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仙蒂

仙蒂

當女兒仙蒂出生時,我既高興又悲傷。高興,因為她是一個珍貴的小禮物;悲傷,因為仙蒂的母親在分娩時過世。我花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慢慢從傷痛中復原,但每次看到仙蒂,我心中仍然喜悅不已。我必須承認,當女兒在六到十二個月大時,有時候,在我幫她換完尿布,把身體徹底弄乾淨之後,我會舔她的嬰兒裂縫。她豐腴的蜜唇,感覺起來是如此的柔軟與平滑,每當我以舌頭頂進她粉紅的蜜穴,總是令成她扭動身體,咯咯笑起來,這讓我的肉棒立刻勃起。許多次,我在她的蜜穴入口,磨擦著龜頭,令我迅速勃起,按捺不住,不洩不快!所以在她長牙之前,我喜歡將肉棒放進她嘴裡,她的嘴唇、舌頭飢渴地吸吮著,就好像吸到媽媽的乳房一樣。當我在女兒的小嘴內射精,她總是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她沒有辦法吞下所有精液,但小小的喉嚨卻很努力地將之嚥下。在她長牙之後,我會站在女兒面前,把我的精液灑滿她的全身。當我的精液噴濺在她身上,她總是高興的嗚嗚叫,而我會把精液當成乳液一般,按摩進她的皮膚。遺憾的是,當她一歲左右,我停止了這麼做。我害怕她會記得,或者意外告訴某人,爸爸對她做了什麼。但我們總是一起洗澡,仙蒂坐在我大張的腿間,我的肉棒壓著女兒的背部,或是頂在她屁股間。我用沾滿肥皂的手,撫遍她成長中的身體,花費大量時間洗淨她的花唇,與胖胖而渾圓的小屁屁。我會告訴她,我們必須確定她真的被洗乾淨了,跟著便將手指深戳進她溫暖的直腸。每次當我的手指壓過,她小小的粉紅乳蕾,就會變得像岩石般堅硬。每晚當我把女兒放上床,我總是一面溫習著她平滑的肌膚,一面讓自己射精。在仙蒂三歲的時候,身上許多處嬰兒肥已經消失了,變成一個美麗而苗條的小孩。我仍然用我沾滿肥皂的手,幫她洗澡,滑溜過她的身體;而當我洗她的蜜處,按摩她的小屁屁,她也總是咯咯笑起來。她特別喜歡,我用雙手去洗她結實而纖細的的大腿。然後就輪到我。她小小的手,擦洗我的胸口、我的小腹。然後她搓洗我的肉棒,輕輕地把兩粒睪丸沾遍肥皂,把肉棒搓洗乾淨。一天晚上,她搓洗了很長一段時間,而我再也忍受不了,滾燙的精液灑在她的胸部與小腹之上,令她大聲地笑起來。洗澡完畢後,我把她身體弄乾,幫她穿好內褲。然後我們坐下來,她坐在我的膝蓋上,柔嫩的屁股抵著肉棒,很容易地便感覺到我的勃起。當我們在夜裡獨處,一起看電視、錄影帶或玩遊戲時,身上通常只穿內褲。我愛死了這幕景象,女兒把頭斜倚在我胸口,天真地吸吮著拇指,,當我愛撫她的背部,或是她苗條而平滑的大腿時,她纖細的手指挑弄著我的乳頭。每到就寢時間,在為女兒蓋好被子之前,我會先把她的內褲脫掉。她喜歡裸睡,我也是。在七歲時,她在班上仍是一名個頭最小的孩子;只有四十三吋高,和四十五磅重。她喜歡讓一頭紅髮保持至披肩的長度,襯著一雙明亮的綠眼眸。她有一對柔軟而像彩虹般的粉紅櫻唇,長長的玉頸,美好的平胸,以及她這年紀罕見的大乳蕾。當我為她按摩那裡時,她很喜歡。而且我也喜歡她磨擦我的感覺。以一個年輕小孩而言,她已經有很優美的曲線,她苗條的腰部,在雪臀處變寬,直到修長而平滑的大腿。當我們在晚上僅穿著內褲,坐在一起,我愛憐地撫摸她大腿內側的肌膚,瞧著她被隱蔽著的蜜處。我們親暱地緊貼著,我的手臂緊緊環抱住她,一起談論學校的事,和許多其他事情。