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唐朝天寶年間,

唐朝天寶年間,

陝西府清苑縣有個名叫葉清泉的,有一天,突然有人帶來一封信,
信封上寫著“葉清泉啟”,他便拆開了。

信是母親寫給兒子的:

聽說你在陝西,但是數年來都沒有收到你的信,心中很是牽掛。我日漸衰老,整天
想念你。你的妻子又賢慧又孝道,操勞家務,心勞力竭。現在家中經濟已到了絕望的困
境,如果不將你妻改嫁,便要二人同餓死。但是你妻子不忍心改嫁,我也捨不得她去。
所以寫這封信給你,有信就交給原人帶回。你妻子的去留,就等待你的信中決定了。

葉清泉一看這封信,便知道寄錯了。因為他的母親在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而且他
自己尚未成親,哪來的妻子?

看起來,這封信是寄給另外一個同名同姓的“葉清泉”的,誤投到他這裡。

本來,信既然不是給他的,他大可不理。但是信中所提到的絕望困境,又令他大為
同情。

“看起來,這信中所提到的葉清泉情況也不妙,否則也不會幾年都不寄錢回家,如
果我再袖丟不管,恐怕婆媳二人都要餓死了。”

於是,葉清泉便取了二十兩銀子,叫帶信的人帶回去,并且冒充兒子的口吻,寫了
封信帶回去。帶信的人祇是路過的客商,他根本不認識“葉清泉”的真面目,帶了信和
銀子,便回去了。

葉清泉做了一件好事,心中也很欣慰,官府事務繁忙,他很快也忘了。

沒想到,隔了兩個月,帶信人又帶來了老母親的一封信!

聽帶信的人說,你已經當上清茆縣的縣丞,我們都很高興。從前因為你尚末自立,
我們怕給你增加負擔,所以一直在家鄉忍饑挨饑。現在既然你已經是縣丞,收入肯定不
錯,我們婆媳留在家鄉,孤苦伶仃,很想去投靠你﹗”

葉清泉看了來信,嚇了一大跳。要是婆媳二人千里迢迢來到陝西,那可大件事了。

於是,他祇好趕快寫了一封信,仍然冒充兒子的口招,說自己公務繁忙,實在不能
接她們來陝西,請母親原諒等等,趕快叫來人帶回去,同時,另外又封了四十兩銀子隨
信捎去。

信帶走以後,葉清泉心中忐忑不安。因為老母親看到不孝的兒子居然回信拒絕母親
和妻子來相聚,心中一定很傷心。

“唉,我也是逼不得已啊。”他自己安慰自己:“如果老人家和那媳婦真的來到這
裡,發現一個冒牌兒子,失望的痛苦會更劇烈…”

想到這裡,葉清泉也慚漸平靜下來了,繁重的公務又愎他很快又忘了這件事。

有一天,葉清泉正在縣衙批閱公文,突然一個衙差大步跑來。

“恭喜老爺!”

“喜從何來?”葉清泉莫名其妙。

“夫人和老夫人已經來到了!”

“什麼﹖”葉清泉大吃一駑。

“老爺的妻子和母親已經來了!”

“她們都來了?在哪處?”

“就在衙門外!”

葉清泉整個人軟在座位上。

看起來,他所冒充的那個葉清泉的母親和妻子,居然不顧他信上的勸阻,貿貿然就
來了!,

“既然她們已徑來到門口了,總不能趕她們回去。”葉清泉抓耳擾腮﹕“我也不能
躲起來不見啊!”

想到這裡,他祇好吩咐衙差﹕“有請!”

沒多久,衙差便領著一個老太婆和一個青年婦人走了進來。

葉清泉站起身來迎上前去,正準備道出真相,向他們道歉…

沒想到旭剛剛走到老太婆面前,老太婆突然兩手摟住他,放聲大哭。

“我的兒啊!”

