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一楔子 ~深夜!

 一個老舊的社區,低矮的公寓櫛比鱗次的相接 一陣陣警車的警報器由遠而近的傳來 一群員警圍著其中一棟公寓, 一陣轟天如雷的槍響夾帶著員警吆喝的吼聲 剎那間大地一切聲音忽然消失 連續幾輛救護車接連來到,人員相繼自公寓中進進出出 最後抬出的擔架用白布蓋著,一個不慎擔架旁垂下一隻短短的男人小腿 公寓裡的住戶相繼搬出,老舊的社區人口不斷的流失 老舊的社區慢慢的變成非常安靜,因為住的人不多了 ~經過了很多年之後~ 一個年輕人站在巷口的老雜貨鋪前, 年輕人費盡口舌終於讓看店的老先生瞭解要買哪種煙 老先生瘦如乾柴的手顫抖的將煙和零錢交給年輕人 年輕人似乎有話要問卻又欲言又止 年輕人似乎放棄了,便點了管煙,一邊抽著煙一邊往巷內走 年輕人站在其中一棟公寓前,抬頭看了看後又東張西望的似乎在等什麼人 一會兒有個中年男子慢慢的騎著輛摩托車過來 年輕人和中年人聊了幾句兩人便一同進入公寓 20分鐘後兩人一同走出公寓 年輕人交給中年男子一把鈔票兩人握手後中年人便急忙離開 年輕人又抬頭看看公寓很滿意的離開 第一章恩愛的夫妻 一輛載滿傢俱的貨車停在公寓樓下 兩個身材粗壯的工人正忙著搬運傢俱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貨車旁搧汗 女人穿著短褲和背心,勻稱的腿部線條透露出成熟的風味 背心已被汗水浸濕,白色胸罩的痕跡清楚可見 年輕人滿頭大汗的由公寓走出來 年輕人和女人講完話後便從車上搬張椅子回頭進入公寓 一陣狂風突然吹來 女人一頭的長髮被風吹的四處飛揚 狂風忽然瞬間靜止, 貨車上的一個花瓶突然掉落地上, 女人受到驚嚇尖叫一聲 女人看清楚是花瓶破碎後,鬆一口氣彎腰收拾花瓶碎片 公寓門旁的大樹窸窸蘇蘇的搖動起來 女人沒有注意到風是靜止的 年輕人又走出公寓 樹葉一瞬間停止搖動 兩位工人隨後一同走出公寓 貨車上的傢俱都已搬空 年輕人從口袋掏出一把千元鈔票抽幾張給工人 工人收錢後便上車離去 兩人目送著貨車轉出向口後便轉身進入公寓 「阿至!你看我們的結婚照掛在這裏好嗎?」 女人指著臥室的一面牆上對著剛進房的年輕人說 「好啊!不過得釘個釘子才行」 阿至一邊放下立燈一邊回答 「我最喜歡這間房間了!窗戶最多,望出去就是山了」 女人走到窗前看著窗外說 「可惜離山太近了,蚊蟲一定很多」女人自言自語的說 「別挑剔了!5000塊可以租到30幾坪的房子,又不用押金可以偷笑了」 阿至走到女人身後環腰抱緊女人,聞著女人的髮絲 「我又沒挑剔,這裏空氣新鮮,又很安靜,我還滿喜歡這裏的」 女人轉頭親吻阿至一下,溫柔的說 「我也是!我們趕快整理房子,然後洗個澡休息一下,今天好累啊」 阿至,放開女人轉身走出臥房,女人仍然看著窗外,一會兒之後才跟著出去 「小梅!你把梯子拿來一下」 阿至跪在地上整理書櫃,抬頭一看,天花板上有張黃色符咒, 「什麼事啊!」