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寂寞空虛我戀上熟女的床技

寂寞空虛我戀上熟女的床技
有一個女人,我叫她陳姐,她從來不告訴我她的真實姓名,只允許我這麼稱呼她。久而久之,我也就忘了她是哪裡人,真名是什麼,只知道她是一個40歲的女人,單身,至今沒有什麼物件。還有一點,我很清楚,就是她的欲望很強,不是一般的強。
我很討厭那些吃軟飯的男人,沒什麼本事,卻整天靠著女人吃飯填飽肚子。不過當我踏入社會後才真正意識到,競爭很激烈,對於我這麼沒經驗的人來說,一切都很難,工資不夠花的,勉強溫飽,住的還是地下室。
我對我老家的父母說,我在北京過得日子很好,住的是一室一廳的房子,有洗衣機,有電冰箱,什麼家電都有。可是當我掛斷父母的電話後,我的淚水就忍不住嘩啦一下子流了出來,我不得不向父母撒謊,不讓他們為我這個兒子擔心。
認識陳姐很偶然,在我來北京第二個月時,我面試了很多公司,都被拒絕。沒拒絕的公司,他們給的工資僅有兩千塊錢,可憐死了啊!所以,我就沒心思找工作了,在大街上亂逛。晚上七點時,在一個小巷子裡,我遇到了一個流氓在欺負一個女人。
男人的直覺告訴我,我必須出手相救,所以就跑過去三拳打跑了那個流氓。當我看到那個女人的第一眼時,我驚呆了,她是那麼的漂亮,身穿職業裝,超低胸,隱約可見裡邊蕾絲的胸罩。最讓我流鼻血的是,她下身的肉絲襪,看得我都不想移開眼睛。
為了感謝我對她的救命之恩,於是她就要請我去她家裡吃飯。我不得不說,這是我來到北京後,吃到的最好吃的飯菜。她就接過話茬,說我要是喜歡吃的話,就天天過來吃她做的飯菜,正好也陪陪她寂寞的日子。
吃過飯後,我有些困了,就躺在床上睡了一會兒。但是我隱約感覺有人在脫我的衣服,睜開眼睛的刹那間,我發現自己已經是被脫光了,一絲不掛的。最讓我崩潰的是,那個女人居然也沒穿衣服,趴在我身上。看過一些日本片子的我,一下子就沒有忍受住,我們就直接倒在了床上瘋狂起來。
一個月後,我才漸漸地知道,原來這個叫陳姐的女人已經40歲了,比我大了15歲。沒想到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少婦似的,很美麗很動人,沒有一點衰老的皺紋。當我們整天沉浸在兩個人的愛河當中時,我總在安慰自己,下次一定不能再繼續了。
不過,再次見面後,我還是不由自主地躺下被她壓在身下享用。與此同時,我也得到了身體上的發洩和派遣,沒有女朋友的孤單,那種日子可想而知了,正好在她身上得到了補償。我和這個40歲的少婦,兩個人或許就是各自寂寞導致,彼此在利用對方來滿足心中的空虛。只是,我想逃離這樣無休止的日子,卻無法下定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