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寫給約炮路上的女子 如何正確對待性愛

  這世上有一種女紙,玩約炮的時候喜歡拿女權主義來給自己壯膽。女紙們再激進,卻也不得不承認,她們仍得在一個男性主導的社會裡玩約炮。
 
  如果你和她講女孩子還是要小心為妙,她說不準會拿出一套伍德胡邇(維多利亞•伍德胡邇,Victoria Woodhull,歷史上第一位競選美國總統的女政治家,“自由性愛運動”的提倡者,靈修導師)的演講來滅你:“和誰做愛是我與生俱來的權力,一段關係的長短也應隨我意,如果我想每天都換一個伴侶,那也是我的自由……"
 
  伍德胡邇出生的維多利亞的年代,窮苦人家的女孩子只能嫁給隔壁村那個駝背的土豪大叔,因為他是小農莊主,且有兩頭騾子和一旦米,所以伍德胡邇才要反抗,要反抗就要表現激進,所以她才會口出狂言,但是現實生活裡,她卻是典型的一對一兩性關係的實踐者,平生只結過兩次婚,後來意識到“自由性愛”,至少在那個年代,還是一種烏托邦,她就全身而退了。打著反對婚姻約束,追求男女平權和性自由口號的“自由性愛運動”,從18世紀斷斷續續地發展到20世紀80年代初,也隨著愛滋病的出現和嬉皮士們回歸正統家庭生活的浪潮,而慢慢銷聲匿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