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不正常的自慰案例分析 危害大!

使用某些物件作為工具,對陰道、尿道或肛門進行異位操作,這就是非正常自慰。
例如一青年把一段鋼絲插入尿道尋求刺激,不慎鋼絲滑入膀胱,10年之後,以鋼絲為核心形成了鵝卵大的膀胱結石,不得不手術取出;一老婦的陰道經常排出臭膿,醫生從中取出一個腐爛的核桃,經追問才知,核桃是三年前自慰時塞入的;一少婦把一隻燈泡塞入陰道自慰,不料燈泡破碎,經急診手術取出;一青年把螺帽套在陰莖上自慰取不下來,經急症醫生大費周折才取下來;另一青年把陰莖送入燈泡插座內自慰,觸電身亡;還有一男性把玉米棒插入肛門自慰,不慎玉米棒縮入直腸內取不出來,引發腸梗阻,經剖腹手術取出。
非正常自慰又叫替代性自慰、偏離性自慰、自殘式自慰、離奇式自慰等,至今沒有統一的名稱。臨床所見,插入尿道自慰的異物有草莖、電線、羽毛、吸管等;插入陰道的有香蕉、黃瓜、水杯等;插入肛門的有酒瓶、木棍、擀麵杖等。類似案例在醫學書刊和大眾媒體上屢有報導。近期《中國性科學》(2007,9)也報導了2例:一例將長約30cm、直徑約3cm的木棍插入直腸;一例將250ml的輸液瓶塞入肛門。
因非正常自慰而闖了禍的自傷者常羞於說出得病的真實經過,家屬和醫生難知詳情,極易導致誤診誤治,使患者經受更大的痛苦和更嚴重的後果。例如:用來自慰的物件使插入的器官破裂、出血、感染、發炎、結石、梗塞、狹窄等,嚴重的可因腸梗阻、腹膜炎、敗血症、尿毒癥而致死。
非正常自慰事件一旦暴露,自傷者常遭到周圍人們的不解、歧視、嘲笑,被當作“怪人”、“變態”、“色迷”另眼看待,其社會地位也會大受影響,甚至成為“歷史污點”終生受辱。由上可見,非正常自慰者意想不到的一次失手,可能導致更加意想不到的終生悲劇。
非正常自慰者的生理、心理、倫理狀況與常人無異。若問其動機,自傷者常用“出於好奇”、“自我探索”作為搪塞或託辭。其實,非正常自慰近似一種自虐,如同一切人類的癖好、癡迷、上癮一樣,都是難以闡明其原始誘因的。例如:一位把酒瓶塞入肛門的自傷者袒露:10多年前被醫生用酒精棉球擦拭肛門消毒時,突然感受到一陣強烈的愉悅感,此後自我效仿擦拭動作,並試用過多種其它物件向肛門縱深探求這一愉悅感覺,最後不可遏制地塞進了這個惹禍的酒瓶。
並不是每位元被擦拭肛門的人都會感到愉悅、並因而發展到非正常自慰,這就如同並不是每人都樂於肛交而樂此不疲一樣。性愉悅的原始動因是難以言說的,因此,對人類性欲求的多樣性、複雜性、可變性、奇異性和“不可思議”性不必大驚小怪,妄加歧視和嘲弄。
正確對待各種性現象有四個底線:一是“無傷”,二是“自願”,三是不涉及其他未成年人,四是“秘密”,即不在公眾或公開場合進行。例如:自慰、肛交等若是自願的,就不必多作干涉,但若是發展到有害的非正常自慰和無防護肛交,就要加以制止。為防止非正常自慰之害,建議如下:
(1)在性教育內容中,說明非正常自慰的現實存在及其危害性,不可濫用身邊物件來自慰。這裡有一個矛盾值得注意,那就是:原本不知有非正常自慰的青少年一旦得知從其它物件和其它部位也可以獲得性愉悅就冒險一試,教育者反而成了教唆者、助紂為虐、得不償失。這段內容講還是不講?有利還是有弊?是否可作為一個性科研專案來探討。
(2)目前對人群中非正常自慰的確切現狀所知不多,有必要對此進行個案研究和群體研究。研究中可結合並推廣使用安全的人造性具,如人造陰莖、人造陰道、橡皮人、振動器等。使用時應注意清洗消毒。過去,它們被稱為淫具,而實際上,它們有助於宣洩性欲、提高性生活品質,是符合以人為本、人文關懷的“人道主義”工具。
(3)在非正常自慰時一旦失手、發生意外,應立即尋求醫療救助,不隱瞞自慰經過,使醫生能正確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