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做一輩子甜蜜的情人

用小雲的話說,我和方剛是她介紹的。當時的實際情況是小雲去相親,叫上我給她壯膽,她相的那個男孩田小軍叫上了方剛,這樣二對二,營造一種自然的氣氛。本來我最討厭當燈泡,可出於好奇,又加上小雲死纏硬磨,我還是跟著小雲出場了。由於小雲的絕對主角地位,我打扮得很低調,黑白兩色加一張素顏。田小軍是個能侃之人,開始還拘謹,後來喝了些酒,就不分青紅皂白地講故事,但相親場上稍微涉及點那種事總讓人覺得不對勁。我也不敢放肆地笑,總低著頭,後來方剛說就是覺得我那個樣子特別可愛。後來方剛還給我分析,說如果一個男的頭回見女的,能那麼放肆大膽講笑話,又是在那種約定俗成的正式場合,肯定就沒戲了。
  跟田小軍的進展小雲一直瞞著我,總之不順利。當時我正和方剛熱戀著,也沒多問。後來過了段日子,我和方剛雙雙出現在小雲面前,把小雲嚇了一跳。小雲見方剛的樣子像見了鬼,她第一句問,你們怎麼搞在一起的;第二句問方剛,田小軍都說什麼了。方剛摸不著頭腦,田小軍什麼都沒跟他說。小雲就以為我們串通好了瞞著她,跟我也疏遠了。也不知道田小軍什麼魔力,和小雲這麼多年的朋友,說遠就遠了,我很傷心。為了方剛我跟小雲疏遠了,我怎麼能不更加珍惜他呢———含在嘴裡怕化了,頂在頭上怕摔了———反正對他萬般小心。我心裡也真喜歡他。我們甚至假模假式地重演了一遍第一次見面的場面,那天我們都喝醉了,同醉的感覺真好。
說快也快,一轉眼我們就結婚了,一轉眼婚都結了好幾年了。一天,小雲到我們家,居然挽著田小軍,說他們也要結婚了,讓我們去當伴娘伴郎。他們挑了個日子,情人節。雖然按中式的說法這個日子不好,但小雲說就是要移風易俗,雖然結了婚,也要和田小軍做一輩子甜蜜的情人。方剛也好幾年沒見田小軍了,田小軍去了南方,回來也沒先打聲招呼就直奔主題要結婚,還是跟以前他拋棄掉的小雲。世事變化無常,這種事誰能說得清。他們分分合合還是走在了一起,婚後還特別幸福。其實,我和方剛的結婚紀念日是二月十五日,我們乾脆提前了一天。在那天獨特的氣氛下體會結婚的感覺,在結婚紀念日那天體會情人的感覺,仿佛要這樣下去做一輩子甜蜜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