葉清泉措手不及,注意的一看,才發現老太瞎了雙眼,難怪把他當成親兒子。

想到這裡,葉清泉轉頭望看那個年輕人,心想:“她不是瞎子,當然可以看出我不
是她丈夫。”

葉清泉看著年輕婦人、正要開口說話,沒想到那婦人突然也是雙手摟住他,放聲大
哭。

“我的夫啊!”

葉清泉完全呆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明明不認識她們﹗老太婆雙目失明,還情有可原。這個年輕
婦人,眼睛好好的,明明看得見我,怎麼也認錯了﹖”

他真想問個清楚,但是大堂上衙差很多,一時也不便盤問,祇好是先把她們接入後
堂了在說。

縣府中房子很多,設備也齊全。

手下的傭人僕婦一聽是縣太爺的妻子和母親來了,個個巴結,很快打掃了兩間乾淨
的房間。

廚子也趕緊生火炒鍋,做了一頓美味的晚飯招待她們。

吃飯的祇有三個人﹕葉清泉和老太婆、少婦。

他想這是個好機會,正想開口,沒想到老太婆卻全把他當成真兒子,少婦也把他當
作真丈夫,兩個女人七嘴八舌,高高興興,親親熱熱,使得葉清泉完全沒有開口說出真
相的機會。

“也許這少婦怕傷了老太婆的心,所以故意以假當真,掩蓋真相。”葉清泉越想越
有道理,便也不拆穿真相,祇是隨口附和著少婦。

吃了晚飯,少婦安頓老太婆進了房休息。

“我不是少婦丈夫,她當然不會跟我同房。”

沒想到少婦安頓婆婆睡了之後,居然推開了葉清泉的臥室,若無其事走了進來。

“也許,她是來向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的。”

葉清泉站起來,等侍少婦開口。

沒想到少婦看也不看他一眼,自己走到床前,很隨便地說了一聲﹕“官人,夜已深
了,請上床歇息吧﹗”

聽了這句話,葉清泉瞪目結舌,傻了!

“到底怎麼回事,這少婦眼又沒瞎,怎麼也把我當成她丈夫?”

他正要開口詢問,可沒等他出聲,少婦已解開她的衣帶,脫下了她的鏽花衣裙,少
婦白嫩的肉體晶瑩無瑕,赤裸裸地袒露著,彷彿一朵出水芙蓉﹗

葉清泉被這具仙女般的胴體迷住了,他張口膛目,完全像一具木偶…

少婦伸出又白又尖的手指,緩緩地伸向葉清泉的身子,輕輕一觸…

葉清泉彷佛触電似地渾身一顫!

少婦嫣紅的嘴唇像綻開的玫瑰,微微張開,散發著芬芳氣息…

葉清泉眼睜睜看著這兩片紅唇向他逼近、逼近,好像要把他吞沒…

少婦兩個眼睛滴溜溜亂轉,飽含若嫵媚挑逗的眼色,令人心動…

她的纖纖十指在葉清泉全身遊動,不知不覺之間,葉清泉全身衣服像落葉似地紛紛
墜地,露出他又黑又粗、長滿體毛的身體…

少婦又白又嫩的乳房尖翹看,紫紅色的乳頭像兩顆葡萄…

葡萄殷勤地送到葉清泉嘴邊…

葡萄挑逗地擦著地發乾的嘴唇…

一陣空前強烈的誘惑,便使得清泉猛地張開他的大口,一下子含住葡萄!

他貪婪地吮吸著…

少婦的呼吸加重了,從自己鼻孔中噴出了撩人性慾的喘息…

葉倩泉的呼吸也無形中隨著她的呼吸加重了,喘得越來越厲害,越來越急促…

他全身的血液也被呼吸的節奏帶動了,越來越厲害,越來越急促…

少婦的纖纖十指繼續在地身上遊蕩,越來越往下,越來越用力…

葉清泉發現自已身上突然多出了一枝木棍,好像他昇堂用的驚堂木。

少婦的十指握看木棍,技巧熟練地按動起來…

忽快忽慢,忽輕忽重,忽而十指齊下,忽而一指輕挑,忽而前後快抹,忽而左右輕
捋,忽而上下套動,忽而頭尾揉摸…

“啊…啊…我…要!”

