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仙後座檔案:地下世界-1

仙後座檔案:地下世界-1
Q: (L)  不少被劫持者說他們被帶進了像是地下隧道/設施的地方,我們想知道這些地下通道網絡真的存在?

A: 是

Q: (T) 人類被當成了獵物、被捕食對象?
A: 有些案例
Q: (T)  這些隧道是否等同於地鐵係統,從一站點到達另個站點?
A: Okay.
Q: (L)  他們依靠什麽在這些隧道裏旅行?
A: 電磁動力
Q: (T)  一個人能否不裝備任何額外的器具即可通過隧道隨時被傳送?或者這人身上必須配備某裝置?
A: 都可能
Q: (L) 誰控制這些隧道網?
A: 各種勢力
Q: (T) 有些是其他生物?
A: 是
Q: (T) 有人類參與?
A: 是
Q: (T)  一些人類參與了隧道的挖掘/修建工程?
A: 一些
Q: (T)  在人類參與之前,其它的生物已建有這類隧道?
A: 是
Q: (T) 這些生物現在還在"下面"?
A: 是
Q: (T) 這種隧道網是密布整個地表下的?
A: 不。
Q: (T) 主要的部分位於哪裏?
A:  北美,因爲那兒是STS的"首都",目前。
Q: (T) 除了北美洲,其它地方也有?
A: 是
Q: (T)  某些隧道通往南極洲
Antarctica
A: 不。
Q: (T)  那麽能靠這些隧道網去到南極嗎,哪怕你需要偶爾地來到地面上,步行一小段沒有地下隧道的路程。
A: Okay.
Q: (T) 南極洲下面有地下基地嗎?
A: 是,8個。
Q: (T) 其中有些是德國在二戰時秘密建造的?
A:  宗派!記住,這是種周期性和圈層性的結構組織。一圈套著一圈。
Q: (L) 共濟會?
A: 其中一個例子。
Q: (T)  Jan和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們,她認識的一個人發現了連接地下隧道的一些入口,都在北美。一個就在紐約的阿迪倫達克山區(
Adirondacks),還有一處在肯塔基的猛犸象洞穴群。
A: 是,但入口的數量超過數千。Q: (L) 好極了!下面我想問些更深的問題。

   

     

Q(L): Laura Knight-Jadczyk 女士(仙後座檔案記錄者)

Q(……): 在場的其他人
A
: 仙後座(Cassiopaean)

   

   

(S) 我想說下,我聽起來也許像個妄想迫害症患者,但所有這些關於心智編程的消息……難道真的有那麽廣泛的規模?也許你家對門某個鄰居,突然某天,一種特定的顔色,或者單詞、語句,或者某種聲音,一下把他"激活"?
A: 不明確。
Q: (L) 當然不明確。那麽人群裏被心智編程的人有多少?
A: 每100個人裏有兩個。
Q: (L)  以人類手段編程的呢?
A: 上述百分之二裏的百分之十二。
Q: (L) 因此,每10000個人裏有200人的思維/行爲被編程,其中的……176個被外星族類編程嗎?比如第4密度STS?
A: 注意第4密度也屬於一種"物理性"的存在體,在演化上你只是越來越偏向基於純以太的知覺/意識模式。
Q: (L) 總之一些人類參與了心智編程工程,而且……
A:  我們的意思是:這裏面有相當繁複的具體細節情況。不要忽視這點!
Q: (L)  明白!我們看到電視上放過一段錄像資料,一位父親和他的女兒拍到天空中一個很大的物體,它在那兒很長時間,附近地點也有人拍到。這是個長的、白色管狀物體,他們用透視和視差原理分析這兩段不同地點拍攝的錄影帶,
推測它有一英裏長。它上面還有移動的光點,整個物體很長時間一直懸在,或者叫"坐在"那兒。這到底是什麽?
A: 獵戶座STS的一個"母船"掃描"現實時空連續體結構"的這片區域。
Q: (L)  好吧,電視上還說那個地方以前出過類似事件,在78年前,這兩起事件之間有聯係嗎?
A: 是。空間/時間坐標鏈合。
Q: (L)  除了你說的掃描,它還有什麽目的?
A: 不
Q: (L) 母船裏載有許多小的飛船嗎?
A: 是。
Q: (L)  單個母船能載多少?
A: 15萬
Q: (L) 見鬼! !它們多大?我好像記得這些飛船的內部空間比它從外面看來的要大,因爲那種層面上的一種奇怪的原理
A:  正確。第4密度上的物理多樣性及可變性,但並非喪失物理性。
Q: (L)  在微風海灣(Gulf Breeze)明顯有次目擊事件, 昨晚或前晚,有橙色燈光的三角飛船,人類的還是外星族?
A: 外星
Q: (L)  爲什麽這麽多種外星飛船?
A: 查看以前的討論。VOP (
Variability Of Physicality)
Q: (L) 可變的物理性?!  Okay,我還在看一些關於牛場肢體切除的研究資料,牛身體上某些組織被切走了……
A: 瘤胃
Q: (L) 那是什麽
A: 牛/反刍動物的第一個胃。
Q: (L)  爲什麽"他們"挖走一只眼球,爲什麽只挖走一只?
A:  研究靈魂型態
Q: (L)  通過眼球來研究靈魂型態?
A:  眼睛就像"磁帶錄音機"。
Q: (L)  爲何切走一些牛的嘴部?
A: DNA圖書館
Q: (L) 好吧,但"他們"需要多少眼球和DNA圖書館,這樣的牛場慘案已經有很多了。
A: 一些是"秘密政府"的故意模仿。
Q: (L) 有消息說這種叫
Chupacabra的吸血動物殺死了很多牲畜,受害動物的身上會留下三個孔洞,其中一個孔一直連到腦部,是這樣嗎?
A: 不。
Q: (L)  那我們聽到的這些關於Chupacabra的傳聞都是真實的嗎?
A: 一些。
Q: (L)  美國有多少人身上有某種植入物(Implant)?
A: 100個人裏有兩個。

