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女廁怪談

終於是今天行動了麼?你是不是算的準確了?”子衿忍不住問無道。
無道幾乎耗盡耐心地第五次重複回答子衿這個問題,說:“放心吧,我閱歷雖然沒有你多,但是在眾多道士裡面卻是師祖那一輩的!既然你選擇了相信我,就別再懷疑我的能力了,好嗎?”無道最後幾個字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多多少少有些許威脅成分在裡面。
子衿歎了口氣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心情非常煩躁。而且,我的精血在桂枝身上,我能感受到桂枝現在的寒冷孤獨無助,你讓我怎麼不著急!”
無道耐人尋味地看著子衿說:“你倒是你們狐仙家族裡面的奇葩,狐仙家族一向隱世于山林,除非緊要事很少於外界聯繫,更不要說緊張一個俗世的凡人女子。”
子衿聽到了以後,眯了眯眼想反駁些什麼,但是想了想,還是頹廢了下來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在來到這裡以前,我不過是貪玩,但也絕不留戀任何事物。”
無道靜默了一會,還是決定把自己心裡面想的說了出來:“子衿,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真的愛上了桂枝,你和桂枝會怎麼樣,狐仙家族會對你們怎麼樣?”
子衿在聽到“愛上桂枝”的時候,瞳孔明顯地收縮了一下,然後苦笑著說:“還能怎麼辦?我們狐仙家族是不可能讓我們在一起的,為了桂枝,這份愛不能提及出來。”
接近仲夏的夜,總是姍姍來遲。在晚霞閃耀地最美麗的那一瞬間,夜就像一個不懷好意的人一樣,把整個天空吞噬,讓世界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一人一妖的影子在路燈的照耀,越拖越長,指向著醫院的方向。
在醫院裡,一個巨大的風水陣在無道和子衿這麼多晚的努力下已經成型了,接下來便是要借助天時地利人和的契機。無道掐了掐手指:“今天月圓,所有鬼怪的力量都會減弱,丑時這個時間抓鬼便是最好的!”
子衿說:“為什麼是丑時?你們道家的東西我不太懂。”子衿還是有些不放心,多問了一下。鬼姐姐www.guijj.com
無道說:“我還以為你會懂呢!牛頭馬面是專門抓遊魂野鬼的,而丑時對應的正好是牛這個生肖,這個時候抓鬼的話,成功率大很多,陣法啟動的威力也會越大,因為這個陣法就是借助了地府陰差們的力量。”
子衿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然後就按照與無道之前制定好的計畫,自己一個人踏進了3樓女廁,去把女鬼引到陣法中心。
打開了3樓女廁的們,子衿本以為依依姐還要躲藏起來,費他一些心神去尋找她。但是,沒想到,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穿著染血護士服的依依姐在鏡子前面梳妝。
依依姐看到鏡子倒映出來的子衿,嬌笑著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那個臭道士呢?那個女人呢?哦,我記錯了~那個女人被我們抓起來了,所以她不出現是正常的啊!”
子衿握緊了拳頭,但很快又忍了下去:“把桂枝放了!”
依依姐說:“小狐狸,你怎麼就那麼天真呢?難不成狐仙家族隱世以後,出來的狐狸都是這麼天真好騙?”
子衿說:“小狐狸還輪不上你叫!本座的道行已經一千年了,哪裡是你這種煞鬼可以媲美的!”
依依姐不怒反笑:“心上人在我手裡還那麼嘴硬,就不怕我一生氣就把她殺了?而且,你以為我不知道其實你是從狐仙家族裡面逃出來的?所以你現在的道行根本就沒有一千年,頂多也就是個一百年的道行。”
子衿說;“她不是我心上人!而且,我的事不用你管,哪怕我死了,我也要把你這可惡的女鬼收了!”
依依姐轉過身子,拍了拍胸口說:“人家好怕呢!其實,我這麼做,不過是為了報仇,你又何必插一隻腳進來呢。”
子衿說:“她殺了你?”依依姐搖了搖頭,雙眼開始變得空洞,兩行血淚沿著臉龐滑了下來,說:“比殺了我還要更嚴重的罪孽,她,殺了我的孩子!”
當子衿還想繼續問下去的時候,依依姐長著長長的指甲的手直直往子衿的胸膛抓去,但是所幸子衿反應過來了,只不過是胸膛被劃傷了一點,滲出點點鮮血。
依依姐舔著指甲上沾染子衿的鮮血,說:“真是美味,我還想要吃啊。”說罷,一輪瘋狂的攻擊又襲上了子衿,子衿心道不好,如果讓她一直這麼防躲她的攻擊,自己的力氣遲早會被耗盡,時間也會不夠的。子衿連忙把防禦的方式改為閃躲,而且帶領著依依姐漸漸出了女廁的門口。
在依依姐完全跑出了女廁的門口時,女廁的門“轟”地關上了,依依姐沒有慌張,反而更加詭異地笑:“原來你們是要把我引出來啊,那個道士不是沒來吧,而是在樓下等著我上鉤吧。”
子衿眼見計畫藏不住了,他坦然地說:“是又怎麼樣,反正你已經回不去女廁了。”
依依姐說:“也不能怎麼樣,既然你們要收了我,那我就成全你們吧。陣法在哪裡?帶我過去吧。”
子衿看到依依姐這樣,恐有詐,但是為今之計只有順從她才能讓她接近陣法,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子衿同樣笑得燦爛地說:“好啊,跟著我走吧。”
無道此時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依依姐一臉悠然地跟著子衿來到了陣法附近,而且依依姐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無道忍不住開口說:“子衿,你把她控制了嗎?”
子衿翻了個白眼,一旁的依依姐說:“就憑他能把我控制住?你覺得可能麼?是我自己走過來的,陣法中心在哪裡?”
無道顯然沒有見到過如此願意讓別人來收了自己的惡鬼,一臉戒備地說:“你又打什麼主意!子衿,你怎麼也不提防一下?”
子衿說:“我也不知道,但是她也挺順從的,就算她有什麼動作,有你不是麼?”
無道還是一臉不相信,偷偷地換了個位置,把陣法的漏洞堵在自己的後面。依依姐像吃飽了飯出來散散步一般,走到了陣法中心坐下了。
無道怕再有變故,連忙念起了啟動陣法的咒語,陣法此時黑氣彌漫,依依姐被這些黑煙包圍著,一臉冷汗可以看出她此時的痛苦,就在子衿和無道都以為一切都這麼順利結束的時候,依依姐掙脫了陣法的束縛,用長著長長指甲的手再次伸向了子衿的胸膛裡,由於子衿鬆懈了,依依姐的手順利“噗呲”一聲插入了子衿的胸膛裡,子衿不可置信地看著依依姐,依依姐一用力就把子衿整個金色的心臟掏了出來。然後,依依姐不知道用了什麼秘法讓子衿那心臟消失在了自己的手上。
無道看著眼前幾乎是一眨眼發生的變故,立馬跑過去查看子衿的狀態,卻發現子衿緊閉著眼睛,身體逐漸變成了一隻白毛狐狸,胸口的血仍在汩汩流淌。無道猙獰地轉向依依姐,依依姐毫不避諱地說:“放心,我快死了。我用盡了我身體的力量才獲取到了這一顆狐仙的心臟送給我的孩子,他終於可以重新做人了!哈哈哈哈!”說完,依依姐就化成了一堆灰燼消散在空中,同時,醫院的深處傳來了一聲像野獸憤怒一般的叫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