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夕陽無限好

夕陽無限好 

 

第一話: 「喂!小嘉嘉!今天沒去找男朋友啊!」下課喧嚷的商 館福園前,林炳光嘲弄地對陳嘉樹說。 「你不要亂說,人家又不是同性戀!」陳嘉樹皺著眉頭 回答。 林炳光,穿著NIKE的籃球運動裝,有一種鄉村孩子的 粗獷。 陳嘉樹,身高173cm,體重56kg,穿著灰色T恤黑色牛 仔褲。金邊眼鏡加上瘦瘦的秀氣臉蛋,有一種女孩子般的乾 淨。 「喂!阿光!別鬧嘉樹了!」周永達背著MIZUNO的背 包,從商館大門走出來,拍著林炳光的背說。 周永達身高181cm,體重74kg,穿著截袖背心,藍色牛 仔褲,修長的身材配合褲子的剪裁,以及常打籃球曬出的小 麥色皮膚,在露出的雙臂上展現無遺。傍晚的陽光照在他整 齊潔白的牙上,有著一種健康的光芒。 林炳光露出邪惡的笑容對陳嘉樹說「哇!小嘉嘉!你男 朋友來救你了!好幸福喔!」 陳嘉樹用雙手連搥林炳光好幾下,嗲聲罵「神經病!人 家跟達達是好朋友啦!你再亂說!人家一定給你好看。」 林炳光一邊閃一邊跑向文館的方向,對陳嘉樹和周永達 比了個中指的姿勢,就跑向籃球場了。 周永達搖搖頭,便對陳嘉樹說「走去吃飯!別理他!」 兩人就往大學城走去,陳嘉樹一邊嘟著嘴說「達達,對不起 害你被他說成那樣。」 周永達聳聳肩,笑著說「阿光那種人就是想看你困窘的 樣子,你越是反駁,他越是起勁。只要不理他,他覺得無趣 沒意思,就不會再來鬧你了!」 陳嘉樹嘆氣說「人家也知道啊,可是就是氣不過嘛!」 周永達笑著說「那就少理他們就好了。」 兩人進了間自助餐,找個位置坐了下來,陳嘉樹吃了一 口飯,便吞吞吐吐地說「達達,人家有事想跟你說。」 周永達放下筷子,對陳嘉樹說「什麼事?」 陳嘉樹想了一會說「我,,」 周永達見陳嘉樹怪怪的,便說「沒關係,盡量說。」 陳嘉樹低著頭,害羞地說「你可不可以幫我跟琦琦說, 我想請她…」 周永達第一次見到陳嘉樹這種反應,也有點緊張,便說 「怎樣?」 陳嘉樹害羞地說「請她幫我約她室友蔡麗雰出來。」 周永達笑了出來,「原來是春天到了,很好啊,記得請 吃喜酒喔!」 陳嘉樹嘟著嘴說「你再笑人家,人家就不理你了。」 周永達忍住不笑,接著問「你自己去跟佳琦說,不就好 了,幹嘛叫我去。」 陳嘉樹笑著說「你少來了,全班誰不知道你們兩個是班 對,人家跟琦琦又不熟,不拜託你,去拜託誰啊。」 周永達收起臉孔說「等一下,等一下!我從來沒說佳琦 是我女朋友喔!」 陳嘉樹露出詭異的笑容「少來了!你們那麼好,不是男 女朋友,騙鬼啊!」 周永達聳聳肩說「你不信就算了,我跟佳琦因為是高中 同學所以比較熟,唉!真不知道全班在想什麼!」 陳嘉樹嘟起嘴,拉著周永達的手撒嬌著說「好啦!小達 達,你幫人家一次嘛!事成之後再請你吃牛排嘛!」 周永達坳不過,只好連聲答應。 突然有個結實的手掌,拍了周永達的背。周永達回頭一 看,是一個穿著格子襯衫,米色休閒褲的男孩。 ▃▃▃▃▃▃▃▃▃▃▃▃▃▃▃▃▃▃▃▃▃▃▃▃▃▃ 第二話: 那個穿襯衫的男孩身高176cm左右,體重約68kg手臂 泛出古銅色,結實有力。挺翹的鼻梁和深邃的雙眼,在古銅 色的臉上,從背後反射的夕陽餘光,使這個男孩全泛著一層 薄薄的,黃澄澄的陽光組成一種獨特的氣質。 周永達回頭看到這個人,吃了一驚竟說不出話來。 那男孩開口說「你是周永達吧!我是吳坤成,你還記得 我嗎?」 周永達回想起在高中時,總是默默地注視著吳坤成,有 時跟他說幾句話,就高興好幾天。