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小明的祕密花園

小明的祕密花園 

 

嚴冬中,星期日早上七點難得的和煦陽光,照著花草,也不含糊的照著動物;照著小狗,小貓當然也可以盡情享受;照著男人,女人自然不會錯過;照著一對對早起的夫妻,也照個這兩個赤裸、相擁而眠的男人。 我睜開惺忪的雙眼,小斌依舊靠在我的胸膛,香甜的睡著,我翻起身來,仔細端詳這個小學弟的俊秀臉龐、均勻體態;昨夜在他身上留下的熱吻痕跡,在早晨的陽光下,紅的讓人想再親一口,我低下頭,親了一下小斌的胸口。 小斌含糊的應了一聲早安,環抱著我的腰,讓我躺在他胸前,聽著他的心跳,並且感覺到他的陰莖,正隨著心跳頻率的加快,逐漸的膨脹,結實的頂著我的腹部,我雙手手指輕輕撥弄小斌的乳頭,抬起頭看著小斌逐漸泛紅的雙頰,小斌睜開雙眼朝我笑了一下,俏皮的伸出舌頭,做了一個 "舔雙淇淋" 的動作。 "三八~少在那邊…",話還沒有說完,小斌翻身將我壓在他身下,將他舔雙淇淋的舌頭,塞入了我的嘴裡,一陣長長的熱吻,我和他都直接將情緒反應在生理上;平日的小斌,斯文、有禮,對人總是酷酷的淺笑,短短的頭髮,高瘦而白皙的他,就如漫畫中跳出的男主角,也是許多女同學注目,甚至 "倒追" 的對象;不過今天擄獲他的,不是漫畫中眼睛佔滿臉1/3面積的 "淚光汪汪女主角",而是他這個傻傻的學長;藉著學長身分的掩飾,在眾人面前,小斌是備受我寵愛的學弟,每個想追他、約他吃飯的女同學,還必須經過我的核可。 可是房間裡的小斌,也許該直接的說床上的他,絕非那麼的 "斯文有禮",他的積極、主動、熱情,嗯~正想到這裡,小斌正用他溼熱的嘴,含弄著我已經堅挺的陰莖,我總愛看他口交時,入神而沈醉的表情,享受著來自下體,一陣陣直接而強烈的快感,我輕輕的呻吟著,也伸手輕撫著小斌結實的胸膛。 小斌坐到我胸前,將他已經潮溼的陰莖,送入了我的嘴中,沒錯,他就是那麼的主動,我以舌頭盡情舔弄著他尺寸傲人的陰莖,小斌前後抽送著他的陰莖,他的呻吟聲,往往大到嚇人,也挑動我更進一步的慾望。 我注視著小斌的臉龐,將手指慢慢的深入他的肛門中,小斌停止了他的動作,睜開眼睛對我傻傻的一笑,然後溫順的趴在床上,等待我進一步的動作。 "三八~還在假裝親純~",邊說,我已經將注意力移到小斌渾圓而結實的臀部,輕輕撫摸著他的背部、臀部、大腿,以及陰囊,小斌像貓咪一樣,瞇著眼發出低柔的呻吟聲,我抬起了他的雙臀,腦海中浮現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和第一次。 ——————————————— 已經十月了,為什麼天氣還是那麼的熱呢?在陽光的張揚舞爪下,彷彿連空氣都會燙手,在這燠熱的午後,有什麼好去處呢?一身輕便的短袖 T-Shirt 和巨資買來的天絲綿牛仔褲,也無助於 "散熱";信步漫遊在校園中,眼睛不放過每一個剛從成功嶺下來的大一學弟們,個個短髮、黝黑,也許是剛從成功嶺下來的關係吧?!個個無懼於炙熱且刺眼的陽光,肆意的在陽光下散播他們的青春,以及展露結實的身材。 如果可以抓幾個回家享用~呵~真是人間一大樂事,其實屈臣氏那個小底迪也不錯,可惜不管是誰,都只能想想;無聊而悶熱的午後,想出去逛逛,又害怕可能會來的午後雷陣雨,還是買瓶汽水,去琴室練練荒廢將近三個月的鋼琴好了。 