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和風騷少婦鬼混的性愛流水帳

記錄:和風騷少婦鬼混的性愛流水帳
10月12日,我開車去南京,6點多趕到江琳下榻的飯店。她比我早到一天。房間在“請勿打擾”狀態,門鈴按下去沒反應,我便發短信告訴她我在門口。片刻,她給我開了門。她穿著那套白色睡衣,房間裡挺暖和。
抱吻之後,收拾停當,我們出去吃晚飯。她帶我去了一家風味餐廳。飯後又在附近一家霜淇淋店吃了霜淇淋。
回酒店時,我在旁邊的超市買了瓶幹紅,在店裡就打開了。到房間後,我們對飲紅酒,須臾她的臉蛋兒就紅撲撲地。
各自沐浴後我們便暢快地做愛。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時刻。這個月幾乎是我們的蜜月。做愛中她哭了,比以前哭得厲害。這個女人真是情種,擁有她是我的福分,但也是我的心事。
到第二天上午,我們一共做愛三次。然後我們去吃午飯。
飯後我們回酒店午睡,傍晚她帶我去附近一家店吃了骨頭火鍋,然後我們去夫子廟一帶散步。本來我想帶她去一家曾經光顧的酒吧,但沒找到,後來去了另一家。當時是晚上8點50分左右,十來分鐘後表演開始了,第一個曲子是一首我們都很熟悉的英文歌。
我跟她玩了一會兒,便回酒店了。喝完頭天剩的紅酒,照例又是銷魂的做愛。
第二天依舊陽光明媚。上午做完愛,在一條老街上吃了小龍蝦、醬肝茄子等等,我們把車開到玄武湖。在一張長椅上,我摟著她曬了會兒太陽,我們便開車回酒店,又步行到附近一家咖啡店裡喝了杯咖啡。
然後我們去一家東南亞風味的餐廳吃自助餐。說是自助,其實是點好了讓服務員端上來,每次可點兩道菜。實際上我們每人各點兩道,加上每人一個海鮮火鍋,吃完就飽了。
回酒店前,我又在那家超市買了瓶同樣的幹紅並當場打開瓶塞,店裡的人已經認識我們了。我看了一眼收銀機旁的安全套專櫃,打消了買一盒的念頭。我覺得太露骨了。
回到房間,一瓶酒我喝了大半。她一喝酒就臉紅,煞是可愛。我們在沙發上親熱了一會兒,她便去洗澡了。隨後我也洗了。
她說要虐待我,用浴衣的腰帶綁住我的雙手,又用她的圍巾綁住我的雙腳,開始撓癢。我說我喜歡你虐待我,她說我是受虐狂。她還從冰箱裡拿出各種冰涼的罐裝飲料放在我赤裸的身體上。這個迷人的小少婦,真是太有味道了。
隨後的第一次做愛我沒射。我抱著她赤條條的身子,讓她講以前的故事。她說中學時曾被那個英語輔導老師在他家裡脫光衣服,也有了器官接觸,但沒讓那人做成。那人當時問她第一次是跟誰,她很奇怪,因為她本來就是處女。後來,大學裡,跟第一個男朋友談了兩年,做愛若干次,但也不是特別多,可能沒有跟我的次數多。
第一次她出血了。工作後,在第一家公司,有兩個男同事,曾各與她發生過一次關係。後來又談了一個男朋友,是外地人(對女孩來說,並非所有的外地人都不可接受,只是那個地方我不便說出口),當時他們都是自己住,半年裡做了大概十幾次,她說那人床上厲害。再後來就是現在的老公了。
聽到她這些經歷,我心情有些複雜。但平心而論,她這樣一個美女,有過這麼幾個男人,實在不算多。而且她跟男朋友基本上是她先提出分手,尤其最後一個,被她發現了太多毛病,她媽媽雖然本來是寧波人,但也反對她找那個外地人,她就甩了他。
哎,美女總是被許多男人“關注”,這就是娶美女的代價。
夜裡,我對她進行了淺淺的肛交,她說願意我對她做任何事情。但她很痛,我下面也不是很硬,就沒有深入。
後來我跟她又一次做愛。這次射了。
翌日早晨我還想與她做愛,她說下麵痛,不做了。以前也痛過,跟老公。她說跟老公做,下身總是發幹。還說,這次跟我做這麼多次,差不多是他們幾個月的次數了。
她還告訴我,上次跟老公一起去度假,他們沒做愛。我有點納悶,難道天天摟著這樣一個美女,就不想要她嗎。但夫妻畢竟是夫妻,日久難免生膩。
我讓她用手幫我,她動作挺到位,但我射不出來。她軟軟的小手弄我,儼然一個小蕩婦,可是我喜歡她,我愛她,直入骨髓。
我們說好,以後做兄妹。但我估計誰心裡都沒有把握。
在旁邊“永和”吃了早午飯,我們便開車上路了,她開她的車,我開我的車。高速公路上我們一直前前後後互相能看到彼此,進上海後不久就走失了。
銷魂而短暫的南京之旅。做愛中她不止一次地說:“你弄死我吧。”,我當然不會“弄死”她,我只想要她。最後不僅她下身被弄痛了,我下面也隱隱作痛。
忘記在第幾夜,我跟她玩了“69”式。我還跟她洗了次鴛鴦浴,她本來不太情願,我一再要求她才答應。她說跟老公也沒有過。
幾天裡我們多次做愛,有次我還戴著套。我問她有沒有化學品(潤滑劑)的味道,她說沒什麼。她還多次吸吮了我的陰囊,良家女人裡,除了小花,還沒有人對我做過這種事。我下面偶爾會覺得痛,但我忍了,真是“痛並快樂著”。我問她,跟照片上象不象,她說象,還說我照片拍得好。我那張特寫,她還保存著。
那次狂歡以後過了不到一個月,我陪她出差,在香格里拉飯店又度過了兩個美好夜晚,做愛三次。那是我們最後的瘋狂。分手那天上午,我說,結婚前不跟你做愛了。她同意。我現在還沒能與她結婚,所以我們再也沒有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