因為當時較內向,所以不 敢主動去聊天,就讓三年的高中青春留下一頁遺憾。 周永達有點慌張地回答「當然記得,你也念淡江啊?」 吳坤成把裝便當的塑膠袋放在周永達旁邊的位子上,便 坐下笑著說「對啊!不過要叫你學長了。」 陳嘉樹見兩人認識,便插嘴說「達達,這位帥哥是你朋 友啊?」吳坤成聽到陳嘉樹的『話』,又見到陳嘉樹女性化 的動作,遲疑了一下。 周永達恨不得當場給陳嘉樹一拳,竟然在自己久違的初 戀情人面前,說出這樣曖昧不明的「話」。 吳坤成尷尬地笑了一下,便說「你們好像很要好嘛,我 好像打攪了。」 周永達連忙揮手,解釋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陳嘉樹很自然地笑著說「對啊!你怎麼知道,全班同學 裡面,人家跟達達最好了。」 吳坤成已經尷尬地不知要說什麼了。周永達只希望陳嘉 樹不要再開口了。 吳坤成表情怪怪地起身說「我先走了,再見。」 周永達腦袋一片空白,只好說「你電話可不可以給我, 我再跟你聯絡。」 吳坤成回頭,看到周永達渴望的眼神,只好淡淡地笑著 說「好吧!」周永達連忙拿起筆記下電話。吳坤成揮揮手便 走出自助餐店,踏著夕陽離開了。 人影雖然已經離開,但周永達目光仍無法轉開。 陳嘉樹一邊吃飯,一邊說「他是你朋友啊?」 周永達沒好氣地說「對啦!吃你的飯少講話啦!」 陳嘉樹又嘟著嘴說「你幹嘛兇人家,人家又沒怎樣!」 周永達已經沒心情吃飯了,便說「我不吃了,掰!」轉 身背起背包便走了出去。陳嘉樹嚷嚷地喊「達達,別忘記答 應人家的事喔!」 × × × × × × × × × × × × × 永達想起李佳琦,去年大一知道佳琦跟自己同班,因為 佳琦曾經被傳跟坤成是班對,為了多瞭解跟坤成有關的事, 便常常打電話到自強館跟佳琦聊天。異鄉求學,也因為是高 中同學的關係,兩人比一般同學熱絡的快,也因此會有陳嘉 樹說的「傳言」出現。但是永達在一次的聊天中得知,當時 事實上是佳琦被坤成拒絕,佳琦的好友只好放出風聲,希望 用輿論的壓力,使坤成讓佳琦當他的女朋友,誰知坤成來個 不予置評。 而當初坤成拒絕佳琦的原因,佳琦說『他只跟我說他已 經有很喜歡的人了,所以只好對我說抱歉了』而永達追問佳 琦,坤成喜歡的人是誰,佳琦也是回答不知道。 永達背著已半墜的夕陽,走到女生宿舍松濤館前,心中 猶豫著「要不要跟佳琦說我遇見坤成呢?」 ▃▃▃▃▃▃▃▃▃▃▃▃▃▃▃▃▃▃▃▃▃▃▃▃▃▃ 第三話: 永達坐在「茶畫」泡沫紅茶店,挑了個靠窗走道上的對 外雙人座,喝了口蘋果紅茶。看著對面租書店的人們,他們 沈浸在自己的想像世界,雖然漫畫小說的天地是虛構的,但 精神空虛的這一代,卻有一種成人無法瞭解的悲哀,而虛構 的世界往往可以填滿那些缺憾。 夕陽已經西墜了,換上的是淡水的夜空,水源街巷子裡 還是有許多享受青春的大學生,時光苦短,稍縱既逝。如果 不想留下遺憾,就要努力去追尋所求。 永達不耐煩地看著手錶,已經8:27了,接著門口走進 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短髮女孩,身高164cm,體重50kg, 穿著橘色條紋緊身上衣和貼身的牛仔褲,身材均勻有致。也 有一張人見人愛的Model Face。 永達趕緊向她揮手,哪女孩微笑著走過來。向服務生點 了杯蜂蜜紅茶,便放下GUESS的小背包。問永達說「這麼急 著叫我出來做啥?」 永達雙手放在桌上,開口「佳琦,我今天遇…嗯,嘉樹 拜託我一件事。」 