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催眠的渴望

催眠個案分享
對催眠的渴望已經有好多年了,可是是一直不曉得要透過什麼管道,才能找到專業且值得信賴的催眠師。 終於,有位知名的藝人有相當不錯的催眠經驗,剛好是妹妹的客人,於是透過妹妹詢問到該位催眠師的連絡電話,他還是一位專業的醫師。
別人的成功經驗,再加催眠師舉足輕重的專業背景,我自是非常的興奮與期待。 一開始的整個諮詢過程,感覺都還好,把催眠的重點整理出來後,催眠師讓我躺在一張極為高級舒適的椅子上,他要我安心地接受催眠,在我接受催眠的整個過程,會有光籠罩在我身上,使我不受任何侵擾,我是安全的,他會保護我。我那時覺好舒服,好開心,覺得自己來對了。
但是,接下來,令人錯愕的事才要開始。
催眠師放了錄音帶,要我跟著指示去做,雖然覺得奇怪,不過心想,反正是一開始的催眠引導,聽錄音帶應該也沒什麼。於是,我謹記他的交代,不能有任何的主觀意識與想法,否則催眠就會中斷。跟著指令,我"乖乖"地讓身體達到最放鬆的狀態,不去有任何主觀的意識與想法。
就這樣,很輕鬆地躺了很久,直到錄音帶結束。催眠師走過來,問我看了什麼,我嚇了一跳,看到了什麼?不是就要我身體放鬆而已,什麼都別想嗎?我什麼都沒看到啊!我誠實地告訴他之後,他有點生氣地質問我,我剛才那段時間都在幹什麼,躺著發呆嗎?這樣浪費時間是不行的。
莫名其妙挨罵,心裡說真的很委屈,不過只能怪自己搞不清楚狀況,要加油才行。
催眠師在一番告誡之後,放了第二捲錄音帶,就又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了。我還是"乖乖"地跟著每個指令。他走過來,問我看到了什麼。這一問,我知道我又要挨罵了,真的什麼都沒看到啊!
又一番訓話與告誡之後,催眠師放了一片CD,又去做他的事情,還不時發出一些聲響。坦白說,我心裡不太舒服,花了八千塊來聽錄音帶跟CD,還要挨罵。不過,我還是"乖乖"地遵照每個指令走。過了一會兒,他走了過來,在我身旁坐下,問我看到了什麼。這一回,我把自己放在CD中的情境裡頭,去想像一些畫面,於是東拼西湊,擠出一些畫面。可是都無法連續,盡是片斷的畫面。催眠師愈來愈不耐煩了,我又被說教一番。
就這樣,折騰了三個小時,到最後,我開始很努力去擠出一些畫面來,可是說真的,我只是在配合他的設的情境,看到的好像只是自己的想像,創造出來的畫面。
雖然有了不愉快的第一次,我對催眠還是沒有放棄。於是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找,看了每個催眠師的個案故事,每個故事都很令人感動,但卻無法決定要去找哪位催眠師。
三,四個月後,很偶然地,我發現了水晶老師的網站。
我跟以前一樣,直接先去看個案故事,有的故事還讓我感動地落下淚來。故事看完了,我又"參觀"其他的部分,覺得水晶老師很特別,一直到我看到她的自我介紹後,強烈地直覺她就是我在尋找的。 於是我打了電話預約。電話中大概跟老師聊了一下,不知怎麼的,聽著老師的聲音,覺得有點小小的激動,我很確定,她是我要找的催眠師。
抱著萬分緊張的心情,我來到水晶老師的工作室,一見面到填資料的過程,並沒有聊很多,老師的表情甚至讓人覺得有點嚴肅。資料填完後,老師整理了一下催眠的重點,也稍微解釋了原因,聽她說著說著,我竟然無法壓抑地淚流滿面,老師見狀,紅著眼眶遞了面紙給我,她笑說自己會跟著掉眼淚,要我別覺得奇怪,我跟她相視而笑,緊張的心情全放鬆了。
進了催眠室,放鬆地躺下來後,只聽到老師輕輕叫著我的名字,要我深呼吸,放輕鬆。接著便指示我已進入了催眠狀態。我還在納悶,不過是三句"放輕鬆"而已,短短的幾秒鐘,我怎麼可能已經進入了催眠狀態。
神奇的事發生了,我並沒有看到任何畫面,可是我卻不由自主地回答老師每個問題,而且答出來的內容是我怎樣都沒想到的。我的主意識一直很清醒,也會對潛意識說出來的內容感到驚訝,甚至會"猜錯"潛意識要回答的內容。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像第一位催眠師說的,一定要有畫面,一定不能有任何意識與想法。
第二次的整個催眠過程,我只能用神奇與不可思議來形容。原本我以為我會很難進入狀況,沒想到不到十秒就進入潛意識。我解開了心中的疑惑,也得到了親愛的爺爺的訊息。很開心,也很感恩。
現在,我更進一步地參加老師教授的專業課程,希望能結合催眠的技巧,與我擅長的芳香療法,更進一步地幫助每個客人達到身心靈的合諧。 
**********
雖然才不過30初頭,但卻經歷了家庭變故,與許多人情冷暖、人生的高低起伏,一次又一次的重創與打擊,一次又一次地跌在坎坷的道路上。終於,才剛過完25歲,我就病倒了,徹底地病倒了,在半昏迷之中,我哭著對一旁著急的母親說,「倒底還完了沒?」是啊!還完了沒呢?我總是在每一次的挫折時,對自己說,「沒事,還完就好了。」可是一路走下來,禁不住想問,到底上輩子做了多少壞事啊?還有多少沒還完啊?