小梅抬了張梯子進來,這間房間準備當成阿至的書房 「你看!我要把它拿下來」阿至指著天花板說 「怎麼,會貼在那裡,一般應該貼門上才對啊,好奇怪」小梅歪著頭回答 「管他,拿下來再說,咦!還蠻好撕的」阿至爬上梯子動手撕下符咒時喃喃自語 「我看看其他房間有沒有」小梅邊說邊往外走 「阿至!這裏也有」小梅的叫聲從隔壁房傳來 「好!我過去看」阿至搬著梯子走出房間,阿至離開後房間燈光突然急速一閃一滅 「其他房間還有沒有?」阿至一邊撕掉符咒一邊詢問小梅,這間房間是用來當成小梅的衣櫥和更衣室,女人的採購力真可怕,兩個衣櫥還不夠放, 「沒有了!只有這兩間有而已」小梅看著剛爬下看著剛爬下梯子的阿至說 「大概是屋主留下來的吧!什麼時代,了還在貼這個」阿至一邊說一邊把撕下來的符咒丟到垃圾桶裡 「差不多都整理好了!要不要吃個東西,有泡麵耶」小梅肚子有點餓了, 「好啊!你去煮泡麵,我把垃圾全部都整理乾淨」忙了一天,阿至也餓了 ,阿至經過書房時閃滅的燈光又恢復正常, 小梅到廚房拿個鍋子加水然後放在瓦斯爐上,打開瓦斯爐開關,沒想到爐火,瞬間高漲,火舌直衝到排油煙機,小梅嚇的尖叫一聲,阿至聽到連忙跑過來 「應該是瓦斯爐才剛剛裝好,瓦斯積在爐嘴才會這樣!」阿至進入廚房時爐火已經,恢復正常,阿至仔細檢查之後檢查後說 「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今天沒口福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小梅鬆一口氣的說 「這房子其實還不錯!只是舊了點,以前不知道是誰住的」兩人坐在客廳吃泡麵,小梅看著電視說,電視正撥報著新聞 「不知道耶!其實屋主好像出家當和尚了,現在是屋主的朋友幫忙管理的」阿至把他所知道的告訴小梅 「難怪租這麼便宜,那我們算撿到了,不過這棟公寓好像住戶沒幾家」小梅覺得有點不安 「一到三樓都有人住,不過四樓好像就沒有住戶了!」阿至把他的調查心得告訴小梅,他們租的是五樓 「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吵一點也沒人會聽到不是嗎?」阿至一把摟住小梅的小蠻腰親吻小梅的粉頸,小梅手拿著麵碗沒有理會阿至 「嗯~別這樣,人家還在吃嗎?」小梅扭動一下身體,溫柔的說 「你沒聽說飽軟思淫欲嗎?」阿至把小梅手上的麵碗放到桌上,開始親吻小梅的耳朵 「不要啦,!去洗個澡,全身黏噠噠的,咦!電視怎麼了?」小梅掙紮一下看到電視突然失去螢幕 「嗯!應該是天線的關係,這一帶沒有第四台還真不方便!」阿至站起來走到電視旁搖搖天線,看電視仍然沒有反應,便把電視關了 「明天再修吧!我去洗澡了」阿至便跑去洗澡了,小梅便繼續吃麵,電視突然自動打開畫面又好了,小梅嚇一跳,心想可惡的阿至又整人,便繼續看電視 阿至還在洗澡,小梅吃完麵後便到更衣間拿衣服,打開衣櫥,心想阿至今天這麼猴急,那就穿性感一點,便拿了套紫色內衣和紫色薄紗睡衣,今晚老公可有眼福了,小梅拿了衣服便回到臥室, 衣櫥的門突然自動打開!