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原作:賢賢美代子 整理:抱甕老人   

原作:賢賢美代子 整理:抱甕老人   

 

「媽!明天是我們班上的母姊會,妳一定要參加。」   「你叫你爸爸去好了,媽已經好久沒有出去拋頭露臉了。」   「不行啦!人家母姊會一定要媽媽參加啦!」   「爸!你勸勸媽啦!」   我向父親求救著。   「媽媽,我看明天妳就去一趟好了。」   「可是那麼久沒參加這種場合,也不知穿什麼衣服好。」   「我看就讓立琝,明天陪妳去一趟百貨公司好了。」   「好啊!好啊!」   姊姊眨了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對媽媽做了個鬼臉說道。   「媽,妳還長得那麼漂亮,身材一流,臉蛋又漂亮,幹嘛老是把自己 打扮的 像歐巴桑一樣。」   「小鬼!妳皮癢喔。」   媽媽整個臉都紅了起來。   「好啦!好啦!」   那就這樣決定了。        *******************   「媽!妳有這麼好的身材,為什麼要把她掩飾起來呢?。」   望著媽媽那美麗動人的臉龐,水靈靈的大眼睛,挺秀的鼻子,和豐滿 的、撩 人的唇,媽媽擺出一慣的迷人笑容。   姊姊攬住了媽媽的纖纖細腰,輕輕地吻著她的臉頰,俏皮靈動雙眼眨 呀眨。   「媽,妳多久沒爸做愛了?小心喔!今晚爸不會讓妳睡覺的。」   「妳這小鬼,高中生,不好好唸書,是誰告訴妳這些事的!」   「不告訴妳。」   ****************************** *   「好了,你就送我到這裡就好了,弟弟騎摩托車回去要小心一點」   「姊,妳到底租房子在哪裡,我直接載妳過去不是方便一點嗎?」   「那在巷子裡,騎摩托車真的不方便啦!姊自己走路就可以了啦!」   「姊,妳到底是住在哪裡啦!」   「不是跟妳說,那邊不好騎車嗎?。」   「好啦!好啦!」   望著姊姊漸行漸遠的腳步,我賭氣的說道:「看我不跟蹤妳,看看妳到 底是 住在什麼地方。」      ************************   「哼!原來是住在這裡。」   隔天趁著姊不在時,我找來了鎖匠。   「老闆,不好意思,我房門的鑰匙丟了,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打開,順 便幫我 打一付鑰匙。」   「這是你的房間嗎?」   「對啊!」   「好!沒問題。」    ****************************x   只見約十坪大的房間,用著布帘隔成了客廳與臥室,地上鋪著粉紅色 的地毯 與窗簾。   在姊的房間裡,有著衣櫃和木椅和單人床,不錯嘛,佈置的蠻優雅的。   「咦!」   「這是什麼。」   我隨意的拉開姊書桌的抽屜,意外的看到一捲錄影帶。   「私人物品,請勿觀看。」   這到底是什麼嘛!   我好奇的把它放進錄影機裡。   ……   電視畫面亮了起來,接著電視畫面一轉,出現一個女人。   「是姊!」   我幾乎叫了出來。   只見姊姊躲在房間的牆角,不停的發抖與哭泣著,雙手猛烈的搖動, 身軀無 力的低垂。   姊姊的裙子早已被撕成粉碎了,只見滿地都是裙葉的碎片,而白色的 三角底 褲則完整的顯現出來。   這時畫面一轉,出現個相貌猥瑣的男人,他好像是在品嘗甜品似的, 不疾不 徐的在姊姊大腿上移動著,舔著姊姊小腿、大腿,滿嘴的口水就在雪白大 腿上, 留下了一道道屈辱的痕跡。   「嗚‥‥‥不要‥‥‥‥」姊姊並沒有放棄任何的反抗,她努力的踢 開伏在 她胯下的男人。   但無奈雙腿被男人緊緊的控制住,使她美麗的曲線完全憑男人的舌頭 肆虐。   