這個女孩就是永達系上的班花,三、四年級學長爭著追 她;二年級同學天天纏著她;一年級的學弟哈的要死的李佳 琦。 佳琦皺著眉頭說「那個娘娘腔啊!ㄟ!你知不知道班上 一些IBM說你們兩個是GAY耶,多難聽啊!你最好離他遠 一點,免得被帶壞。」 永達聽到佳琦這樣講,心中激起一股不滿,不太高興地 說「他只是動作比較女性化而已,誰說他是GAY啊!」 佳琦覺得好笑的說「拜託!他那副樣子,誰會看不出來 啊,講話比我還嗲ㄟ,每次聽他說話,雞皮疙瘩掉一地。」 永達搖頭說「誰規定娘娘腔一定是同性戀,很有男子氣 慨的男生也有可能是啊。」 佳琦奇怪地看了永達一眼,問說「該不會,你跟陳嘉樹 兩個是…。」 永達沒好氣地說「不要亂猜!如果你知道他拜託我什麼 事,你就會知道你的猜測是多無聊了。」 這時服務生端來中杯蜂蜜紅茶。 佳琦對吸管喝了一口茶,便說「好吧!你倒說看看那個 娘娘腔拜託你啥事?」接著又喝一口茶。 永達說「他叫我請你約你室友蔡麗雰,他想跟她作個朋 友。」 佳琦差點被茶嗆到,驚訝地說「不會吧!他也會喜歡女 生啊?」 永達接著說「怎樣?行不行?」 佳琦接著掩嘴大笑,永達沒好氣地說「怎樣啦!不要一 直笑。」 佳琦忍住笑說「雖然我很想恭禧那個娘娘腔,終於也會 喜歡上女孩子,而我們的麗雰也很榮幸地成為那名幸運兒, 不過你還是回去跟你的『女』朋友說,他沒希望囉。」 永達疑問地說「你還沒問過麗雰,你怎麼可以這麼果斷 地說嘉樹沒希望。」 佳琦又喝了一口茶說「ㄟ!拜託,我是麗雰的室友ㄟ, 麗雰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叫你『女』朋友死心吧!」 永達有點不爽地說「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我聽了很不 舒服。」 佳琦只好吐舌頭地道歉「對不起,不要生氣嘛!我只是 覺得很好玩。」 永達說「沒關係啦!對了,麗雰已經有男朋友了嗎?怎 麼沒聽說。」 佳琦看了永達一眼,笑著說「她還沒有男朋友,只是她 喜歡的人,是個大木頭。」 永達接著說「說的也是,其實麗雰也不錯,那男的還不 知道把握,一定是個大木頭。」 佳琦笑著說「對啊!大木頭先生,你也這樣認為啊!」 永達吃驚地說「不會吧!妳說麗雰喜歡的人是…。」 ▃▃▃▃▃▃▃▃▃▃▃▃▃▃▃▃▃▃▃▃▃▃▃▃▃▃ 第四話: 佳琦晃晃食指說「等一下,大木頭先生,我沒說麗雰喜 歡誰喔!不過基於一個是好室友;一個又是多年老同學,我 還是忍不住要問,你覺得我們麗雰怎麼樣?有沒有意思,我 可以幫忙喔!」 永達想起跟麗雰見面的幾次,雖然麗雰真的是一位不錯 的女孩,但卻從來沒想過要追她。因為自從在高中遇見坤成 後,已經沒有人再進入永達的心中了。 永達看著自己的杯子,淡淡地笑著說「跟妳也這麼熟的 朋友了,我直接說了吧。」 佳琦嘆了口氣,握著杯子,一手搖晃著吸管說「不用說 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大家都這麼久的同學不是嗎?看你 的樣子,我只好回去勸勸麗雰了。」 永達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ㄟ。」 佳琦輕輕地搖搖頭說「沒什麼好對不起的。」臉上透出 感傷的神情,看著窗外,想了一會兒說「感情的事,本來就 沒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漸漸地雙眼濕了起來。 永達知道佳琦想起以前的事,不好打攪她。只好一邊喝 茶,一邊看窗外。