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Lacerta文件》第一份訪談[下]

《Lacerta文件》第一份訪談[下]
Question: 不,關於你們的曆史我作了筆錄,但有些問題。

Answer: 請說。

Question: 這裏的時間跨度太大,你們祖先與恐龍一起生活,然後熬過那場災難,再進化4000萬年,聽來難以相信,你能再說明下嗎?

Answer: 我對你的懷疑不感到吃驚,你們是個非常年輕的族類,帶著被編碼的意識模式。你們對"曆史"的理解只有幾千年的尺度,超出此範圍則會讓你們困惑和生疑。你們的編碼思維無法處理更大的時間。哺乳類祖先和我們祖先都經曆過恐龍時期和後面那場災難,而且最終都存活下來。但它們的意識和智力水平呢?哺乳類已進化了——讓我們說——1.5億年,但僅僅在最近的兩三百萬年裏它們才有了較高的思考/認知能力,智慧人類也於那段時期誕生。你覺得自然嗎?1.48億年的時間一直是哺乳動物,最後的200萬年忽然進化成你們這樣的智慧生物?你們叫它"自然進化"??!問問你們自己!

Question:  你說的這場戰爭(6500萬年前),既然如此久遠,你們又如何得知其中細節,你們自己的曆史知識又是哪兒來的呢?

Answer: 關於此戰爭的信息來自一個古代的科技制品,16000年前在你們稱爲北美大陸的地方,我們的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個大約47厘米寬的圓盤狀制品,用一種我 們也不清楚的磁性物質做成,圓盤中間有個更小的晶體盤,其中貯存了十分龐大的信息(被編碼在晶體的分子結構中)。這個"記憶盤體"是6500萬年前由Procyon類人族的幸存者們制作的,被我們找到的時候保存得非常完好。我們的科學家解密出上面的信息,包含這兩支族類的細節描繪,還 有那時的其它事件,雙方的武器信息,包括那顆核聚變武器,以及當時地球的各種生物資料(其中有我們的遠古祖先)。我們的曆史知識還來自對我們的骨 骼/化石的分析,以及對我們DNA的逆向解構分析和反編碼研究。

Question: 兩支族類後來的情況呢?

Answer: 不清楚。一些幸存的類人族在災難後陸續死亡,另一些(以及蜥蜥族)離開後再未回來——據我們所知。另一個說法:這支蜥蜥族無法以物理形式返回這 裏,因爲"球膜"之間的物質有時候處於快速運動中。

Question: 你們在地球上存在如此之久,爲什麽人類科學家從沒找到你們的任何化石?相反我們發現了很多恐龍化石。爲何找不到你們存在過的痕迹?

Answer: 找到過,但你們的科學家不能正確地複原它,他們腦中所想的全是爬蟲類動物而不是某個有智慧的種族。許多博物館裏的恐龍/蜥蜴標本 都是錯誤的拼裝,一些被標注的類型事實上從不存在,一些骨頭並不屬於同一個體,但你們把它拼在一起。你們甚至制作一些人工的骨頭來補上某些殘缺的 部分,以此構建出你們假想中的某個爬蟲動物。不少科學家很清楚此類問題,但不會公開表態;或者你們被簡單告知某遺失關節還有待發掘。又比如:蜥蜥的一些骨頭被放在禽龍身上——去看看禽龍的標本,帶有拇指的手爪,明白我的意思?!以前美國的科學家 重建出我們族類的骨架(幾乎很準確),但被當地政府強行拆走,因爲某些政府高層知道我們的存在。再加上通常生活在地底,你們看不到我們的屍體和骨頭。

Question: 你說到地下城市,合成太陽,是類似"空心地球"這樣的概念 嗎?在地球內部還有一個太陽?

Answer: 地球並不完全是空心,裏面也沒有另一個太陽。你知道需要多少物質才能維持太陽不斷地産生光和熱能?你真以爲在地心有一個微型太陽?我們的地下家園主要 是大型的洞穴係統(地面下2000到8000米,連接很多通向地表的隱藏隧道),我們住在洞穴中巨大的城市裏,主要分布在兩極,亞洲內陸,北美洲和澳大 利亞的地下。"合成陽光"是指用各種不同的科技(包括引力技術)生成的光源,可以照亮洞穴和通道。每個城市我們都有專門的強紫外光區域來加熱體內血液。在 地表的偏遠地區,特別是美洲和澳大利亞一些地方,我們也有專門的太陽"浴場"。

Question: 能在地表找到進入你們世界的入口?

