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大家都有遇到好色的另一半

悶騷型算好色嗎*她人靜靜的,身高162/4X,一頭長髮隨心情剪短又留長,自從第一次做愛後,意猶未盡的我們又找了隔週的某一天去旅館過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晚又是早早射精結束,直到第三次,那次我陪同回她的老家,在車站附近的旅館休息三小時,算是值得紀念的一次,因為在衝刺時第一次看到她露出滿意的笑容…媚眼如絲般嬌柔,事後她說整個過程很舒服,我也是大概從那次開始建立信心,也喜歡上做愛。 不過那也是接近學期末,一直到學期結束我們再也沒有多餘的金錢去開房間,若是性慾高漲時會選擇在晚上找學校陰暗一點的角落互慰,我好像記得有次路人發現,真的好險沒有被抽戀愛稅。

很快的大一結束,分隔好幾個縣市的我們只能透過寫信來慰藉心靈,偶爾在信中提及想念對方的身體,但內容很含蓄,長途電話不能說太久,幾句我愛妳就結束。暑假後半段我要去成功嶺(末代大專兵,隔壁連是陳致中),三四個禮拜而已我已經累積許多的慾火。離營回到車站,女友早已在大廳等候多時,眼見她身穿熱褲跟緊身T,二話不說我牽她的手便前往車站旁旅館準備休息,好笑的是到了門口發現整修中,兩人只好一路上慢慢找尋其他旅社,色慾薰心的我見到公園,竟然把她帶到公廁裡,女友並沒抵抗,關起門後,很溫順地將自己雙手抵住馬桶水箱上,我將她熱褲 連同內褲退到她腳踝,然後就…. 其實也沒有做完,我們事後還是乖乖找了間旅館,在床上做到整組床架嘎嘎作響,完事後兩人緊緊擁抱,為了這個擁抱我們等了快兩個月,兩個月啊! 在我懷裡的女友還順便告訴一個好消息:大二開始她要租校外雅房! 由於大二我仍抽到男舍,所以學期過程兩邊跑兩邊住。在上學期的某晚,女友神祕兮兮地關燈,動手幫我脫掉衣物後,她自己也順便脫光,不知何時準備好的蠟燭一盞盞點燃,點了四五盞吧,接著開始為我口交,不同於以往,她反覆的動作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很驚喜,這該不會是…. 果然直到射精完,她的嘴都沒離開我的肉棒,等我射完處於恍神狀態,才聽到她「咕嚕」幾聲,原來她全吞下去。她靜靜地趴在我胸膛上,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撫摸我的臉,我被她這麼一弄,整個人都酥麻,人生第一次被口爆就給了她。自從那晚開始,我們更勤勞於床上運動,保險套一盒用完換下一盒,甚至做到隔壁別系的學長(男女混租的樓層)動手槌牆抗議,因為床不停地往學長方向撞牆。

****偶有爭議**** 上段剛提到抗議的學長,並沒有因此大發雷霆,相反的,他常跑來串門子,沒看錯,我女友的房門,他就常站在門口往內跟我女友談天,我過去的時候看到,而我沒過去的時候也常聽女友說「那個學長今天來聊balabala…之類的」,我有點感冒,還好大二結束後隨即搬離他處,這次是全層女生的租屋處,放心多了。 大三下發生了件令我不愉快的事,有位在校園中畫圖的美術系學長找上我女友,他說要畫圖需要模特兒,而腿長秀麗的女友很適合作為他畫布下的女主角,這好像是某次我在她房間等沒人、直到她回房親口說當了第二次模特兒我才知道。好笑的是那幅畫我自始自終都沒見過,但女友去了四五次,事隔多年我已經忘了當時怎麼沒去看學長畫我女友。 從那幾件事我才發覺自己嫉妒心蠻重,偏偏女友又是個性溫順對每個人都好的女孩子,實習時有個他校的男孩子常常誇獎她的腿很漂亮,女友開心地回來跟我聊這些,而我總是在夜裡不斷地從她身上、用力地宣示我多麼想佔有她,從那幾次開始沒戴套,射精前直接拔出往她胸部噴,看著精液緩緩從乳房流下,這才平復白天的不愉快。

