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一、深夜的意外發現”呼,危險危險。

一、深夜的意外發現"呼,危險危險。
"喘了一口氣。才在十分鐘前,做了個被一陣滔天洪水淹沒,差點沒 溺死的夢。被一陣殺氣驚醒的和己,急急忙忙衝進廁所...現在正在回房間的途中。"可惡,都上高中了, 怎麼還會差一點就尿床..."一陣自我嫌惡。"...要這種事讓媽媽知道的話,我..."可沒臉再待在 這個家裡了。"媽媽..."腦袋裡浮現出媽媽的模樣...一片烏漆抹黑的走廊上,和己一個人羞紅了臉。- 明天還要上學呢,還是快回去睡吧!趕緊溜回房吧,吵醒媽媽就不好了。"...嗯...嗯嗯...""咦? "走廊間微弱的奇怪聲音飄進和己的耳中。這個時候,會是什麼啊?"啊嗯...嗯..."聲音似乎從在走 廊轉角媽媽的房間傳出。和己好奇地走近,聲音逐漸清晰起來。媽媽的聲音。媽媽還沒睡嗎?房間門半掩 著,留下大約十公分的空隙。微弱的燈光自隙中透出,落在漆黑的走廊上。"...嗯呼...嗯...啊 嗯..."從房間中傳出的似乎是痛苦的呻吟聲,但卻又帶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妖豔的,甚至是淫靡的 意味...媽媽是在做什麼呢?是身體不舒服嗎?和己掛著心,躡著腳走到門前,偷偷望裡頭瞄。"啊... 嗯..嗯嗚...嗯...""媽、媽媽!?"和己差點驚叫出聲。眼前的光景是...半裸著的媽媽。盤坐 在鋪著純白床單的雙人床上喘息著,身上僅有的衣物是一件性感的黑色胸衣。媽媽臉上泛著紅潮,一層薄 薄的汗珠自美麗的雪白肌膚透出。"這、這是在...自慰...?"和己看傻了眼。對情竇初開的少年來 說,這是多麼令人震驚的畫面呀。也許就在這一瞬間,心目中憧憬女性的形象有了本質上的變化...無 論多麼美麗、純潔的女性,也許都會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現在的和己沒有察覺自己潛意識的微妙變化, 只是癡癡看著眼前如夢似幻的景象。 "媽媽...手上握著什麼啊?"將粉紅色發出嗡嗡聲的棒狀物噙入,塞滿整個口中;豐厚的雙唇沿著棒狀 物上下滑動,因從口中流出來的唾液和動作而發出「嘖啾、嘖啾」的淫穢聲音。媽媽在寢室裡用電動按摩 棒忘情地自慰。"啊...嗯...嗯...老公..."按摩棒自口腔深處滑了出來;在嘴唇和按摩棒之 間一條黏黏稠稠的唾液,逐漸拉成一線細絲。空出來的右手滑入大腿股溝,指頭稍微彎曲,撫慰春潮氾濫 的秘縫;然後兩指插入祕處,用食指刺激勃起的蕊心。"嗯...啊呼...老公...好棒...又硬、 又大..."媽媽似乎是把按摩棒當成爸爸的分身。從微開的嘴中伸出櫻色的舌頭,回轉地舔著,吮著,接 著再往下舔,在整根按摩棒表面都塗滿唾液;右手自祕處向上移動,用力揉擠著胸部。胸衣在粗暴的動作 下鬆開,美麗而豐滿的雙乳裸露出來。"啊...呼嗯...快...人家想要..."在苦悶的喘息聲中, 媽媽順勢緩緩伏倒,變成向下趴著的撩人姿態。頭部下垂;曲線優美的臀部朝向門口,正對著門後的和己。- "讓美智子在上面吧?老公?"這麼說來,媽媽是變成乘騎位了。用手指把花瓣撐開呈倒V字型,左手握住 按摩棒摸索著目標,最後圓圓尖尖的前端接觸到了入口。調整插入的位置和姿勢後,將按摩棒幾乎盡根插 入祕處。"啊嗯...好舒服...進來了...進到美智子裡面來了..."粗大的按摩棒把包覆在外的 花瓣完全撐開,被異物推擠出來的愛液沿著大腿內側滑落,把床單弄濕了一大塊。"啊啊...老公... 用力插...插美智子的屄屄啊!"祕處流暢地吞吐著按摩棒;媽媽完全沈溺在一個人的淫靡遊戲中,完全 沒有察覺和己熱切的視線。"好厲害,這麼大的東西可以插得進去...媽媽..."受到目擊媽媽自慰強 烈刺激的和己,腦中一片茫然,不自覺地拉下睡褲與內褲。被褲子壓抑著的分身,一下子彈了出來,以高 高的角度挺立著。隨著媽媽淫靡的呢喃,將手伸往自己的胯下,手指握住高高聳立的內棒,就這樣搓揉著 並開始來回的撫摸。"...不能做這種事..."