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永達打破沈默說「妳…妳還沒忘記 他啊。這樣也不是辦法,妳怎麼不考慮交個男朋友呢?很多 人追妳不是嗎?」 佳琦看了天花板一下,接著低頭說「我這樣是不是很像 個傻瓜。」 永達安慰地說「不會啦!不要這樣想嘛!」 佳琦看著永達,有點哽咽地說「有一首歌叫傻瓜,裡面 有一句說『你愛過的他,我試著去了解』,而我就是在做這 種事的傻瓜。」 永達不忍心地說「好了啦!都這麼久的事,不要再去想 了。」 佳琦忍不住情緒,眼睛漸漸流下一行淚,唉聲地說「但 是你卻會讓我一直想起。」接著起身拿起背包,轉頭離開。 永達趕緊追了過去。服務生將永達攔下,永達只好趕快 付錢,隨後追出去,終於在松側攔到佳琦。 永達喘氣說「你沒問題吧!」 佳琦微微地點頭,昏暗的街燈讓永達看不清佳琦低著的 臉龐。 佳琦哽咽地說「沒事了,我回去睡一覺就好了,你先回 去吧。」 永達不忍地說「我送你回松濤吧!」 佳琦搖搖頭說「不用了,到時候被那些八婆看到這種樣 子, 又不知會傳什麼出來。」 永達有點擔心地說「哪你自己小心喔,我回去了。」 佳琦「嗯!」的回答一聲,就走下松濤側門了。永達看 著佳琦在新的紅磚圍牆轉角消失,才走回自己在外頭租的宿 舍。 × × × × × × × × × × × × × 永達躺在床上,心想「我跟佳琦是高中同學,佳琦看到 我,難免會想起高中的一切。沒想到她還是很喜歡坤成,我 沒跟她說坤成也在淡江,這樣好嗎?」 想起跟坤成要的電話,便拿出放在皮夾的小電話簿,翻 到坤成的那一頁,呆呆地望著號碼,過了一陣子,終於提其 勇氣,左手拿起話筒,右手食指慢慢地往6按下去,接著又 按了2、3、…等共七個數字。 ▃▃▃▃▃▃▃▃▃▃▃▃▃▃▃▃▃▃▃▃▃▃▃▃▃▃ 第五話: 「嘟 ~ 嘟 ~ 嘟 ~ 」永達一邊聽著電話的嘟聲,一邊 也聽見自己漸漸加快的心跳聲。永達又緊張,又期待。 「喂!請問找那位?」話筒傳來一個陌生男孩的聲音。 永達便說「我找吳坤成。」 「哦!等一下。」 接著永達聽到那男孩喊『吳坤成電話』的聲音,接著是 開門和關門,走廊的腳步聲。隨著腳步聲一步一步的轉大, 永達的心跳也跟著加大。 「喂!我是吳坤成,請問那位?」話筒傳來吳坤成的聲 音,永達反而說不出話來。 「喂?喂?」坤成又喂了幾聲。 「喂!我是周永達。」永達有點緊張地說。 電話那邊傳來坤成有點驚訝的聲音,坤成說「哦,是你 啊!我還以為是什麼惡作劇的電話呢!」 「不好意思耶!」永達抱歉地說。 「沒關係,你…你有事嗎?」坤成問。 「其實…我打電話是…。」永達反而忘了要用什麼藉口 解釋自己打電話的原因。「對了,你不是在中山嗎?怎麼會 來淡江?」永達趕快轉話題。 坤成尷尬地笑了幾聲「因為被二一啦!只好重考囉。現 在要叫你學長了。」 「別這麼見外。嗯~ 要不然…」永達鼓起勇氣接著說「 你明天有沒有空,我請你吃飯,當是幫你接風。」 「好啊!謝謝你了。我明天下午還有課,吃晚餐好了, 地點就你決定吧,看你的誠意囉。」坤成出乎永達意料中的 爽快。 「那我明天第9節下課在立體停車場等你。」永達接著 說。 「好!那明天見再聊囉。BYE!BYE。」坤成說。 「嗯!BYE。」永達帶著甜甜的感覺,依依不捨地掛上 電話。 明天,明天可以跟坤成在一起,永達想到這邊,高興地 在床上跳了起來,一邊叫,一邊跳。 × × × × × × × × × × × × × 永達好不容易盼到第九節下課,昨晚想了一天,淡水較 高級的餐館,又要風景好,也沒幾家,便決定去『翠園』, 雖然一個人要三百多,但是為了坤成這三百多也不算不了什 麼了。 