姊姊咬著牙忍受這一切,而男人則露出勝利的笑容享受這一切。   男人的遊戲顯然還沒有終止,他開始用牙齒在姊姊的腿上留下了一道 又一道 齒痕,一道接著一道。   姊姊的痛苦完全的表現在臉上,只看見她一臉的淚容,一顆顆斗大的 淚珠從 眼角落下。   男人,大口大口的咬噬著姊姊性感的腿部曲線,不一會姊姊兩條大腿 上出現 了瘀痕,還有被牙齒啃咬的痕跡。   而現在男人把興趣往上移了,他的右手順著少女那玲瓏有致的身體, 往上挪 動,從她的臀滑上腰,再從腋下插入了胸罩。   只見姊姊的胸罩,在這一刻高高的隆起,可以看見這隆起的部分,明 顯的印 出指頭及掌背。   接下來的男人盡情的玩弄姊姊的這一對雙峰。   雖然隔著胸罩,看不見男人指頭的細部動作,但是,他一定緊緊捏著 姊的乳 頭,那我偶然瞥見過的泛著紅暈小奶頭。   「真不賴,這乳房的彈性真不錯!」   「不要‥‥‥請住手‥‥‥」   「嘿,嘴巴還說不要,乳頭都硬起來了!」   在姊姊三角褲的那隻手,也已經開始活動起來了,隔著內褲,插入了 最隱密 的地方,我的心就像被什麼利刃割到一樣的難過,我想,那人的手指應該 已探入 了姊的陰道。   姊姊開始劇烈的動了來,似乎想以身體的擺動來干擾男人的動作,然 而這一 切只是徒然。   姊姊試圖把雙腳緊緊的併在一起,男人的手早已深入了,在陰核及陰 道不斷 的被刺激之下,雙腿只能乖乖的張開。   「真不賴,看,陰部的淫水居然這麼多!」   只見姊姊純白的三角褲出現了明顯的漬痕。   男人的動作變得更粗魯了,大力的抓著姊的胸部,從五指在乳房下陷 的深度 ,及姊痛苦的表情,可以想像男人是用多大的力氣在對付姊,而他的另一 隻手更 是老實不客氣的猛力的在陰戶不停來回插弄著。   姊劇烈的搖著頭,自尊心極強的她竟然被一個陌生男子如此對待,姊 的痛苦 及憤恨令人不難想像。   我無力逃開,無力逃開正在我眼前的種種畫面,閉上眼睛也無法阻止。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姊姊被一個陌生的男人任意的玩弄身體。   這時男人的好像忍耐到了極限似的。   他大力的扯去了姊的胸罩,又用力的撕去了她的內褲,姊的身體已完 完全全 的裸露在男人的視線之中了。   男人盡情在姊的雙峰上搓捏著,就像在把玩一陀麵團一樣,嘴部大口 大口的 親吻姊的身體,他的動作隨著嘴部的行動而激烈起來,雙手的力道可以明 顯的看 出加強了許多。   男人的手指在姊的乳頭上徘徊著,一會兒他突然很用力的拉起乳頭, 好像要 把它拔下來似的。   姊當然很痛。   然後就在我以為姊的乳頭要被拔下來的時候,男人又鬆開了手。   男人就這樣反反覆覆的玩弄著,好像姊的痛苦與喘息對他來說是一種 很大的 快感。   姊的乳房也在這等力道之下,開始與臉部的表情一樣扭曲變形。   同時,男人的另一隻手在姊的陰唇徘徊了一會兒之後,就把他最長的 中指插 入了姊的陰道內,開始一來一往的對著姊的下體抽弄起來,手指幾乎完全 的埋在 姊的的陰戶裡。   這時姊的身體已沒有像一開始那樣有明顯的反抗行為了,她的臀部隨 著男人 的力道微微的蠕動了起來,無力地搖搖頭,全身不停地發抖著。   不一會,男人伸出了在姊陰戶翻攪的那隻手指,只見手指上繞了一圈 又一圈 的淫水,男人以極下流的姿勢把手指湊近鼻子。   他似乎非常享受那股味道,露出了微笑。我知道那就是姊的淫水,但 我卻不 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你要做什麼?」   