Q: (L) 是否所有軍方人員都被外星族類有計劃地劫持和研究?

A: 不
Q: (L)
是否所有軍方人員都被它內部的某個秘密組織有計劃地劫持和研究?
A: 不。
Q: (L) 是否屬於某種職務類型的,或者一定級別以上的人,在軍隊裏,才會被劫持和觀察?
A:  爲什麽你認爲劫持事件與特定的職務類別、軍銜有關?
Q: (TK) ……和這個人本身的一些特質有關?
A: 是。
Q: (TK) 難道很容易去影響這些……
A: 當然。很多因素。
Q: (TK) 肯定要看他們對劫持者來說有什麽用處,他們一定處在某些重要位置上,能幫助……
A: 是。STS。振動頻率
Q: (L) OK,如果某人是STS振動頻率,他更容易成爲一個被劫持目標,是這樣?
A: 一些。
Q: (T)  好吧,那只是因素之一。這些被劫持的軍方人員……是否之後有一係列爲他們專門安排的計劃?
A: 人爲授予的階銜,或者委任某個職位,它的重要性只限於人類派係。
Q: (J) 我的問題是,如果你想進入軍方服務,你不是必須從最下層起步嗎,從新兵營裏慢慢往上爬,裏面是一整套嚴酷的程式化訓練,最後你變得不假思索地服從,意識模式已經徹底……

(TK) 也許海軍陸戰隊是現在唯一還試著去這麽做的——聽從命令,不允許任何質疑!而海軍在某種程度上已放棄這一套。

(J) 有意思。我還不知道,我以爲所有軍隊裏都這樣。

(TK) 嗯,這不是戰爭時期,因此不必要。
A:  是,一些人只是僞裝出一種盲目的效忠。
Q: (TK) 本質上,我也是假裝,我……
A: 你不是唯一的一個。
Q: (TK) 哈,對!我們這樣的人有一大幫。"嗯,好吧,說說看,如果我們有興趣,如果我們能活著回來,OK;如果你想讓我們死在那裏,算了吧!" 我過去經常在船上給他們講,如果我被那些該死的抓住,我會把一切都供出來;我說,他們都不用浪費時間來折磨我……。當時我拒絕那個什麽ESWS(
Enlisted Surface Warfare Specialist水面作戰專業資曆)標簽,因此我就像個被排斥者,我不再屬於某個圈子了……。有個上校找到我,"聽好,如果你願意成爲這兒的一名專業軍官而且想要那個閃光的徽章,我能給你想個位置……" 意思就是如果我不同意,升職就見鬼了。——我說,對不起,長官! 我顯然回應得不太完美。

(F) 甚至你多年的軍人履曆將白費。

(TK) 因此我成了被排斥者。
A:  不正確的概念。非被排斥者。僅僅不被視爲是"SG喜歡的好料子"。
Q: (L) 什麽是 SG?

A: Secret Government(秘密政府)
Q: (TK) 該死的!

