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和美國男友在臥鋪上做愛經歷

蓮小鼻子小眼兒,潑辣風情,她的美國男友就是被她這樣誘惑的。蓮有個特殊的性愛癖好。比如性幻想就是在一個紗幔垂落的大床上有一個男人甘心地臣服於她。

我經常說她是SM部的,這裡的s和m不是通常的Sales and Marketing,而是虐待與受虐。比如蓮的性幻想就是在一個紗幔垂落的大床上有一個男人甘心地臣服於她。

不過,說歸說,大家可不要想歪了,蓮其實是一個非常可愛能幹的女孩子,我上面對她的描述不過是出於朋友的愛憐。第一次做愛的時候,蓮在上大一,她說自己一點都沒有感到疼痛,倒是覺得很舒服,她戲說自己是「寬帶」。

蓮的乳房我見過,雖然不大,可是很漂亮,她總是擔心自己的乳房有一天不再富有彈性了,我想這未免有點杞人憂天。

蓮現在和男朋友同居,每星期大概做一到兩次。然而最讓蓮難忘的,是有一次兩個人在從雲南回北京的火車的洗手間里做愛。

談到一夜情,蓮說,她如果沒有男朋友,不會拒絕和陌生人銷魂一下,不過天不亮就分手,兩人互不牽掛。蓮是一個有口無心、言論大於行動的人,性對於她來說,其實是一個可有可無,並不怎麼重要的東西。

雲 27歲 某公司開發部經理

剛剛離婚

雲是一個不化妝就普普通通,化了妝即光彩照人的女人。雲初看起來寡言少語,甚至有些羞澀保守,可是骨子裡卻瘋狂的要命。說起她的性經歷來著實讓人咋舌,驚訝的不是數量而是質量,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悶騷型。她的性體驗有百分之九十來自她的前夫,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雖然離婚卻仍然藕斷絲連的最大原因。

對於雲來說,性沒有什麼禁忌,只要喜歡這個男人,他身體的任何部位都是美麗乾淨的,都是可以用來撫摸和唇舌相見的。雲的做愛地點也是複雜多變,她甚至曾經在八一湖公園的山坡上滿地打滾。我以為雲已經是性學堂高級班的學員了。

性愛是一種藝術,就像很多成功的藝術家那樣,真正的性愛高手是需要很多條件的,天賦、興趣、經驗和毅力缺一不可。

雲最理想的性伴侶當然是她的前夫,他有1米9的個子,健壯、溫柔,對於雲來說,最糟糕的情人就是那種你這邊剛有點感覺,他就結束了的窩囊廢,乘「興」而來,敗「性」而歸。雲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女人,她眼中的性是很神聖的東西,她認為兩個人有了感情基礎才能做愛,性是相互溝通、交流和融合的最好方式。

顏 33歲 某公司財務總監

已婚多年,有情人

顏結婚以後,情人不斷。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找一個不愛的人嫁了,還沒完沒了地給老公戴綠帽子。顏說她想有個家。這種說法在我這裡很蒼白,一個沒有愛的家無非是一座空房子。

顏找情人不是為了性,她想要的是一種小情調,小浪漫,可是她從來就沒找到過。也許顏瞭解男人,可是她不瞭解性。她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性幻想,比她小好幾歲的我只好耐著心地一點一點給她解釋。終於聽明白了,她的答案是偶爾會想想不同男人的性器官,這種性意識完全是幼稚園水平,她的性領域完全是一張等待塗鴉的白紙。

顏從來沒有自己安慰過自己,她的進步思想在於她可以接受別人這麼做,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式,反正她不需要。顏從來沒有過一夜情,更不願意嘗試,她需要有感情為前提的人類行為。

人類行為這個詞聽起來有些恐怖,不自覺間她已經把那種有點放縱身體的女同胞們划入動物的行列了。性在顏的生命中佔三分之一的位置,不是很重要。對於她來說,性是一種生理的需要,關鍵的是兩個人之間要有感情。顏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女人,如果她沒有外遇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