男人冷笑的從身上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用中指上淫水沾黏了白粉, 在輕輕 抹在姊姊的陰唇上,再慢慢插進了她的陰道裡去。   『嗚!』   姊姊低聲的呻吟起來。   「真的是立即見效呢!今後妳將永遠是我的女人了。」男人陰險的笑 著。   那些白色的粉末原來是毒品。我在元元的文章裡看過,這些毒品的用 法是直 接塗在黏膜上,它能襲擊人的腦袋,使人全身成為敏感的性感帶,所有的 肌肉, 祇需輕輕的接觸,便立即達到高潮了。   「嘎……!呀呀,咿咿…………」   姊姊擺動腰肢,全身瘋狂的扭動起來了,雪白身體,也漸漸染成粉紅 色了。   「小姐,妳似乎是不能忍耐了。真有意思……雖然心中有屈辱感,但 陰部不 斷地受到刺激,不斷有又濃又稠的淫水分泌出來。」   「不要‥‥‥啊‥‥啊‥‥」   姊姊似乎感到一股莫名的快感,襲擊全身而來。   「嗚,饒了我吧‥‥請饒了我吧!」姊姊像在說夢話般的喃喃自語, 下半身 不停地發抖。   「不要!啊,住手,求你‥‥‥」姊姊用微弱的聲音哀求著。   男人奸笑著,一邊用手開始捏弄著自己那根粗大的陽具。他打開姊姊 的膝蓋 ,兩膝跪在她的股間,陰莖慢慢地又膨大了。   「不要、不要、請放過我吧!」姊姊搖動著拘束不自由的身體,悲痛 大叫。   「陰戶這麼濕,還說不要!」男人拉起插入在陰部的指頭,拿在鼻尖 聞著。   「妳看,妳的小妹妹需要了!不要‥‥」姊姊偏過臉,大叫著。   望著微弱而哭泣的姊姊,使得男人更充滿了征服的欲望,他一點也不 同情地 更加強烈地侮辱著眼前的美女。   男人深深地將陰莖埋入陰道內,腰部密合著姊姊的腰。   「嗯,好緊。」   男人的肉棒粗暴地在陰道口進出,還不時發出讚嘆聲。猛烈地搖動著 腰,肉 棒在陰部內粗暴地抽動。   姊姊大叫,身體震動著,她絕望的呻吟聲不斷地傳遍了整個屋內。   「嗯,這小穴的功能真不錯,光是插進去就令人覺得舒服呢!」   男人瞇著眼睛喃喃自語。   陰部的肉壁柔軟而緊密地裏著肉棒的粗幹,一點也沒有鬆弛的觸感, 尤其是 慢慢抽動的時候,那種緊合感更令人舒服得魂似要飛到九霄雲外去了。   「妳的陰部真是一級棒的,臭屄。」   「啊,你不要說了‥‥‥‥‥」姊姊猛烈地搖著頭, 無比的恥辱與羞 愧。   男人騎在這雙手被綁,全身裸露的美女身上,肉棒插入她那稚嫩的陰 道內。   看到她那因羞愧而發出不絕於耳的呻吟聲,沉浸在一種滿足的征服感。   男人又慢慢地開始抽送著那陽具。   「嗚‥‥‥‥不要‥‥‥‥」   「妳的陰戶是最上等的,而我的陽具也超級棒,所以啊,妳是不是覺 得很爽 呢?臭屄!」   「啊,請住手‥‥‥‥‥」姊姊咬著唇。   男人邊用右手的指頭發弄陰蒂,一邊用左手揉搓著乳房,還重重地壓 上她的 唇,其間還沒有間斷地抽動著他的腰部。   男人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碩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重重 的頂撞 在花心上,頂得姊姊悶哼出聲音!   陽具插入穴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摟緊姊姊的柳腰,屁股開始左右搖動 前挺後 挑,恣意的狂插狠幹著!   姊姊似乎已經開始慢慢地迷失了自己,一波波的快感的波潮不斷地湧 來已吞 了她的意志。   「啊‥‥啊‥‥」男人的唇一離開,就聽到一聲聲嬌嗔的喘息聲從姊 姊的口 中叫出來。   「如何啊?臭屄。我的陰莖的味道很不錯的吧!」   「嗚‥‥‥啊,好‥‥‥‥‥」不知不覺,姊姊居然發出讚嘆的叫聲, 快感 如電流似地傳遍全身。   「我會插乾你的浪水的!