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再續我身邊的女人多年情緣

我的真實性故事之–我愛過的上過的女人。
 
  「喂?現在忙麼?」
 
  「哦,你呀,不忙,啥事兒?說吧,」
 
  「沒事兒,就是心裡亂得慌,想找個人聊聊。」
 
  「哦?你不會是想離婚吧?」我開個玩笑。
 
  「不是想,是已經。」
 
  電話裡傳來的聲音依舊甜美淡然,但在我聽來卻猶如霹靂一般讓我震驚。
 
  「為什麼?」良久,我才問道。
 
  「沒什麼,沒感覺了。」
 
  「沒感覺了?不是別的原因?比如說,別人的出現?」
 
  「唉,你還是那麼敏銳」她歎一口氣說「是的,是我有了別人」
 
  「好了,別再說了,」我打斷她。
 
  「什麼時候見我一下,我要和你談談。」
 
  「明天吧,下班以後我給你打電話,今天不成。」
 
  「好的,明天見」
 
  「明天見」
 
  放下電話,我陷入了沉思。
 
  大家還記得那個我唯一沒有得到的處女——平麼?剛才的電話就是她打來的。
我沒有想到她會打給我,更沒有想到她會離婚。
 
  當初我們分手以後,零零碎碎的聽說她到外交學院又讀了一個外語的本科,
還拿到了學士學位,再後來就跳槽到了一家外企,據說是做行政人事一類的工作,
沒什麼職位但是薪水很好,再後來就聽說嫁給了一個外企的白領,在天通苑買了
房子,買了車,過得還不錯。再後來就有了一個孩子,男孩兒。六七年了,斷斷
續續的有不少她的消息,就是沒有聽說兩口子感情不和鬧離婚,沒想到卻是她親
口告訴我。
再續我身邊的女人多年情緣
 
再續我身邊的女人多年情緣
 
我的真實性故事之–我愛過的上過的女人。
 
  「喂?現在忙麼?」
 
  「哦,你呀,不忙,啥事兒?說吧,」
 
  「沒事兒,就是心裡亂得慌,想找個人聊聊。」
 
  「哦?你不會是想離婚吧?」我開個玩笑。
 
  「不是想,是已經。」
 
  電話裡傳來的聲音依舊甜美淡然,但在我聽來卻猶如霹靂一般讓我震驚。
 
  「為什麼?」良久,我才問道。
 
  「沒什麼,沒感覺了。」
 
  「沒感覺了?不是別的原因?比如說,別人的出現?」
 
  「唉,你還是那麼敏銳」她歎一口氣說「是的,是我有了別人」
 
  「好了,別再說了,」我打斷她。
 
  「什麼時候見我一下,我要和你談談。」
 
  「明天吧,下班以後我給你打電話,今天不成。」
 
  「好的,明天見」
 
  「明天見」
 
  放下電話,我陷入了沉思。
 
  大家還記得那個我唯一沒有得到的處女——平麼?剛才的電話就是她打來的。
我沒有想到她會打給我,更沒有想到她會離婚。
 
  當初我們分手以後,零零碎碎的聽說她到外交學院又讀了一個外語的本科,
還拿到了學士學位,再後來就跳槽到了一家外企,據說是做行政人事一類的工作,
沒什麼職位但是薪水很好,再後來就聽說嫁給了一個外企的白領,在天通苑買了
房子,買了車,過得還不錯。再後來就有了一個孩子,男孩兒。六七年了,斷斷
續續的有不少她的消息,就是沒有聽說兩口子感情不和鬧離婚,沒想到卻是她親
口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