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大學時期宿舍集體打手槍

奇妙經驗假日的時候我會在系辦公室打工負責假日班學生的事務,通常辦公室只會有我一個人,所以有些同學會來找我聊天,有一天上班的時候一位住新宿舍的同學來找我聊天順便送晚餐過來,因為他也是外縣市來的學生,所以我們就聊各自不同的生活經驗,簡單來說就是天南地北甚麼鬼話都扯,然後好像聊到我國小國中打手槍的事,他就問說:「國中有教打手槍喔?」,

我說:「有啊,健康教育會教」,他:「是嗎? 怎麼我們沒有教啊」,我就很驚訝的問他:「那你平常都怎麼打手槍」,他說自己都是趴在床上磨蹭,還說做愛不是都那種姿勢嗎?我聽到有點傻眼就跟他科普說一般人都是用手,只是握法有很多種,然後他就問我是不是就像那天在軍訓課打手槍的樣子,我很無言地說對,他好像覺得我花招很多,也不知到甚麼時候他居然硬了要我教他幾招,然後就這樣在辦公室現場教學,我們坐到靠近門口的大會議桌的位置,途中還有幾位假日班的學生進來借設備,還好都是男性看到都笑笑地過來打趣,我們也很大方的不遮一邊套弄一邊跟他們聊天,年長的學生進來就說我們血氣方剛很容易勃起,而且還伸手摸說年輕人硬得跟石頭一樣,一樣是年輕人的學生進來就跟我們討論幾句,還有一位聽到我們提起一種他沒玩過的打手槍方法也馬上掏出來套弄,就在他全硬的時候我提醒該上課了,他說:「沒關係,老師沒那麼早到,加速就好」,我也不想浪費太多時間也趕快加速,沒多久我就說要射了,因為會議桌很大很長所以我就站起來要射在桌上,那位假日班的學生看到我射精就說:「靠,也射太遠了吧,噴這麼多是很久沒尻喔」,我笑笑地說:

「是尻太久啦,尻久一點都會比較多,你看,不是很濃稠,都水水的」。之後他忽然站到我旁邊,說也要跟我一樣射在桌上看誰比較遠,結果也是很會噴啊而且比我濃很多,他笑說有兩個禮拜沒有打手槍了,然後他就把殘留在尿道龜頭上的精液擠出來甩乾淨在桌上,把只是稍微軟一點的屌收好,頂著小帳篷說趕著去上課讓我們幫忙收拾,我整個傻眼就跟我同學說:「等你射完在一起整理」,等沒多久他要射了也站過來我旁邊說也要比看看,結果他好像是因為第一次用手打手槍不習慣握得太緊壓到砲管就這樣用流的滴在桌上,這樣的狀況真的讓我無言以對。

因為大一新生的關係,對學校還不是說很了解,所以大多數的同學都是選擇住學校宿舍。
我們學校宿舍有兩棟,一棟跟學校相鄰,是學校自己的老舊宿舍六人一間房,洗澡上廁所要出來外面使用大型公用的。另外一棟比較遠,是學校委外經營,雖然距離學校一公里的距離,但是裝潢比較豪華四人一間房,房間內就有衛浴設備,以目前看來新宿舍比較好,但是入住後才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新宿舍是委外經營,所以管制非常嚴格,對於愛玩的大學新生簡直是場夢魘。
剛開學的時候,同學之間都不是說很熟,所以最先熟悉的就是自己同寢或同樣住宿的同學,因為一樣住宿彼此相處時間比其他同學更長,所以有更多話題,還記得每一科目的第一堂課,老師總是會說大學的必修學分「課業、社團、愛情」,所以就塑造出一種大家都要談戀愛現象,我們住宿的同學私下都在聊班上或哪一系的女生比較正,厲害的同學沒多久就真的交到女朋友,跟我同寢的一位陽光帥哥就是成功案例,只是住學校宿舍女生不能進入又有門禁,所以他就遲遲不能進展下一步,那陣子就時不時的聽到他一堆精蟲沖腦的鬼話。
有一天早八的課他賴床要我們幫忙點名,但我們去到學校後才發現老師臨時有事停課了,所以我們就很開心的回宿舍去,結果打開門的那瞬間,看到剛剛說要賴床補眠的陽光帥哥室友帶著耳機忘我的打手槍,我們大家尷尬了一下,然後就衝進去鬧他瘋狂的調侃,可能是因為真的太久沒有尻,所以不管我們怎麼鬧他還是硬梆梆的,最後大家也不鬧了開始討論起A片,好像因為新生剛住宿還不是很親近的關係,雖然大家越聊越硬都頂起了小帳篷,但還是沒有人動手,頂多伸進內褲裡喬一下位置讓自己舒服一點,聊到最後就有人開始抱怨住宿舍不方便要打手槍超麻煩,這個結論得到大家的認同,只是還在尻尻的陽光帥哥室友不知道是甚麼心態,一邊尻一邊說:「還好我現在都被看光了,以後要尻也方便,沒在怕」,大家聽到後又開始調侃他,說他臉皮也太厚,但他說自己不是臉皮厚,是屌大不怕別人看。就這樣鬧來鬧去,大家都有點受不了了,也想說有人開了頭,都已經正大光明掏出來打手槍了,還有甚麼好在乎的,反正男生宿舍都是男生,所以房門也不關,就這樣一群人脫光加入尻槍的行列。