掛著的衣服由左自右飄動起來,就好像有人在挑衣服一樣,接著抽屜被拉出,小梅放內衣的抽屜,小梅的內衣褲突然跳躍起來,就像有人在找衣服一樣, 「我洗好了!換你去洗澡」阿至從浴室走出來,更衣間瞬間回復原狀 小梅進入浴室,照一下鏡子,便脫下背心和短褲,轉過身踩進浴缸,然後脫下胸罩,雪白的酥乳彈跳而出,小梅彎身脫下內褲,濃密的私處飽滿烏黑,健美的身材是小梅最自傲的,長長的瓜子臉使小梅帶點古典美,小梅打開蓮蓬頭,頓時浴室霧氣瀰漫 阿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突然有個黑影迎面壓來,阿至眼中一黑,便不醒人事 浴室裡的鏡子居然沒有因霧氣而模糊,驀然間!鏡子中慢慢浮現一個半身人影,洗臉盆的水龍頭自動打開,流出濃稠的紅色液體,洗臉盆很快便被染呈鮮紅,小梅沖完澡後,轉身走出浴缸,來到洗臉盆,一切又恢復正常,只有自來水潺潺流下,小梅心想剛剛沒開啊,不過個性大而化之的小梅也沒有多想, 小梅進入臥室看到阿至已經睡著,心中不免有點失望,便坐在化妝台前,進行女人每晚必備的保養工作,正在擦乳液時,小梅覺得背後好像有人在看,猛一回頭卻空空如也,小梅起身把房門關上,平常兩人在家睡覺是不關門的,大概是新環境還不習慣吧,小梅安慰自己,關上門便躺在阿至旁睡覺了 半夜~房內的窗簾忽然無風自動起來,窗戶突然往內打開,強風夾帶落葉吹進房內,小梅和阿至蓋的棉被慢慢的滑下床腳,露出小梅穿著睡衣的玉體,阿至和小梅仍然睡的很熟,小梅的睡衣慢慢的往上捲動,露出性感的大腿和紫色性感內褲,睡衣繼續自動的往上捲到小梅的胸口,在性感的胸罩包覆下,豐滿的胸部更見誘人 小梅睡夢中感到有人在脫自己衣服,心想阿至又來煩人了,迷糊中半睜開眼睛, 卻看到阿至睡在旁邊,心中一驚坐起身來,衣服也正好順勢滑下,因此小梅沒有發現剛剛自己衣服被拉起,小梅看到窗戶被風吹開便起身關好窗戶,回頭看看阿至,睡得真甜,小梅便回床上繼續睡覺 第二章疑雲 阿至走出公寓準備到路口雜貨店買包鹽 邊走邊想今天真倒楣 一早睡過頭到公司挨刮不說, 還被小梅唸了一天,說是連累她也遲到 大概是昨晚不知怎麼搞的莫名其妙便睡著了 沒有好好滿足老婆今天才火氣那麼大 走到雜貨店口正好一位老婆婆也在買東西 「年輕人剛搬來啊?」老婆婆操著濃厚的鼻音問 「嗯!昨天才搬來」阿至耐心的回答 「唉!這裡好久沒有人搬來了,住哪一棟啊?」阿婆熱心的問 「這條巷子最裡面那棟五樓」阿至正想這裡的人還滿有人情味的, 「年輕人!這裡不是好地方!趕快搬走吧」老婆婆忽然臉色大變 講完後便急急忙離開,留下一頭霧水的阿至, 阿至心想老婆婆真奇怪,正想問雜貨店老闆時, 老闆急忙的塞包精鹽給阿至,然後連搖雙手示意阿至快走 阿至無奈只好離開,心想這裡的人怎麼都那麼奇怪 走到公寓樓梯正準備上樓時,有人拉了阿至一下, 阿至回頭被嚇了一跳 一個看起來好像弱智的男生拉住阿至的衣服 阿至連忙擺脫這個男子, 弱智的男子咿咿ㄚ的比手劃腳, 口水還從嘴角留下來 阿至見了噁心便不理他上樓, 阿至一邊回頭看這弱智的男子有沒有跟上來 再回頭卻沒有見到任何人影 進到屋裡聞到廚房飄來陣陣菜香 小梅圍著圍裙正在煮飯 「好香哦!