才接近琴室,一陣熟悉的旋律吸引了我的注意,嗯~"掌心",沒想到這個學校裡,除了我以外,還有人喜歡用鋼琴來彈流行音樂,在許多學院派的學長、老師眼中,用鋼琴來彈奏流行樂,是非常低級、不入流、不端莊的行為,不過我偏偏就是喜歡這樣子,邊彈邊唱,那才是真正的擁抱音樂嘛! 循著樂聲,悄悄的打開那間琴室虛掩的房門,輕輕關上,坐在鋼琴前的,是一個短髮的陌生人,背對著我,沒有辦法看清他的面貌,不過從鋼琴上反射的影子看來,是陌生的面容,應該是新入學的學弟吧?! 專心於樂音中的學弟,並不知道他的後面多了一個聽眾,我也樂於靜靜的欣賞和我有同好的人,嗯~鼻子癢癢的,也許是因為從燠熱的室外,進入陰涼的琴室中,溫度的猛然變化,雖然已經極力忍耐,終於還是大大打了一個噴嚏。 樂音猛然中止,還摀著嘴的我,從眼角看到學弟驚慌的站起,顯然是被我這個不速之客嚇到了。 "學長,對不起~我..我看沒有人就進來..不知道學長會過來..",果然是學弟,這回終於看清楚學弟的長相了,除了剛剛就看到的短髮外,穿著簡單的白色 T-Shirt 和藍色牛仔褲,瘦瘦高高的,一臉惶恐的模樣。 "沒事~沒事~是我嚇到你了~你繼續彈~我才應該對不起呢!",我趕緊回答;真是個單純的小孩,不過相信他也不敢彈下去了;真是個尷尬的場面,找點話題聊聊吧~這樣子打擾人家的雅興,真是不好意思。 "你喜歡彈流行歌曲呀?",我走到他鋼琴邊,換個話題。 "對呀!我蠻喜歡邊彈邊唱的感覺,感情可以完全的投入。",學弟站著回答,並且把散置在椅子上的一堆筆記、筆、譜整理好。 "我也很喜歡流行歌曲呢!我也是覺得,彈流行歌曲可以讓我感覺離音樂更近。",我彎下腰隨手翻著學弟的一堆書,看著在樂譜上的筆記和各種看不懂的符號,以及筆記本中手寫的簡譜,真是個用心的人。 "對了,該怎麼稱呼你呀?我是你大三的學長小明"。 "學長,我叫小斌,剛剛入學",嗯~小斌,不錯的名字,再仔細端詳一下,除了短髮、白襯衫和牛仔褲外,高高瘦瘦的,大概 175 公分,皮膚白白的,和大部分剛下成功嶺的不太一樣,很拘束的站在一旁。 "學弟~嗯~小斌,你是念什麼的呀?" "學長,我是念外文系的。",真是個斯文有禮的底迪,俊秀的外表,沒有戴眼鏡,配合短短的頭髮,又有一點酷酷的帥氣。 "哈哈~不要那麼拘束嘛~東一聲學長,西一聲學長,以後叫我小明就好!過來多彈幾首嘛!想聽你彈琴呢!",小斌輕輕笑了一下,露出了淺淺的酒渦,笑起來真甜,他坐直了身體,手指下傾瀉而出的,是伍思凱和優克李林合唱的 "有夢有朋友",我閉著眼睛靜靜的欣賞。 "小斌,最近有沒有在練習什麼新歌呀?",他眼睛一亮,似乎很高興有人願意跟他談論這樣的話題,拿起筆記本,翻到寫著 "相知相擁"四個工整大字的那一頁,全頁畫著滿滿的各種數字、英文、國字、符號,我仔細看了一下,大概是簡譜吧?我帶著迷惑的眼神看著小斌。 "學長,因為我沒有這首歌的簡譜,所以我只好一邊聽CD,一邊記下簡譜,然後自己譜曲,我好喜歡這首歌喔!",喔?!自己譜曲,真是不簡單的小孩,難怪整本簿子被畫成這樣,不知道以前他還自己譜過多少曲子,真應該請他表演一下。 "天色漸漸暗了,留一盞燈……",心裡還這樣想著,小斌的手指已經開始了,並且輕輕的唱著,我親親的隨著他的琴聲哼著這首歌,眼裡看著他專注的表情,忽然好想抱抱這個可愛又多才多藝的學弟,"……等待你我心中明亮天空,珍惜那道彩虹"。 "學長,對不起,我只練到這裡而已。",嘴角又是輕輕一笑,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你笑起來真好看!",我忘情的說著。 "真的喔~學長,都沒有人這樣說過呢!",忽然為他的彬彬有禮感到厭煩,老是稱呼學長,彷彿我們的距離很遙遠。 "還叫我學長!以後叫我小明,不然我真的要擺出學長的架式喔!",我用手刀,親親劈了一下小斌的頭。 "好嘛~小明學長,不要打我嘛!",他吐吐舌頭,又是輕輕笑了一下,不過我是不留情的再劈一下~ "三八~小明就小明,還小明學長勒!不過說真的,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練琴,我都沒有碰過喜歡彈流行歌曲的人,好像大家都覺得鋼琴不應該彈流行歌曲,所以我每次練琴,習慣上都把門關上、鎖上,不然都會有人進來探頭探腦的。",說話的同時,回頭一看,果然門已經被我隨手的習慣鎖上了。 "學長~喔~不~小明,你也彈一首給我聽嘛!",小斌邊說,邊讓出了椅子,隨手收拾了一堆筆記和簡譜,呵呵~人家說文學院的學生,都比較有氣質,今天果然讓我有這樣的感覺。 坐在鋼琴前,腦裡猛然湧出的樂章,是許如芸的 "忽然想愛你",愛誰呢?難道是今天這個第一次碰面的小學弟嗎?小斌站在我身後,不知道距離我多遠,可是卻彷彿可以感受到他吐出的氣息。 "忽然想愛你,在這昏暗的夜裡,看著你專注的背影,觸動了我的心…",腦裡浮現的,是剛踏入琴室,小斌專注而忘我的背影;"…哼著你心愛的歌曲,吞沒你佔領我的心…",想著剛剛他隨著他唱 "相知相擁" 的情景,心中忽然一陣燥熱,手指移位不及,彈錯了,我縮縮肩膀,吐吐舌,居然在學弟面前出醜。 "小明,怎麼了?前面彈得好有感情喔~我彈琴就缺少那份感覺!",站在我身後的小斌邊問,邊順手幫我揉著肩膀。 "嗯~真舒服!",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閉上眼睛,順勢靠在小斌身上,總不可以告訴他,因為剛剛在想他,所以才會出錘吧!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居然感覺小斌褲檔裡面,似乎有著硬硬的東西,頂著我的背,想著想著,自己也是慾望高漲;睜開眼睛,甩甩頭,不可以胡思亂想。 "想不想喝點汽水?",我一向有帶瓶汽水練琴的習慣,這也是我要鎖門的原因。 "喔~偷帶汽水進來~我要去檢舉!",小斌眨眨眼睛,用很誇張的語氣講著。 "三八~想喝就說,還在那邊假裝!",我轉身抓了小斌的腰際一把,小斌大叫一聲,坐倒在地上;我腦海中注意到的,僅是轉身之際,看到小斌褲檔明顯而誇張的隆起。 "快站起來,我背包裡有一瓶可樂,想喝就自己打開。",再用力搖搖頭,甩掉腦中的遐想,翻出了收在角落的免洗紙杯,走回鋼琴前,幫小明倒了一杯滿滿的可樂,我自己也倒了一杯。 拿著一杯可樂,走到已經拉上窗簾窗前,望著窗簾布單調的花紋,努力壓抑心中不斷洶湧而起的慾望,就如過去廿多年來,仰頭一口喝掉了杯中的可口可樂,希望可以壓抑兩腿間逐漸高漲的生理反應;咦~小斌怎麼都沒有動靜? "啊!"