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先判死刑後判死緩

男子支付16萬彩禮因女方家悔婚殺未婚妻兄妹
  2010年9月14日,市二中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盜竊罪,判處李洪偉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1.6萬餘元。李上訴後,市高院於次年2月15日裁定維持原判,並將該案刑事部分判決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2011年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核准並撤銷北京市高院的終審裁定,發回北京市高院重新審判。2013年5月30日,市高院以原判認定李洪偉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為由,將案件發回市二中院重新審判。
  市二中院審理後,作出第二次判決。法院認為,李洪偉無視國法,不能正確處理感情糾紛,竟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二人死亡,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且所犯罪行特別嚴重。李洪偉在故意殺人後又掠走被害人財物,其行為又已構成盜竊罪,應予並罰。
  鑒於李系自首,其親屬積極賠償被害人親屬的部分經濟損失及本案具體情節,市二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李洪偉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4000元;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4000元。因李洪偉所犯故意殺人罪後果特別嚴重,法院同時對其限制減刑。
  名詞解釋
 
  限制減刑
  2011年5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死刑緩期執行限制減刑案件審理程式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對被判處死緩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殺人、強姦、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被判處死緩的犯罪分子,法院根據犯罪情節、人身危險性等情況,可以在作出裁判的同時決定對其限制減刑。
  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被限制減刑的死緩犯罪分子實際執行的刑期的規定:如緩期執行期滿後被依法減為無期徒刑的,最低服刑時間將不能少於25年;如緩期執行期滿後被依法減為25年有期徒刑的,將不能少於20年。也就是說,無論如何,被限制減刑的死緩犯罪分子都要服滿至少20年的徒刑。
 父親借16.5萬元支付彩禮,女方家人收錢後卻反對婚事,李洪偉在爭執中掐死未婚妻,而後又錘死了“大舅哥”。
 
記者昨天獲悉,李洪偉已被北京市二中院判處死緩,限制減刑。
  京華時報記者裴曉蘭
  □案情
 
  不滿女方家悔婚殺人
  現年31歲的李洪偉是內蒙古人,曾在北京的地鐵站看自行車。市二中院判決查明,2010年1月12日晚,李洪偉在海澱區的暫住地內,因感情問題與22歲的同居女友海某發生爭執,後猛掐海某頸部致其死亡,並將屍體藏匿於房間外的水錶井內。李洪偉將海某殺害後,因認為海某27歲的哥哥阻撓其與海某的婚事,遂于次日淩晨,到對方在豐台區的暫住地,趁對方睡覺之機,手持鐵錘猛砸其頭面部數下,致其重度顱腦損傷死亡。
  作案後,李洪偉拿走海某兄妹的兩部手機,並駕駛海某的長安牌轎車逃回到內蒙古老家,後於2010年1月15日中午到當地派出所投案。
  受審時,李洪偉認罪。他說,其和海某於2008年12月通過老鄉介紹認識,2009年7月開始同居。雙方於2009年12月21日在北京一家飯店擺了五桌酒席,雙方家長都到場,李家給了女方家彩禮16.5萬元,海某用其中一部分錢買了輛車。二人原計劃在2009年12月31日回李的內蒙古老家辦婚禮,然後領結婚證。不料,北京的酒席辦完沒幾天,海某的母親和哥哥就反悔了。
  男方借16萬付彩禮
  “她母親說要等我事業有成才同意結婚,她哥則說,要是偷著回內蒙古,回來要再拿6萬。”李洪偉說,之前的16.5萬元都是其父親借的,家裡已拿不出錢。此外,他父母本來在老家訂好了酒席,因他和海某不能回去,酒席只能退掉,“我父母因為這事在村裡都抬不起頭”。
  據李洪偉供述,事發當晚,他讓海某跟他回家,海某稱自己說不通母親,還要死要活。他上前去攔,海某罵了他幾句,還拿出菜刀。“我急了,就掐她脖子。”兩三分鐘後,他發現海某不動了。“我當時很後悔,趴在她身上哭。”
  過了一會兒,他將海某的屍體丟棄。“我想了前因後果,感覺都是結婚受阻造成的”,便連夜趕到豐台,打死了海某的哥哥。
  李洪偉說,他之所以回內蒙古,是想先回家看看父母。他告訴父親自己殺人後,其父親勸他投案,他就去了派出所。
  海某母親證實,她確實收過李洪偉父親給的16萬元,其中6萬多元給海某買了車。她之所以反對女兒婚事,主要是對李洪偉不瞭解,不想讓女兒嫁到內蒙古。
  □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