有時候,她鬧著玩地輕舔我的乳頭,令我幾乎想要射在內褲裡,但她從來沒有發現。有時候,她在夜裡腳抽筋,醒來哭鬧、喊叫。我走到她身邊,將床單拉開,為她按摩雙腿,一面看著她可愛的蜜穴。當我為她的小腿、大腿按摩之後,仙蒂很快地再次沉睡,卻從沒注意我因此而漲的疼痛。到了八歲,雖然她還很小,但對於父女倆擠在浴缸裡共浴來說,她的身體已經太大了,但我仍然每天晚上和她一起洗澡,俯進浴缸來洗滌她光滑無比的肉體。我的手置於她腿間,我仍然確定她的小蜜穴是美好、乾淨的。一天晚上,當我正洗滌著她甜美的身體,她告訴我這感覺不錯。「要不要我讓它感覺起來更好,真正的好?」我問她。「好啊!爹地。」她微笑著答道。我將手指滑至她綻放的花唇,忽上忽下地揉弄,探索她小女孩的蜜處。當我愛撫時,她放聲呻吟。我俯下身,用另一隻手環抱住我的甜姐兒,一面將她的頭貼緊我的胸膛,一面刺激她。沒多久,她大聲尖叫,「喔…….爹…..爹地…..!」,小小的肉體伸個筆直,不停地顫抖,當她第一高潮衝過。等她放鬆下來,大口喘著氣,我將她柔軟的裸體從浴桶中抱出,坐在我的膝蓋上,幫她弄乾身體。「這是…是怎麼一回事…爹地?」她嗚咽道。我心疼地擁抱著她,愛憐地撫摸女兒的裸背和雙腿。「妳剛剛享受到的,那叫作性高潮,甜心。」「喔,它…它感覺起來好棒..」她結結巴巴地說著,「你能再做一次嗎?」「當然了,我的小東西,只要妳想要,每天晚上都能做。」我笑著說。「嗯…爹地…它…..它感覺起來真棒..」我把女兒抱起,帶到她床上,蓋好被子,溫柔地親她一下。當晚,我自慰的時候,所享受到的高潮,是近年來最好的一次。第二天晚上,仙蒂就像平常一樣,穿著內褲坐在我的膝蓋上。當我按摩著她柔軟的大腿,她抬起頭,仰視著我。「爹地?」「什麼事,小東西?」她抬起她的屁股,離開我的胯間,褪下內褲,將兩腿分開,腳指尖輕輕地擦過我的大腿,甜美的蜜穴隨之張開。「昨晚做的那個東西,你再做一次好不好?讓我有一個…一個..」「一個高潮?」我填入她沒說出口的話。「是的,爹地,一個高潮。」我緊緊地擁著她,一手滑入於她的腿間,輕逗她的花唇。「我甚至還能讓它感覺更好,仙蒂。」我告訴她。「怎麼作,爹地?」仙蒂好奇地問起。我抱起女兒,把她帶到她床上,讓她躺下,拉開一雙粉腿。我將之彎屈,親吻她的花唇。當我的舌頭穿過花唇,舔舐著兩瓣柔軟而光滑的內唇,她呻吟出聲「喔….爹地…」我舔弄女兒八歲的裂縫,用手指將之分開。她的櫻桃看來是如此美好、幼滑、閃著水光。我把舌頭伸進蜜穴,舔她的櫻桃,讓女兒不停地發出呻吟。舌頭徹底地探索蜜穴的每一點,我則津津有味地品嚐著她清新而稚嫩的香氣與味道,最後,我在她剛發芽的花蕊前停下,將手墊在她結實的小屁股下。我舔著它,將它吸啜進嘴裡。「喔..喔..嗯…」她輕聲呢喃,而當我吹舔著花蕊,我的肉棒也膨脹了。她苗條的臀部開始摩擦著我,壓下她的屁股,進入我手裡。我輕快地彈弄、吸啜花蕊,讓仙蒂因為喜悅而喘著氣,最後大聲尖叫;身體痙攣。即使在她高潮以後,我依然舔著她蜜糖般的嫩穴,品嚐她鮮稚的蜜漿。我很想永遠吃著她的蜜穴,但最後還是停下來,坐在她旁邊,將她拉過來緊緊抱住。「喔…爹地…這感覺好棒…」「我很高興妳會喜歡它,小東西,我喜歡為妳那麼做。」我抱起她,走去浴室,將她放在浴桶中,往裡面放水。洗滌女兒平滑的肌膚,我的肉棒慢慢地悸動。我將她抱出,把身體擦乾,送回她床上。「謝謝你,爹地。」她笑道,而我親她一下,說晚安。我回到自己床上,強扯下內褲,抓起早已怒挺的肉棒,瘋狂地套弄它。我沒有注意到仙蒂,直到我終於發現她爬上了這張床。「你在做什麼,爹地?」她問道,然後伸出小手,學著套弄肉棒。「喔,仙蒂,喔..」