(J) 你有過機會,Tom,你擊碎了它!
A: 要成爲秘密政府的一部分,你必須先經過一些特別的步驟。越戰裏的失蹤人員,你們認爲他們現在在哪兒?
Q: (TK) 被劫持了?

(T) 一些人被炸得面目全非,甚至沒留下什麽痕迹,這種情況被作爲MIA(Missing In Action,戰爭失蹤人數),因爲無法登記爲KIA(Killed In Action,陣亡人數)。當然有些是逃兵,有些是……好吧,逃兵,甚至變節者,分爲很多類,我不浪費時間細說。還有一些進入了專門的毒品走私鏈。

(TK) 有的只是覺得呆在越南更好。

(T) 是,是這樣。另外,可能有的被劫持,綁架,或者被調換了,轉移到秘密政府的某個單位。

(L)  剛才說的這些情況正確嗎?
A: 是。陣亡人數……這方面是個單獨的話題!!陣亡人數,確切的數字是?
Q: (T)  到底多少真正死於戰場? 多少被登記爲陣亡但其實還活著?……難道一些在地下基地供職的人是……?
A: 是… 是…是。
Q: (L)  這就是他們的來曆……這些人,像"魔法一樣的"死亡。
A:  以及許多其它地方,其它時期,等等……
Q: (TK)  所有時期一直持續有征戰。我們現在談論的是什麽規模?
A:  今晚你們的想象力振動在一個很低的水平,看來我們得幫助一下。——第二次世界大戰,72355人數依舊活著,他們在哪兒?
Q: (L) 那是精確的數字?

(T) 噢!等一下……
A: 是。
Q: (T): 這都是被秘密政府侵吞的軍隊人數?

(TK) 好像只是4000萬左右死亡總數的一部分……

(F) 二戰犧牲的總人數好像是7、8千萬……

(TK) 軍方死亡數字……而且不只是美國

(L) 還活著!

(T) 登記的陣亡人數……
A: 是。
Q: (T): 包含了所有不同的軍職、軍種。
A: 是。
Q: (TK): 這些人沒有衰老;他們還在服役,而且隨時準備……
A: 非常準確!!!
Q: (J) 好吧,這只是二戰。

(TK) 朝鮮戰爭呢,還有越南……

(L) 好極了,朝鮮戰爭的數字是多少?
A: 6734.

Q: (TK) 很好,我不認爲在朝鮮戰爭裏我們失去了……
A: 是。
Q: (T) 朝鮮戰爭我們大概犧牲了5.5萬士兵,官方說法,在三年多時間裏。6000意味著10%以上的比例沒有真正死亡。
A: 越南戰爭23469
Q: (T)  66000中的23000……
A: 是。
Q: (T): …還活著?
A: 是。一些是身體被複制後用來承載靈魂,作爲一種被置換後的靈魂容器。
Q: (J) 現在我們得到的總人數已超過10萬,10萬"死掉"的士兵。

(T) 這還只是美國,其它國家呢?

(J) 不可能知道。

(TK) 因此,所有這些地下基地,秘密政府現在有一整個軍團。而且不止是簡單的士兵隊伍,這些人都是軍隊裏的精英。向你們打賭,他們全是精英。

(T) 是的,這不是那種在戰場上胡亂開槍的新兵,這些人都有自己的專業領域。

(TK) 這個什麽 "New World Order"(新世界秩序)已經來了。你們知道,這簡直沒法阻止。你也許能掙紮和保護好你自己——暫時——但想要阻擋NWO是辦不到的。

(T) 存活的唯一辦法,就是像中國的聖賢老子說的那樣," 隨風彎曲的麥稈才不會被風刮斷"。

(TK): "同意,我會照你說的做" ——麥稈說。

(T) 沒有辦法。那些天天嚷著要走上街頭擊倒NWO勢力的人,他們只是叫嚷。他們沒法反抗,沒有勝利機會。

(F) 哈,他們已經被分散注意力了。

(TK) 最頂上是那些精英勢力,他們都是被特別"招募"進去的。……但你得承認軍隊裏也將有大批人反抗,我的意思是,總會有些人——如果我還在軍中,看到政府開始對付她自己的人民,把街上的人都趕到一起,我會說,"對不起,這兒也是我長大的地方……"……

(T) 對了,密歇根州愛國民兵組織有個叫Koernke的人談到了外國的聯合國部隊——因爲本質上軍隊、政府都做好了某種權力接管準備——將來的世界統一政府很清楚你不能用一個國家自己的軍隊來對付她自己的人民。

(TK) 因爲不可行。

(T) 因此美國部隊才被派遣到其它國家。

(F) 並且其它國家也把軍隊送到我們這兒。

(J) 好吧,如果有人不願意穿上聯合國軍裝呢?

