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來自緬甸的聲音~翁山蘇姬

來自緬甸的聲音~翁山蘇姬
.分類:◇外交國政◆2008/10/28 22:31
.分享Facebook
Plurk
YAHOO! 分享在我的 Facebook分享在我的 Plurk分享在我的即時通


 

翁山蘇姬,大家對這個名字一定不會感到陌生吧!但是真正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的人一定不多!《緬甸》她的故鄉,我想要告訴你,翁山蘇姬《緬甸》的故事!
她生於緬甸仰光,目前仍被緬甸軍政府軟禁於其寓所中。二○○八年六月十九日,是翁山蘇姬63歲生日。現今他仍然被軟禁中。
1947年,她的父親翁山,被政敵掃射遭到暗殺身亡

1962年時軍事將領尼溫發動政變取得政權,之後便施行長達二十多年的高壓統治。

1972年,她嫁給了英國西藏問題專家艾里恩結婚前曾寫信給她的丈夫:「我只要求一件事情:萬一我的同胞需要我,你願意協助我完成他們賦予我的責任。」

 

1988年,翁山蘇姬因為母親病危決定返國,正好遇上風起雲湧的反軍事執政民主運動﹝超過200人被殺,包括41人窒息於警方囚車中,被捕者嚴刑拷打,有些婦女一在被強暴。但政府卻對外宣稱只有3人被殺,被捕者隻字不提。﹞

八八年八月,她在首都仰光的雪達岡佛塔前首次向數百萬民眾發表演說,喚起廣大民眾對民主的嚮往。翁山蘇姬等人成立「全國民主聯盟」政黨,
1988/12/27母親逝世於仰光,享年76歲,

1989年將翁山蘇姬軟禁起來。此時反對勢力也大批地被掃入牢中

一九八九年她被軟禁前,曾在全國巡迴演講途中遭到士兵包圍,面對六支瞄準她的來福槍,她示意隨從退下但自己卻迎向士兵,無畏懼的舉動使得士官撤回射擊令。翁山蘇姬以她無畏的勇氣與非暴力的信念,化解了危機。
 

1990年贏得緬甸全國大選以來,她的大部分時間都處於被軟禁的狀態。雖然她的政黨贏得大選,但軍方拒絕交出政權。

1991年時獲得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翌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99年,她的丈夫艾里斯罹患癌症,申請進入緬甸探望妻子卻被拒絕時,緬甸軍政府堂而皇之聲明應由翁山蘇姬到英國探視她的丈夫,面對軍政府的假好心,翁山蘇姬當然知道這一離開緬甸就回不來,她拒絕出國探望先生,以此表示她追求緬甸民主的心永不改變。而她的兩個兒子也被緬甸軍政府取消緬甸國籍,不得入境。為了緬甸的人權與民主,翁山蘇姬失去自己的自由,在丈夫過世時卻也沒能見到最後一面、兩個兒子成長

 

 

她的父親翁山,是緬甸的國父,一群年輕的緬甸學生為了緬甸獨立與民主熱切奔走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們尋求外力支援以反英,一度寄望中國但最後無法接上轉而和日本軍特機關的『緬甸組』,和後來的獨裁者尼溫將軍一起接受日本軍事訓練。攻回緬甸後日本食言,轉而和英聯手趕走日本。英終答應緬甸獨立。就在開心迎接民主時!翁山不幸地在一九四七年,被政敵掃射遭到暗殺身亡,結束了短短三十二年的生命。
翁山逝世時,翁山蘇姬只有兩歲。雖然父親過世,但因為母親在緬甸政府中擔任職位的關係,幼年的翁山蘇姬仍受到許多人的照顧,到了十五歲時因為母親上任駐印度大使,她跟著到了德里大學就讀。後來並且到英國牛津大學的聖休斯學院,攻讀哲學、政治學和經濟學。翁山蘇姬閱歷頗豐,曾受雇於紐約聯合國秘書處。一九七二年,她嫁給了英國西藏問題專家艾里恩,也曾在日本和印度擔任研究員。長年居住國外的翁山蘇姬看似與緬甸沒有太多聯繫,但對於祖國緬甸其實並未忘懷,她結婚前曾寫信給她的丈夫:「我只要求一件事情:萬一我的同胞需要我,你願意協助我完成他們賦予我的責任。」
一九八八年,翁山蘇姬因為母親病危決定返國,卻正好遇上風起雲湧的反軍事執政民主運動。起先是學生對政局不滿發起遊行,但是由於緬甸人民對於四分之一世紀以來的政府壓迫及軍隊濫用暴力的忍無可忍,使得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遊行隊伍,民主示威運動迅速蔓延全國,眼看就要爆發流血鎮壓事件,為了調解軍政府與示威人士,翁山蘇姬開始介入政治事件。首先她寫公開信給政府,並稱這為「爭取獨立的第二次奮鬥」。八八年八月,她在首都仰光的雪達岡佛塔前首次向數百萬民眾發表演說,提出非暴力追求民主的訴求,喚起廣大民眾對民主的嚮往。緬甸軍政府備受壓力之下,嘗試實行短期的寬鬆政策,翁山蘇姬等人便趁機成立「全國民主聯盟」政黨,而全民聯日後也成為緬甸最大的反對黨。不過軍政府遲疑了一年後,還是在一九八九年將翁山蘇姬軟禁起來。此時反對勢力也大批地被掃入牢中,對追求民主運動造成莫大傷害,過了十個月後,一九九零年的五月,軍政府認為反對勢力應該式微了,便舉辦全國大選,希望獲取執政的正當性。雖然翁山蘇姬已被軟禁,但她所屬的全民聯仍大獲全勝,獲得國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席次。但無賴如緬甸軍政府,竟然以未通過新憲法為由遲遲不肯轉移政權,拒絕承認選舉結果。
雖然軍政府不肯交出政權,但也不敢以暴力逼迫翁山蘇姬,他們怕緬甸出現繼翁山之後第二個烈士,這對他們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因此軍政府想藉著軟禁翁山蘇姬逼她讓步,但她並未因此退卻。一九九九年,她的丈夫艾里斯罹患癌症,申請進入緬甸探望妻子卻被拒絕時,緬甸軍政府堂而皇之聲明應由翁山蘇姬到英國探視她的丈夫,面對軍政府的假好心,翁山蘇姬當然知道這一離開緬甸就回不來,她拒絕出國探望先生,以此表示她追求緬甸民主的心永不改變。而她的兩個兒子也被緬甸軍政府取消緬甸國籍,不得入境。為了緬甸的人權與民主,翁山蘇姬失去自己的自由,在丈夫過世時卻也沒能見到最後一面、兩個兒子成長過程也無法陪伴在旁,這些巨大的犧牲也促使國際間逐漸重視緬甸的人權問題。諸多的和平獎項頒給這位亞洲女子,翁山蘇姬的名字已經等同於非暴力爭取自由民主。
引述翁山蘇姬所寫下的一首描述緬甸人民心聲的詩,描寫他們在軍政府統治下憂慮卻又無能為力的不安狀態。那首詩,是這樣寫的:
我們或許像翡翠一般冰涼沈靜像水被掬在水中
但是,喔,我們或許會像
玻璃碎片 被掬在水中
玻璃碎片,連最小的一片都那麼銳利;它們閃著光,向那試圖擠壓他的人展現著力量。就如同翁山蘇姬一樣,雖然被緬甸軍政府囚禁著,但她的信念依舊堅強,深信緬甸的民主終將到來。
                                                           by美鳳

 

參考書目:《翁山蘇姬來自緬甸的聲音》,翁山蘇姬著,時報出版,19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