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偷情成癮

不要與誰去偷情?
從現實中很多人的偷情經歷來看,失敗者占絕大多數。運氣好還能全身而退,不過增加點心靈的創傷罷了,不幸運的就要被傷的體無完膚,身心備受摧殘,容易對異性失去再度的熱情。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前仆後繼,不斷的加入偷情這個龐大的行列。比如有些人喜歡在週末的時候偷情,有些人喜歡在清晨的時候偷情,還有些人喜歡在上班的時間偷情;有些人喜歡在公園偷情,有些人喜歡在酒店偷情,還有些人喜歡在自己家裡偷情。就這樣兒,你偷他的,他又偷你的,偷到最後,你不在屬於他,他也不再屬於你,每個人都變得只屬於自己。
  其實,偷情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偷情規則不是哪一個人來制定的。如果要讓一位元女士,尤其是生活在底層的或權利下層的女士在偷情中不帶有功利色彩是一種夢想,哪怕開始的時候衝動是純本能的,但衝動之後女人需要說服自己,讓自己覺得為那個男人付出不冤枉,不冤枉才能無悔。其實,有些女人尋求物質與權利的補償,是一種心理自我保護,一旦那個男人絕情的離開,女人還可以回想那個男人對自己的好。當然許多男人也會用一些切實的幫助來尋求偷情中的心理平衡,並把這樣的行為看成是一種對情感的付出。這樣兒一來,偷情總帶有一種交換的味道,當男人送出貴重的禮物時,激情被挑起,另一次偷情發生。由此派生的影響感情和婚姻等一系列複雜問題個中滋味只有偷情男女自己才能體會,“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雖說是當今偷情成風,但也不是誰想偷情就可以讓你去偷情的。正如吃速食一樣兒,並不是適合每一個人的。就是說,有些人是不適合讓你去偷情的。
  那麼,究竟那些人不適合讓你去偷情呢?缺乏心理能力的人不能去偷情,有情緒問題的人更不能去偷情。有些人處在惡劣的情緒下,你去關心她自以為是善意,但對方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把這種關心看成一份愛,而此時也許她內心正需要這份愛。於是你會覺得這個時候挫傷她是一種罪過,幻想等些時候再作解釋。結果越陷越深,越描越黑。不僅裡外不是人,甚至可能促成對方的自殺。相反的情況是,有的人剛剛痛失一段情感,和人偷情是一種憤怒所致,先誘惑你再攻擊你,說天下的什麼人就沒有好東西。最終被傷害的仇恨全部得由你去償還。歇斯底里的人也不能偷情,本來她就對付不了自己的情緒,以為偷情可以找到一個人來幫她管理,結果是情緒更加失控,不累死也要氣死。
  有人格障礙的人更不能去偷情,遇到這樣兒的人,你要算倒了八輩子的黴。一種是邊緣型人格障礙,像《致命誘惑》中的那個女子,好起來比蜜甜,甚至沒有自尊,壞起來恨不得與你同歸於盡。病態人格的人更不能去碰,以為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像一隻綿羊或小白兔。這樣的人沒有獨立的人格力量,必須與人產生共生關係才能獲得自我感。身體只是她控制你的關係,在****中她一點兒都不快樂,卻偽裝著被你征服。其實和你****是想讓自己覺得還在被你關心。也不能跟名人偷情,名人也不適合偷情。名人被名聲所累,一旦偷情暴露你就不得不放棄婚姻家庭,甚至地位與權利。
  最為緊要的,千萬不要與官員去偷情,一旦與官員上了床,雖然眼前覺得風光無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讓你身敗名裂。因為只要喜歡偷情的官員,不論是男官員,還是女官員,無不是貪官污吏。身為貪官污吏是很危險的,說不定什麼時候東窗事發,就會被雙規而身陷囹圄。一旦如此,你也會跟著陷入十八層地獄而萬劫不復。
 
 任怎麼整也擋不住,自古以來就一直有偷情這一擋子事兒,最最著名的要數潘金連和西門慶的“奸殺門”了。但是,偷情能偷到他們這份上,偷到古今通曉,令人回味,也不枉他們偷情一場啊!那麼,為什麼要叫“偷”情呢?就好像你拿了人家的一根針一樣兒,最開始說是借去用用,看看合適不合適自己家的紐扣,結果發現用起來比較順手,就索性不還人家了,這便成就了偷字一說。但是偷了人家的針,還回去的時候還好說句“忘記了”,偷了人家的“情”可就不是那麼容易說還就還的。
  說到底,偷針也好,偷情也罷,偷的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過是滿足一已之私、一己之欲而已。從古至今,偷情的手段儘管是花樣百出,但萬變不離其宗,無非是瞞天過海,掩人耳目。從古代普救寺西廂迎風半掩的房門,到現代貴婦們深夜預留的窗戶,無不透著一絲難以言傳的曖昧與****。
  俗語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又不如偷不著”。奇怪,為什麼地下工作反而能令那麼多的人著迷呢?是不是偷的時候有某種竊竊的暗自歡心呢?而偷不著的時候,是不是又會牽腸掛肚,茶飯不思,偷不到誓不甘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