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一條說說引發愛情

一條說說引發愛情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班主任第一次看到我就給我提幹了,可能氣場和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藏不住的吧。就這樣小學做了四年班長,後終因震驚全年級的“書包門”事件。當時只有12歲的我被雙規了。現在關於小學的記憶最願意記住的便是班主任美麗的臉孔了。    初中了,到了偷偷看露骨畫面的年紀。到公共浴池洗澡的價格也隨著那叢黑色的逐漸濃密從2塊錢漲到了3塊。也開始長痘了,有些自卑和無奈。那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自己不是個天才,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但奇怪的是當時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成就感。也沒有感悟到班主任把校花安排給我做同桌的良苦用心。有一天上微機課,班長坐我旁邊。快下課的時候深情地對我說:“你什麼都好,就是比我矮了點,可惜了。”其實我明白她的用意,不過在我眼裡她美的太世俗了。    人們總是熱衷追求美好的事物,這便是我們喜歡長得漂亮的異性的藉口。她留給我的第一個畫面是在擦黑板,只是一個沒有預謀的回眸一笑,卻足足讓我內心不安了三年。不知道哪個三八猜透了我的小心思後奔相走告中同們都知道了我對這個女生的圖謀不軌。為了掩飾這個事實初中三年裡我幾乎沒怎麼跟那個擦黑板的女孩講過話。中考前,我憋不住了。把寫了好久的情書托人給了她。然後她迫不及待地給我回了。    中考結果在預料之中,我順利考上了省重點高中。但挫折總會在你洋洋得意的時候怒刷存在感。那一年,我們家裡蓋樓欠了幾萬塊,媽媽因為開刀花費了高額的手術費,哥哥需要讀高四,我上高中的費用也不少。靠老爸販魚的那點微薄收入,根本無法支持我的學業了。所以故事的結局是我輟學打工去了?不。鎮裡一所普通的三星級高中開出減免我三年的學費並且獎勵1500元的條件讓我去他們學校念書。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墮落的。只覺得自己和初中一樣的熱愛學習,但是學習卻再也不鍾愛我了。一次的成績比一次的差。我漸漸從入校的神話淪為同學茶餘飯後的笑柄。再也沒有女同學會像入學的時候那樣仰望我了。差本二線8分。我幼稚園的老師建議我去韓國半工半讀,說她們家那邊有親戚。不過老爸顯然不同意。於是對自己人生沒什麼規劃的我被幾個分數相似的同學鼓搗著一起報了一個和自己分數差不多的相同學校的不同專業。有很多專家教授曾經客觀公正的評價過我們學校:“坐落于南京大學兩三百米處。”大學留下了太多難忘的記憶:一起關門熄燈研究島國動作片,週末一起到南師大門口作路人狀,觀察美女(南師大美女仙林一絕),淩晨兩點多鐘到籃球場打球,幫舍友策劃追英語老師,蹺課出去做兼職等等。離畢業還剩半年的時候我就曾經發誓:除非生存不下去,否則誓死不離開南京。有些人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我捨不得的更多的是這份青春的感覺。呵呵,後來我生存不下去了,就離開南京回了老家。(為啥生存不下去了?真心說不出口,天意吧)學成歸來?鄉親們的白眼,父母的不理解,自己的想不開。各種壓力讓我很痛苦。好像從畢業那天起我就再也不應該回到生我養我的小村子裡了。心魔,對。心態的問題讓我選擇逃避回到了家裡。這段日子異常難熬,每天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吃飯,我不知道要以什麼樣的精神面貌面對父母善意的沉默。我以為我要完蛋了,作為一個年輕人,我不夠樂觀。就要這麼輕易被“人生十之***不如意”給打敗了嗎?呵呵,差點。就在我天天悶悶不樂玩著電腦的日子裡,突然有一天,一個根本不熟不知啥時無意加的一個QQ好友發了一條說說。我習慣性地調侃了一下,可能我調侃的言語讓她覺得我這人挺有意思。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在QQ上促膝長談,聊理想談人生。我就知道命運對我這些年的摧殘是必然要付出代價的,不過看說說也能看出個女朋友這點超出了我的期望值。幸福來的好像太突然了,我該怎麼辦?本來還打算繼續消沉幾個月的,突然有了女朋友,不得吃飯送禮物嗎?不得請丈母娘老丈人吃飯,給他們送禮嗎?不能再這麼悲情下去了。去北漂吧,像我這樣性格的人是不會安於年輕的時候就在小城市發展的,不是說小城市不好。只是我的眼界不夠開闊,我不甘做一隻井底之蛙。就像後來我們董酒娜娜網的老闆說的那樣:“你一輩子在村裡,那你頂多娶個隔壁村的女孩。出來混的話,可能跨省,還有可能跨國。”女朋友是全力支持我北漂的,和女友異地也有兩個月了,馬上就五月一了。女友說五一放假要從徐州來北京看我,而且來北京的票我也已經給她買好了。但是前些天接到通知五月一的時候我們董酒娜娜網有個大型的活動,我是請假呢?還是好好工作,讓她國慶再過來呢?糾結了。其實很多北漂都挺苦逼的,沒錢,沒房,沒車,沒女友。我哥哥也是一名北漂。他今年已經28歲了,標準的屌絲IT男。去年過年回家相親失敗了。今年估計他也不太想回家了。希望他能跟你們一樣早點找到真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