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女教師描述夜晚瘋狂性愛實戰經歷

女教師描述夜晚瘋狂性愛實戰經歷
  我就這樣被誘惑著,試探著,實踐著。那夜,當我完成高潮處的震顫,有種從未有過的放鬆。忽然間,我迷戀上了這個遊戲的刺激,兩個陌生人,沉迷於感官刺激裡,不能自拔。
  終於一個人了。環顧這個剛剛安頓好的小屋,我疲憊地靠在沙發的角落裡,閉上眼睛,一切好像還停在昨天下午兩點三十七分——我和成輝辦完離婚手續走出樓門的那一刻。
  天氣很好,四月的北京桃紅柳綠的,到處是春的味道。街上走著的男男女女都面若桃花,看了讓我妒忌。是什麼讓他們如此快樂?如此享受春的浪漫?而我卻在這個春天變成了一個人,徹底的一個人了。
  成輝,那個在法律上做過我3年丈夫的男人,那個在我枕邊打了3年呼嚕的男人,那個曾經與我海誓山盟、說好永遠不分開的男人,就在那一刻與我擦肩而過——我們甚至還曾拿出全部勇氣去中關村的過街天橋上買毛片回來並大膽而羞澀地模仿,而他卻把另一個女人當成了模仿對象。
  一切都已成為回憶。現在,我是一個離了婚的女人,除了一個冠冕堂皇的教師證,我一無所有。房子留給成輝繼續供,而我得到了10萬元存款。
  現在,我是我自己小屋的主人。它位於一個老式社區的最裡面,隱秘而性感。不知為什麼我竟然第一反應是用這樣的詞來形容它,其實它很破舊,也很髒,以至於雇了三個小時工一起打掃才見到本色。然後自己又跑去花卉市場買了好多花裝點房間,都是些不開花的純粹綠色。
  說不清什麼原因,我忽然開始喜歡不開花的花了,似乎一場失敗婚姻讓我明白太美的東西總是留不住的,總要破敗,不如平靜的不招搖的綠可以慢慢欣賞,長長久久。那時我不知道,那種不開花的綠色植物其實蘊含了無窮的生命力,還有對性愛近乎瘋狂的渴望。
  平靜的日子過了一個月,我每天守著那堆綠色看書,改學生作業,生活了無生趣,骨子裡被壓抑了很久的欲望漸漸升騰起來,我想做點什麼了。可是我能做什麼呢?大家眼裡一個文文靜靜的老師能做什麼呢?我在抑鬱中饑渴著,期待著。我想到了網路。
  從前上網只是查資料,現在網路成了我消磨時間的工具。東逛西逛,有意無意或是跟隨著身體的欲望我開始看%%文學。那些粗俗的讓人心驚肉跳的文字,刺激了我的性趣,開始懷念高潮的感覺。
  有多久沒有那種感覺了?幾個月吧,我的小屋有過飯菜的香氣,有過精油的香氣,有過CHNEAL、DIOR的香氣,惟獨沒有男人身體的香氣。
  我不是隨便的女人,也不想讓自己成為愛滋病的易感人群,我寧願通過視覺的刺激自己滿足自己。不記得有誰說過:“能自己滿足自己的人是值得敬佩的。”現在,我是如此贊同這個觀點。
  “自己自足”日子過了沒多久,我的欲望之窗開得越來越大,我開始想要感官的刺激。聊天室裡,要求視頻性愛的大有人在,我無法預想自己竟然成了其中之一。
  我的網名是“一個離了婚的女教師”,這引起了很多男人的“性趣”。我知道他們是馬上想到了日本毛片,而那與我現實中的身分不謀而合。我無意去騙人,但這個真實的身分卻引來了大批男人的關注。
  已經記不清是從哪個無聊的夜晚開始的,我在一個男人的指導下裝好攝像頭,用文字、聲音和圖像完成高潮的過程。第一次小心翼翼,有些害怕,有些刺激,怕被人發現又怕被人笑,那種矛盾的心理現在想想都好笑。從前聽人提起這種虛擬性愛,我還笑人無的放矢,想不到自己竟也淪落到這種地步,有點可憐。可隨即我又覺得開心,至少自己完成了一種大膽的嘗試,人生多了一種經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段日子,我隔兩三天就跑去聊天室裡找人玩視頻遊戲。其實網路連著的都是空虛無奈的人,大家在人前都有一個光鮮的標籤,而躲在螢幕後,就恢復了原始的本性。我有幾個固定的伴兒,大家都很遵守遊戲規則,只談性,別無其它。可是有一次出了例外,也是那次例外,讓我走進了另一場遊戲。
  例外的主角是一個叫“MAN”的人。他那天似乎情緒不佳,我怎麼用語言挑逗都不行,甚至後來配合身體也起效不大。於是我嘲笑他不行了。
  他不服氣了,說:“有沒有興趣玩個刺激點的?”我問:“是什麼?”他說:“SM。”我知道,那是施虐與受虐的性遊戲。以前在毛片裡看過,覺得很過癮,卻從未流露過自己對其有意。
  那時,我怕成輝會罵我不正常,總是睜大眼睛看清楚,心裡有種無盡的快感,卻是從不曾嘗試的。今天聽“MAN”提起,心裡又湧起一絲波瀾,小心地問:“網上怎麼玩?”他見我有意,更加熱情起來。說我們可以用語言,用聲音,用身體的配合先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