永達匆匆忙忙地背起MIZINO的背包,正要從B606教室 離開,陳嘉樹卻攔住了永達。 「達達,你跟琦琦說了沒?」陳嘉樹拉著永達的手撒嬌 地說。 永達正要趕去赴約,也不想修飾語氣,便說「你可不要 哭喔!佳琦說麗雰沒那個意思,這樣你懂了吧。」 陳嘉樹放開手,難過地說「她是不是嫌我不夠男子氣慨 呢?」 永達有點不忍,便拍拍陳嘉樹的肩膀說「這種事想開點 就好了。」 陳嘉樹難過地說「我講話和動作這樣我也沒辦法呀!我 也希望像你們那樣,那麼有男子氣慨,可是…可是大家都看 不起我,都在笑我,我…我…。」 永達看著手錶,時間一分一分地過,但是陳嘉樹這樣他 又放心不下,看到佳琦走過來,便對佳琦說「妳看啦!他失 戀了,妳也要負些責任,我還有事,先走了,BYE!」接著 對陳嘉樹說「我還有事,不陪你了,想開點吧!我走了。」 便急急忙忙離開,見電梯還要排隊,便趕緊走樓梯下去。 ▃▃▃▃▃▃▃▃▃▃▃▃▃▃▃▃▃▃▃▃▃▃▃▃▃▃ 第六話: B606教室,佳琦不太高興地對陳嘉樹說「你看你這樣, 怎麼會有女生喜歡。你如果是個沒出息的男人,就去廁所哭 到死吧。你這樣子,麗雰當然不喜歡你,如果不堅強起來徹 底改變自己,就去作個懦夫吧,我沒空陪你了,自己好好的 想吧。」便轉頭離開教室。 林炳光見到陳嘉樹,趕緊過來嘲笑一番「怎麼了!小嘉 嘉被男朋友甩了啊!還是你這個『小妾』被『大老婆』罵一 頓呢?」 陳嘉樹大罵「你走開啦!」便奪門而出。而林炳光還在 原地大笑。 × × × × × × × × × × × × × 永達急急忙忙地走到立體停車場,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 找尋坤成的影子。永達慌慌張張地四周張望,又看了看手錶 已經5:12分了,心想坤成是不是走了。 正在永達煩惱的時候,「周永達!」一個聲音從松濤那 個方向傳來,永達高興地回頭,那個人正是吳坤成。 坤成趕緊跑過來,不好意思地對永達說「抱歉,老師晚 下課。」 永達笑著說「沒關係,我也是剛到。」 兩人客氣地說了幾句,便分別各騎一台機車,由永達帶 路,往沙崙的方向騎去。 過了紅毛城不久,經過『白堤』,夕陽將白色的堤岸, 照的黃澄澄,而河堤接著便是『翠園』蒙古烤肉,兩人將車 停到店前面。 坤成不好意思地說「吃這個太貴了!換一家吧!」 永達笑著說「沒關係啦!偶而吃一次嘛!而且我也想來 這邊吃,你就當我硬拉你來陪我吃好了。」 坤成只好笑著點頭。 進去之後,由服務生帶到靠河的落地窗前,從那位置用 餐,正好可以看見悠悠淡水河旁的觀音山,在落日餘暉中, 喜悅地發出橘色的笑容。而出海口的太陽,正疲倦地想要休 息,不斷地在淡水河上,泛起金黃色的波紋訊息,告訴人們 他要回家了。 坤成看到窗外的景色,讚嘆地說「好漂亮的地方,從這 邊看淡水落日,真是好看極了。」 永達見坤成喜歡高興地說「走,去拿東西吃吧。」 兩人各端了一碗烤肉,兩個大男生毫不客氣地大吃大喝 起來。一邊吃,一邊聊著高中的往事。 吃到差不多的時候,坤成終於忍不住地問「我這樣問可 能很失禮,不過我還是很好奇,昨天你那位朋友是你的?」 永達趕緊解釋說「你誤會了,他是我班上的同學,動作 比較斯文而已,我跟他蠻聊的來的,所以常在一起,不過不 是你想的那樣。」 坤成有點尷尬地說「我…我並沒有想成怎樣啊,我只是 有點好奇罷了。更何況比較嗲的男生,也…也不一定是同性 戀。」 