大家都是一邊打鬧一邊打手槍,說著A片劇情內容或者女優身材,途中有人全裸硬著屌跑回寢室拿自己的珍藏影片來分享,也有愛健身的人邊尻邊評論其他室友的身材。但身材肌肉如何是後天的可以訓練,男人之間還是要比誰屌大啊,所以就有人很順手的從書桌上拿起直尺來說要比大小,可能大家心智上還不是很成熟,或男人不管甚麼年齡私下都是很幼稚的,所以就這樣大家開始量屌有多長,話說我們宿舍真的臥虎藏龍好幾個屌超大,16公分以上的就好幾位,還有一位18公分的,屌大當然驕傲,只是之後就多了大屌王的綽號,但這也是值得開心的困擾吧。

這樣鬧來鬧去後沒多久,就有人呼吸急促喊說要射了,大家的注意力馬上集中在那個人的屌上要看看是多會噴,結果第一位先繳械的人雖然噴很多很濃,但只往前噴一點點距離而已,得到大家的取笑那個人就很不爽說還要再試一次,所以又開始套弄了起來,大家也笑笑地說不要為自己想要打手槍找藉口,之後因為有了前車之鑑大家都不太敢射精怕被笑話,所以就有人開始硬撐不射,不然就是不喊說要射了在自己偷偷的射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像打哈欠會傳染一樣,看到有人射精了其他人也會開始有感覺,所以就好幾個人陸續的射出來,當中有幾位高射砲噴超遠,因為他們自己也沒想到會這麼遠,所以對面的室友就中獎了。

在宿舍集體打手槍真的很微妙,各式各樣的鳥,每個人打手槍的握法也不太一樣,所以大家都一邊尻一邊交流,交流的時候發現通常男生打手槍都是右手滑鼠左手握屌,要射的時候也是左手加速右手去拿衛生紙,這樣的人在宿舍佔大多數。但我向來都是用右手尻,要快轉A片的時候換成左手反手握屌右手去操控滑鼠,我會喜歡這樣的原因是因為反手握的時候手指在下面會按到尿道砲管很爽,當我分享這個經驗的時候,大家都很有興趣的馬上試試看,他們覺得雖然很很新鮮但是不習慣,覺得偶爾玩玩就好,所以說習慣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就像是因為寢室椅子不多床又在上方,所以大多數的人都是站著尻,很多人說感覺很微妙,以前都習慣坐著,而且就算不用操作滑鼠,大多數的人還是只用左手在打手槍。當他們看到我左右開弓的時候,都用一種很奇妙的眼光看我,因為我都是用右手尻槍,所以左手就會時不時的去揉蛋蛋,他們看到我這樣做就問我是不是很爽,我只能回答他們在說廢話真的超爽的,不信的人可以馬上試試看。這樣的交流有趣的地方是現場教學,而且可以馬上體驗,有幾個好像沒有揉過蛋蛋的人整個受不了腿軟了,但是每個人都越弄越硬。

最後不知道大家在寢室玩了多久,基本上每個人都射過一次了,還在奮戰的人都是慾望比較強要兩槍以上。他們說開學到現在都沒有清,積太多慾望太強這次要多尻幾槍,也有人說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不用怕被發現的尻槍當然要爽久一點,而我們一些已經軟屌覺得一槍就滿足,或者等看看還會不會有感覺的人就在旁邊評頭論足,說著大家的粗細大小屌形勃起角度有沒有割包皮往右彎還是往左彎之類的。當說到雞雞向左還向右發現一件很神奇的事,整個寢室裡只有我一個人向右,他們說因為只有我用右手打手槍,還叫我用左手玩看看,我就很無言的說:「那你們應該都用右手陪我玩吧」,結果還真的大家又開始打起來,也因為是第二槍的關係大家都變得超持久,最後實在是打太久了全體達成共識一起加速「速戰速決」,然後大家就陸續的繳械,但也有人加速的時候太激動結果手抽筋,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又硬得不舒服已經無法回頭一定要射出來,所以就趕快叫旁邊的人幫忙尻,結果就出現很好笑的畫面,旁邊那個人自己也還沒射出來,所以就一手一支屌的搓,而那位手抽筋的同學不知道是剛剛抽筋前就累積到了頂點,還是不習慣別人幫忙的手速節奏,沒多久就大喊說要射了還要對方再加速,那位幫忙的同學也是秒懂,男生射精前都是要加速的啊,所以就馬上完成指令。就在他射完要對方停止的時候,話還沒說出口就換那位幫忙的同學喊說想要射了,結果發生悲劇,那位同學就雙手加速不停瘋狂的尻,那位已經繳械想要停止的同學整個受不了,射後還狂尻不停的感覺太微妙啊。最後大家都把開學累積到現在的量,就算沒有清空彈匣,也都清得差不多玩得很盡興。