哪~你要的鹽」阿至走進廚房對小梅說 「奇怪!昨天明明記得還有一包怎麼不見了」小梅納悶的說 「沒關係一包鹽才多少錢?」阿至無趣的回答 「好!到客廳去看電視等,很快就煮好了」小梅趕阿至離開廚房 「飯已經好了,你去盛飯」小梅把菜端到客廳叫阿至幫忙 「嗯!」阿至起身到廚房 「呃~怎麼這樣!小梅你過來看」阿至打開電鍋發現米飯全部變成黑色的 「怎麼會這樣?剛剛明明是好的啊」小梅看了之後氣急敗壞的說 「是不是你水放太少了?」阿至細心的問小梅 「不會啊!就算是水放少了也不會是這樣烏七嘛黑的」小梅無辜的說 「那現在怎麼辦?」阿至問 「我煮麵給你吃好了」小梅嘟著嘴不甘願的說 小梅重新煮好麵兩人坐在客廳,邊吃邊看電視, 「怎麼這麼涼啊,阿至夾菜吃了一口, 「怎麼冷得這麼快,剛剛才煮好的啊」小梅有點洩氣的說 「沒關係!老婆煮的,怎麼樣都好吃」阿至安慰小梅,這時電視又突然不能看了 「明天得上屋頂修一修天線」阿至拍拍電視洩氣的說, 現在用的天線是原本留下來的,可能年久失修吧! 吃完飯阿至便去洗澡了, 阿至心想明天週休二日今天可以晚點睡 今天可以和小梅好好的過一晚上 小梅正在廚房洗碗盤 一陣冷風由小梅背後吹來 冷風由小梅腳底往上吹,小梅的短裙裙腳微往上揚 裙腳被慢慢往上拉,隱約看的到小梅穿的花內褲 小梅這時感覺好像有人在背後拉起她的裙子 小梅以為是阿至在鬧她,便猛一回頭 冷風迅速退去 小梅回頭看時,背後什麼人也沒有 心想大概是自己錯覺吧!便繼續洗碗 更衣間的衣櫥又自動打開 小梅放內衣的抽屜被拉出 一件黑色性感內褲飛起來懸在半空中, 黑色內褲由兩邊被拉開, 內褲中央由蕾絲編織的花紋也因此更明顯 內褲又掉回抽屜 一件配套的黑色胸罩也和剛剛一樣飛起來 黑色胸罩被反過來 半空中忽然出現幾滴鮮綠色液體滴在胸罩罩杯內 黑色胸罩又掉回衣櫥,和內褲都一起,都掉在第一層 一陣狂風一切又恢復原狀,但室內窗戶皆是緊閉著 小梅進入更衣間準備換衣服 小梅打開抽屜一眼便看到自己的黑色內衣 小梅心想不是原本壓在底層嗎?一定是阿至把它拿到上面 阿至一定要自己穿這套,想到這裡小梅心中便感覺甜蜜蜜的 拿起這套黑色內一再挑件白色睡衣小梅便轉身出去 小梅出去後衣櫥的門突然一開一合不斷的開關 阿至洗完後便到書房準備整理檔 阿至打開書房電燈開關卻發現燈不亮 一定是燈管壞掉,不過家中沒有被用品 而且剛洗完澡阿至不想再動來動去 阿至便打開桌燈坐在書桌前面開始整理檔 熱水沖在小梅高聳的乳峰上, 剛剛才洗完頭髮低下來的水珠讓小梅睜不開眼睛 熱水突然變成紅色噴灑在小梅身上 小梅沒有發現還一邊將紅水抹在自己胸部 小梅甩甩頭將臉上水珠甩開 小梅一睜開眼睛熱水又恢復正常 小梅沒有注意到腳下一灘紅水正流出水孔 阿至面前的桌燈突然熄掉,房內頓時一片漆黑 阿至按了幾下開關沒有反應 阿至只好摸黑準備走出房門 書房裡一隻皮箱慢慢的移動到摸黑走路的阿至前面 阿至一不留神便被皮箱拌倒 膝蓋撞到地上痛的阿至哇哇叫 半跳著走出房間正好小梅也洗好澡出來 小梅急忙幫阿至檢查 「哇!