永達覺得自己好像解釋太多,反而顯得「此地無銀三白 兩」有點欲蓋彌彰了。接著說「其實你誤會是必然的,我班 上也很多人這麼認為,雖然謠言傷人,但是我覺得如果為了 其他不相干的人,他們的想法,而放棄自己的朋友,未免太 不值得。更何況又不是事實,只是可笑的流言,我還是不會 因此而遠離朋友的。」 坤成淺淺地笑著說「你想法也沒錯,但是『人言可畏』 如果別人說的是虛構的,自己當然可以理直氣壯地反駁,不 過如果別人說的,是自己不願被人知道的秘密事實,真的可 以做到不理會他人的眼光嗎?要是我,我很難做的到。」 永達見坤成感觸很多,好奇地問「難道你有過這樣的經 驗?」 ▃▃▃▃▃▃▃▃▃▃▃▃▃▃▃▃▃▃▃▃▃▃▃▃▃▃ 第七話: 永達突然這樣問,坤成有點錯愕,想了一會兒,便看著 窗外的夕日,藉著遠處的夕陽,將目光投回以前的記憶中, 徐徐地說「高中跟你不太熟,你可能不知道吧。班上有個女 孩喜歡我。」 永達直覺想到「是佳琦和他的事。坤成還不知道我和佳 琦在大一已經很熟了,所以以為我不知道。對了!我也還沒 跟他說佳琦也在淡江。」 坤成繼續說「可是當時我跟她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但是她不相信,一直逼我。」 永達心想「但是你還是沒跟佳琦說。」 坤成感嘆地說「後來,我跟她約定,她發誓永遠不說出 來,然後我就告訴她我喜歡的人是誰。」 永達吃了一驚,心想「什麼!原來佳琦一直瞞我,不過 佳琦真的蠻守信約,一直都沒說,坤成知道的話,一定很高 興。」 坤成無奈地說「但是,從那天起,我總覺得全班好像都 知道一樣,好樣大家都在看我,盯著我看。」 永達插嘴問「那佳…嗯,那女孩有跟別人說嗎?」 坤成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我從那天就很怕,」接著看 著永達說「尤其很怕被我喜歡的人知道。」 永達見到坤成這樣,有點難過地說「你沒跟你喜歡的人 表白過嗎?」 坤成感傷地低下頭說「我沒有勇氣說出來,而且那是不 可能的事,我當時怕被人知道,我儘量不去跟我喜歡的人說 話,甚至盡可能不去看他。」 兩人都沒說話,紅紅的太陽把晚霞抹在兩人臉上,沈默 的時光,隨著天空泛紫,慢慢地流逝。 永達打破沈默,勉強笑著說「真是抱歉,本來是想請你 吃一頓,開開心心的,卻讓你想到這種事。」 坤成不好意思地說「我才抱歉呢!你好意請我,卻被我 搞砸了,這樣吧!這餐算我請好了。」 永達趕緊說「這怎麼行,是我說要請你的。」 坤成深邃的雙眼,露出堅定的眼神,堅持地說「不行, 我一定要請。」 永達坳不過,只好順著坤成的意思。 兩人走出餐廳門口,坤成抄了永達的電話,便戴上安全 帽,坐上機車,笑著說「再聯絡囉!BYE!BYE!」 永達有點捨不得地說「嗯!BYE!BYE!」 看著街燈灑在坤成背上,隨著機車引擎聲漸漸轉小,坤 成也消失在路的轉彎處。 永達慢慢地帶上安全帽,心想雖然是同校,但也不一定 會常常遇到,不過只要能看到坤成,就已經很滿足了。看著 升起的一輪月亮,永達一個人慢慢地騎回宿舍。 × × × × × × × × × × × × × 隔天4點多下課時,陳嘉樹沒來上課,林炳光跑過來跟 永達說「你小老婆昨天被你大老婆罵了一頓,今天沒來,會 不會是想不開啊?」 永達正要回嘴罵人時,林炳光被佳琦推開,佳琦大聲地 罵「你很煩耶!舌頭比女生還長,滾開啦!」林炳光做做鬼 臉,笑嘻嘻地走開。 佳琦關心地說「我昨天話重了一點,娘娘腔不會想不開 吧。」 永達無奈地說「放心啦!