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兩次豔遇

 好吧,我承認是個壞男人,雖然已經家有嬌妻,但是還總是希望能有一兩次豔遇。所以我常常遊蕩在聊天室裡。   後來我跟一位少婦聊得火熱,而且我得知我們彼此住得不遠,所以我就更熱心了。你來我往之後,果
  
 
  好吧,我承認是個壞男人,雖然已經家有嬌妻,但是還總是希望能有一兩次豔遇。所以我常常遊蕩在聊天室裡。
 
  後來我跟一位少婦聊得火熱,而且我得知我們彼此住得不遠,所以我就更熱心了。你來我往之後,果然博得了少婦的好感。她說我有點幽默,喜歡和我聊,聊了幾次之後,慢慢就聊到了夫妻生活的話題。
 
  她說自從有孩子之後,她老公對那事興趣不大了,兩人一個月能有一次就不錯了,有時還得她主動,老公像完成作業,應付,而她正是需要雨露澆灌的時候,這讓她很鬱悶。她比我小四五歲,和我是一個公司的,但因為公司大,之前並不認識,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她是幹什麼的。我見她屬於饑渴型的,就一點一點拿言語開始曖昧,她也能接受。有一次,她說她下面都有點濕了,我立刻說,我也硬了,她說她現在很需要,我說如果能在一起就太好了,但她說如果那樣的話,她有點害怕。她說害怕,可能也是真實想法,畢竟這意味著出牆。
 
  昨天,她給我打來一個電話,聽到那久違的聲音感到非常親切,看來我還沒從她頭腦中消失。她打到了我的座機,沒有來電顯示,我問她的電話,她照例還是不說,寒暄幾句,把電話掛了。
 
  第一次是我在家裡寫材料的時候,當天老婆上班,不可能半路回來。她上線之後,我告訴她我在家,問她能不能來,她說可以,但不能幹那事,我當然答應,任何事情都不能強迫。十五分鐘之後我開門,迎進來的是一位身材勻稱、皮膚白皙、眼角稍微有點魚尾紋、但長相相當標緻的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碎花的連衣裙,拿著精緻的小皮包,非常具有可欣賞性。她見我之後就說,我是她想像中的那種男人。我們兩個東拉西扯地聊了一陣,她還上了我家的電腦,玩了翻牌遊戲。好吧,我承認是個壞男人,雖然已經家有嬌妻,但是還總是希望能有一兩次豔遇。所以我常常遊蕩在聊天室裡。   後來我跟一位少婦聊得火熱,而且我得知我們彼此住得不遠,所以我就更熱心了。你來我往之後,果
  
 
  我望著她的後背,心裡想能不放過這次機會就不要放棄,事在人為,何況她也有需求。我把手搭在她肩膀的時候,她反應不大,於是我就把手挪到了她白皙的脖子上,嘴唇也湊了上去,親她的脖子,她開始躲閃,嘴裡說著,你上勁了啊,但她躲閃得並不徹底,我把她的臉扳過來說,你太吸引人了,我沒法不動心。我把嘴往她的嘴唇上湊,她有點拒絕,但最後還是讓我親上了。
 
  在我們倆的舌頭相互交融的時候,我把手伸進了她的裙子裡,撫摸著她的大腿和臀部,她的身體開始顫動,難以自製,緊緊地抱著我,我順理成章地拉開了她裙子背後的拉鍊,脫下了裙子,她自己主動解開了胸罩,脫下了粉色純棉內褲,一個完美的女性身軀展現在我眼前,她臉紅紅的看著我,我快速脫掉了我的衣服和她抱在一起,把她的豐滿的乳房含在嘴裡,舔著她的乳頭,親吻著,她的手也伸向了我的下體,緊握著。當我的手伸進她下面的時候,那裡已經濕潤了。我把她的頭摁下去,把她的臉對著我下身,她看了一眼,含在嘴裡,我也一陣戰慄,她嘴巴不是很嫺熟,兩下以後就吐出來了,我抱著她到了床上,兩人立刻合為一體,一會兒就爆發了。她在整理衣服的時候紅著臉說,我來時不想這樣的,但你一碰我,我就控制不了自己了,我說,我也是。送走她之後,我趕緊整理了一下床鋪。
 
  第二次是她說有個材料申報要請我幫忙改一下,我當時就在家裡,讓她過來,她就來了,材料很快就改完了,之後我當然沒放過她,過程不再描述了。
 
  其實這兩次激情的品質都不太好,時間都不是很長,可能是太激動的原因,但她仍然感到很滿足,她確實是很需要。後來她把手機換了,過兩三個月給我打個電話,但都打到我的座機,我查不到電話號碼,只有乾瞪眼。後來我在一個朋友的婚禮上和她不期而遇,她朝我微笑一下,點了點頭,很快就消失了。也許她只是想偶爾放縱一下,並不想長期出軌,破壞家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