Answer: 你真認爲我會告訴你確切的位置?你可自己尋找(但建議不要)。這兒以北300公裏有個入口,靠近一個很大的湖,四天前我來到地面時就使用這個入 口。一些忠告:如果你在一個狹窄的洞穴/隧道裏(即使它看來像你們的礦坑或人工豎井),越往裏走四壁越光滑,而且有種暖空氣(感覺來自更深處) 流過你身體,或者那附近的地下通風係統/升降梯旁邊聽到一種急速的空氣流動聲——那麽,試著在周圍找一種很光滑的牆壁,上面有個灰色的金屬門。如果能 打開它(我很懷疑),你會進到一個通常是圓形的房間(裏面能看到通風設備和通向更下面的升降台)——這很可能是通往我們世界的入口。鑽進房間意味著你已處於不妙的境地,100%你已被我們發現。但不要慌張,看看房間裏是否有我們的標志,若見不到或者標志很陌生,你基本上完蛋了!並非所有地下工事都屬於我們族類,較新的隧道係統屬於外星族(包括有敵意的)。所以,只要遇上奇怪的地下建築,趕快從那 裏離開。

Question: 你如何在人類中間活動?你的外貌和我們不同,難道大家都看不見?沒人見過你們嗎?

Answer:  我們被看見也被描述過,在你們所說的"古代"(比如《聖經》有記載)。美洲南部有許多你們的寺廟,裏面可以找到關於我們的記載和描寫(甚至有 對我們外形的簡單刻繪)。那些你們稱爲的"智者",來自印度和亞洲其它高山區域(以及非洲大陸)的人也描述過我們。除了"Illojim",我們在你們 的記載裏出現的次數應該最多。你們的科學家稱這些記載是迷信,你們這一代"聰明"的人類已完全忘記——很久以前人們在地表上見過我們的身影。

目擊事件時有發生,你們的媒體從不把它們當真(因此"有時候"我們不介意被你們看到)。族裏有些蜥蜥直接與你們的科學家/政府人 員接觸(雙方商討的其中一個內容是關於臨近的與外星族類的戰爭[或者說各個外星派係之間的戰爭]以及我們在其中的協助角色),這都屬於"top secret"(最高機密,你們的用詞),其他人類完全不知情。回 到重點:我們在人群裏行走不被認出是因爲我們的形態模擬(mimicry)。

我說過蜥蜥族有更強的精神感應/操作力,幼體剛 出生即能開始心電交流/意念控制(在最初的幾個月母親和新生幼體之間基本用心靈感應來溝通),無須任何特別訓練(人類需要一些訓練程序來開啓大 腦裏這些"沈睡"的部分,你們所說的"傳心術")。我們大腦結構和你們有區別,腦內一些腺體更大更活躍(尤其當我們在太陽下)。這個星球上某些外星族能直接用意識來操作"物質-弦/球膜"層次上的"事件",我們還做不到——但可運用念力進行自我防禦或者主動攻擊。

如果在地表遇到人類(一大群也沒關係, 同樣屬於"單一的集體意識"),我們能"觸摸"到他們的意識,通過意念向他們傳達此"指令":"把我們看作你們同類"! 人類脆弱的意識將不設防地接受此指令,把我們看成是普通的人類成員(即便我們是蜥蜥的外觀)。人們每次都把我當作褐棕頭發的迷人女子 。多年前我在自己頭腦裏建立了這個"虛擬影像",可以把它"植入"你們的意識。最初我花了些時間學習如何正確掌握,後來只要走近人群它 就像一種自動開啓的程序,我可很輕松地做到。"Illojim"創造你們的 時候在你們的意識編碼裏加入了一種"開關"——"事物真實的樣子 / 別人想讓你們看到的樣子"。 有時參加會議的看來都是人類,其實部分是外星族,因爲他 們使用了此開關。第一次遇到E.F.時他也以爲我是個女人,後來我讓他看到我的真實樣子,他顯然嚇壞了。

Question: 你是說,你能轉換我的意識,讓我"親眼看到"現在坐我面前的是個活生生的人類女人?

Answer: 可能吧,但就你這個例子來說也許不管用。一般人潛意識裏認爲周圍走動的全是人類,明白我的意思?——有多少人隨時準備看見一個蜥蜥呢!我已給你看到真面目,因此你已知道我不是人類。如果我繼續強行幹擾你的意識,你會感到極大的困擾和痛苦(甚至神智不清),但我可不想傷害 你;況且我的念力還沒強大到無所不能。

Question: 有點嚇人。你能用此能力殺傷對方?

