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如果你們分享同一個男人

如果你們分享同一個男人
  你在和另一個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麼?你想知道,他的真實感受麼?——下面的文字告訴你:
  傾訴人:鄭波,男,33歲,計程車司機
  心裡悄悄地裂了一道口子
  我很早就從工廠出來自己做生意。我幹過很多事情,大江南北地跑過。今年7月,我開起了計程車。開計程車是我的一條生存底線,在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項目時,我總是一邊開計程車一邊考察生意。我和愛人是1994年結婚的。我單方面認為,我們的婚姻出現問題是在2000年,也就是我的大家庭進行財產分割之後。她卻始終認為沒有問題。
  我們是租房結的婚,隨著大家庭房產的增多,我們把父母的一套福利房買了下來。2000年,父母把房子收了回去,並且把家裡所有的房產都歸到了我哥的名下。
  我詫異地問:“你的父母為何這樣做?”他回答說:“大概是因為我和愛人的收入都比較高的原因吧。那時我倆一個月收入在7000到10000元之間。”
  我的朋友們都說,真不知道你是不是你父母所生的。
  愛人的大家庭卻對我很好。我能發展到今天,與她的大家庭的幫助是分不開的。每次我在生意上遇到了困難,都是他們義無反顧地拿出資金幫我渡過難關。他們對我像對親生兒子一樣。
  大家庭對我的不公,我沒有告訴愛人。我是男人,只願意把好的情緒帶回家,不好的事情就自己扛著,怕她擔心。但後來她還是知道了,開始經常為這事跟我發生爭吵,拿兩個家庭對我的態度進行對比,說我無能。她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是:“你就靠我養。”我也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所以她這樣說,我從不做聲,但心裡還是止不住地難受。有一次她發牢騷,我的朋友都聽不下去了,說:“你別以為你老公無能,他聰明得很,只是機遇不好而已。”
  從那以後,我對她的感情就一點點地淡漠了。我甚至對她提出過離婚,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為她的大家庭對我太好了,我不忍傷害她的父母。
  2002年,我與晨曦相識。別人都笑我們是網戀,但我認為不是。我們在網上相識,但從未在網上說過一個“愛”字,真正發生感情是在現實中。我覺得自己不是為了尋找婚外刺激,因為我在這方面的機會很多,但我一直把握得很好。
  我與晨曦的感情不是一天兩天產生的,接觸幾個月後,兩個人都不知不覺地投入進去了。從一開始她就知道我已婚,但從未對我要求過什麼,她願意就這樣跟我過一輩子。有一年多時間,我們一個月見一次面。她是荊州人,不是我趕到荊州去看她,就是她來武漢見我。她把我介紹給了她的朋友、同事,我覺得她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