怎麼這麼嚴重,都烏青了」小梅心疼的幫阿至擦跌打藥水 「呼~痛死我了,你沒事把皮箱放道路中間幹什麼」阿至痛的有點怪小梅 「沒有啊!我才沒有去動你的皮箱」小梅無辜的辯解 「算了!好痛!扶我進房間」阿至痛得連路都沒辦法走 進到房裡阿至便躺到床上,看了一會兒雜誌,稍微比較不痛了 這時一股黑氣由門下縫隙鑽了進來,兩人都沒發現, 小梅上床躺在阿至旁邊 「還痛不痛?」小梅關心的問 「還好!比較不痛了」阿至放下雜誌,摟住剛躺下來的小梅 「哼~一點都不小心~嗯~小梅還想再說但是櫻唇被阿至堵住 兩人的舌頭交織在一起,阿至隔著睡衣握住小梅的乳房,溫柔的搓揉 小梅的手伸進阿至的短褲內,握住阿至的陰莖輕輕的愛撫 一陣熱吻後,小梅坐起來將身上睡衣脫掉 阿至等不及又把小梅摟回來 一把握住小梅還戴著胸罩的巨乳 小梅全身顫抖一下, 小梅奇怪今天的乳房所傳來的刺激怎麼和以往都不一樣 阿至輕輕的一碰自己乳房就好像有一股電流從乳頭傳來 麻痺的快感瞬間傳至全身 小梅全身發熱迫切的希望阿至趕快進入 阿至想脫下小梅的黑色性感胸罩 小梅不想失去那發麻的感覺, 抓住將阿至的手不讓他脫下自己胸罩 小梅翻坐在阿至身上用臀部摩擦阿至下身的攏起 阿至的陰莖受不了這樣的摩擦, 充血的刺激,陰莖一跳一跳的刺激著小梅內褲裡的陰阜 小梅浪蕩的朝阿至一笑爬到阿至的下半身 然後慢慢的將阿至的內褲脫下露出高漲充血的陰莖 小梅迫不急待的脫下自己的內褲坐到阿至的身上 粗大的陰莖長驅直入,小梅舒服的淫叫 突然之間阿至痛的大較起來 剛剛摔倒受傷的膝蓋又痛起來 好像剛剛被人踹一腳的感覺 小梅趕快離開阿至身上 阿至痛的差點暈過去,雖然意猶未竟,小梅仍趕快幫阿至擦藥 經過這一搞阿至的性趣也沒了休息一下便睡了 小梅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不過也無可奈何 躺在床上胸罩傳來的感覺仍然十分強烈 就好像阿至平常吸允自己乳頭一樣的感覺 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小梅慢慢的將手身到自己內褲裡面 用手指搓揉自己的陰蒂 小梅忍不住把手指伸到自己陰阜裡面 陰道吸住自己手指的感覺和乳頭傳來的刺激交織著 小梅心想要換成阿至的陰莖該多好 一股熱流從陰阜傳遍全身 享受到高潮後不知不覺得就睡著了 鑽進來的那股黑氣這時飄到兩人床上 黑氣在房間四處遊走 最後黑氣由門下隙縫離開 第三章異變 隔天起床阿至的腿已經不是那麼痛了 難得隔週休二日卻下起傾盆大雨 小梅想要出去買點菜 阿至心想反正都要出門就和小梅兩人先去看場電影 回到家中時已經快傍晚了 阿至將雨衣拿到陽台看著空無一人的巷子 阿至心想這裡的人是不是都不出門 住了三天連同棟公寓的鄰居都沒碰到 小梅進到房間想換下身上有點被雨淋濕的洋裝 