Answer: 可以,但這被禁止。我們族類以前這麽做過。

Question: 雌性和雄性都有這種能力?

Answer: 是的。

Question: 照片呢?在相片上你們是什麽樣子?

Answer: 傻問題。在相片上我當然是蜥蜥。我無法對膠卷或照相 機的意識(如果它們有意識的話)進行操作。所以你要明白,我們盡可能地避開一切有攝像頭的地方(這有一定難度,過去我們被拍到幾次,主要被你們政府和秘密機構)。

Question: 你們向我們腦裏植入其它指令嗎,比如……"爲我們服務!",或者,"服從我們!"

Answer: 又一奇怪問題。我們不是你們的敵人(至少族裏大部分不是),因此爲何要命令你們?先回答你的問題:這取決於這個人的意識力度,以及這個蜥蜥的 植入力度。人類意識中沒有"服從我們"或"請服從我"這樣的開關,傳達這類指令稍顯困難。若一個意識很單薄的人剛好遇上一個很有經驗且意念 力出衆的蜥蜥(加上後者剛好在太陽下曬了幾小時),那這有可能辦到。我們族裏有秘密傳授這些東西,但我從沒學過。另外我從不傷害人類及他們的 大腦。關於這方面話題我們可以先到這兒。

Question: 你說過你們能隱形UFO,其中的原理是一樣的嗎?

Answer: 是,就技術本身來說。每個飛行器裏有專門的儀器負責發出信號——作用在對象的意識上,因此你們以爲那是一架普通的人類飛機(要麽只看到一片空蕩的天空)。這類信號並不經常使用,在地球大氣裏飛行時我們會避開人類的視線。儀器故障或暫時關閉可導致一架UFO被目擊。相機 能捕捉它的外形,但誰會一天對著天空照相呢。另外,地表入口附近都有此類裝置,使你以爲那只是塊普 通的山壁/洞穴岩石。所以之前我說過你不可能找到我們的入口(雖然過去發生過幾次"意外")。

Question: "Illojim"從哪兒來?可以描述下他們嗎?到地球之後他們到底幹了什麽?他們是我們稱爲的"上帝"?

Answer:  "Illojim"來自你們稱爲的"Aldebaran"(金牛座α)恒星係,一種相當高的類人 族,大多是金色頭發,皮膚非常亮白(他們避開陽光,因爲它會傷害其皮膚和眼睛——對我們這種喜愛陽光的族類來說這很不可思議)。他們開始很友好,和我們有過一些交流;很快他們暴露 出真正意圖:開始"造人計劃"。我們成了一種妨礙。他們帶走了大約一到兩萬個猿類,幾百年後把它們送回(此時已更像人),然 後再次離開地球數千年,其間這些"準人類"和我們一同生活,彼此沒發生沖突(但他們害怕我們的飛行器和其它科技)。 "Illojim"增強了他們的大腦和身體結構,他們知道如何生火及使用工具。"Illojim"在23000年的時間裏共返回7次,不斷加速族類中某 部分的進化過程。你們這代不是第一代文明:掌握了語言和技術的第一代人類文明出現在大約70萬年前(這些較先進的人類當時與另一些相對原始的"準人 類"一起生活於此,因爲"Illojim"試驗了各種不同的演化速度和類人模型)。你們的第一代文明很清楚蜥蜥族在這裏的活動,但"Illojim"警告人類(帶著故意誤導的目的):蜥蜥是邪惡的,善於欺騙其它種族。因此人類很少與蜥蜥來往。

這支外星族毀滅了第一代文明,開始新的進化實驗,一次又一次。今天你們的"現代文明"是第七代。第一代的建築痕迹已消失,你們稱爲"金字塔"的東西(大約75000年前被建造)屬於第五代遺迹。第六代的蹤迹你們可在佛羅裏達東邊比米尼群島 (Bimini)附近的海底找到(建於大約16000年前)。最後一次創建(你們這代)開始於8500年前,你們現存的宗教文獻主要反映了最 後這代的事件。你們基於考古和古生物研究的很多結論是錯誤和短視的。你們的科學家在面對一些難以解釋的史前高等文明證據時傾向於徹底否認或故意誤導。一方面這是由於你們被編碼的意識模式,另一方面則因爲純粹的自大和無知(同樣是被編碼)。

