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女性閨蜜口述肛交過程

  有的女性是出於對男性的關懷而答應肛交的,有一位女性曾因為男友總抱怨她的陰道鬆弛而多次求醫問藥:“我問過一個小大夫,他說可以試試肛交,我試了兩三次,他兩三分鐘就射精了,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有過肛交,很疼,不喜歡。有一次還弄裂了。我們只是想什麼都試一試。局部疼,但放鬆時有快樂的感覺。”
  一位女性講了她的肛交經歷:“肛交我一直不同意,怕疼,覺得髒,他也看我特別痛苦。後來我想也許能練出來。第一次做,我覺得(肛門)好像合不起來了似的,好像大便會流出來似的。
 
  他出在裡邊,就像擱了開塞露一樣。我說他,你怎麼就像給我擱了開塞露似的。我覺得也有刺激,可不是舒服滿足的刺激,是緊張的刺激。”
  “我那個男朋友喜歡69式,我們幾乎什麼都試過。肛交一開始覺得不好,後來也有性快感。”
  一位有過同陌生人發生偶爾性交經歷的女性說:“肛交有一點快感,但主要是疼的感覺。我的運氣不錯,在性方面我沒遇到過怪誕的、讓人接受不了的行為。”
  一位同居女性說:“他提出來過,可是我們沒真正做成過。
  試過一次,特別疼。”
  也有女性應男性的要求滿足男方被動肛交的願望:“他讓我給他弄肛門,他覺得好,但他沒說過同性戀的事。我看他不像。
  他脾氣特別大,動不動就要跟人吵架,動刀子。”
  更多的女性是完全不接受肛交的:
  “我覺得肛交太髒,而且不可能有快感。”
  “沒試過肛交,聽說過這種作法,覺得髒。”
  “我從生理上不能接受肛交,覺得生理上不舒服。”
  “對肛交有好奇心,但是做不成。一個是因為皮膚嬌嫩,另一個是從衛生角度不能接受。”
  “我覺得肛交是不能接受的,覺得髒。”
  “我從沒肛交過,覺得特別髒。”
  “肛交我受不了,疼得受不了,所以沒有做過。”
  “他說過有的人肛交這種事,我說你別胡說,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