突然一股大力從後面將小梅扯到床上 小梅尖叫一聲想要爬起來 阿至聽到小梅尖叫慌忙跑來臥室 阿至看到小梅兩手握拳懸空掙紮 阿至想接近小梅 卻憑空被一拳打到臉上跪倒在地 這時小梅感覺壓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比較輕 連忙用力爬起往房門外衝 阿至也跟著爬起但後領口卻被拉著 阿至好像小雞般的淩空被拎起 阿至一直掙紮但看不到任何東西 阿至被淩空擲到牆上狠狠的撞了一下 掉下來撞倒床頭櫃後跌在床上 小梅想開門跑出公寓但是門鎖卻打不開 這時小梅感覺被人抱起 小梅浮在半空中被帶往臥房 小梅嚇的極力掙紮,居然被小梅掙脫 小梅尖叫著往客廳跑 才跑兩步,頭髮便被淩空抓成一束 頭髮的急速拉扯痛得小梅跌坐在地上 被抓住的頭髮拖著小梅往臥室的方向 小梅痛的用手抓住自己頭髮以免頭皮被扯下來 這時阿至拖著疼痛的身體跑出房間 阿至又被一股大力往後撞 阿至被撞進書房, 書房的門立即自動關上 這時書房所有傢俱皆震動起來 阿至跌在書房地上想爬起來 書架這時往下倒塌阿至及時避開 書房內的書滿天飛起來往阿至身上砸下 阿至被書打的跪在地上 書桌也飛起來 阿至躲過書桌砸到房門上便掉下來 突然一切都安靜下來 阿至心急小梅想趕快出去 房門卻被書架和書桌擋住 阿至擔心小梅但也只好先努力搬開擋住房門的書架 小梅被拖到房間後突然淩空飛起來掉在床上 房門碰的一聲自動關起來 小梅嚇的一直尖叫 突然小梅的雙腳被分開成大字 小梅嚇的雙腳亂踢 小梅雙腳被拉往半空中 小梅被倒掛在半空中, 摺裙也倒滑下來露出小梅黑色性感內褲 腿上的絲襪被硬扯開來 小梅又被摔在床上 小梅翻過身掙紮的爬往床頭 小梅的腿又被拉住往後拖 一股壓力壓住小梅臀部 小梅今天穿的短背心從中間被扯破 破碎的背心被硬拉離小梅的身體 小梅又淩空被翻轉過來 黑色胸罩被一把扯開 小梅的頭被抓住往上拉 小梅的身體不由得坐起 小梅想尖叫但嘴裡突然有被塞進一個圓的感覺 小梅看到自己嘴裡明明沒有東西卻合不起來 好像男人的陰莖塞到嘴裡的感覺 小梅嚇的眼淚直流 小梅的頭被抓住強迫前後移動 無形的陰莖正在幹小梅的櫻桃小嘴 小梅看到自己的唾液懸在半空中然後才往下滴 無形的陰莖離開小梅的嘴 小梅被懸空抱起,兩腿被分開 一個堅硬的物體頂在自己的內褲前面 小梅預感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一聲慘痛的尖叫由小梅口中發出 無形的陰莖刺破內褲直進入小梅體內 那陰莖在小梅體內還不斷漲大 小梅感覺連子宮都被漲大的陰莖塞滿 連串的慘叫由小梅口中發出 阿至好不容易離開書房趕快衝進臥室 眼前的景象卻讓阿至不敢相信 小梅半裸的浮在半空中 身體一前一後就像正在被幹的樣子 小梅的陰門張開到連手臂都可以放進去 小梅的嘴中流出綠色的液體兩眼已經失神的樣子 阿至想上前救小梅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在牆壁上 阿至動彈不得 小梅發出無意識的呻吟 感覺下半身正在被撕裂 不斷的縫合然後再撕裂 阿至看到綠色的黏液由小梅陰道流出 夾雜著陰阜被強撕開受傷流出的血 小梅的乳房好像被捏的似的變形 眼前的景象詭異的讓阿至幾乎錯亂 一股綠色的液體噴灑在小梅雪白的胸部 小梅被丟到床上昏死過去 阿至眼前一黑也昏過去了 第四章淩辱 待續…. 