桃親熱的叫著,并把櫻唇送到李驀然嘴邊要他來吻。

李驀然心花怒放,猛吻狠吮著她的櫻唇及玉舌,插在洞里的大玉杵兒,又繼續
抽插起來。

小桃扭動著身子相迎,赤蛤一張一合,花蕾一收一縮的夾…………,泉水不斷
的往外流,春聲浪語的大叫。

“哎喲……親丈夫……我里面好痒……快用力……妹的花蕊……對……對……
啊!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親丈夫……啊……真美死我了……
啊……我又泄了……”

小桃覺得花心奇痒難抵,全身酥麻…………,又一泄如注了。

一股熱液自她的幽騷里涌出,燙得李驀然全身一顫,猛吸一口大氣,舌尖頂緊
牙床,急忙收縮肛門和丹田。

穩住精關,不然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美人尚未得到滿足,自己若先完蛋了,那啟不是大煞風景。

李驀然原本內功精湛,這一寧神,立將精關穩住。

一看小桃有點沉入昏迷的樣子,這是女人達到痛快的“小死”狀態,急忙加快
速度,猛抽狠插。

每次都頂到花蕊的嫩肉上,再旋動轉盤一陣揉磨。

小桃從悠悠中醒來,一看李驀然還再不停的…………,尤其花蕊被玉杵揉磨得
酥麻酸痒,真是舒服急了。

“哎喲喂!爺!親丈夫!……我好舒服……你怎么還沒有……泄洪呢……小妹
受不了啦……我又要死過去了……求求你……好丈夫……不如叫小杏過來……
小仙女快要被你……搗爛了……啊……真要命……”

李驀然見她那滿臉騷浪的樣兒,淫蕩的叫聲,還有玉杵被小仙女咬吮得一股說
不出來的勁!

助長了他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英雄本性,拼命的狠打猛攻。

“哎呀!媽呀!你要……我了……嗯……哦……好……..我完了…………”

小桃已無法控制自己,身子猛的一陣上挺,花蕊緊緊咬住…………,一股滾熱
的白漿,就像肥皂泡沫似的,從淺溝直沖而出。

燙的李驀然猛的一顫抖,…………兒也猛一挺。

抖了几下,腰背一酸,心頭一痒,一股熱燙的甘露,強有力的灌入小桃的花蕊。

她抱緊李驀然,粉臀上挺,承受了他噴射出的楊枝甘露,給予她無比的快感!

“啊!親丈夫!痛快死妹妹了!”

一場激烈的肉搏戰,歷經數次沖鋒陷陣,終于接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