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你能分清性感和情欲嗎?

過上等生活,付中等勞力,享下等情欲。
在李碧華看來,情欲是下等的。也只有把情欲往低賤裡放了,才能酣暢淋漓地痛快享受。這倒是符合人們對於肉身和愛欲的一貫想像,因此這句話被一些女人奉若經典,擺放在各種網站的個人資料中。見字如見人,每每讀到這樣的個人資料,我總疑心這個ID是個欲望強盛卻又無處發洩,或是有處發洩卻不屑隨便一泄的女子。
性感和情欲看上去十分相似,有時候甚至常常被弄混,這差別就存在于現實的演繹中。其實我們極少看到,確切說是極少發現性感的女人,舉目四望皆是成片成片自以為性感卻在裸露的肩膀、脖子、肚腩處寫著大大的“情欲”倆字的媚俗之姿,擠一擠乳溝,露一露股溝,基本算是完成性感一把的任務。
於是無知少男便在這樣的現實教化下誤以為性感等於露溝,進而像長他們十歲的庸俗熟男一樣,以為露溝的女人就是性感的女人,性感的女人就是等著被上的女人。
女人們在做著糟糕的性感演繹,而男人們則參與制造和傳承了這種淺薄庸俗的性感定義。某日在速食店裡聽聞一對母女對話,母親讓女兒把襯衣扣子扣上一顆,女兒堅決不。最後被母親逼急了,這位90後的小朋友不爽地吼了一句:扣上扣子一點兒都不性感!我又不是農村頭來的。
我嘴裡的雞翅差點插入喉管引發窒息而亡。現如今連90後的的小女生都知道要露乳溝扮性感,儘管她可能連胸脯都沒有發育起來,足見這種敗壞的性感文化對女人的荼毒之深。我很想轉過去對那個小女生說一句:妹妹,性感不是靠露的,性感是你就算裹成粽子都無法抵擋著從你的骨子裡流淌出來的。但是我怕她拿雞翅拍死我,只能假裝未聞繼續啃雞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