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對男人性愛態度的調查

     關于性愛,男人們的真實想法是什么呢?筆者對一些男士們進行了測詢,他們直率的回答恐怕會讓女士們大吃一驚。
 
    ■問題一:你認為性愛在男女關系中有多重要?
 
    趙先生(39歲,經銷商):“很重要,也許是維持兩性關系中最重要的因素。”
 
    馬先生(24歲,電腦工程師):“性愛是兩性關系中重要的一部分,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為還有愛和責任。在營造兩人的親密關系上,不能過于倚重它。”
 
    唐先生(31歲,律師):“我覺得不能給性愛貼上標簽,性愛有它的巔峰和低谷期,有時候它極為重要,可以說是致命的。但有時候和愛人的一次聚餐、一次靜靜的親密交談,要比做愛更重要。如果你能協調和伴侶之間的需要,知道性愛雖然重要,但應該讓它自然而然的發生,不能為做愛而做愛。”
 
    喬先生(18歲,公司臨時雇員):“性愛在兩性中是重要的,但做愛并不能對改進兩性關系起到多大作用,而和諧的兩性關系,卻能改善做愛質量。”
 
    張先生(30歲,教師):“健康的性生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相處和交流。”
 
    李先生(34歲,投資商):“不太好確定。這有點像你安排每天的工作日程。你今天覺得它是最重要的,于是,你就把它安排在時間表的最前面。明天,你可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就把它往時間表靠后的位置上挪一挪。就這么回事。”
 
    孫先生(26歲,網球指導):“性愛是個事,但不是最重要的事。”
 
    ■問題二:一個女人吸引你注意,使你對她認真的最初和最佳舉動是什么?你如何結交女友?
 
    李先生:“使我知道她有頭腦,能讓我看出她做了努力,敢于表現自己。我在辦公室尋找女友。”
 
    趙先生:“做蠢事卻渾然不覺,比如丟三拉四,替朋友瞎操心。”
 
    唐先生:“如果我看到一個我喜歡的女人的目光和我相接,并對著我微笑,出于禮貌我會和她交談,或一起散步。如果我能確信她和我處在相同的水准,也對我有好感,而不只是和我調情或讓我款待她,我會對她認真的。我不刻意到哪兒尋找女人,但在任何地方,我都留心好女人的存在。”
 
    孫先生:“穿短裙、性感的女人容易引起我的注意。這是男人的本能,但如果一個女人一早起來為我做好早飯,端到我面前,我會對她認真。我在酒吧、舞廳和一些夜生活場所結交女人。”
 
    ■問題三:和一個女人有性關系后,隔大約多長時間她打電話?你們在電話里討論做愛的事嗎?什么促使你不想再給她打電話?  
 
    喬先生:“我肯定要給她打電話,但也許要等一天,在這一天我想著她,并希望她像我一樣。這樣,當我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我就知道對她說什么,怎樣說合適。一開始說的話題不會是做愛,但后面肯定要談到。”
 
    張先生:“如果她的床上功夫了得,第二天我會給她打電話,但談話內容不會涉及到做愛。”
 
    唐先生:“即使我知道我們倆的關系不會發展下去,出于禮貌我也會給她打電話表示問候。我的天,但愿我不是那種和一個女人有了那樣親密的關系以后,隨即就把她拋到一邊的無情無義之徒。”
 
    趙先生:“女人喜歡有挑戰性的男人,所以,我會等一二天給她回電話,然后向她解釋我很想念她。在再次和她見面之前,我不會在電話里討論上次和她做愛的事。”
 
    ■問題四:你和其他人談論你的性生活嗎?
 
    趙先生:“不會,除非是那種一夜情,因為這樣的事實太罕見了。”
 
    唐先生:“除了我的伴侶,我不會和其他任何人討論性事。這是我倆之間的事。”
 
    喬先生:“是的,我會和你‘姐姐’那樣的關系密切的女友談論這事,偶爾也會告訴一兩個學校伙伴。”
 
    李先生:“是的,我會和別人說起這事。你知道,當你拿起電話,一些生產伙伴會追問你最近有沒有艷遇,有時候,自己的嘴就管不住了。”
 
    張先生:“有時候,我和兄弟們說我的艷遇。”
 
    孫先生:“我不對任何人說,但兩個有那樣親密關系的男女站在一起時,誰都會從他們的眼神里覺察出什么。人們大多知道浪漫的滋味。”
 
    馬先生:“我和我最好的男朋友或女朋友談論我的性生活。”
 
    ■問題五:對做愛感到焦慮怎么辦?一個女人做些什么能使你放松些?如果你第一次和某個女人做愛就碰到這種情況,你還會給她打電話嗎?
 
    趙先生:“第一次和某個女人做愛,我是不會發生什么問題的。但在和女人發展感情階段,女人如果說我在做愛上有什么問題,而我又要確信自己能使她滿意,那么可能會產生焦慮。當兩個人做愛時,如果不太理想,這時什么也不說,情況還會有所好轉,如果女人對我說,‘你是怎么回事?’那么我再努力也無濟于事了。”
 
    張先生:“我從沒有遇到過這一類問題。”
 
    馬先生:“做愛是相互愉悅,不可能兩個人每次都很滿足。如果她對做愛沒有什么不安的話,那么我就會很放松。”
 
    李先生:“我在白天或受時間限制的情況下,會感到緊張,除此之外,沒什么總是。”
 
    喬先生:“我常常會出現問題,但女人卻不幫我。”
 
    ■問題六:在床上的時候,女人做什么最讓你泄氣,或最讓你興奮?
 