我們和"Illojim"有過長期的戰 爭,"Illojim"內部一些派係有時也互相爭鬥,因爲有人認爲一次又一次在這兒重複"造人實驗"實在是浪費時間。最近一次和他們的戰爭 發生在約5000年前,在地面和高空軌道上。這個外星族用聲波武器摧毀我們的地下城市,但他們在地上和太空中的基地也被我們擊毀。你們人類見證了這場戰爭 ,裏面各種場面讓你們恐懼——以宗教和傳說的形式人類記錄了那段曆史。"Illojim"(第六、七代文明裏他們以"衆神"的姿態出現)告訴當時 的人們:這是場善與惡的較量,他們自己代表好的一方,蜥蜥則是邪惡的一方。這取決於你的觀察角度,在他們來到前這一直是我們的星球,在 我看來蜥蜥們在爲自己的權利爲自己的母星球而戰。"Illojim"終於在4943年前離開(我們準確地知道此時間,因爲它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具有象征意義的勝利日),其中真正原因我們至今不明,他們很多地表建築明顯被他們自己摧毀。——人類總算能相對獨立地演化了,族裏的蜥蜥開始與你們某些部落接觸,讓人們相信我們並非像所說的那樣壞。這之後陸續有各種外星族到過這裏(其中一些利用宗教體係和你們的意識編碼扮演起"上帝"[又一次地]的角色),但"Illojim"再沒回來 ——也許他們將再次返回終結目前這代"實驗"。

目前的人類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起源,不知道你們的過 去,真實的世界結構,真實的宇宙,還有我們蜥蜥族的存在及曆史,也不知道未來要發生的事(很快)。注意:我們不是人類的敵人,如果你相信我的話, 你們已處於很大的危險中,你們真正的敵人正在這個行星上(此刻),但你們一無所知。睜大眼睛,很快你們將明白。

Question: 你認爲我不相信你說的話?

Answer: 我有這種感覺,即使你已親眼看到我坐在你面前。注意:我告訴你 的所有內容都千真萬確。

Question: 那現在地球上活動著多少種外星族類?

Answer: 14種,這只是我們知道的數字。11種來自這個宇宙,2種來自另一個"球膜",還有一種極度地先進,來自一個非常不同的"平原"plain,——但不要問我名字,這些名字的頻率 幾乎都超出人類的發音機制,有8種連我們也無法念出。他們大多只是到這兒進行"研究"(對他們來說你們就像動物),對你們/我們沒任何威脅。我們和其 中一些還是合作關係。帶有惡意的只有3種,其中一個與你們的某些政府合作,他們換取你們的銅以及其它"重要的東西",而政府能獲得一些外星技術。在過去73年裏兩支 惡意種族一直在"冷戰",第三支看來正成爲這場爭鬥的獲利者。預計很快有場更"白熱化"的沖突,在這些種族及與你們之間(我想大概在接下來的10 到20年裏爆發),我們很擔心這種趨勢。聽說一個新種族在3、4年前也到了這裏,他們的意圖不清楚,我們還沒正式接觸(不過,也許只是流言)。

Question: 這些有惡意的族類想要什麽?

Answer: 各種原生資源,包括銅,你們的水源/海洋(或者說水裏的氫,在熱核反應裏它是種有用的能量源),你們大氣裏某些化學物質。其中兩個族類還對你們的身體感興 趣,各種器官/組織和血液。他們自己的基因結構出現問題,就我們所知可能因爲受"汙染"的進化環境和大量輻射,他們需要你們完好的DNA鏈來一次 次"修補"他們的DNA;但這種辦法是暫時性的,兩種DNA型態不完全兼容,他們無法徹底修複自身的缺陷(我們族類的基因構型和他們完全不匹配,所以 他們沒什麽興趣)——於是利用人工授精和人造子宮他們培養出兼容的混血類型。未來這場戰爭與上面這些因素都有關。

Question: 因此,這也是外星劫持事件的起因?

Answer: 只是一部分。有時他們會取走一些卵/精子的樣本,有時劫持者屬於很高級的族類,只想研究一下你們的物理構造和意識型態(意識及靈性往往是高級族類的關注重 點),沒有傷害你們的想法。但我講過的那三支有敵意的種族則不會考慮你們的主觀意願,被他們劫持的人很少能活著回來。若有人說他遭遇過劫持,這意味 著劫持者一定不屬於這三支種族,否則只能說運氣太好。友好的高級族類有時也采集卵子/精子樣本,爲了其它理由。

Question: 如果只有14種外星族在活動,爲什麽會有那麽多不同 外星生物的目擊報告?

