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倒追來的丈夫

倒追來的丈夫
身邊朋友都勸我別跟他,可我還是鬼迷心竅,看上李涵。他大我10歲,在一家公司任經理,兩年前因工作緣故,就認識了。業務做得很順利,我也很用心,最後他很滿意,特意請我吃了頓飯,聊了一會兒。後來關係就從工作延伸到了生活。
 
聽說他早就離婚了,跟前妻性格不合,有一個女兒,跟著前妻,每個月他打些生活費即可。他是個蠻會享受生活的人,日常生活精緻講究,正是我喜歡的那種成熟男人。離過婚又如何,有過經驗的男人更懂得珍惜婚姻啊!
 
起初我確實是比較主動,給他發問候短信,裝作無意地經過,碰巧遇到他……正巧那年有他喜歡的劉若英的演唱會,我特意弄了兩張票和他一起去看,趁著激動的心情牽起他的手大喊大叫大聲唱。那種氛圍下當然會有些感染力的。看完演唱會我們倆就難分難舍了,我坐在他的車上回了他的屋。
 
我投其所好,打扮得體,整潔清爽,衣服寧可少買但要買好的。他喜歡有品質的東西,我不能叫他瞧不起。而他也逐漸把我當成了自己的女人,大方地給我買漂亮衣服,讓我報名去學開車,說學好了就給我也買一部。他年收入20來萬,又沒有房貸壓力,再給我買個經濟型的車也不是件難事。
 
半年之後,在我和我父母的催促之下,我們正式結婚了。我雖然工作上沒有他成就高,但其他方面,並不比他差,何況是家中獨女,父母退休後都有養老金,沒什麼壓力。而他老家在外地小鎮,還有兄弟姐妹,父母只是普通小生意人,以後我們多少還得幫襯些。
 
開始那段日子,我們還是很快樂的。我不覺得自卑,也不覺得屈就,他說暫時不想要孩子,正好我也不著急,那就先好好玩兩年再說。只要有空,我們就天南海北地玩,無憂無慮,輕鬆自在。他還做得一手好菜,有空了就露一手,這一點我尤其喜歡。願意下廚房為女人做飯的男人,那才是真愛這個女人吧。我就是這麼想的。
 
他曾傷我心
 
去年,因異地戀走不下去而分手的前男友出差經過武漢,非要見我一面,聽說我結婚了,只想知道我現在過得好不好。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答應去了。我說我過得很好,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也祝福他早日找到合適的另一半。他誇我變成熟變懂事了,又感歎說,早些年你若這麼懂事,我們就不會分開了。這一傷感,讓我也有些傷心了。
 
臨走,他說以後也許再難見到了,擁抱一下算是告別吧。我答應了。運氣壞的是,偏偏那個飯店那天還去了一個我沒注意,但卻認識我和李涵的人。等我知道的時候,閒話已經傳到了李涵耳朵裡,他質問我,到底哪點對不起我,非要給他戴綠帽子。我一再辯解,最後還無奈打了前男友的電話,請他澄清,他也沒想到給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最後還發了誓。這事最後也就暫時放下了。
 
但李涵的疑心卻沒放下。好一陣子,跟我說話都陰陽怪氣的,我也氣大,每每也沒好臉色:“我本來就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你何必擺出首席大法官末日審判的姿態對我呢?再說了,你自己過去未必就乾淨啊,有何資格說我呢?”
 
說起那事,我就又有些難受了。
 
還是和他結婚前兩月,我覺得他有些怪怪的。
 
後來才發現,那時候他正和一個新進公司的年輕女孩玩曖昧,那女孩才踏上社會,對李涵是崇拜有加,有意靠近。儘管得知他的身邊已經有了我,但還是說什麼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一再警告李涵,要離那女孩遠點。他也答應說“不會,我做事有分寸。”
 
可我最擔心的事情最後還是發生了。有天晚上,我左等右等不見李涵回來,打電話過去,卻是個陌生女孩聲音,她聲音嬌滴滴的,問我是誰,找李涵什麼事。我氣憤萬分,吼叫著叫她喊李涵接電話。她卻說,他去沖澡了,恐怕不能接你電話了。而後就關機了。那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但李涵確實沒回來。
 
李涵再次出現的時候,面對我的質問,他解釋,昨晚應酬,喝了好多酒,醒的時候發現在酒店床上。我問那天接你電話的女人是誰,他一再說是別人開玩笑的,他獨自在酒店睡的。我嚷嚷著說要分手,可還是捨不得,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事算是過去了,加上那時李涵已經答應和我結婚了,再鬧下去,能有什麼好結果呢?只當他是婚前最後一次放縱吧,以後規規矩矩就行了。只是他根本不知道,那件事,讓我多傷心。
 
一時衝動犯下錯
 
婚後,我發現那女孩偶爾還是會聯繫李涵。我說你怎麼不罵她,你罵她一頓我就相信你了。李涵卻怪我不懂事,人家又沒做什麼過分的事,罵人家幹嘛?
 
