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一次恐怖的嫖娼經歷

睿心翼翼
  昨晚,以前的同事阿傑和我喝酒。酒酣耳熱之際,他講出了前不久在惠州博羅縣圓州鎮的一次嫖娼經歷,聽得我們哥幾個都心驚膽寒。有幾個長去「濕鞋」的也都很佩服阿傑「臨危不亂」的本事。

  圓州鎮我去過,是博羅縣經濟比較發達的一個鎮,那裡有家「哥德堡酒店」久負盛名,聽說門口迎賓的除了夜場里阿羅多姿風騷迷人的小姐外,還一溜兒的站一排黑人彪形大漢。

  阿傑說,那次是和老闆一起請客戶去「瀟灑」。實際上就是在和小姐們喝酒划拳唱歌後再去開房快活。老闆把客戶們一一安排妥當後,最後給阿傑也要了一個小姐。阿傑說,那小姐在和眾人喝酒時沒聽其說一句話,搖色子時也只見其微笑而已,唱卡拉OK時她只在那裡扭屁股。但是說實話,穿得還是很性感迷人。

  阿傑當然不會放棄這個不常有的機會,就和小姐來到早已開好的房間。衝完涼,準備行事時,那小姐卻執意不要阿傑戴套,並不發聲,打的手勢,見多識廣的阿傑當然不同意,萬一「中了標」咋辦,弄個艾滋可就毀了一輩子啊。見阿傑不肯,幾個來回後,那小姐終於開腔了,阿傑聽的真真切切,他的聲音是那麼粗短,像男人的聲音,可又含糊不清,好像舌頭短了一截似的。那小姐說,她沒病,讓阿傑放心。此時的阿傑真有點騎虎難下啊,進退難定。不乾吧,老闆六百塊的包房費浪費了,乾吧,聽那小姐的聲音卻那麼惡心呢。

  短暫的考慮之後,最終還是阿傑勃起的陽具佔得上風。他戴上套草草的完事後便逃也似的離開了房間。
  後來,和其他小姐吃夜宵時,有個阿傑老鄉解開了阿傑的迷惑和恐懼。她說那女孩是廣西的,以前吸毒時被別人控制了,因無錢交付毒資,被黑道上的給割掉半截舌頭,現在好像還是被人控制著。

  阿傑聽罷,嚇出一身冷汗。若當時信了那女子的話,不戴套會是神馬一個結果?吸毒的女子得艾滋的比例有多大誰都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