打完手槍後的隔天很多人來寢室說玩太爽雞雞有點痛,然後就掏出來給大家看看是不是破皮了。說真的在那天之後大家感情變得很好很親近,而且最重要的是打手槍變很方便啊!想尻就尻大家都習以為常,頂多說幾句「很久沒尻喔」、「不是昨天才打過」、「最近欲望很大喔」…等等諸如此類的話。可是也因為這樣,以前不方便尻的時候通常都會速戰速決,而現在大家就會細細品味A片慢慢玩屌,有甚麼精彩的片也會叫人一起看,路過別的寢室看到朋友在尻槍也會進去打屁聊天看A片精不精彩,看到有感覺也很順手的打手槍,反正大家都很熟了,在宿舍也都只穿內褲所以超級方便。

某一天上課因為只空一堂課,我們住宿舍的同學也都不回去,尤其是新宿舍的人距離太遠更加不可能,所以就找一間空教室吹冷氣,有同學拿出平板來打發時間,結果就有人開始發掘裡面有沒有甚麼好片可以看,還真的有,所以教室響起A片的呻吟聲,我們住舊宿舍的人因為已經可以隨意打手槍就覺得無所謂,可是住新宿舍的同學整個受不了了。他們是四人一間房,而且大一課程大家都一樣,宿舍距離學校又遠,所以根本沒有跟其他室友分開的時間,他們在教室看到A片真的不誇張馬上就硬梆梆,穿牛仔褲的人就趕快鬆開褲頭拉鍊,穿籃球褲的人都頂起超明顯的帳篷,一個坐在我旁邊比較熟的同學也是穿球褲,他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屌已經從褲管露出來,我很好心的提醒他,他只是笑笑地把屌喬好位置,說住宿不方便已經很久沒有打手槍,大家聽到後就說起我們舊宿舍的狀況,他們新宿舍的人好像很驚訝也很羨慕,可見他們有多想要自在地打手槍。

然後就這樣一邊播A片一邊聊那天大家集體尻槍的事情,說著說著那位稍早露屌跟我比較熟的朋友說,聽你們說起打手槍的方法我有一招超爽,而且很適合住宿的時候弄,因為會很快就噴不會被發現,大家聽到就覺得怎麼可能,之後有人說反正你現在都硬了乾脆示範一下啊,都說很快就噴不會被發現,現在教室只有我們沒差啦,他說沒有衛生紙甚麼的不方便,馬上就有人說站起來示範大家才看得到,而且直接射在桌上就好,最後那位同學好像真的很久沒尻受不了,就從褲管旁把屌掏出來示範,一聽到要示範就有人拿手機要計時看是不是真的很快,之後那位同學就先講解怎麼握,然後就開始進入狀況,過沒多久好像才三分鐘他就喊說要射了,射了很多很濃的一灘在桌上,而我們雖然很驚訝但想說是因為很久沒射很興奮的關係吧,他聽到我們這樣講就開始解釋,還說不相信可以現在就試看看,我很喜歡嘗試新鮮的玩法,而且他說會很爽所以我就受不了想玩看看,最後就我和幾位同學很有實驗精神的當白老鼠,那位示範的同學就坐在我旁邊,所以他指導起來很方便,在旁邊很仔細的講解怎麼握,我握好套弄幾下問他說這樣對嗎?他說應該對吧,因為不是自己的身體所以不是很肯定,我就開玩笑地說那你握著我的屌尻看看,我感受一下有沒有不同,結果他真的二話不說直接伸手過來幫我尻,我當下沒有反應過來而他不知道弄到哪個敏感部位害我整個呻吟出來,他聽到我的呻吟聲停頓了幾秒然後笑著問我說是不是這個方法真的很爽,我一邊喘氣一邊說超爽的,然後他說現在你會了吧自己試試看,說完要把手伸走的時候我忽然間感覺要射了,就趕快叫他不要停快要射了,結果真的多尻幾下就馬上繳械。