妳真是浪貨」一邊諷刺著姊姊,男人一邊更 賣力地 在陰戶內抽插。   「啊‥‥拜託‥‥請別說了‥‥求你‥‥‥」姊姊被幹得粉頰鮮紅, 陰戶裡 陣陣的的淫水洶湧的流出,順著大陽具,浸濕了男人的陰毛,男人的屁股 挺動得 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滋滋的聲音。   「即使我不說,事實還是擺在眼前,妳就承認吧,浪貨。」   「啊‥‥‥啊‥‥」姊姊的腦海中已完全喪失了理性。   「啊,好舒服‥‥‥」   「終於坦白了吧。很舒服嗎?臭屄!」   「應該快出來了吧?臭屄!」   男人一邊觀察著她,一邊在她耳邊喃喃低語。   「是啊‥‥啊‥‥我‥‥我快出來了‥‥」姊姊搖晃著頭、腰、眼睛 矇朧朧 地。   「好,讓倆一塊達到高潮吧!」   男人上下抖動著腰,把陰莖用力的插入陰戶的最底部,緊壓住姊姊的 身體然 後把精液噴射進去。   「啊,不要!會懷孕。」   「出來了!」   姊姊身體微微地顫動,上半身彎曲顫抖著,指甲抓著床沿,快感很快 地襲擊 全身。   「出來了‥‥出來了!」   姊姊則沉溺在快感的波潮中,眼中迷失意志已完全浸浴在被征服的快 感中。   「妳的陰道裡面,都已經裝滿了我的精液,從現在起,妳就是我的女 人了, 知道嗎?」   彷彿要注入到最後一滴都不剩似的,男人貪婪地搖擺著腰,在姊姊的 耳邊喃 喃低語。   而姊姊穴裡的肉壁還貪婪地吸吮蠕動,好像還意猶未盡的樣子…       **********************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開始悲哀起來,把頭靠在機車的儀表板,「啊!」 的一 聲,忍不住大哭,手裡的油門在這一刻轉到了頭,機車像是感染我的憤怒 似的一 躍而出,也許只能靠著速度,像平息我的傷痛上痛哭了起來。   耳邊又傳來了姊的哭喊聲浪叫聲,每一個音節都在牽動我的神經。   而姊被凌虐的畫面卻愈來愈清楚。   「不!」   我大喊著自己的無能與軟弱。   因為我的腦袋依舊在上演姊慘遭別人蹂躪的畫面,一想到姊現在可能 在某處 被那男人壓在床上,我就心急如焚,不知咳如何自處。         ******************   在回家的路上,我猶豫不決但終於下了決心。   要找姊說清楚回到姊住處房門前。   我的手強烈顫抖著,終於打開了房門。   「啊……啊……不要再欺負我了……」   聲音是從姊的房裡傳出來的。          *****************   只見一名相貌猥褻的男人,正面露微笑的向她走近,邊走邊脫去衣服, 露出 了多而且鬆誇的肥肉。   姊姊一臉厭惡的拂開了男人的手,在燈光下,但男人反而不以為意的 淫笑起 來。   男人臉上帶著不可一世的笑容,二話不說的就撩起姊姊的裙子,在大 腿上放 肆活動著,尖銳的指甲劃出一道道紅色的淤痕,清楚的劃在姊姊潔白的小 腿、大 腿上。   姊姊淚水滑落臉頰,眼睛瞇成一條羞辱的曲線,終於,姊姊那緊合的 大腿, 被男人雙手撥開,男人拿了一個藥丸子,很快的吞了下去。   一瞬間,男人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   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粗大的嚇人。   男人大雞巴,狠猛的插進了姊姊,那熱呼呼的,濕潤潤的小嫩穴。姊 姊那通 體晶瑩的身子,隨著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衝刺,而虛弱的抖動著。   