我上課前有去找過他,他說他 眼睛哭腫了,沒臉見人,要等眼睛消了再來上課。」 佳琦搖頭說「真是受不了他,他再不改,就王老五一輩 子吧!」 永達想了一會兒,便說「佳琦,坤成他今年考上淡大, 我前天有遇到他。」 佳琦整個臉色變的十分難看,不敢相信地說「你說的是 真的嗎?」 ▃▃▃▃▃▃▃▃▃▃▃▃▃▃▃▃▃▃▃▃▃▃▃▃▃▃ 第八話: 永達沒想到佳琦臉色會如此難看,便說「妳還好吧?」 佳琦有點激動地說「他不是在中山嗎?怎麼會在這邊, 會不會是你看錯了。」 永達小心翼翼地說「沒看錯,是前天我跟嘉樹吃飯時, 他認出我來的。」 佳琦想了 一陣子,就說「他有沒有提到我?」 永達正在想如何回答,佳琦才不會太難過,佳琦便說「 你不用想話來安慰我了,看你的樣子就知道沒有。算了,反 正他心理就只有…,」看了永達一眼,便傷感地說「我先回 去了。」 永達知道佳琦很傷心,同樣喜歡坤成的他,就是害怕得 到比佳琦更令人傷心的回答,所以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畢 竟,他不能像佳琦一樣,光明正大地去追求所愛,因為永達 還沒有這種勇氣。 × × × × × × × × × × × × × 回到宿舍後,永達在床上輾轉反覆。 「嘟~ 嘟~ 嘟~ 」電話響起,永達接起來便說「喂?」 話筒傳來「喂!我找周永達」 永達一聽,便知道是坤成打來。高興地說「吳坤成啊! 我就是周永達。找我有什麼事嗎?」 「嗯,我…我住的這邊水塔壞了,昨天…聽你說你住套 房,可不可以借我洗一下澡。」坤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好啊!你知道我這邊嗎?在水源街2段XXX號5樓之 3室,就是503啦!我都在宿舍,你直接上來就行了。」永 達既興奮又熱心地說。 「好,那我過去了。謝謝你ㄟ。」坤成還是有點不太好 意思,畢竟兩人在高中並不太熟。 「不客氣,BYE!」永達高興地說。接著掛上電話,趕 緊起床整理房間和浴室,總不能讓坤成看到凌亂的樣子。 × × × × × × × × × × × × × 永達高興地開門,坤成摸著頭不好意思地說「真是麻煩 你了,因為同學還不太熟,所以只好向你借。」 永達笑著說「沒關係啦!」 坤成看了看永達的房間,羨慕地說「你這邊不錯耶!一 學期多少?」 永達聳聳肩說「3萬3耶,蠻貴的。」 坤成望著窗外的景色,因為這裡剛好在學校旁邊,地勢 較高,可以望見出海口和觀音山,頭伸出去一點,還可以看 到另外一邊,紅咚咚的關渡大橋。便欣羨地說「太陽下山的 時後,從這邊看的風景不錯吧。」 永達笑著說「真的不錯,只是淡水這邊常下雨,冬天又 冷,不像我們台南那樣,好了!你不是要洗澡嗎?趕快去洗 吧。」 坤成便進去浴室,永達望著漸漸逼近海平面的太陽,一 邊聆聽坤成浴室裡的動作聲,隨著水聲嘩啦嘩啦地下,想像 著坤成洗澡的模樣,就算是眼前大自然的美景,仍比不上永 達心中,對坤成想像的萬分之一。 坤成走出來,令永達失望的,是坤成已經穿好衣服了。 落日陽光從窗口灑了進來。 坤成吹乾頭髮,笑著說「真是謝謝你。」 永達想起佳琦傷心的樣子,忍不住地說「你知道嗎,佳 琦跟我大學同班,其實你和她的事,我都有聽她說過,你要 不要跟她見一面呢?」 坤成驚訝地說「她跟你同班?那…那你…。」 永達被坤成的反應嚇了一跳,畢竟佳琦喜歡坤成有強烈 的反應是正常,但是坤成不應該有這樣的反應啊! 坤成眉頭緊緊皺在一起,深邃的雙眼,露出一種難過的 悲哀,望著永達說「那你…你會不會討厭我?」 ▃▃▃▃▃▃▃▃▃▃▃▃▃▃▃▃▃▃▃▃▃▃▃▃▃▃ 第九話: 夕陽餘暉為兩人戴上一層金黃色的衣服。永達不明白坤 成為何會說出這種話,疑問的眼光看著坤成說「我?」 坤成有點激動地說「我當初不該跟她說的,沒想到她答 應我,但還是跟你說了。」 永達不知所以地說「她並沒有對我說你的壞話啊。」 坤成咬住下唇地說「對不起,我不該喜歡上你的,你討 厭我是應該的,我…我還是很高興能在淡江遇到你,我…我 只希望以後見到我,不要…。」坤成低著頭,他知道他不能 要求什麼。 永達驚訝地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見到坤成轉身開門 要走,永達趕緊從後面緊緊地抱住坤成大聲地說「不要走! 我喜歡你!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坤成像是死刑犯被判無罪釋放一樣,感動地流下眼淚。 永達將坤成轉過來,深情地吻上坤成的雙唇。 兩人藉由唇舌傳遞壓抑多年的情慾,接著坤成將永達的 上衣脫掉,永達也不落後地脫掉坤成的T恤。兩具健康呈現 小麥色的男體上身,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坤成在永達的胸膛,熱情地吻。永達一邊享受,一邊發 出酥麻的呻吟。永達受不了坤成的刺激,將坤成壓往牆壁, 自己蹲下身來,脫掉坤成的短褲,呼吸急促地望著隆起的內 褲突起處坤成,便一股腦地將內褲脫去。毫不猶豫地吸吮下 去。坤成閉上雙眼,喘息聲漸漸加快,在永達手和唇舌並用 之下,坤成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另一方面,永達將自己的褲子也脫掉,將枷鎖多年的野 獸放出,不斷地用另一隻手刺激它。 坤成吞了一口氣,便將永達弄倒在地上,反身一頭往永 達凶猛的野獸那過去,用自己的唇舌與愛意,釋放野獸。而 永達則繼續吸吮著在上方坤成的驕傲,而手指用唾液沾濕, 潤滑坤成的後面。 永達覺得坤成的驕傲突然漲大,接著把嘴離開,果然坤 成隨即將累積多年的精華,毫不保留地送到永達的臉上。 接著兩人從地板爬起來,永達將坤成按到窗戶邊,然後 雙手抱住坤成的腰,從後面將野獸衝進坤成後面的山洞。 坤成將雙手放在窗戶邊緣上,接受永達的衝擊。 外面夕陽已觸到海平面,暈成一副美麗的落日圖,黃昏 晚霞,穿過長遠的距離,在永達和坤成兩具俊美年輕的小麥 色身體上,點綴上祝福的顏色,配合兩人身體的韻動,皮膚 反射出一層金黃色的喜悅。 永達加快頻率,坤成的喘息呻吟聲也漸漸音量加大。 兩人一同嘶吼了數聲,彷彿對面的觀音山,都傳來兩人 的回音,永達終於將野獸積存的能量,完完全全地釋放在坤 成體內,體力疲憊的兩人,抱在一起。 兩人臉上泛著金黃的夕光,坤成對著永達說「我太膽小 了,如果當時敢對你表白的話,就不用辛苦這麼多年了。」 永達撫摸坤成的俊髮,笑著說「我也是啊!不過以前的 事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在一起了。」 坤成深邃的雙眼望著永達,深情地吻了永達一下,便說 「對!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永達從後面抱住坤成,將頭埋在坤成的肩膀上,兩人一 同望著無限美好的夕陽。 永達欣悅地說「嗯!永遠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