但是發生一件很囧的事,因為我是站著打手槍想說可以射在桌上,那位示範的同學坐著教我,我要射的時候因為他一直幫我尻,我沒辦法轉身就這樣前幾發都噴在他身上,他反應也很快馬上伸手包住我的龜頭擋住子彈,結果就他身上和手心都是我的精液,整個超尷尬一直跟他道歉,他人也很好好像怕我太尷尬,就說沒關係他自己偶爾打手槍也會也會這樣亂噴,不是噴在身上就是射在手上在去洗手,最後還一邊搓弄有精液的手一邊笑笑地說:「不錯喔,很多很濃,但還是輸我一點」,我就說他很智障,忘記自己有多久沒有打手槍了嗎?就這樣化解尷尬後,他洗手回來就問我學會了嗎?我說應該會了吧,他就很白目的說要驗收,我覺得無所謂,只是這個時候剛剛一起嘗試的人早就都繳械,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尻第二槍,旁邊的人聽到我要第二發就開始躁動說要幫我計時,我覺得要死也要拖一個下水,就說要驗收的話那乾脆跟我比賽好了,平常大家都是比持久這次我們比快正好適合你教的玩法,看你這個老師會不會輸我,結果我們真的比了起來,旁邊的同學分別幫我們計時,可能是因為第二槍的關係那位同學這次五分幾秒才繳械,而我不知道是因為找不到剛剛的敏感點還是因為連續兩槍太接近所以一直射不出來,尻了十幾分鐘大家也盯著我的屌看我一支獨秀十幾分鐘真的超尷尬的,最後要去另外一間教室上課的時候也沒有射,所以就硬著屌頂著帳篷往教室出發,換到另外一間教室上軍訓,剛好是看無聊的影片,但我還是很硬沒有降旗,所以就把褲頭跟拉鍊打開想說會舒服一點,結果周遭的同學都發現了立刻變成大家注意的焦點,還好是軍訓課都是男生我覺得無所謂,後來可能因為都沒有降旗的跡象又很想要射出來我有點煩躁,想要打出來但是又不方便,結果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坐在旁邊的同學就找我聊天,伸手摸我的硬屌問怎麼硬著麼久,我就說起剛剛在另外一間教室發生的事情,他聽了對那種打手槍的方法很感興趣,我也沒想太多直接把內褲頭拉開掏出屌來示範,他學會後,穿球褲的他真的很方便馬上把褲頭拉開把屌掏出來,就這樣大家的目光轉移到他身上,看他從一開始軟屌到硬梆梆,等到全硬的時候就轉頭跟我們示意說要開始認真了。好像這個方法真的太舒服太爽,沒多久他就小聲地說要射了,而且他好像也沒想太多就任由子彈亂噴,結果他的上衣跟球褲都是洨整個超明顯的。

我看到他射出來後整個超羨慕,想說再試一次也不管用甚麼方法只要射得出來就好就趕快掏出來要速戰速決,當我開始打的時候同學們的目光又回到我身上,聽到他們小聲的討論我的屌真的很無奈,我也不管那麼多了只想要趕快繳械,所以就先用平常的方式尻,想說比較熟悉順手可能會很容易進入狀況,尻了有五分鐘吧還是沒有要噴,就趕快換成新學的握法想說這種比較快,結果還是不行,最後還是左右開弓,右手搓屌左手揉蛋蛋,時不時的還吐口水潤滑龜頭,這樣右手一直不停套弄左手在磨擦龜頭繫帶和揉蛋蛋之間循環,也不知道尻了多久終於射了出來。

等我整理完回過神來,周遭的同學都小聲的調笑說:「你真的很持久耶」、「怎麼第二槍還噴那麼多啊」、「你打手槍花招也太多了吧」、「看你那樣玩也太爽了吧」、「我們剛剛幫你計時,17分幾秒才繳械,也太強了吧」,還有好幾位看我玩的很爽看到都硬了,說很想要玩看看那些招數,我很敷衍的說找機會教你們,繳械後精疲力盡整個很放空有種解脫的感覺,坐在我旁邊的那位同學說恭喜你終於降旗了,我也懶得理他,只是他看我不理人就伸手過來把我的軟屌從內褲裡掏出來,一邊跟周遭的同學打鬧一邊甩我的軟屌給他們看,好像打算再把我弄硬,只是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也覺得他們鬧夠了就把褲子穿好,看著那位玩我屌的同學一副淫蕩樣,我就不客氣的反攻往他的褲款伸進去,握住他的屌把包皮推開然後狂弄他的龜頭,結果當他硬得受不了的時候正好下課,我們就開心的看他頂著帳篷尷尬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