有個她高中時同社團的異性好友,常不時跟女友通電話閒聊,那位仁兄我只有看過一次,當時他帶著女友,跟我們打招呼,我沒有想太多,卻沒想到日後會因為他爆發激烈爭吵。 一直到大學畢業,我跟女友都是近乎同居的狀態,白天翹課、傍晚覓食、深夜看情色影集跟卡通、做愛後直到隔天繼續昏睡,日復一日,也不知道書是怎麼念的,就這樣到了大四下學期,我考上了原校碩班,然後她選擇大學畢業出社會,找了學校附近的新住屋,並且拉了我們同班另一位女生(也是碩班),三個人就住在同一屋簷下。 ****劈腿**** 其實女友剛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本來是業務,那是我從沒見過的模樣:襯衫、黑絲襪跟高跟鞋,她受訓那段期間滔滔不絕講那些規劃跟事業夢想時,我真的快認不出她是不是過去那文靜的女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還是放棄業務工作,不過我們沒有浪費那套OL裝,有晚小小角色扮演了一下,我不會玩絲襪玩法,就單純扒開襯衫讓她乳房露出來晃。 後來她選擇連鎖生活用品店當店員,在一間小百貨裡。 平淡的日子,兩人因為各忙各的有些生活上的劃分,我沒有去她的員工旅遊,她也沒陪我實驗室的聚餐。 不知道從哪一晚開始,女友很晚下班回家,我實驗完回住處,跟女同學在客廳聊天完就縮回房間等女友下班,只是覺得納悶,有時十點多、有時十一點、最誇張的一次是接近十二點她才回來,我很生氣她沒有回電也沒有接來電,她沒多說什麼,洗澡換衣服,晚上做愛,我也沒多想。直到有晚,女友接了通來電,慌張地準備往樓下走,我說是誰?她沒有說話,我再說是不是先前女友曾提到隔壁店的傑哥?會說傑哥是因為女友前陣子一直說有個隔壁店的男店員很愛找她聊天,她還曾在床上跟我說可不可以愛我然後同時喜歡別人?我當是玩笑卻沒想到現在這個時刻,我問是不是傑 哥時,女友竟然沒答腔,下樓後我也看到了一台黑色轎車正緩緩駛離,沒錯就是那位傑哥,事後我才知道他竟然找上門想要找我女友夜遊。 她們做愛的事情我是怎麼知道的?某天掃地時我在地板看到筆記本,一看了什麼都明白了…. 沒有鉅細靡遺也不是情色小說,但大致說明了那幾個令我枯等的夜晚,她們是如何開心地在山上看夜景、擁抱、親吻、還有女友對他獻出第一次的車震。 我是該分手,但當時的我其實很懦弱,因為碩班可能會因為惹惱所長而休學、家裡親人重病、沒有碩班等於荒廢兩年、親人若沒痊癒得休學找工作賺醫藥費、在沒有心靈支持下很難撐下去,是女友不離不棄陪伴在我身邊,我怕一個人去面對這些,也還好上述困境都解決,最後也讓我幸運考取教育學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先前的事情轉變,女友開始喜歡找我去旅遊,我們去台灣很多景點,偶爾幾個夜裡女友會給我驚喜,例如黑色小丁在脫光時出在她的翹臀上,在口交時會拉著我的手去扶住她的頭示意要我對她的嘴巴抽插、配合用胸罩捆住雙手化身性奴、還有那台30萬畫素數位相機。