第四章淩辱 阿至醒來時發現自己全身赤裸雙手被絲襪綁住吊在空中 一眼望去床上的小梅一絲不掛的俯臥在床上 床褥上滿被綠色濃稠黏液而小梅下身滿是紅汙 「小梅!小梅!」阿至虛弱的喊了幾聲 「阿至!救我~救救我」小梅努力的想轉過身但下身疼痛得無法移動 「小梅!你等著!我~我~」阿至努力的想要掙脫,碰一聲房門突然打開 「嘻!姊姊~姊姊~」天啦!是阿至以前在樓下碰到的弱智白癡 「你不要~不要過來」小梅費力的往床頭躲 「嘻!姊姊漂亮~漂亮」那白癡留著口水爬上床,一手便抓住小梅的雙乳 「臭小子!你不要靠近她」阿至怒吼嘶喊著,但只能在空中盪來盪去一籌莫展 「不要~不要~阿至~救我~不要」白癡爬在小梅身上,口水直往小梅臉上流小梅痛苦嘶喊著 「小梅~」阿至無奈哭喊著 「蛇!蛇!啊~」小梅尖叫著,四個床角忽然爬上四條花斑毒蛇,分別爬到小梅手跟腳,一口便咬下去,蛇尾分別纏住床頭和床腳,將小梅拉成大字型, 「嘻嘻!姊姊的大奶奶!吃吃」白癡汙黑的手完弄著小梅的乳房,一口便咬下去 「啊!」阿至手上的繩子飛起來把他拖到床鋪上空,這時阿至像陀螺一樣旋轉起來,轉的血液直往腦部衝, 「救~~~」阿至身體急速落下正好掉在小梅上方,陰莖正好對準小梅的臉 「不要啊!不要!」小梅感到一個蠕動的物體在下身爬行,阿至的臉正好對著小梅的陰阜, 「啊!」阿至睜大眼已經叫不出聲,因為他看到一條口吐紅信粗如手腕的黑蛇在小梅陰阜前爬動, 「啊~~~」黑蛇在陰阜前探了一下便往陰道裏鑽,小梅痛苦的喊叫,黑蛇鑽入子宮便盤旋身體,黑蛇好像無止境的長,而且越後面越粗,小梅的子宮已經被黑蛇塞滿,肚子漸漸漲起來,好像懷孕一樣 「臭小子.你不要碰我!」阿至怒吼一聲.小梅痛苦中看到白癡的褲子不知什麼時候脫下,露出黝黑的陰莖,白癡將他的陰莖對準阿至的屁眼,抹了一把口水在上面,一把便插進去, 「不要啊~」阿至痛苦的喊叫,白癡的陰莖在他的屁眼抽擦,小梅在下身極度痛苦中仍看見阿至屁眼邊流出白白的黏液,滴在自己臉上 「啊~~~」小梅看到一條粗大的花蛇纏繞著爬上自己身體,舌頭對著自己的臉,小梅嚇的暈過去,花蛇不放過小梅,直往小梅口中鑽去,花蛇鑽到小梅,喉嚨中,蛇頭沿著食道直鑽到小梅胸腔,小梅無法呼吸,快要窒息的痛苦讓小梅醒來, 「嗚~~」花蛇似乎還不放過小梅,蠕動著直下小梅體內深處,小梅趁著花蛇蠕動時的收縮還能吸到一點空氣 「不要啊!」