~兩人同時大叫,我猛然轉身,卻迎面撞上小斌手中的杯子,這回衣服、褲子,還有地板,滿是可口可樂的味道! "學長~啊~小明~對不起~對不起!",小斌慌張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包面紙,擦拭我衣服上、褲子上的汽水,怎麼會那麼倒楣呢?終日喝可樂,終讓可樂潑溼了全身。 小斌慌張的用面紙擦拭著我的衣服,我也拿了一張,擦著手臂上的可樂;不知道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小斌在擦拭我的牛仔褲時,隔著舒潔面紙、隔著天絲棉…整個手剛好就抓住了我已經勃起的陰莖。 "沒關係~沒關係~是我忽然轉身,遇水即發嘛~",我觸電似的退了一步,剛好緊緊靠著窗戶,並且開始胡言亂語了。 "小明,你上衣先脫掉,不然你全身黏黏的很不舒服喔!",他邊說,邊動手解開了我胸口的釦子,脫掉了我的上衣;說也奇怪,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脫衣服的我,居然就乖乖的脫掉了衣服。 "你看,身上都是汽水,不擦乾淨,等一下你整個人都會被螞蟻搬走!",小斌用衛生紙親親擦拭著我腹部、胸前的汽水,腦筋一片混亂,我閉上眼睛,感覺到心跳猛然加速,呼吸也跟著變深、變快了。 胸前的感覺,應該不是衛生紙吧!眼睛張開一條縫,看到小斌用手指輕輕撥弄著我的乳頭,我抓住了他的手。 "不要這樣,我~~嗯~",雖然抓走小斌的手,這回是他的嘴親親咬住了我的耳垂。 "我沒有這樣子過~",第一次和一個男人有這樣子的接觸,雖然以前曾經有過好多次的幻想,但從來沒有想過是這樣的狀況,來自耳畔舒麻的感覺,不斷的刺激著我的大腦。 "我也是~",小斌含糊的說,他的舌頭正舔著我的耳朵;我不由自主的放開了小斌的手,頹然坐倒在地上。 小斌的舌頭,從耳朵、臉頰、舌頭,慢慢移動到了胸前,我坐在地上,靠著牆壁,盡情享受著這些感官從未接受過的刺激。 喉嚨裡輕聲的呻吟,似乎鼓勵著小斌更進一步,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撫摸著小斌的背、臉、短短的頭髮,以及他結實的胸部。 牛仔褲下的慾望,是漲的令我難受,我翻身,將小斌壓在地上,學他用舌頭親親挑動著他的耳朵、臉頰,脫去他白色的 T-Shirt,露出他白皙的肌膚,瘦而結實的身體,當我用舌頭舔弄小斌的乳頭時,他全身顫抖了一下,緊閉著的雙眼,告訴我他正承受著莫大的刺激。 我隔著牛仔褲,摸著他脹大的陰莖,他也不甘示弱,隔著牛仔褲搓弄著我的陰莖。 小斌動手解著我的皮帶,我遲疑了一下,但男色當前,哪能抵抗這樣的誘惑呢?他站起,脫掉了我的牛仔褲,我也站起來,動手脫掉了他的牛仔褲。 兩個人相識一笑,居然都是穿同樣的 Calvin Klein 白色內褲,同樣也是一片潮溼,"屈臣氏買的!",小斌笑著說,還來不及討論價錢,兩個人已經相擁在一起,盡情的接著吻,我撫摸著小斌的曲線完美背部,以及他結實而渾圓的屁股,前面已經慾望高昂的陰莖,也是不甘寂寞的隔著 CK,互相摩擦著。 也不知道是誰先發難的,反正當小斌壓著我躺在地上時,兩條CK已經遠遠的丟在一旁,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小斌溫潤的嘴和舌,吸吮、舔弄、挑動著我的陰莖、陰囊,我雙手不斷撫弄著小斌的短髮。 