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勾引我老婆

驚天陷阱小三雇人勾引我老婆
  一朵花兒開,
  就有一朵花兒敗
  我撥通路藍的電話,問:“你能原諒我嗎?”她很用力地罵了句“神經病”,就將電話掛斷了。
  美蓮打我電話,聲音滄桑,問:“你能原諒我嗎?”我想罵神經病,卻罵不出口,然後,電話也掛斷了。
  連續下了十幾天的雨,今天突然轉出一輪晴日來,我隱在咖啡廳的角落裡,看著陽光如碎金似的散落在地板上。
  如果是和路藍來,我一定會選落地玻璃窗旁邊的位置——因為那裡有明媚的陽光。對一個正處於秋寒季節的城市來講,坐在陽光裡,已經是種絕妙的享受。
  可是今天我不能坐窗邊。原因其實很簡單:來赴我約會的,不是路藍,而是美蓮。
  路藍是我的妻,而美蓮,是我的“曖昧”。每個男人的生命裡都會有兩朵玫瑰,一朵白的,一朵紅的。很不幸,路藍成了我的妻,所以她不是床前“明月光”,而是地上的霜——看上去純淨,卻讓人覺得冷。
  淺啜著咖啡,在陽光照射不到的角落裡,想著美蓮的豐滿和妖嬈,我的體內便有一股燥熱。真不知道她今天玩什麼浪漫,非要來這裡喝咖啡。要照我的想法,直接訂房間更好,還不用擔心碰到熟人。
  B。諾基亞手機和我的妻
  美蓮還沒有到。
  坐在斜對面的那對男女卻開始吵架。一開始還很克制,後來女的先沉不住氣,聲音漸漸地高了起來,有那麼幾句話便鑽進我耳朵裡:“我還不如一個半老徐娘?!……還是有夫之婦,你就那麼賤,非要湊上去做人家見不得光的情夫?”
  吵至激烈處,女人一把抓起男人擱在檯面上的手機往地上狠命一摜:“我讓你和她卿卿我我!”手機落到鋪著磁磚的地板上,連續翻了幾個跟鬥然後就滑行到我腳下。也是閑極無聊,我居然充好人俯下身子去替他撿起手機。
  是諾基亞,有藍色螢光的那種,曾經風靡一時,但就現在來說,已經很落伍了,居然還有人在用這種——不過路藍也喜歡這款機子,她說她喜歡這藍屏。
  真是白天不能念叨人、晚上不能念叨鬼,我只不過在心裡想了一下路藍,就真看到了路藍!不過,不是真人,是在相片上!那個落在我腳下的諾基亞手機的背面有一張大頭貼,一對男女在鏡頭前側著臉嘟起嘴唇像接吻魚一樣親嘴!而那個女的,正是我的妻!
  我呆住了,保持著一個俯身的姿勢,傻傻地將別人的手機緊握在手裡。有人在我身邊說“謝謝”並向我伸出手,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要討回他的手機。
  抬起頭,我用一種憤怒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長頭髮的男人。我拼命壓制,才阻止了自己向他揮出拳頭的衝動。他自然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也無心觀察我莫名的敵意,只是從我手中拿走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