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小媽(1~2)

小媽(1~2)

小媽(1)我父親是一個海員。在我七歲那年.我母親便一病不起,與世長辭了。父親見我還小.不能沒人照 顧.因此,就在同年續弦了。父親要我叫繼母做小媽。那時,她才十八歲,而我父親卻已經四十五歲了。我 小媽不但年輕,而且長得很美,修長的身材,雪白的皮膚身上的肉幾乎都可以攝得水來似的。以前,我一 向都是跟爸媽睡在一起的。母親死後,小媽來了,就要我到阿香的房間去和她同睡。阿香是找家的下女. 已經在家裡做了七年了,她是一個寡婦長得又老又胖,所以我不願意和她睡覺.因此.每在三更半夜,我 會無緣無故地哭起來,嚷喊爸爸。父親看見這種情形.既痛心.又悲傷.覺得十分不忍.於是他便向小媽 說好說歹的徵求她的同意,讓找跟他們在一起睡覺,終於小媽答應了。通常我們三人睡在一床的時候,父親 總是睡在中間的.而我和小媽則分別睡在他的兩旁,要是爸爸不在家的時侯.便只有我和小媽同床.我總 是睡在裡面,她則睡在床口。我家雖不很富有.但生活上還算過得去.小媽常常買許多東西給我吃,因此, 我和小媽的感情,也就慢慢的建立起來了。只有我和小媽同睡的時候,她常常在有意無意之間.用手摸摸 我的小雞巴而我有時也迷迷糊糊地抱著她睡,她也不以為意。由於我父親是一個海員.終年出海,一年難 得有兩三個月在家,小媽又沒有生小孩.所以除了下女阿香以外,家裡大半的時間,就只有我和小媽兩人這 樣的日子匆匆過了五年。在一個充滿了神祕而誘惑之夜,小媽和我,都洗過了澡,同躺在舒適的床上,南 部的天氣較熱.我們只蓋了一條毯子。小媽已經熟睡了,她今晚穿了一套很漂亮的粉紅色的睡衣。這時.我 忽然要解小便.於是便把毯子掀開.順眼一看小媽.真把我看呆了。天呀!誰知小媽身上穿的睡衣和內褲. 竟統統掉了下來,她仰睡著,好像"大"字一樣,手腳張得開開的。上衣的扣子,一個也沒有扣上。她胸前 像兩座高峰的奶奶.被我一覽無遺.尤其是那嫩紅的乳頭.更是人見人愛。她的肚子.生得平平的、腰很 小.但屁股卻很大.肚臍眼兒圓圓的稍微向下凹進去了一點。我再往下看.她小腹下兩腿分叉的中間,還 長有一大團的黑毛呢?我覺得好玩.便輕輕地在上面摸了下,原來有點像刷子的毛一樣,軟軟長長的、毛 的中間.有一條長長的溝,溝的兩邊.生得鼓鼓的。我手指輕輕的在她的溝裡扣了一扣.唔!原來那裡還 有水呢?我把毯子統統都掀開了,輕手輕腳地跨在她的兩腿中間蹲了下來.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把她那個鼓鼓 的穴.輕輕的撥開來看看.裡面卻是紅紅的.中間還有一個像紅豆那麼大小的顆粒哩!我把手指頭輕輕地 慢慢地插了進去,微微的扣著,這時小媽忽然動了一下.差點要把我嚇壞了!我趕快睡回原來的地方,同時 還假裝睡熟了的樣子。誰知.小媽一個轉身.竟伸手挽著我向她身邊一靠.緊接著伸手來摸我的雞巴。本 來,我是要解小便的.尿早已把雞巴脹得翹翹的.再經她這麼一摸,這時.它脹得更厲害。她另一隻挽著 我頸項的手.輕柔地摸撫著我的頭,同時,深深地吻著我然後、她把我的褲子拉掉,再把我一抱.於是我 便趴到她的身上去了。她用手抓住我的小雞巴,用力地向她的穴裡塞。當時我天真的想法是:"她那個洞那 麼小.怎麼可以把雞巴寒進去呢?…."誰知我還沒想完,她已一方面緊緊按著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 向上一挺,就這麼樣.我的小雞巴全被她那個肉洞吞沒了。這時.小媽輕輕地對我說:"唉啊!你動一動吧! ""小媽!怎麼動法嘛?"憑良心說.那時候,我才十二歲而已,不會知道這些事情的。於是.她用兩隻手扳 著我的上身.同時又用兩隻腳夾到我的屁股.這才教教會了我一上一落的弄著。大概已弄了十多二十分鐘 了.忽然.小媽氣喘喘<待續> 小媽(2) 的說:"快,再動緊一點。"於是.我便遵照她的吩咐像"金雞琢穀"似的加緊弄呀弄呀!同時.她的屁 股也在挺呀挺呀配合著我的動作,我不覺心裡在笑:"嘻!這就是男女之間的好事了.的確很有意思。"這 個時候.小媽在下面輕輕的問我:、"哎呀!你有沒有痛快?"我搖了搖頭,其實,也就是如此,我除了覺 得好玩之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痛快,我說:"小媽,大概我的雞巴沒有弄進去.