我居然口吃起來,急忙把手離開肉棒。「讓我試試看,爹地。」她一面說,一面用小手環握住八吋長的肉棒。她慢慢地搓弄,動作很不規則,卻別有生嫩的快感,我有些驚訝,凝視著女兒美麗的臉孔。「這樣可以嗎,爹地?」她問道。「嗯,擠壓的力氣要更大,手的動作也要更快些..」老天,我居然在呻吟。「好的,爹地。」她說著,一雙小手上上下下地套弄我的肉棒,更快也更用力。我看著女兒替我套弄肉棒,當肉棒膨脹到極點,瞬間噴出大量精液。「喔…小東西…啊!」我嘶喊出聲,濃稠精液包覆住她的手和我的睪丸。仙蒂對射精看來有些驚畏,不停地用力榨壓肉棒,直到最後一滴射個乾淨。「這就是精液嗎,爹地?」「嗯,是啊…小東西..」「我讓你高潮了嗎?」小女孩的眼底,閃爍著喜悅的光芒。「是….是啊!」她微笑著,珍愛地搓磨我的肉棒和陰囊。「爹地,我很高興我能讓你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她躺在我身下,小手愛撫著我的肉棒,當它慢慢軟化。我摟著女兒柔軟的身體,感覺她的溫暖,撫弄她的屁股。我們進入深沉的夢境,彼此相擁。在那以後,我們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我愛死了女兒蜜穴的美味,她為我手淫時候的感覺。幾星期後,我教她吸吮我的肉棒,而我則舔她的蜜穴。她喜歡我射在她嘴裡。*************************在仙蒂九歲生日前,我弟弟和弟媳在一件意外悲劇中身亡。他們六歲的小男孩,鮑比,搬來和我們同住。我們讓仙蒂搬到我房間,而他則住她的房間。他甚至沒有問,為什麼女兒能和我一起睡覺,但他很納悶為什麼我幫助仙蒂洗澡,而不幫他。我告訴他,我沒有想到要這樣。他要求我也幫他洗。那個晚上,我也幫他洗澡。當我沾滿肥皂的手,輕輕洗著細滑的陰囊,搓揉四吋長的小棒,用拇指彈弄龜頭,他就像仙蒂一樣咯咯笑起。他的屁股比仙蒂結實的多,但他纖細的大腿則是和少女一樣幼滑。在我幫鮑比洗澡之後,我也幫仙蒂洗澡。當我搓洗她的蜜穴時,迅速地把女兒帶上高潮。鮑比不介意我們三人僅穿內褲坐著,當我們看一些卡通片,我將他們兩個一起抱在膝蓋上,雙手撫摸他們年輕的大腿。仙蒂朝下一瞥,注意到鮑比褲子裡有個膨脹物。她咯咯笑起,指了出來。鮑比感到難為情,但仙蒂將手按放在上面,輕輕擠壓。「嘿!」他脫口叫出,跟著往上看我。「這感覺不錯吧,鮑比!」我笑著問。「嗯,好像沒錯..但是..」仙蒂抓住他的內褲,一把拉下,男孩的短棒立刻向上直立。仙蒂將之放在指間,伸指逗弄。看著女兒搓弄她的堂弟,我的肉棒硬了起來。鮑比緊張地看著,眼睛和嘴張得大大的,大口喘氣。男孩的腿大張,我伸手探索他細小的囊袋,把玩兩顆小丸。仙蒂從我膝蓋溜下,跪下身,將男孩的小肉棒吸進嘴裡。我將鮑比擁入懷裡,而仙蒂則繼續吹送,讓男孩纖弱的肉體在我臂內戰慄。「嗯!喔…」他大聲呻吟,將肉棒推進我女兒嘴裡深處。男孩攤倒在我身上。「沒有什麼東西跑出來啊,爹地!」仙蒂一臉奇怪的樣子。「鮑比太年輕,還沒有精液,仙蒂。」我對女兒說,「但我想妳已經讓他很舒服了。」「這麼做很舒服嗎,鮑比」「是…是啊..」男孩小聲說著。「讓我也幫你吸吸吧,爹地。」仙蒂笑道。她幫助我取出肉棒,鮑比仍坐在我膝蓋上。他凝視著我怒挺的肉棒,猶豫不決地伸手碰觸。「哇!」男孩很驚訝,「它好大!」「而我愛死它了。」仙蒂笑著說。低下頭,在放入口中吸吮之前,她憐惜地親了又親,動手擠弄。鮑比驚愕地看著仙蒂的吹送,當我肉棒開始跳動時大感驚奇,最後,我的精液全部射進女兒嘴裡。