由於男人背對門,看不出他姦淫姊的樣子,但光是看兩條粉臂緊纏住 男人的 脖子,熱情的反應著,那張粉紅的小嘴大張,讓男人的舌頭恣意地在她的 口中狂 捲,可以知道女方的情緒。   男人一陣的狠插狂送。   姊鮮紅的穴肉,被粗大的雞巴插擠得翻出陷入不已。   男人的手緊緊的按在姊姊的大腿上,他的屁股不停的撞人姊姊的股 間,而姊 姊的身體,也隨著他的動作而搖晃了起來,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背脊,緊窄 的陰道 內含著根大雞巴,配合著他插穴的起落,搖晃著纖腰,大屁股也款款的迎 送著。   尤其姊姊那一對乳房更是不停的上下跳動。   姊姊的表情開始鬆散了起來,隨著男人每一次的抽迭,她雙唇微張、 緊閉的 眼睛和僵硬的肌肉,也開始柔和了起來,難道姊姊開始屈服在那男人的淫 威之下 嗎?   「爽吧。」那男人大呼:「有感覺了嗎?」   他說完這句話,一邊更用力的刺進姊姊身體一邊喊:「妳不叫,老子就 幹到 妳哭爹喊娘。」   姊姊的眼睛開始露出了享受的線條。   男人沉重的呼吸聲,有節奏的配合腰部的動作,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著 姊姊雪 白的雙腿已經忍不住的抖動了起來,甚至開始勾住了男人的腰部。   「我就說嘛,我這麼厲害,妳一定會覺得爽的啦!」   男人得意的笑了起來,腰部的力道也加重了許多。   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姊姊嬌喘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已經不再感到沉重,滴滿汗水的臉龐 竟浮現 了一絲的紅暈。   男人見姊姊的身體已有了反應,他索性也就不再抬高姊姊的腿了,事 實上姊 姊已經勾住了他的腰部。   男人的手開始伸進姊姊抓緊姊姊的胸部,男人的手配合著他牠的腰, 隨著每 一次的挺進手掌也一次次的蹂躪姊姊的乳房,我可以清楚的看見,男人的 五指深 深陷人在姊姊的乳房之中。   姊姊的肩開始微微的張開了,好像有什麼東西就要竄出來的感覺,男 人應該 也看見姊姊這副模樣,於是他使加快了抽送的力道。   「快叫。」   男人的聲音顫抖著。   「啊。」   姊姊終於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對那男人來說,卻是非常甜美的音籟。   他得意的狂笑了起來,並把頭埋進了姊姊的頸部狠狠地咬著她,經過 一段時 間的正面抽插之後,男人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我本來以為他已經射精,但當他拖著挺漲的陰莖繞到姊的身後時,我 才明白 他只不過是想換另一種姿勢。   然而這時我方可以看見姊姊的身體,天啊!   這一看幾乎令我傷心欲絕,姊的身體充滿各種液體的痕跡,男人激動 的唾液 及激烈運動的汗水。   除此之外,在姊的身體上還出現各種大小不一的齒痕,尤其在奶頭附 近,這 痕跡特別清楚。   但雖然如此,姊的身體卻呈現出一種美感,好像全身都在發紅的感覺, 那一 對昂然而立的乳頭及潮濕的陰毛,在在的說明了姊的身體已經開始興奮起 來了。   男人的動作很快,不一會又再次插入姊的身體內了,而姊姊也因此往 前傾動 了一下。   男人伸手握著了姊的乳房,好像牠是以此為著力點似的,開始抽送了 起來。   「嗯啊。」   姊姊的浪語,開始如排山倒海般的從齒間迸出,並隨著男人每一次的 抽迭, 而調整音階。   有時是斷斷續續的喘息,有時卻是激昂的呼喊。