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寂寞女和狗做愛拔不出

可是這則新聞奇就奇在該女子與狗做愛時竟然卡住了,而且一卡就是兩天。狗與狗交配卡住是很正常的事,這是由狗那話兒的特殊構造決定的。記得小時候,經常會在街頭看到肆無忌憚交配的狗,於是就會與小夥伴用磚頭砸粘在一起的兩隻狗。可是,越要趕開他們,他們卻越鏈在一起,而且還不停地嗷嗷叫。人與人造愛被卡住的事,似乎很少聽到,不過也不能排除。記得小學同桌女生的父母就有過一次卡住事件,最後兩人被裹著抬往了醫院。為此,我們常以此來笑話那個女生。
女人與狗做愛被卡之事還真是第一次聽到。我還特地在網上查了一下,從理論上來說,如果女人真與狗做愛,那麼被卡住是很正常的事。狗造愛的頻率遠遠高於人,強度來的大,很容易使女人獲得生理上的滿足與高潮。而高潮一旦來臨,那麼身體必然有極大反應,這種反應會使陰道急劇收縮。
在收縮之下,狗的那話兒受強烈刺激後,位於前端的龜頭球狀海綿體立即充血並迅速膨脹,周徑比原來增大1倍左右,於是被卡住、鎖緊,以致無法脫出。但是一般只要射精後,就能拿出來,最多被卡一兩個小時,沒有聽說有兩天的。不過,也很難說,既然這個世界有女人與狗做愛,那麼為何就不能有被卡住兩天的事呢?
這件事,我在驚奇、好笑的同時,更有了思考,因而也寫了這篇或許要被人痛駡的文章。但事實,當聽到這則真實發生在周圍的奇聞時,我突然有了許多疑問。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女人開始養狗,從迷你型的寵物狗,到很大的狼狗?為什麼有些看似高貴、優雅也很富有的女人時常會抱著一條名貴的狗,有時還要與狗親吻,再曖昧地喊上一聲寶貝甚至老公?我還想,在這個不缺少機會的時代,女人們幹嗎不找男人,卻願意與狗性交?
難以置信,可是事實上這類事的確發生著,記得前些日子也曾聽到過某女子與狗親熱時,被獸性發作的它撕咬了私處,最後送進醫院,差點賠了性命。我還想起了前不久沸沸揚揚的《湖南著名記者被“獸奸”富婆包養成性奴,怒告變態富婆索賠千萬》的新聞中富婆劉嬙,據名記李江雲說,她高雅,有修養,風姿綽約,可是竟然跟她的德國名犬“多多”做愛。可以想像,在陰暗的私人世界裡,有許多養著寵物狗的女人們與這些畜生發生著許多不為人知醜陋的故事。
當女人與狗做愛時,我更多地為人類感到悲哀,也為女人悲哀,更為我們男人悲哀。有時我們男人真的連一條狗都不如。當我們在為搞不到那些漂亮、高貴而有錢的女人而痛駡她們“狗日的”之時,卻發覺原來許多這些女人真的正在被狗日著。那麼,是什麼讓女人們願意被狗日呢?我想總有N個理由吧。
或許是孤獨,需要精神的安慰。人與人之間其實並不密切,在這個世界裡,許多人孤獨地存在著,雖然置身於熱鬧的場所,但靈魂無法交流。時常在半夜之時看到丈夫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來,然後躺在身邊,但從來不曾有過心與心的交流。除了給你足夠的錢,讓你過上舒服的物質生活之外,每天不到十來句簡單的對話,還有什麼呢?身邊有許多男女與你熱鬧交往著,但依然找不到真正的知己。
在花天酒地、縱情歡愉之後,心依然在流浪。這時,那條忠實的狗卻在家等你,會不舍不棄在你的身邊,永遠用它溫順而專情的眼神看你,聽你的訴說。即便你心情不好時給它來上幾腳,它仍會溫順地匍匐於你腳下。在這種孤獨中,你與狗狗成了好朋友,把心中最秘密的事告訴它。而它會一邊聽一邊輕輕的汪汪上幾聲然後輕撓你饑餓的皮膚,讓你感受到異常的暖意,從而多了一份精神的安慰。這時,狗狗便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或許是失望,需要肉體的滿足。在這個世界上,男人對於女人而言真的太讓人失望了。這種失望不但體現在情感的不專一,更體現在性的無能上。許多男人,一生就做兩件事,不斷地弄錢,不斷地弄女人。當他們在外面弄一個個女人時,必然要冷落家裡的女人。
所以,我們經常會看到清閒而富有的女人時常會牽著名貴狗狗,而看不到她們牽著大肚皮的胖老公。你或許要說,牽不住老公的手,也不必牽狗狗啊,難道世上就沒有其他男人讓你牽了。這倒不是,男人很多,可又有幾個是值得你真心而且長久地牽著的呢?而且那又是別人家的男人,哪能似狗那樣牽得自由,牽得大方,牽得招搖過市?再說男人與你牽,你只不過是一個目標而已,當他們得到之後,你依然被拋棄。只有家裡的那條狗狗才是最忠誠,最專情。
但是不管怎樣,女人最好還是不要與牲畜性交,一是這樣會越來越讓自己的性愛取向有了嚴重的偏差。另外一個就是,女人與狗性交,很容易帶來太多的疾病,一旦感染了動物身上的疑難雜症,甚至還會影響到女人的健康。
 
關於女人與動物做愛的事,並非稀奇。中國古代的文字中早有記載,如清褚人獲《堅瓠續集》引《文海披沙》說:“磐瓠之妻與狗交。漢廣川王裸宮人與羝交。靈帝於西園弄狗以配人。真寧一婦與羊交。沛縣磨婦與驢交。杜修妻薛氏與犬交。
宋文帝時,吳興孟慧度婢與狗交。章安史悝女與鵝交。突厥先人與狼交。衛羅國女配英與鳳交。陝石販婦與馬交。宋王氏婦與猴交。”還說:“臨安有婦與狗奸。京師有婦與驢淫。荊楚婦人與狐交……天下之大,何所不有?”在古埃及則有崇拜“金牛”(斑紋的黑牡牛)之風,那時的少女們紛紛把下體獻給“金牛”,這是她們的一種宗教責任。而在歐洲的黃色碟片裡,這種人和動物交配的場面也比比皆是。記得第一次看到這些時,驚恐萬狀,但現在我知道,對歐洲人來說,這是一種古老的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