有些從她嘴角溢出,滴在我的睪丸上。「那是什麼?」鮑比問道。我對他解釋精液的意思,而仙蒂的小舌開始舔食灑散的精液。「舔我,爹地。」仙蒂要求著,慢慢地站起身,脫下內褲。鮑比凝視著她無毛的平滑蜜穴。我也向他說明,這是男孩和女孩子們的差別。「摸摸看她的小貓,鮑比。」我這樣告訴他。他的手好奇地伸出去。「好軟。」他含糊地說,他的手是第一次接觸女性。「好癢啊!」仙蒂尖叫著跑到一旁。仙蒂躺下,張開她的腿。「舔我,爹地。」我讓鮑比坐上椅子,而我躺在女兒腿間。當我舌頭滑上她的蜜唇,她開始呻吟,自動地將臀部推向我。我在蜜穴旁又舔又吸,給予女兒兩度激烈的高潮,之後,我滾到旁邊,撫弄她的乳蕾。鮑比凝視堂姊的雙腿。「也想要舔舔看嗎,鮑比?」「我…..我可以嗎?」仙蒂用手肘半撐起身子。「嗯,鮑比,過來這裡。」她這麼對他說。他從椅子上爬下,四腳著地,注視堂姊濕潤的蜜穴。我將女兒的蜜唇撥得更開,指出她的花蕊與蜜洞,告訴男孩,他該舔哪裡。男孩伸出小小的舌頭,輕柔地用鼻掘弄姊姊的花蕊。「嗯……」仙蒂發出呻吟,而鮑比更努力地舔她。他貼到地上,將舌頭埋於堂姊腿間。我看著他舔吮女兒的蜜穴,一手也伸出,愛撫著他的小屁股。「喔……鮑比!」仙蒂唱出了最後的吶喊,她的身體在狂喜中浮沉,而她再次到達高潮。當夜,我們在一起睡覺。第二天清晨,我又看到女兒吸吮堂弟的小肉棒,然後是我的。我為她舔著蜜穴,然後鮑比接著舔。我將浴室改裝,用一個大的淋浴棚來取代浴缸。我們三人一起淋浴,當我的肉棒開始變硬,鮑比總是一直笑;而仙蒂會吹弄我的肉棒,鮑比則搓洗我的睪丸。他開始學著吸吮我的肉棒,像仙蒂做的一樣。在仙蒂過了十歲生日,而鮑比滿七歲之後,她的胸部開始發育。鮑比被堂姐小小的山丘給迷住,驚訝於那是如此的結實卻又柔軟。仙蒂喜歡讓他舔吸自己一邊乳蕾,而我負責另一邊,有時候僅僅是如此就讓她達到高潮,但通常還是要等我們舔她的蜜穴。她則是吸吮我們的肉棒,讓我們激烈地射精。一天晚上,在吸吮完女兒蜜穴之後,我在穴口磨擦著肉棒。「插進去吧,爹地。」她笑著說。我已經告訴她關於性的全部內容。我將肉棒引導至微開的穴口,抵著她的櫻桃。我對女兒微笑,同時將屁股往下壓。「喔!好痛啊!爹地!」女兒放聲大哭。鮑比害怕地躲到一邊。我停著不動,直到痛楚慢慢減弱,然後慢慢地開始抽送肉棒。「嗚…..爹地,這好棒。」仙蒂縱聲嬌吟,處女的貞血包覆住我的肉棒。「仙蒂…仙蒂..」我在她耳畔低語,而她美妙嫩穴不住擠壓著我。她首先到達高潮,蜜穴的嫩肉緊緊榨住我侵入的肉棒。跟著是我,狂呼出女兒名字,濃密的精液溢滿穴裡。當肉棒慢慢軟化,自女兒珍貴的穴裡脫出,我擁著她,親她一下,感謝她如此地愛我。她的目光移向堂弟。「你也可以照樣做,鮑比。」她告訴他。他盯視著堂姐猶自滴著精液的幼穴,慢慢地走到她身邊。我幫他把細小的肉棒推進姊姊的蜜穴。在他掉出來幾次後,終於學會怎麼幹。我看著他的臀部仙蒂身上不住挺送,兩人一齊達到高潮。我們鍾愛地彼此擁抱,深深入眠。一兩個月後,我和鮑比談起,讓我幹他緊緊的小屁股。然後,我也進入女兒的直腸,像鮑比那樣。當肉棒撕裂了他們緊緊的菊花,我不由得戰慄起來。仙蒂十二歲時,她懷孕了,生下一個美麗的小女孩。我告訴女兒,當她還是個嬰兒時,我怎麼照顧她。她笑著旁觀我的女兒(孫女)吸吮我的肉棒,然後是鮑比的。我們一起舔她的嬰兒裂縫,而她喜悅地叫出聲。我們四人以後一起睡覺,一起沐浴,一起作愛。我計劃幹我的孫女,當她三歲或四歲的時候,不會讓她像仙蒂一樣等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