痛苦的阿至嘶喊著,白癡在他身後的抽擦似乎永無終止之日,白癡的手還握住阿至陰莖,阿至非常惱怒自己,在白癡的撫弄下,自己的陰莖居然堅挺無比 鑽入小梅下體的黑蛇已經將小梅的肚子漲到小山一般高,而鑽入小梅口中的花蛇則深入小梅的胃,直往小梅的腸鑽入,小梅體內的五臟六腑好像被翻轉似的痛苦,而這時小梅以完全不能呼吸 「啊~~~」阿至噴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白癡的陰莖仍然深入阿至的直腸,阿至無法停止的直噴出精液,就像潮水般不斷湧出,阿至覺得全身精力從下體不斷的流失,全身慢慢的虛脫 小梅全身僵硬,腦部的缺氧讓小梅的意識逐漸模糊失去 阿至的精力不斷洩出,意識也逐漸模糊 第五章禁臠 阿至感覺自己和身體好像分開,飄在空中,他看到白癡正在持續淩辱自己的身體 他抬頭一看,小梅正裸身躺在一個矮胖的男人的懷裡 小梅親吻著矮胖男人,一手握住他的陰莖上下搓揉 小梅飄了阿至一眼,淫蕩的背坐在胖男人身上 阿至眼見小梅握住胖男人的陰莖便往自己的陰阜塞進去,一邊還扭動身體淫叫 阿至想衝過去但矮男人一瞪他便無法動彈 矮男人的手在小梅全身遊走,小梅舒服的浪叫 「哈哈!你們將成為我的奴隸」矮男人一邊幹著小梅一邊對阿至說 「你~你是誰?」阿至發現自己可以講話 「我是這房子的主人!是你們自己闖進來,怨不得我」矮男子狂笑著說 「求求你放了我們!求求你」阿至知道事已至此,自己以無力反抗便苦苦哀求 「哈哈!看你可憐!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夠吸得我舒服,我白天還可以讓你們夫妻相聚,怎麼樣啊?」矮男人把小梅從自己身上抱起,小梅似乎新不幹情不願的瞪阿至一眼 「好~好吧」阿至心想只要有一線機會,無論多屈辱都要把握 「來!舔乾淨」阿至只好走過去,顫抖的手握住矮男人粗大的陰莖,用舌頭舔著烏黑的龜頭,一種刺鼻的腥味夾雜著小梅的淫水味,阿至鼓起勇氣將整支陰莖吞入嘴中 「哈哈哈」矮男人狂笑著,而小梅這時跪爬在地上,像狗一樣,舔著矮男人的腳指甲,矮男人將令一腳踩在小梅的頭上,小梅溫馴的轉頭輕舔矮男人的腳板 「用力一點」矮男人抓住阿至的頭向下壓,陰莖直抵阿至的喉嚨,阿至感到一股熱流直噴向自己喉嚨,阿至全部吞下矮男人洩出的精液 「嗯!今晚舒服了,就放你們一馬,不過你們別想逃,你們飛不出我手掌心的」 矮男人說完便消失了,阿至和小梅覺得直往下掉,一下子便看到自己身體,然後兩人便失去意識 阿至和小梅醒來後已經天亮了,兩人全身疼痛,看到屋裡淩亂的情況,兩人便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是真的,兩人抱頭痛哭後,便收拾輕便的東西,迫不及待的離開屋子, 兩人先住進市區的旅館,阿至打電話給房東卻找不到人,兩人驚魂甫定,便到處找人求救 傍晚~ 小梅突然發狂似的跑開,阿至急忙追上,但拉不住小梅,小梅攔輛計程車便走了,阿至慌忙跟去,阿至直追到公寓巷口,阿至看到白癡的弱智男子摟著小梅,兩人熱吻著進入公寓,阿至站在巷口﹐兩腿發軟,兩行熱淚不禁流下,阿至鼓起勇氣,下定決心跟著進入公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