Answer: 我已回答過。大多數族類的意識掌控遠比你們強大(只有其中一種完全無此能力),可向你們頭腦/記憶裏植入任何希望你們看到的"圖像"。在回 憶裏你遇到一個小灰人,一個普通女子,或者一種奇怪的動物,那是因爲他們想要你記得這些,他們也能"誘使"你忘掉某次會面的情節。例子:你記得到過某家醫院,一些醫生/護士爲你做了檢查,你想不起其中具體細節,或者你來到似曾相似的街上發現附近沒有那家醫院—— 真實情況是:你在某個族類的實驗室裏被執行各種檢查!因此不可以完全信任你的回憶(但除此之外你別無選擇)。他們以不同形象出現於你面前,或者故意讓一些被劫持者記得事情的經過,但其中內容是爲了誤導公衆。相信我,目前只有14種外星族在這裏,其中8種會劫 持人類(就我們所知道的)。另外,有些所謂的被劫持者只想吸引公衆目光,他們描述的內容很多只是臆想,或是爲了出名而編造的謊言。

Answer: 面對這類意識上的操控,我們有辦法保護自己嗎?

Question: 不知道,我想沒有辦法。在大多族類看來你們腦中的意識可被隨意地閱讀和改寫,全是"Illojim"的錯!——"Illojim"蓄意加入對你 們不利的意識/心智/精神編碼,其中沒有任何"自我保護機制"。如果懷疑自己的意識正被幹擾,你可以集中精力仔細"觀察/分析"頭腦中每一個閃過的想法 /記憶。 重要的一點:不要閉上眼睛——這會産生更多alpha腦波,一些"植入"由此更易進行;也不要坐著/躺著休 息(當你"感覺不對"的時候)。不管怎樣,保持清醒,試著"濾掉"大腦裏那些"奇怪的/外來的"想法,堅持幾分鍾。如果無法成功,植入者可能被迫放棄, 因爲繼續下去將傷害他自己的大腦。注意:對你來說抵抗它很困難,可能覺得極其難受,所以應放棄抵抗,但這樣一來你將被"植入"。最後:上述只是針對"較 弱"族類的辦法,遇上有的高級族類你們絲毫沒有機會。

Question: 你好像說過一些高級族類來自另一種"平原"(plain), 你是指什麽?

Answer: 我使用"平原"(plain)或"層面"(level)是因爲你們詞彙中沒有更合適的、更貼切的單詞,而"維度"(dimension)這個詞在 這裏完全不對!"球膜"(bubble)也不對!因爲"維度"不能離開"平原"而存在。如果你作爲一種"生物"可以住在另一層"平原"或者高於某 個"平原"上,如果你可以不憑借科技直接進入各個"平原",而且你的"身體"不由這些"平原"上的"物質"構成——那麽你是一個能夠想象到的最強族類!我 提到的這支極其先進的種族是在"另一個地方"演化的,已經進化了幾十億年,他們能直接用"意識裏的一個念頭"摧毀我們這個世界,包括你們所有人類,包括我 們,還有其它一切東西。在我們族類的整個曆史上只與他們接觸過3次。他們對地球的興趣與其它所有族類都不同。他們一點兒也不危險,無論對你們還是對我們。

Question: 戰爭爆發之後會怎樣?

Answer: 很難回答。不過你們對"戰爭"(War)這個詞的理解太原始和狹隘。"戰爭"可以在各種層面上展開。一些可能性:通過影響/操縱政治人物來瓦解/腐化你 們的社會肌體;使用高端武器係統制造地震、火山噴發或其它"自然災害"——之前提到的利用銅産生出的特殊能量場也可被用來影響全球氣候。我想這些族類不會 直接攻擊地球表面(因爲你們畢竟有實力消滅他們的部分飛船),除非人類的社會結構先衰弱到某種程度。最後,我們無法斷定接下來幾年/十幾年內一定會 有一場物理層面上的星際戰爭,但我不想再多談這個話題。

Question: 我們的談話馬上要結束了,你還有要說的嗎?

Answer: 睜開眼睛觀察!!不要只相信你們的曆史書,你們的科學家和政客。他們中有人知道真相,關於許多事的真相,但他們選擇隱瞞,爲避免"不必要"的困惑和 恐慌。族裏很多蜥蜥覺得人類無可救藥,我想你們還不至於那麽糟糕,看著你們走向滅亡我感到遺憾。——這是我要說的。擊碎你們的觀 念,敞開視野——也許你們不會。你們是個天真無知的族類。

Question: 你覺得會有人相信這份訪談的真實性嗎?

Answer: 我想不會。這是有趣的實驗。幾個月後我們會再次碰面,到時告訴我其他人的想法。也許你們族類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