(TK) 嗯,一個人唯一能做的就像你剛才說的,"隨波逐流"……本質上只能如此,至少一定程度上。

(T) 順應水流的同時騰出雙手搏擊水裏跳出的怪物,至少比逆流而上面對水怪還要奮力劃槳要容易。

(F) 誰會到時候站出來說,"我拒絕,長官!" 他們將把這個人消滅掉……

(TK):  能不能做什麽——如果可以做的話——去阻止這個NWO?
A: 過於複雜的答案。精確化你的問題。
Q: (T) 對了,想想那些生存者組織,他們現在遭受很多方面的壓力,甚至攻擊。

(TK) 是的,政府一直在"關注"他們的動向。

(T) 俄克拉荷馬州Oklahoma, 亞利桑那州Arizona,民兵組織遇到很多阻擾。
A: 被引向一個陷阱。
Q: (L) 我這麽想過。他們全都被誘入一個圈套。

(T) 好吧,他們現在有槍……

(J) 有槍又能改變什麽……
A: 意圖很好。
Q: (TK) 他們的確有正面的動機……但他們正逐漸被滲透、分化,至少已經"被感染"了。

(J) 也許是故意讓那些有某種意識共性的人們聚到一起,然後你會明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哪兒。

(T) 對NWO勢力來說這群民兵組織沒什麽利用價值了。"保守派"曾借此獲得權力。
A: 言之過早。
Q: (TK) 因此他們還有價值?但是……

(L)  好吧。作爲個人我們到底應如何準備,爲了應付即將來臨的——不管你把它叫做什麽。
A: 不是這樣簡單。
Q: (TK) 是否像Terry描述的那樣,我們應該"彎下腰,隨風擺動"?
A: 接近。觀察、搜索、聆聽。
Q: (J) 知識提供保護?
A: 警覺。到處是信號/信息。看、聽。
Q: (TK) 我們應該開始囤積基本生活物資了嗎?
A: 第3密度思維。
Q: (L) 我們之前談到的這種事件,關於"消失"的士兵人數被轉移到地下基地/隧道係統,這些在內戰時期就有發生?

(T): 內戰中的死亡人數?
A: 一些。
Q: (L) 我想重點在於他們是誰。在Matrix資料裏有一段采自L.Ron Hubbard的研究信息——其中談到的技術涉及到:從人身體內"拉出"其靈魂,置入其他的靈魂,重新編程他的大腦記憶……
A: 虛假。
Q: (L) OK,因此L.R.Hubbard說的所謂靈魂的提取和置換都是假的?
A: 是
Q: (L)  OK,你之前說身體可作爲一種承載靈魂的容器,靈魂容器。——給誰用的靈魂容器?
A: 調換死去的屍體。例如,複制品。
Q: (L) 你是說,"他們"爲死人準備了一個身體拷貝,把"死去"的靈魂放入這個新拷貝,因此這些"死人"能繼續活下去,是這樣?
A: 是。
Q: (L)  會不會出現,他們用某種技術使死屍重新恢複生理活性,然後放入另一個人的靈魂?
A:  不。例子:一個士兵死亡,他的肉體被複制成一個新的物理拷貝,他的靈魂被放入此拷貝,然後他成了一個"被編程的服從者",爲一些外星族類和秘密政府效力。
Q: (L)  但新的身體拷貝從哪兒來?
A:  原有身體的複制品。TDARM
Q:
(L) TDARM就是TransDimensional Atomic ReMolecularization,單位原子尺度上的維度轉換分子重組過程。

(T) 也許類似《星際迷航》(Star Trek )裏的"複制儀"(Replicator)。

(TK)  爲了進行這類TDARM操作,這個士兵必須先死去嗎?
A: 不。
Q: (TK):  有某個時間底限嗎,比如死亡時間不能超過多長……
A: 不,零度時間。
Q: (L) 他們運用靈魂型態的內在振動頻率,他們將"身體"帶到另一個密度,使用TDARM技術來進行分子重建;換句話說,原子/分子以這個型態模板爲指導開始序列重構,直到一具全新的成熟身體形成;然後"身體"通過一種時間入口被重新帶回3維空間。我說得對嗎?
A: 接近。
Q: (T): 所有這裏所說的陣亡人員,他們是真的物理死亡了嗎?我的意思是運行TDARM程序以前他們真的斷氣了?