也因為一場大病,讓我這個轉個不停的陀螺,有機會停下來喘口氣,也就在休養的過程中,我接觸了內在靈性的那一個部分。因為這樣的接觸,我開始每天「做功課」,讀完佛經,就跟「內在的自己」說說話,也被引導接受光的能量,與氣的調理...完全釋放自己,讓身體自由,身體就開始很自在地做些「動功」,有時像打太極,有時像做瑜伽,有時像仙女跳舞,有時俠客舞劍...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很清楚地發現,每一個調息,每一個肢體的伸展,都調整了我身體不舒服或是較弱的部位。
每次做功課時,我總會接收到菩薩的訊息,有時祂會給我無形的經典閱讀,有時則跟我對談討論,給我一些正確的觀念與教導,其中,祂一再叮嚀的,便是「自在」及祂(與智慧)就存在我的心中的道理。因此,我並沒有特別加入什麼團體,也沒有跟著人家跑宮廟,我只是在家裡很自在地做自己的功課,也以最尊重的心態去面對不同的宗教信仰。
這樣的摸索過程看似孤單,但並不寂寞,我知道有個力量在支撐著我,我也知道,我至少還有內在的那個「自己」。我明白我有些使命,但機緣未到,我只能默默地等待,先把自己充實好。
很偶然地,在聽到妹妹談某位藝人做了前世今生的催眠之後,我不由自主地想做這樣的嚐試,想透過催眠,更確定自己這些年來的探索,不是「發神經」、「人格分裂」,更肯定自己收到的訊息。在這尋求催眠的過程,我遇到了水晶老師,她是我第二位催眠師,也是第一位成功把我催眠的催眠師。
在遇到水晶老師的那一刻,我知道多年來等候的時機已經到來,果然在催眠的過程中也獲得了印證。
透過老師的催眠引導,我知道這一生遇到的那些苦,都不是因為我上輩子做惡多端,欠下太多債務,而是被安排的一些考驗,磨練我的心智的一些考驗,透過這些考驗也學習到不同的功課,而這樣的學習已有好幾世了。
前世的學習中,有一世,我不及格,因為受不了生命中的考驗而自殺身亡。我被懲罰了,我的靈魂在人間漂蕩了30幾年,哪兒都去不成,回不了天上的家,閻王老爺也不理我,任由我像個孤魂四處遊蕩。天上的娘連一句話都不跟我說,任憑我聲嘶力竭地哭喊也沒有用。我知道自己錯了,大錯特錯,因為我不愛惜我的身體,我沒有好好做好那一世的學習,可是為時已晚,後悔也來不及了。於是,我開始念經、懺悔,看到同病相憐的孤魂,也試圖開導,讓他們放下死前的執著,唯有如此,他們才能有重生的機會。開導不成,無能為力時,我還是會默默地為他們念經祈福,甚至看到人間一些疾苦,我也會深深地,盡力地念經祈福,因為那是我唯一有能力做到的事。
或許是天上的娘看到我的努力,也或許是我受的懲罰差不多夠了,終於,我被天上的娘接了回去...但沒想到,再下來的那一世,經歷的是更可怕的南京大屠殺與日本兵的淩辱。讓我更深刻地學習到生命的可貴,與生命受殘害的可怕。在那一世,我很勇敢地活了下來,接受那個學習,懂得放下,所以沒有怨恨,並且用自己的餘生,努力地超度那些受戰亂摧殘的亡魂,為和平祈福。
我想,我每一世的學習,真的都是很重的功課,那樣的功課確實會有很大的壓力,會有喘不過氣的時候。不過,也因為那樣深刻的學習,體驗了人世間的無常與苦痛,也讓自己更能以同理心去面對別人,也讓今生的我,更有能力去完成被賦予的使命。
你還在迷惘嗎?你還在徬徨嗎?或許透過催眠的協助,你可以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