和己這麼告訴自己。不可思議的是,身體完全不受自制 地動了起來。分身在用手掌摩擦之後增加了血色,變得更大了。在這前面,好不容易完全剝開的前端是漂 亮的粉紅色。"可是、可是...好舒服..."握著已經完全勃起的分身,反覆做著來來回回的動作,用 力搓揉到隱隱發痛的程度。從鈴口細縫滲出那透明的黏液來,溽溼了前端。"媽媽...啊嗯...啊... 嗯..."意識逐漸模糊,少年竟開始發出像女孩般的呻吟。紅腫的分身,現在也幾乎好像快破裂一樣,從 血脈賁張的尖端到充滿力量的根部,握著肉柱的手慌亂地來回抽送著。"啊嗯...好舒服...再... 再用力...!"房內的性戲逐漸進入高潮。富有彈性的臀部淫蕩地扭動。按摩棒不停地翻攪柔肉,肆無忌 憚不停地出入,速度愈來愈快。充血幾乎快要漲破的花蕊每當接摩棒一進一出的當兒,就充滿了泡沫。"嗯 哈...老公...美智子...美智子的屄屄...要洩..."內藏式強力馬達的釋放出所有威力,不 停激烈地震動。額頭冒出斗大的汗珠,一頭散亂的黑髮貼附在心神蕩漾的臉頰上。好像百般不願意一樣, 拼命搖晃著頭部,從嘴角淌出口水來。"啊...媽媽...媽媽...我..."門外和己腦袋中一片空 白,開始加速右手的轉軸運動;敏感的勃起之物,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境界。強烈的射精慾望驅使著全身, 貼在下腹的分身使勁勃起,在勉強的押下這肉棒時,那表皮被從根部拉扯過來,而使得下體向下歪曲著。 相隔房門兩端的淫穢合奏到了最後階段。"啊啊...老公...要洩...要..."彷彿像是最後的致 命一擊般,當強力顫動的假分身插入體內最深處的那一剎那,正好觸及快樂中樞神經。一股電擊般的快感 自脊柱末端向上竄升,保持臉面朝上的姿勢並大幅度地往後仰。媽媽美麗的軀體竟像要折斷一般,彎曲成 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弧度。 "媽媽...要...要出來了..."   在同一瞬間的門外,和己再也 支撐不住片刻。令人昏眩的快感在身體之中狂吹而過,一下子衝上絕頂。興奮異常的分身一彈,沸騰的精 液大舉噴出。濃厚黏滯的白濁液連續打在距離三十公分外的門上,發出啪喳、啪喳的聲音。由於年輕且又 鮮少發洩的緣故,射出來的量實在很多。不一會兒,竟在門上形成一大片,而不是零星數點的污漬。"哈呼... 哈..."全身力量像是都被抽乾似的,雙腿一軟,和己慢慢坐倒在地上。朦朧的雙眼仍然直視著房內。房 內的美麗軀體一動也不動,竟像死去一般。只有不知道疲累為何物的按摩棒,在電源消失前執拗地執行它 的任務,繼續磨蹭著粉質嫩肉,令膣壁不停地震動。"我...看著媽媽射精了..."和己勉強站起身, 將褲子穿好。門上淫穢的污痕無法處理,只能任它留在上面,希望在有機會湮滅證據之前不要有人發現。 心中千百種奇怪的心情四處流竄,整個腦子昏昏沈沈地。搖搖晃晃地溜回房間,和己在心中這麼告訴自己。                   "媽媽,對不起..."二、桶川家的早晨今天,和己在和平常日子一樣的 時間起床。用幾乎是要將之捶爛的力氣按掉鬧鐘開關,摸索放在床頭的眼鏡戴上,再心不甘情不願地從被 窩中鑽出來。走進盥洗室,一臉倦容映在鏡子上。一向作息正常的和己,眼眶四周竟是一圈黑色。拿下眼 鏡,打開洗面皂瓶蓋,擠一段在手上,加上清水搓出泡沫來,呆呆望著佈滿白色細沫的手。一瞬間,竟將 手上的白沫看作...啪!地一聲將手上的洗面皂沫甩掉。"...好髒..."若只是單純對手淫或精液 反感,只能說是清純少年的潔癖。但,由於昨晚的那個意外,和己已經在潛意識中的"褻瀆"轉化為"罪惡" 了。將水龍頭開到最大,沖掉手上剩餘的洗面皂沫,用清水胡亂洗了臉,連牙都沒有刷就離開盥洗室。慢 吞吞地脫下睡衣。昨晚的殘餘物還黏附在內褲上,形成一點一點的黃色污漬。"不弄乾淨不行..."這麼 想著,將內褲脫下,揉成團丟在一旁。已經幾乎乾涸了的精液黏附在分身四處,發出微微的腥臭味。抽了 幾張衛生紙,開始擦拭起來。半乾涸的精液黏性特強,沒兩下子,恥毛便沾附上許多衛生紙碎屑。