    喬先生:“聽到她叫別人的名字,給我的打擊最大。而女人的嬌羞是打動我的。”
 
    李先生:“我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可有的女人卻總希望我能和她簽訂契約她不讓我起床,要我更多地和她做愛,來証明我對她比對工作更重視。我很煩這樣的女人。最讓我興奮的是,我曾和一個跟我住在同一幢樓里的女人約會。當她需要做愛時,她走進我的房間,一言不發,褪下她的衣衫,斜倚在長沙發,等待我走近她。完了以后,她穿上衣服,又像來時一樣,飄然而去。和她做愛時,我有著非常親近的感覺。”
 
    唐先生:“行為舉止粗魯的女人使我卻步。有一次,我和一個情人纏綿了一夜之后,早上一起去一家餐館吃早飯。女朋友因為對服務生不滿,對服務生又推又搡,并把一杯水潑到了餐桌上。我坐在那兒,為女友的無禮舉動而無地自容。事后我給那個服務生許多小費以補償我的愧疚。以后。我再也沒有去過那家餐館,再也沒和那個女孩一起出去過。”
 
    孫先生:“我討厭強出風頭的女人。沒有什么比一個女人總是放大嗓門、固執己見,更讓我厭煩的了。尤其是動不動就打斷我和別人的交談,簡直讓我無法忍受。至于什么讓我動情?那些有很多裝飾的性感內衣能大大提高我的‘性趣’。”
 
    馬先生:“一個女人的欺騙,或在做愛時顯得冷漠厭倦,會使我泄氣。最讓我興奮的是在床上富有侵略性、生氣勃勃、愛冒險的女人。”
 
    趙先生:“我不甚歡女人尖叫。不是指做愛時的呻吟,而是指那種不管不顧的尖叫。我遇到過一個女孩,她做愛時的叫聲几乎整棟樓的人都能聽到,那時候我的感覺一下就沒了。我喜歡口交,我也喜歡和我做愛的女人在親密的時候說粗話,毫無顧忌。”
 
    ■問題七:什么是兩性關系中的首要障礙?
 
    趙先生:“女人喜歡把男人看成她的作品,看成她完成計划的重要部分。一些女人總試圖改造我,只要我一看出她的動機,就會逃開。”
 
    馬先生:“如果她欺騙我,對我不忠,那么兩個人之間的信任就全毀了。”
 
    李先生:“我討厭女人在床上擺出夸張的姿態,那種假裝的激情和動作,完事后夸你本領多么高強,是個難得的信人,諸如此類,拜托拜托!”
 
    孫先生:“我和許多女人分手,原因是她們的獨斷專行。我曾和一個薪水收入和我一樣高的女子約會。出去吃飯時,她老是要堅持分開付帳,或開她的車出門而不是開我的車。沒門!我是個大男人,必須由我來付帳。所以,最后和她不歡而散。”
 
    唐先生:“在我這個歲數,女人們常把我當做一個好獵物:歲數正當年,長得也不賴,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我認識過一個女子,她總愛把我往珠寶店里領,去尋找合適的訂婚戒指。”
 
    ■問題八:做愛時誰主動?
 
    張先生:“都有主動的時候。我喜歡在床上風情萬種的女人。”
 
    馬先生:“這是相互的事。如果我覺得她在乎我,想和我做愛,那我什么問題都沒有。”
 
    孫先生:“男人主動,這是肯定的。女人會發出信號,但不會主動做愛。”
 
    趙先生:“我認為男人不會什么時候都主動。我喜歡主動示愛的女人。”
 
    李先生:“我覺得女人應該等男人表示主動。”
 
    喬先生:“并不是女人不可以主動示愛,但只有男人開始行動以后,一切才能自如地運轉起來。”
 
    ■問題九:當你并不那么愛一個女人時,你可能和她做愛嗎?
 
    張先生:“是的。”
 
    唐先生:“我不能那么說。因為我從來還沒有和一個我不愛的女人做愛過,最起碼我感到有一天我可能會為她墮入情網,否則,我不會和她上床。”
 
    喬先生:“對我來說這是不可能的。有時候,我以為我已經不再愛和我做愛的這個女人了,可事實上我無法停止對她的愛。”
 
    孫先生:“當然,和我做過愛的那些女人,有一多半我都不愛。”
 
    李先生:“這不是不可能。這很正常。”
 
    ■問題十:最讓你難忘的性愛,是不是沒有任何束縛和限制的那一種?
 
    趙先生:“是,絕對是。”
 
    張先生:“絕對是。”
 
    唐先生:“我想說不,可事實‘是’,是的。”
 
    李先生:“這是個很‘鬼’的問題。”
 
    孫先生:“這是個最合我本性的問題。”
 
    馬先生:“不全是這樣。”
 
    現在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