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痛 快。"因為我在上面動呀動的.始終雞巴就沒有感覺似的。這下我才覺得小媽的那個洞,不但是大而且深, 我的小雞巴弄進她的穴裡.簡直像一根筷子插在竹筒裡一般渺小,根本就沒有什麼感覺。"誰說沒有弄進去? 你的雞巴太小太短了!"小媽笑嘻嘻的說著.然後又用手按著我的屁股.叫我不要再動了,同時,她又把肚 子挺得高高的.下身頂得更緊。這樣,我的小雞巴下但被她的穴完全吞沒.而且她那個洞裡而還像小孩吃 奶一樣.在夾呀夾的咬我的小雞巴。"摸摸我的奶子吧!"小媽這麼一說.真叫我高興極了,我最喜歡她兩 個高峰奶奶.早就想偷摸它.只是瞻小不敢而已.如今她叫我摸.於是我便這隻摸摸,那支捏捏。本來還 想用嘴去吃吃的,但我又怕小媽不肯。這樣又過了片刻,我說:"小媽!我要起來解小便了!""你就解在我裡 面好了."我試了一試,想把小便解在她的穴裡,可是卻死也解不出來,這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但尿即真正 的在脹了、所以我又對她說:"這樣解不出來嘛!小媽,我要下來了!""小鬼.你真討厭.下來就下來吧!"她氣 唬唬地把手腳都鬆了、我才如獲大赦似的爬了下來。小便的時候,我仔細看了看我的小雞巴.還好!一點 也沒有壞.只是上面粘滿了小媽洞裡的淫水。我手指沾了一點放在鼻子嗅了一嗅.似乎很腥.同時也有點 臭味。等我回到房間時.小媽正閉著眼睛,在抓她那個東西哩!她用很長的中指.幾乎全部扣了進去.在 那裡動呀動的抽個不停。沒有多久,她便不動了!這時候.小媽的臉上有點醉酒似的邢樣紅。我靜悄悄的 躺在她的身旁、她則一個側身.把我抱著.又很嚴正的叮囑我說:"今天晚上的情形.千萬不能告訴別人. 尤其是不能對你爸爸說.知道嗎?""知道了!"她又一再的警告我,當然我不會對別人說更不敢告訴父親。但 是.我們這種遊戲,卻照常進行,反正我父親在家裡的日子很少。有時,天氣熱的時候,我們睡覺根本就 一件衣服都不穿。我最喜歡她那對奶奶、而小媽則時常摸我的雞巴。等雞巴發脹了以後,她就把它塞進她 的穴去。只可惜我當時的年齡還小,始終就弄不出精水來。這天我十五歲的生日。父親早就從瑞士寄來一 個名錶,作為我的生日禮物。這天小媽也特別別高興,她買了一個蛋糕和很多的菜.並且還親自下廚。吃 晚飯的時候,小媽給我倒了杯參茸酒她笑嘻嘻對我說:"今天是你生日,阿龍.小媽敬你一杯。""謝謝小媽!- "本來我是不會喝酒的,但因為是我的生日.而且小媽也特別高興,所以我勉強喝了大半杯。剩下來的酒, 小媽一飲而盡,接著她冉倒滿一杯,一口氣便乾杯了。席間,小媽要我多喝雞湯,而她自己也喝了不少。飯 後,我和小媽先後洗過了身,我們都有些醉意,所以唾得很早。這是一個秋涼的晚上,醉後的小媽和往常 一樣.脫得光光的躺在床上,皙白的面龐.透露了點點的微紅,顯得格外嬌艷。當我也脫光了衣服跨向床 的時候、小媽很迅捷地兩手把我抱住.抱得我緊緊的,同時遠在我的臉上狂吻。接著.她便一手抓住我那 早已翹起硬得像鐵棍的雞巴,同時湊近我的耳朵、輕輕的顫聲說道:"阿龍,今天是你的生日.讓我在床上 再給你慶祝一番吧!"我點點頭.表示同意,我說:"小媽待我太好了,謝謝妳!"小媽好像迫不及待似的. 不一會,她便把我扳到身上去。一下子就把我的雞巴插進進她的穴裡去了。於是.我開始抽動了.我的屁 股一起一落的波動著.小媽的屁股也一上一下的送者,漸漸地我們由慢而快.我們兩個屁股的動作,配合 的進退適度。我覺得特別的高興.而那種高興和痛快,是無法形容的.也許是由於剛才喝過了一點酒吧!這 個時候,小媽那個穴裡面的水,越來越多了.而我那根又大又長又硬的雞巴,也好像越抽越帶勁似的。小 媽似乎比任何一天更來得興奮與痛快.咀裡不停地嚷著:"阿龍!我…我…痛快得…要…..要死了…..再快……. 快.一點…..重……重一點嘛….阿….阿龍…你…你有沒有…覺得…覺得痛快?"我點了點頭.事買上.我幹得很 痛快。我緊緊的抓住她兩個奶子.兩個腳尖撐著床上,狠狠地把屁股往下一壓.重重的拼命一插。只聽她 顫抖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