原本是 要弄乾淨的,這下反而更糟,和己大傷腦筋。"算了,不理它。"放棄善後恥毛,結果是更棘手的部份在後 面等著。嬌嫩的龜頭部份躲在包皮中不露面,只有小心剝開,用衛生紙將整個裸露出來的頭部整個包住, 擦拭乾淨,再將衛生紙撕開。"好痛!"完全忘記前車之鑑的和己馬上遭到報應。衛生紙在一扯之下,只有 沒和頭部接觸的部份被撕開,其餘的全貼在上頭。分身前端現在緊緊黏著一圈衛生紙。"完蛋!怎麼辦?"若 是硬撕下來,不知要有多痛。可總不能就這樣不理它啊?不管了。心一橫,用手一撕。"啊!!!"全身最 敏感的部位遭到如此粗暴的對待,馬上進行激烈反擊。下了這麼大決心的戰績,只有手上一小片紙屑,結 果是絕大部份還是留在上頭,看來得另想辦法才行。用食指的指腹沾著唾液潤溼黏住的衛生紙,使之溼透, 再一點點的取下。衛生紙這次沒再抗議,乖順地離開它不該待的地方。終於好不容易才擦拭乾淨。現在接 下來就開始要處理骯髒的內褲,可不能這樣沒經過處理就丟進洗衣籃。怎麼辦呢?正煩惱的時候...叩 叩!敲門聲。和己嚇得幾乎心臟停止。"和己!不快起床就遲到嘍!"是媽媽。"起床了!我已經起床了!馬 上...馬上好!"順手將內褲塞進枕頭下,從床上跳了下來。"快換衣服下樓吃飯喔!""好!好!好!"衝 到衣櫃旁,抓起一件乾淨內褲套上,急急忙忙邊換制服邊回話。在腎上腺素的幫助下,和己在不到兩分鐘 的時間後出現在餐桌上。在那兒,媽媽已經準備好了早餐。沾上蛋汁和糖,煎得香酥的土司、煎荷包蛋、 火腿培根和一大盆生菜沙拉。還圍著圍裙在廚房忙的媽媽聽到和己的聲音。"和己,趕快先吃,不然會遲到 喔。對了,要喝果汁還是牛奶?""有沒有咖啡?""不行,和己你又忘了嗎?""對不起...果汁好了... ""好啦好啦,怎麼又對不起啦?"媽媽笑著從廚房走出來,手裡拿著一大壺柳橙汁,倒在和己的杯子裡。" 和己和我已經不是別人,是可愛的兒子和媽媽了呀,怎麼還這麼見外呢?""啊,嗯..."和己的思緒開始 轉了起來。在和己很小的時候,媽媽就過世了。爸爸一個人沒法照顧孩子,只好將和己托給奶奶教養。雖 然是單親家庭,和己在奶奶的細心照顧下,倒也身心健康,活潑快樂地長大。直到去年,幸福的生活起了 波折。也許是禁不住那年冬天異於往常的寒冷,慈祥的奶奶丟下和己走了,桶川家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支 柱。雪上加霜的是,在這當兒,爸爸又因工作上的要求即將單身赴任國外兩年。面對對兒子感到十分虧欠 的爸爸,體貼的和己只是說:"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爸爸可不這樣想。趕在赴任國外前的春天,爸爸再 婚了。芳齡二十七的美智子,正式成為桶川家女主人。在爸爸待在國外的兩年間,新媽媽都會留在國內照 顧和己。"請多指教喲,和己"新媽媽這樣對和己說。和己很喜歡新媽媽,甚至可以說,新媽媽正符合和己 心目中的理想母親的形象。不只是美麗的面貌與穠纖合度的身材,新媽媽的魅力更在於她舉手投足間流露 出的高雅儀態與溫柔開朗的性情。家事勤快,料理一流,而J大畢業的一流頭腦應付起和己私人教師的工 作更是輕而易舉。無論為人妻或為人母都無懈可擊。到底一臉老實相,又並不富有的爸爸是用什麼方法才 能娶到新媽媽的?和己好幾次想到這個問題,總是百思不得其解。無論如何,爸爸在安置好一切後赴任國 外,留下和己與新媽媽開始新的生活。單純的日子就這樣持續,直到那一夜。"和己...和己,快吃啊, 怎麼在發呆呢?""咦?"媽媽的聲音把和己帶回現實。"已經八點了喔,不會遲到嗎?""什麼!?"猛一看手 錶,短針和長針無情地各指在八和十二上。"媽媽,我先走了!"連忙丟下手上吃了一半的土司,抓起書包 往門外衝。"唉,早餐呢?""來不及吃了,對不起!"丟下這句話的和己,一下子跑出大門。"和己,便當啊, 便當!"媽媽拿著為和己做的便當,一路追到玄關,卻發現和己早就不見了。"這孩子,真是..."媽媽苦 笑了,轉身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