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太極拳鍛煉宜動靜相兼

太極拳可以養生,是不容置疑的。不過,太極拳可以養生,卻是大部分人不能準確回答的問題。一般中醫師會回答,流水不腐,戶樞不蠹,活動關節使氣血暢通,從而強身健體。若是,其他運動也可做到,何必太極拳?太極拳應有其獨到之處。
 
根據今天運動生理學的資料,大部分運動都可以改善身體素質。在太極拳方面,科研資料顯示有關耗氧量、肺活量、血壓、心率、呼吸頻率、動脈血乳酸含 量、血流量、ATP含量、腦電圖顯示的α波等,都正面肯定太極拳對健康的幫助。緩慢而專注的太極拳演練,有降血壓、促進血液迴圈、降低心血管病機會、減少 關節炎發生、改善睡眠質素、調節情緒、助長消化、減輕罹患腸胃疾病機會、增強免疫功能等。
 
靜功煉心也煉命
 
太極拳是動功,而運動可以養生;靜功是打坐,靜功又如何養生呢?動功的養生基礎在其動,體內因動而有所改善,這邏輯當然不適用於靜功。或許我們用另 一個角度說:動功煉身,靜功煉心。這是儒佛道皆用的說法。儒家以打坐追求天人合一,朗現良知;佛家靜中出慧,臻至般若。但靜坐不僅煉心性,求意境,它對形 軀的影響也是直接而明顯的。靜坐煉心,主要的改變在情欲。情緒得到改善,體內器官的氣機通暢,身體質素便能提升,故性功也影響著形軀生命。中醫說,七情六 欲可以致病。
 
靜功的養生之路明顯與動功不同。打坐的養生效驗又似乎不比運動低。過去幾十年氣功熱給我們重要的啟示是:論治病,氣功打坐比運動來得出神入化。傳統道家打坐工夫是內丹修煉的方式,其功效小則強身,大則通神。
 
養生以煉氣為首
 
內丹學以氣為修煉對象。氣是一切生命之源,有氣則生,無氣則死。人體以氣為本,氣旺則強健,氣弱則衰靡。中醫以氣的盛衰來解讀健康狀況。不過,打坐 修煉的氣是“真炁”。真炁可以說是無形之氣,是一切有形之氣的基礎。天賦的氣叫“元炁”(一般寫作元氣),亦即“先天氣”。無形的元炁建構生命,化成有形 的氣。中醫講的肝氣、胃氣、脾氣、腎氣等,都屬於有形的氣,是“後天氣”、體內第一部“發電機”。無形之氣是第二部發電機。動功和靜功所煉的,應該朝著煉 炁之路,即把我們天賦的本錢增值,由可盡之百歲天年,增值至120歲、140歲或更多。即使半百而衰,經過內丹修煉,後天虧損了的“儲值氣”也可增值,體 弱多病的軀體也可脫胎換骨。
 
靜功要煉元炁,動功也必以此為務。動功絕對可以煉得真炁。當然,動功必先煉好有形之氣,把體內第一部發電機煉好,再煉第二部發電機。即是說,打拳使身體氣旺,氣血兩旺後再煉元炁。
 
靜功築基有兩個條件
 
內丹修煉中,要由氣提煉至炁,必須經歷一段艱辛之路,叫“築基”。築基是把基礎打好,猶如高樓建造前之打樁工程。體內有形的氣務必壯旺,然後才談得 上“采藥”“結丹”。采藥之藥,是指元炁,經後天修煉而得。有形之氣液兩旺,無形之炁得以生成,萌生的無形之炁便是丹。煉就真炁的條件有二,其一是打坐中 陽氣旺盛,其二是打坐有恍惚入定之境。然而,陽氣壯旺的條件又有二,一是束勒陽關,二是短暫的閉息。能壯旺陽氣的打坐工夫很多,譬如“行氣玉佩銘”便是。 其功法是:吸氣脹肚,提肛忍氣定住三秒,呼氣再做。打坐日久,體內陽氣充盈而津液滿口,便是第二部發電機真炁即將萌生之時,只要稍加工夫和明師指點,便有 意想不到的效果。
 
動功必須煉氣
 
若我們要既有養生,又能技擊的太極拳,則練拳的法則有必要改變一下。與其說改變,不如說提升。練習時,兩個工夫必須加入:短暫閉息的束勒陽關及動中 求定的張力。第一個工夫是,當我們演練攻擊點發勁的瞬間,稍注意一下提肛及發勁時略作短暫的閉息。這對於一些行拳三五年的太極拳練者不是問題,但要做到恍 惚入定之境就不太容易了。
 
靜功肢體如如不動,固然可有恍惚人定的狀態——當然,這也不是容易事。動功的肢體不能不動,入定更難。不過,修煉的原則是:動功求靜,靜功求動;動 靜相兼,氣在其中。動中求靜,靜則恍惚入定。宋明理學大家程顥說過“動亦定,靜亦定,無將迎,無內外”,定才是終極所求。細心想,所謂靜,只不過是“相對 的靜”,地球上沒有絕對的靜,因為地球自身在動。地球自轉,萬事萬物在其中,靜而非靜,是個相對的靜。這個靜又是恒勤的靜,是定。我們動功所追求的就是這 個定。這個定是恍惚的,恒動的。
 
煉氣時注入張力
 
當我們練習太極拳,肢體在動時,可試加些張力。即是說,張者迎之,迎者張之:向前則往後拉,向後則趨前推。每一刻的動作都能做到張力的話,恍惚就在咫尺。我們再把專注力凝定于張力之中,精神集中在些微動作的感覺之間,恍若時間恒定,動作恒定,神入氣中。
 
舉一個例子,當我們要做一個“提手起勢”時(太極拳套路第一個動作),手之起,當然不是單純的手部移動。要合乎一動無有不動的要求,就要整個軀幹, 尤其下丹田小腹氣機的滾動引發上肢螺旋形掤起,丹田氣的滾動又把雙手往上往外鼓蕩。下丹田的氣機發動,就在於提肛束勒陽關之瞬間,軀幹形成橐龠(風箱)效 應,就把雙手鼓蕩開來,完成提手起勢。在微細的升勢中,手的向上動作要同時含藏往下拉的張力。
 
前賢有說“空中游泳”,即是把空氣阻力之意識放大,精神聚焦於手部皮層末梢神經的感應之中,讓每一個移動都存在著抗力。明乎此,我們做任何動作,都 能做到瞬間的束勒陽關,繼發氣之鼓蕩及動作維持張力的入定狀態,那就能開啟有如靜功打坐時的煉氣機制,有形之氣便能轉化無形之真炁,達至養生效果。張三豐 拳論亦雲“打坐之舉不可缺,而行功之法不可廢矣”(《學太極拳須斂神聚氣論》)。動功之氣實與靜功無異,我們練太極拳兼練打坐,必有加倍之進益。
 
束勒陽關不僅僅是養生的重要條件,技擊也同樣需要。拳之發勁,或日常生活中的發力,都要靠這個瞬間的束勒陽關。太極拳如是,其他武術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