一陣來自身體內部的抽慉感,我趕緊推開了小斌的頭,反身將他壓在地上,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那麼仔細端詳男人的陰莖;以我醫學院敏銳的觀察力,大概 15 公分長,寬 5 公分,割過包皮,潮溼的龜頭,告訴我他的興奮。 我小心的含入嘴中,用舌頭舔弄著,耳邊響起了他的呻吟,告訴我他非常喜歡這種感覺,我一手輕輕撫摸著他的陰囊,另一手撥動著他的乳頭,愈來愈大的呻吟,緊閉的雙眼和蹙起的眉頭,我知道他正承受著莫大的興奮。 我低下頭舔著小斌緊縮著的陰囊,同時上下套弄著他昂然的陰莖,隨著我的節奏,小斌的呻吟是愈來愈大聲;他改變了一下姿勢,將頭鑽到了我的跨下,也不甘寂寞的含著我的陰莖。 只看過G片和網路上抓下來的圖片和小說,就可以宛如識途老馬的 "幹起來"了,這真是人的天性吧!腦中一片空白,只感覺全身毛孔暢開,小斌的舌頭,在我的陰莖和陰囊間移動著,忽然,感到肛門一陣溼熱的感覺,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聲,小斌的舌頭,已經移動到了那裡。 小斌穿過我的跨下坐起身來,我攤倒在小斌的兩腿上,從來沒有想到,舌頭會帶給肛門那麼強烈的快感,隨著一陣又一陣的快感,小斌的舌頭,也是一寸又一寸的深入,每深入一寸,感覺就更加強烈一些。 滿身大汗的我,翻過身來,將小斌壓倒在地上,將他的屁股高高抬起,也是依樣舔著他的肛門,一手抽動著他的陰莖。 小斌忘情的呻吟,要不是琴室的隔音良好,恐怕校門口都聽的到這聲音了,不一會兒,小斌掙扎著翻過身,正面躺在地上,壓著我的頭,含他的陰莖。 回復剛剛的姿勢,雖著我嘴的抽動,不久,他停止了他嘴的動作,緊緊抓著我的腰部,手指深深的陷入了我的肉中,我知道他已經在邊緣了,一陣低吼,他射出的又多、又濃的精液,而且全部在我口中。 我站起身來,正懷疑要吞下還是吐出來滿嘴的精液時時,小斌的嘴已經靠過來,又是一陣熱吻,而這滿嘴的精液,也在這陣熱吻中,兩個人平分掉了,小斌的手,還不忘抽動著我依然挺立的陰莖。 小斌低下身來,繼續舔弄著我的陰莖,隨著他的嘴的一抽一送,興奮的感受直衝腦門,我也射了,第一次在另一個人的挑動下射精,而且是射在另一個男人的嘴裡。 小斌似乎很喜歡精液的味道,除了跟我分享他自己的精液外,也將我整隻陰莖舔的乾乾淨淨,"據說可以美容養顏嘛!",當然,這是事後他告訴我的,看著他俊美的臉龐,我真是不得不相信。 我裸身坐下,小斌的靠著我的腹部,舒服的躺在地上,我撫摸著他的短髮和結實的胸膛。 "小明,以後我叫你老公好不好?" "那我要叫你老婆囉?",我話一出口,小斌起身又是一陣熱吻,在我耳畔輕輕留下一句 "我愛你!"。 "等你把地上的汽水擦乾淨之後,我也會愛你~",早知道不說這句話,因為我來不及阻止他拿我的內褲,擦拭地上的汽水和各種殘留物。 "我們一起要住在一個有花園的地方,每天在裡面彈琴、唱歌,牽著手一起上學,永遠生活在一起!",我告訴小斌。 "心與心之間,溫暖記憶,與我同在,有你唱和,生命多感動",我和著小斌的琴聲,唱著他最喜歡的這首歌,除了有花園的房子外,這個也是我們共同的願望。