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先按耐住自己的性衝動

 當王靜雲主動問奕奕時,話裡明顯含了挑釁和譏諷。按自己對奕奕的瞭解,她越看似平靜,心中一定越氣惱。
 
    所以在陳思妤說到梁明時,怕她無意挑撥出奕奕壓抑的怒氣,就從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腳。
 
    他們三個之間究竟怎麼認識的?又發生了什麼?三個認識的人為什麼裝作不認識而且又相互不搭理?直到吃完飯她也沒有弄懂。
 
    楚文豪一隻手開著車,一隻手摸著自己的下巴。心中暗暗氣惱:今日才發現女人有了車開有個很大的弊端,就是抹殺了獻殷勤送她回家的機會。
 
    吃完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駕車揚長而去。臨走都沒瞧自己一眼,心裡甚是氣惱恨不得追上她質問個清楚。
 
    卻又找不到推脫王靜雲讓她自己回家的理由,只好先按耐住自己的衝動,將她先送回家再說。
 
    “想什麼呢?也不說話。”王靜雲坐在副駕駛,看到楚文豪一路無語。
 
    想到他看奕奕時的溫柔眼神,難道他們以前認識?心中泛著濃濃的酸氣,難道他喜歡奕奕?忍住翻騰的醋意,首先打破了沉悶。
 
    “我覺得你和林奕奕認識!?”楚文豪眼睛瞟了一眼她,試探的問了一句,語氣既肯定又帶點疑問。
 
    “不要再提她!我討厭她!”靜雲眼中一絲鄙夷的厭惡,冷哼了一句。
 
    忽然覺得這樣有失文雅,接著溫柔的解釋道:“一個高中同學,處處和我作對,我一點也不喜歡她!”
 
    “哦?她這麼壞?有意思。”楚文豪狐疑的看了一眼王靜雲,女會和她一個嬌蠻的大處處作對?不可能吧?
 
    “你怎麼這樣關心她?你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有意思?靜雲心中的不安擴散,也試探的問了一句。
 
    “只是很感興趣!”楚文豪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一絲壞壞的笑容在唇邊綻放。臉上充滿的放蕩不羈的玩味。
 
    “那對我為什麼不感興趣?”王靜雲想到他在用餐時的話,心裡就堵得慌。望著窗外飛逝而過的夜景,有些幽怨的小聲問道。
 
    “我對女人都感興趣!”楚文豪嘴角的邪魅更濃,斜睨了王靜雲一眼,一副花花公子的痞子相盡顯無遺。
 
    王靜雲微笑了一下,楚文豪的這句話卻讓她原本醋意的心情放鬆了不少,用餐時林奕奕的冷漠盡收在眼中,想到她沒有正眼瞧過楚文豪一次,想必只是楚文豪的氾濫了。看來自己要儘快約束住他那顆氾濫的才行。
 
    車子在王家別墅的大門口穩穩停下,王靜雲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楚文豪,柔聲道:“文豪,既然來了要不上去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