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如玉是翠仙樓最紅的姑娘,

如玉是翠仙樓最紅的姑娘,

但真正見過如玉的人屈指可數,她是翠仙樓最尊貴的姑娘。   但接觸過如玉姑娘的男人都閉口不談如玉姑娘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偶爾發感嘆就是:“人間竟然有這樣的女子,簡直是神仙啊!”但被問及到細節,卻絕不多說一句話了。   韓老頭找到翠仙樓的時候,老鴇子說什么也不告訴韓老頭他女兒的下落,因為,他的女兒就是最紅的如玉。韓老頭坐在翠仙樓的門口,開始,有個大茶壺來趕他,他說什么都不走,來往的客人很多,看到身穿破衣服的韓老頭都嗤之以鼻,韓老頭最后被大茶壺領到了后院。   剛進院,看到了四個大漢,韓老頭就想往回跑,但門已經被大茶壺堵上了,韓老頭喊著:“還我女兒……你們要干什么?……還我女兒……”老鴇子的聲音從黑暗的角落傳來:“讓他閉上嘴……”韓老頭喊到:“你們要干什么?我女兒呢?我是來贖我女兒的……”   四個大漢一頓暴打,韓老頭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兩個大漢抬著老頭要扔到井里,突然聽老頭說:“你們要倒霉了……等著吧……你們離死不遠了……”然后,老頭笑了兩聲,咽氣了。尸體被扔到了后院的井里。   如玉正在梳頭,突然,梳子斷了,從后背脊椎的地方升起了一團白霧。如玉從鼻孔里笑出來了,那笑聲想夜梟般的難聽。連床上的李公子聽了都是一激靈,他柔聲地問:“阿玉,這是什么聲音?”如玉裊裊婷婷地走過去,說:“公子,人家笑得好聽嗎?”說著發出了那沙啞低沉的難聽地笑,李公子被如玉的詭異的行為驚呆了……這晚,有人看著李公子行色匆匆地離開了,但如玉的屋子門一夜沒有再開過。   李公子后來到哪里去了,誰也不知道,但是過了幾天,衙門來了人說:“李府把翠仙樓告了……說李公子到翠仙樓后來就失蹤了……”李府是個官宦人家,害得老鴇賠了一大筆錢。而最近如玉好象一直說身體不好,不肯接客人,老鴇想來想去,決定讓如玉接更多的客人,好重震翠仙樓的名聲。打定主意,她去找如玉,哪知如玉的房間插著門,老鴇奇怪了,為什么白天還插門?   老鴇從窗紙的洞中,看到了如玉的房間里,香霧飄飄,如玉正在跳著一種奇異的舞蹈,居然是把四肢可以擰在一起,老鴇看得目瞪口呆,她沒有注意到,從窗戶的紙洞里出來的煙,慢慢地浸入了她的眼睛,她沒有任何知覺地打開了窗,來到如玉的身邊,如玉溫柔地說:“你來了……”然后從嘴里伸出一尺多長的舌頭,而舌頭居然是分叉的……   老鴇從如玉的屋子里出來的時候,神情是呆滯的。老鴇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第二天,大茶壺進來的時候,發現,老鴇子已經沒氣了。而只剩下一張皮,攤開在床上。大茶壺嚇得像瘋了似的,去下人的屋子,發現那四個大漢和老鴇一樣,只剩下皮了。   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如玉的房子里,卻看見一群人都在圍著屋子。從那些人的嘴里,大茶壺聽到了,他們在說:“如玉今天死了……好象只剩下一層皮了……骨頭和肉都不見了……”大茶壺一下坐在了地上……   突然,大茶壺聽到了自己的笑聲,那笑聲象夜梟一樣的難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