我氣得要蹦起來,可又無可奈何。再說,我又不能24小時跟著他,他背後做點什麼,誰知道呢?但為這個離婚,我又捨不得,其他方面,他對我確實是還算不錯的。
 
我後來跟李涵商量,還是要個孩子吧,有個孩子家裡就熱鬧多了。李涵口頭答應了,可照樣抽煙喝酒,我說他,他就說好好好,下次一定戒煙戒酒好好幫你完成造人大業。可往往是說過就忘到九霄雲外了。我只好也隨之一再拖延實施計畫。
 
沒有孩子拴住他,他又那麼自由自在,我能做什麼呢?
 
我知道李涵是好面子的人,若是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這一點,他還是有所顧忌的。何況到時候不管真相如何,大家更願意相信是他惹下風流債。
 
再一次瞅准機會發現那女孩發來的短信之後,我搶過他的手機,要求他用我的手機給那個女孩打電話,說以後再也不要有任何聯繫,並把那女孩弄去別的公司。“否則,我就拿這個手機和短信去找你們老總。叫他看看手下們都在忙些什麼!”
 
李涵猶豫著,見我紅了眼,也只好含含糊糊地向那女孩說了。半個月之後,那女孩也確實換了工作,但和李涵的聯繫卻並沒真的斷絕。我感覺得到卻找不到任何證據。
 
這樣的日子我也過得好累,那一陣子,吵架特別多,我每個月都要查他的電話單子。他就怪我疑神疑鬼,說我是沒事找事,“我都和你結婚了,難道還不夠誠心麼?”
 
年後,我獨自出去散心,他也沒陪我,說沒空。那幾天,心情失落的我,和一個叫萬偉的男網友聊得特別多。其實認識他很早,但沒見過面,只是視頻過,面相看著倒是還不錯,年紀和我差不多。不管我對他什麼態度,或許說什麼過分的話,或者有空了理他沒空了就把他晾著,他也不急不鬧,照樣說很喜歡我,說我就是他喜歡的那種……熱情的話,讓人有些招架不住,不過我也隱約知道,他十有八九就是那種混一夜情的男人,現在網上這樣的人多了去了。既然看穿了,也就不當真,只當他是個移動的會說話的話簍子,或者就是陪聊的人而已。那又有什麼危險呢?
 
回來的時候已是晚上,跟李涵打電話說叫他接我,他說在應酬,沒空。我賭氣道,那你去應酬吧,我回我媽那兒去了。他說那行,你也該多回去看看。的士走到半路,我卻接到了萬偉的電話,說你是不是快到啦,我估計你就快到了,問候一下。有空一起喝杯茶嗎?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我也一直想見見你。
 
或許晚上人真的容易更脆弱,再說以前啥都沒做,不也差點背了黑鍋麼?做了又能如何?那麼恍惚之間的猶豫,我還是說了行,接著讓司機改了方向。再後來,見到了那個熟悉的陌生男人,進了同一個房間。半夜裡我醒了,頓時清醒,匆忙逃走。
 
此後萬偉又聯繫我,我都躲避,怕他糾纏,也怕被李涵發現,我乾脆換了個手機號碼。李涵問我好好的幹嘛換號,我說沒什麼,覺得用煩了,換個新的。但李涵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表面不動聲色,背後卻去補了一張一樣號碼的卡。
 
等我明白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他拿著手機上的短信給我看,正是萬偉發來的:寶貝,你不是說我很棒麼,我想死你了,你一點都不想我麼?下次我一定表現得更好呢……
 
我頓時臉色煞白,結結巴巴地解釋說那是他胡說的,在網上糾纏我,我沒理他,他不死心……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能把這個男人揪到面前親自問他?”
 
“是地,我就是想報復你,誰叫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氣不過。”反正已無退路,隨便他了。我索性把一肚子怨氣全發了出來。
 
李涵提出要離婚,我頓時又後悔了。根本沒想和他離婚,只是那天一時糊塗犯了錯。最後我跪下求他原諒,發誓再也不會了。終究,我們還是沒離婚,他說原諒我,以後好好過吧,但明顯覺得彼此之間的距離忽地變遠了,我儘量表現得很乖巧忍耐,在家裡也變得勤快多了。我們的關係也略有些緩和,有時一起吃飯,有時也一起出去,我挽著他胳膊,在附近散個步。但有些東西,再也回不來了。
 
此後好長一段時間,哪怕我很主動,他卻是躲避,不願親熱。我惱了也就不理了。但或許某天他喝醉酒回來,就拉扯我的衣裳,折騰一番,嘴裡罵著些什麼,說你是不是嫌棄我老了之類的話。我滿心難受,卻又不知怎麼辦才好。我該怎麼做才能和好如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