葉清泉忍不住發出了低吼,他全身顫抖,彷佛要克制體內那股狂潮…

少婦感覺到手中木棍的駁動,她立即停止動作,妖艷地躺在床上…

葉清泉這時已經全身滾燙,慾火直燒到眼中、他仰望之處,少婦全身上下每一塊嫩
肉,都散發著女性的誘惑,使他瘋狂。

他猛地垮上少婦身子,挺起了他又長又硬的棍子…

“啊!官人!…”少婦浪叫﹕“快來吧!我等待你好多年了,快插死我吧!”

葉情泉大吼一聲,揮棍向下插去!

“啊!舒服啊!”少婦的淫叫更響了﹕“用力!再用力!”

葉清泉好像遇到一個絕淫的娼妓,木棍一插入,便被嫩肉緊緊包圍…

“臭婊子,妳夾得我好緊!”

“好丈夫﹗我崩潰了!”少婦故意發出哀叫﹕“你太強大了…我投降了…你不要再
插了…我求求你…不要…不要…啊!…你這一插要了我的命!”

少婦的淫叫,祇會更加煽動起葉清全的慾望!越燃越旺,越燃越猛…

他雙眼發紅,目露兇光,瘋狂馳騁,無情蹂躪…

“我死了!”少婦的淫叫震屋瓦﹕“我…被…親丈夫…插死…了…饒命…”

葉清泉全身血液被這淫蕩的畫面凝聚成一股熔漿,破關而出…

他口中狂喊,揮舞木棍,痕狂地插著,無情地搗著…

“啊!…我也…完了!…”

兩個人終於精疲力竭,躺在床上不能動了。

但是葉清泉心中疑困卻末消除﹕“如果這少婦祇是因為多年沒有丈夫,缺少性愛,
她現在也得到潦足了,不必要再做戲了。”

誰知少婦祇是溫柔地說了一句﹕“官人,早些休息吧。”便摟著看他睡看了。

第二天一早,少婦早早起來,服侍婆婆,服侍葉清泉,完全是個賢妻良媳,絲毫也
沒懷疑葉清泉是冒牌丈夫。

一天過去了,二天過去了…七天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少婦白天操家務,晚上和
他行房,好像若無其事,正常得很。

葉清泉左思右想,終於得出一個唯一的解釋﹕“也許,我跟她丈夫,不僅是姓名一
樣,連外貌也一模一樣,她才搞錯了。”

不過,他現在已經被少婦的床上功夫迷住了,也就將錯就緒,當起丈夫來了。

三年後,瞎子婆婆去世了。

少婦突然對葉清泉說出真相﹕

“我原來的丈夫葉清泉,是個商人,十年前在浙江病死了,我怕婆婆傷心,便騙她
說兒子在陝西做官。沒想到陝西真的有你這個葉清泉在做官。婆婆托人打聽,終於查到
你在清苑縣,便托人帶信。正巧又碰上你大發善心一冒充兒子回信送銀子,更像真的。
婆婆大為高興,便堅持要來清苑縣找你,我勸阻不住,祇好跟她來…”

“既然如此,你一來的時候可以跟我說出真相啊!”

少婦一笑說﹕“你是個正人君子,說出真相,你一定不敢碰我,更不會跟我同房。
我假裝認錯人,堅持說你是真丈夫,你會感覺到整件事撲朔迷離,有機可趁。男人的心
理就是這樣,我然後用床上功夫迷住你,你貪圖性愛,一定不會揭穿,我們便可以同居
下來。本來,我是個寡婦,如果改嫁,名節掃地,那有縣令敢娶?但是我用這一招,便
成了如假包換的縣官夫人了!”

凡夫感言﹕好女孝心兩頭瞞,將錯就錯結良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