男人也好像大受鼓舞 似的, 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撞擊姊姊,好像要把她頂到天上去似的,一次又一 次,姊 的浪語開始升高了幾度音階,男人也順勢緊緊的抓著姊的乳房,而且幾乎 快把它 捏暴。兩人的表情開始浮現咬牙緊撐的樣子。   「怎麼…樣!很爽…吧。」男人以吃力的聲音詢問姊姊。   「嗯。」   姊漫應一聲,抬高的頭又隨即低了下去。   但從她的語氣來看,姊的確覺的很爽吧!   「我幹的妳很爽吧。」   男人斷斷續續的說著姊姊沒有回答,只是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我要幹死…妳…。」   男人話語已經失去了意識的成分,他的額頭上浮露出青筋,緊緊握著 姊乳房 的手也不再像剛剛那麼有力,但腰部的動作依然持續,好像他所有的感覺 只集中 陽具,男人挺直了腰桿,往姊的身體猛然的衝刺……   「啊……啊……」  姊連續發出了哼聲。   「真緊。」   男人一面說,一面用力插到底。   「你愛我嗎?你真的愛我嗎?。」   姊說話的聲音像在啜泣,修長的雙腳夾住男人的腰追問著,雙手在床 單亂抓 著男人不說話絲毫不留情地用力地抵弄著!   「啊……啊…………啊……喔…啊啊嗯。」   姊的聲音也開始失控,男人的身體扭曲了起來,他整個人都在發抖, 我知道 男人就快射精了。   「我要…去了…。」   男人顫抖的說,而姊依然沒有回答,但從她的肢體動作來看,她也接 近了高 潮。   「臭婊子…爛穴。」   男人覺得腰部麻酸,最後掙札了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 股熱燙 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   就在這一刻,姊姊也全身顫抖著達到高潮   *******************   「姊!妳為什麼跟這樣一個男人……」   「這樣一個醜陋,又滿身肥肉,有家室的男人上床是吧!」   「姊!」   姊姊自嘲的說著,「弟,你不懂的,女人肉體是敏感的,它不屬於格調 問題 ,起先姊也很恨他,但當他一次又一次的把姊推倒在床上,壓在姊的肉體 上,用 著高超的做愛技巧,一次又一次的把姊帶上高潮時,姊知道,無論如何, 是再也 離不開他了。」   「弟,你不要在管姊的事好嗎?。」   看著姊那澄澈的眼睛,姊仍然是姊,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已全然不 同,她 在穿衣打扮上,仍然有氣質,有味道。但她已不是當初那個幻象,我知道 她已經 陷的很深了。   ************************   下回預告   「乾媽,不好意思,我又來打擾妳了。」   「啊!小豐,是你啊!又長高了,來乾媽抱抱。」   「乾媽!」   小豐用他的腦袋瓜子,猛蹭著媽媽那豐滿的乳房,兩手輕輕的愛撫結 實臀部 ,兩眼下流的淫笑著,看著媽媽。   「乾媽!人家要吃奶。」   「小鬼!你不乖喔!」   媽媽滿臉媚笑的輕打了小豐的陽具一下。   「啊!乾媽,你欺負我。妳要賠我!」   右手馬上探入了媽媽那蘋果綠的迷你裙下,隔著白色透明的蠶絲三角 褲,摩 擦著陰毛沙沙作響。   「幹!小豐,你對我媽做什麼,快拿開你的髒手。」   剛進門的我,見到這幕氣的渾身發抖,那陰狠的目光,似乎要殺了小 豐。   「乾媽!妳看寧遠啦!」   小豐故做委屈的向媽媽撒嬌著。   「寧遠,你怎麼這麼沒教養,他只是跟媽開個玩笑而已嘛。」   媽媽仍然媚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