我們可能在宜蘭行那晚拍幾十分鐘性愛影片、在花蓮拍她用手幫我自慰、北投泡溫泉時她對鏡頭拋媚眼後口交,傑哥那件事好像拋在腦後?才怪,根本不可能忘記,最可怕的是同樣的夢靨來的如此快,女友又出狀況了。 還記得她高中時那位社團好友嗎,那個男的挑了天我不在的夜晚,在當兵前夕跑來住處找女友,還好他沒料到另一位室友也就是我的同學並沒有回鄉,他就搥胸頓足地乖乖當兵去了。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那晚我不在家? 誰知道? ****還是分手了**** 總算從教育學程畢業,找了間國中實習,女友當時也離開我回到家鄉找工作,雖然過往是如此顛簸,但兩人有默契應該是一兩年後結婚,她也在我大哥結婚時搭火車跑來幫忙,身穿洋裝的她化妝起來充滿女人味,跟同樣穿起西裝的我一起先去旅館解渴,分隔一陣子了特別亢奮,女友蹲下來、拉開我的西裝褲拉鍊便動手掏出來含,我看著鏡子裡的兩人衣冠楚楚,畫面卻是她鼓著小嘴奮力口交,我們做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睡了午覺才昏昏沉沉地去婚宴現場幫忙,當時父母也認定她會是我未來的妻子。 實習完我並沒有馬上考取公立教職,先去私校磨練。領了人生第一份正職薪水,我連忙坐遊覽車風塵僕僕找女友慶祝,兩人再也不用礙於金錢,找了有張大床的汽旅。 前戲一如往常我將手游移到女友的臀部,不知道哪跟筋不對,我把手指慢慢地滑向她的肛門。 突如其來的肛交她沒有躲開,額頭開始冒汗的女友發出不同以往的呻吟聲,她轉身含著我的陰莖,用最賣力的動作去舔去吹,兩人調整姿勢變成69,我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畫面」也沒有聞到什麼「特殊」氣味,但快受不了她凌烈的嘴部攻勢,正當我加速手指動作,她張嘴喊「老公!給我!我要!」。 結束後,兩人一起坐公車回她家過夜,在某個路段並沒有其他乘客就除了我們,我看了看司機的位置,右手往女友短裙探去,在她輕聲呻吟時慢慢地示意,她低下頭為我口交,我沒射精,因為有乘客上來,女友也「啵」一聲嘴巴離開我的陰莖,濃情蜜意的兩人。 補習班的教職是她後來找到的工作,我們說好了等我工作穩定變可以籌備婚禮的事情,正當我沉浸在「準新郎」的期盼下,一次msn的對話,她還是跟我道歉了。

原來是我曾在她補習班見過的一位男職員,但比起變心這件事、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她說出幾年前老早就不愛我的事實,原來她一直都是以愧疚的心態來彌補我,其實轟轟烈烈的戀愛她在跟我交往的過程中已經跟別人體會過,原本打算老夫老妻下去,直到在補習班遇到了那位先生,她才不想在隱瞞自己的情感,不想在壓抑也不想在欺騙我。 幾天後我試圖挽回,在分手前最後一次做愛、我在床上不斷地問她:這個姿勢你們有玩過嗎?他有這樣對妳嗎?她不斷地搖頭、我也知道自己也壞掉了,那都是於事無補,因為她盡力了、沒人正常女人在交往時還願意瞞著男友去跟前男友做愛,對我已經是前男友了。 ****最後**** 好了,我好像把過去有寫過、沒寫過關於跟她的故事簡單(真的簡單?)重新整理了一遍,礙於這是西斯版我也不敢用說教的口吻來說明對於男女交往的心得,多年後我早就不怨恨這段戀情,相反的我很感謝她曾經出現在我生命裡,兩人分手的原因不單單是她變心、我覺得自己也沒有做好男友的責任,自己的優柔寡斷害了自己也害了她,不過那都過去了,過往的愛情像是人生裡一段苦澀又甜美的回憶。 比較有趣的事情,記得兩人最後一次通話,我哭得很傷心很大聲,掛上電話後卻聽到隔壁套房隱隱約約傳來女生哭泣聲,隔幾天在走廊遇到那位女樓友、兩人閒聊她才跟我說幾天前聽到我在哭分手的事情,隔牆有耳啊,然後她自己也想起一個月前被男友甩到,悲從中來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講到這她覺得自己很白爛,逗了我也笑了,在後來搬離這套房前我們還約會了幾次,台新銀行的、我記得、超可愛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