(TK)  執行TDARM的時候,他們已經是屍體?
A: ?
Q: (T): OK,你說……比如越戰吧。你說六萬多人裏有兩萬三千人實際上並沒有真正死亡,對嗎?
A:  死亡,然後"複活"。
Q: (L) 我們說的不是物理身體的複活,是嗎?
A: 是。

Q: (L) 是的嗎? 你是說有的屍體被複活了?不是以複制的形式?

(J) 只要他們沒被地雷炸得粉碎,這也許是可以的。

(L) 從生理上講有些屍體是真的被複活了?
A: 一些。但大多數是複制品。
Q: (L) 我有個問題:是否很劇烈的死亡方式會埋下某種潛在因素?例如戰爭或在戰爭環境下,人們更容易被執行TDARM程序,相對那些"平常人"的一般死亡方式。
A: 不。
Q: (T): 不會,平常的生活裏到處有很慘烈的死亡;車禍,火災,爆炸……
A: 戰爭是一些秘密活動的最佳掩護。
Q: (T) 嗯,不是死亡形式中包含的暴力因素。戰爭時期更容易"偷取"死傷者。

(TK) 他們不想引起注意……他們不能隨便走進墓園掘開石碑挖走公民的身體……這不是聰明的做法。

(T) 這些是真正的屍體,他們死掉了。然後被拿走,或者被複活,或……

(L)  也就是說一些死亡士兵/軍官的屍體被收集起來然後帶入另一個密度,作爲分子重組程序的型態藍圖?
A: 是。
Q: (L) OK,首先他們必須得有一具真正的身體。

(T) 原來的身體……

(TK) 他們是否得拿到這些屍體,在其他人開始……

(T) 在屍體被其他人找到前?是的。那麽複制程序完成後原來的屍體會被放回去嗎?
A: 各種各樣的情況。
Q: (L)因此,有時會被放回,有時不會。

(J) 視具體情況。

(T) 總之一些所謂的"陣亡者"並未死掉,他們"蒸發"了,但還活著?
A: 所有可能性。
Q: (L) 這像是一種投機犯罪

(J) 數不清的一大把機會,簡直是專門銷售"機會"的連鎖超市。

(T) 一些是活著的時候即被秘密政府劫持,一些死後以拷貝形式複活,但其存在已被注銷。
A: 被外星族類劫持,不是秘密政府。秘密政府在一定程度上知道這類劫持發生,但他們不是此類劫持的主事者。
Q: (L)
OK, 但這又引出了其它問題……上周我們聊到過死亡……你說這其中有種不可穿透的三重屏障保護機制,可以防止"L.Ron Hubbard"所說的那種事情發生。這就涉及到我們現在討論的話題。我自己的解釋是,這整個程序要在他們的靈魂走進隧道、走向之前完成;所以要在他們進入第5密度前"攔截"住這些靈魂,是這樣?
A: 時間協調。

"隧道"(tunnel)及"光"(light)屬於典型的NDE(Near Death Experience,瀕死體驗)所經曆的景象。靈魂在"準死亡"狀態下脫離物理身體,見到某個很亮的光源,或見到一條通常盡頭有光的隧道。NDE不同於OBE(Out-of-Body Experience,離體經曆),後者是通常所說的Astral Projection,即人的"星光體"出體經曆。OBE可發生在任何時間,而且可借訓練加以觸發/掌握。

Q: (L) 難道他們事先知道自己會死掉,他們有意識地避免那個隧道,然後在"正確"的時間回到新身體上,或者……?
A: 類似。
Q: (T): 現在,外星族類拿這些身體做什麽?這些被複制及被複活的人類身體?外星族類想要什麽?
A: 服務力、勞動力
Q: (T) 他們是奴隸。

(L) 對了,我一直想問這個很多次都想說的問題。目前地球上有多少STS類型的外星生物在操作各種議程/計劃?不管他們分成多少種不同的團體/組織,我指的是各種子派係的總和。
A: 精確化。
Q: (L)  OK,執行/參與各種"秘密議案"的蜥蜥Reptilian。
A: 30萬
Q: (L) OK, 橙族人Orange?
A: 6萬2千5百3十
Q: (L) 灰人Grey?
A: 275萬
Q: (L) 看起來非常不妙!

(J) 見鬼!

(L) 他們中大多數"居住"在另外的維度和密度上對嗎,至少大部分時間。我的意思是,這太擁擠了!
A: 在各種時間-空間區域內往返,以及其它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