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做愛開始抽動的時候

我們可以在書中讀到這樣的描述:當他開始抽動的時候,在驟然而不可抑止的狂欲裡,她裡面(自然是指她的陰道)有一種新奇的、驚心動魄的東西,在波動著醒來。波動著,波動著,好象輕柔得羽毛一樣,向著光輝的頂點直奔,美妙的、美妙的,把她溶解,把她整個內部溶解了。那好象鐘聲一樣,一波一波地登峰造極。她躺著,不自覺地發著狂野的、細微的呻吟,呻吟到最後……這種感覺也許是我們現在通過文學家的筆觸感覺和再現出來了,而這樣的描述就是一種基於真實的感觸之中的再現。而不是虛擬的感覺,這種性交的樂趣自然不會是每個有了性愛經驗的人都可以表達出來的但是這種感觸會是一致的,這不會有錯。 
 
  也許這些和現在的那本叫做在路上的小說是不一樣的,但有一點是想通的那就是性愛的本質和實質只有在這樣的一種肉體的契合之中,才能體會到人生的意義,或是對於社會的反叛的精神,而性愛的方式和不停地做愛本身就是一種行為的藝術表達。 
 
  即使是再激烈的做愛,它也要達到一種虛化的程度,這樣才能讓心靈飛翔起來,而不能把所謂的床笫之歡僅僅表達為實在的插入的動作,因為性愛的交媾力學知識知識陰莖進入陰道的角度,而不能對心靈的渴望進行任何的撫愛。愛情的感觸就是在這樣的一波一波的抽搐和震顫中完成了銷魂的感覺,而表達它或許只是文學家的功力,而普通的人只能享用。 
 
  說的俗一點為什麼人們會對性愛如此熱衷和樂此不疲,就在於兩性的結合的這種方式是情感結合的唯一能夠使心靈和肉體同時起作用的,因為對於人生或是人的感性來說。它永遠是--宛如最後一個奮激的文字,和一段文字後一行表示題意中斷的小點子一樣…..
愛情有時需要點花樣和虛些的感情,因為女人一定要在愛情中陶醉,而男人一定要在愛情中得到實在的感覺,當然女人會把這種感覺用資的羞澀給予部分的掩飾,婚姻內是否要有性道德呢?就像現在一些人對於婚前的性關係,並沒有真正的認識那樣,以為未婚求得愛情是和性生活無關的,起始在進行談情說愛的那一刻開始幾乎所以的婚前的感覺都無法和性相分離。 
 
  人們對於婚姻的感覺現在儘管已經有不少的人從純粹感官的角度進行了解釋,但是在感覺上依然是感到所謂的婚姻的感覺在都市中並不是永遠存在在所謂的白領的身上,有時候會發現人們最不能論證的生活,是屬於愛情和婚姻的。而且作為男人的愛情生活和女人的愛情婚姻生活是不一樣的,談情說愛對於女人是最好的享受--假如能夠享受到的話,而對於男人婚姻是對男人的全部的奴役--假如男人是一位富有責任感的男人的話。但是,婚姻作為生活的全部意義不會是婚後的夫妻生活,更不是人們所指的性生活嗎?顯然結婚後的人們是不能沒有夫妻之間的性生活的,而性生活的品質和愉悅的程度,都會因為不同的性取向而對實際的性生活有直接的影響。因為和愛情相比西安市不能永遠使小性的方式來解決的,性愛是很實在的事情,性愛不會因為你經常處在一種什麼不愉悅的心情和身體不適的情況而拒絕的。性愛很實在實在到會因為男人的性力和女人的性熱情而對夫妻生活產生具體的影響。性愛和情緒化的聯繫的。 
 
  就像如何談情說愛需要知道一樣,人們的性愛生活同樣需要人們的指點,不過現在人們似乎不能夠真正得到的這種知道,我們甚至看到即使在性自由程度較高的美國,他們對於那些傳統的和女性性欲的課程所採取的用真人的真實的方式傳授的方法,就連美國人自己也感到了不妥。在公開的場合不管是傳授性的只是還是公開展示性活動的場景,給人的感覺只能是一種性活動的再現,而不能把這些事情提到研究的地步。 
 
  在這個意義和前提下,我們自然便不會分辨感情和性愛關係的區別了。而且在美國的這所大校老師甚至會讓自己的學生在家裡開這樣的性學派對,而一些學生甚至會公開的做愛,另外的一些學生甚至會對自己的或是別人的生殖器進行相互的拍照,然後老師會在課堂上,會讓學生自己去指認屬於資生殖器的照片。一些女學甚至以為有了這樣的性教育她們至少能在自己的談情說愛或是做愛的時候能夠更有經驗,而一些男生則以為這樣會認識自己的性欲和自己的身體。而幾乎所以的學生都認為這樣做不會有什麼色情的成份。更為真實的是婚姻的生活,而不適那些讓人如此激動的感情的興奮。因為愛情通過肉體的參與,而讓女人和男人發生真正的變化。就像我們所熟知的查特萊夫人的情人中的康妮所告訴我們的,談戀愛和性行為的發生是一致的,對於女孩和男孩來說戀情和戀愛時的性行為是一致的。“在一些生動的、毫無隱諱的、親愛的談心之後,性行為成為不可避免的了,那之只好受。那像是一章的結尾,它本事也是令人熱情的:那是肉體深處的一種奇特的、美妙的的震顫,最後是一種自我決定的痙攣。”其實正像潘一禾女士在解讀文學作品中的性與情的關係時所說的那樣:肉體的愛--已經使得康妮和梅樂士的性愛--他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而這種變化就是一種奇妙的微妙的和與沒有性愛關係所不同的感覺。使得女人更加豔麗,男人更加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